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千兩百零三章 準備回家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他也沒想到藍軒宇他們居然這么快就回來了,不禁暗贊他們聰明。冠軍拿了,實際好處也不會少,在升龍城繼續待下去接受恭維有什么意義。

      一聽藍軒宇他們已經回歸,立刻上門,親自噓寒問暖,又送來了許多天材地寶給藍軒宇療傷。藍軒宇“虛弱”的告知他,自己重創在身,而且傷及根本,恐怕要閉關休養很長時間了。在這段時間里恐怕無法見客。然后把延遲前往龍界的想法也告訴了皇道奇。

      對此,皇道奇自然是大喜過望,他現在最擔心的是藍軒宇離開豐隆城,尤其是擔心其他家族和“她”之間有更多的聯系。

      惱了首座反而是好事。否則,成為首座繼承人的話,那千年契約也就是張紙罷了。現在藍閉關養傷,他巴不得藍養傷的時間長一些呢。反正皇家出了個龍魁這件事,已經足以讓他為之驕傲了。

      當下,皇道奇告訴藍軒宇,讓“她”安心休養。有關于修建全新龍力廳的事,他會一手操辦,保證讓藍軒宇滿意。

      等他們父子離開之后,藍軒宇立刻向白秀秀道:“秀秀,你跑一趟樹老那邊,告訴他。我們準備回家。”

      “回家嗎?”白秀秀眼睛一亮,但很快就皺起眉頭,道:“可是,萬一他們要找你去龍界怎么辦?這個時間是我們無法控制的。”

      藍軒宇道:“以重傷傷及本源為由,就說閉關療傷。療傷好了之后再說。這次回去之后,再回來恐怕我們就要有很長時間回不去了,所以,就算是有些風險,也必須要回去一次了。把所有的植物系魂獸帶過來,同時,也把收獲帶回去。這幾個月來我們積累的資料非常多,是對聯邦最好的幫助。等我們再回天龍星之后,就要在這里長住一段時間了,努力修煉,爭取突破。”

      白秀秀道:“行,實在不行,就讓你那仆從跟他們說咱們回以前住的地方去了。反正他們也不知道我們以前具體是住在什么地方的。”

      “嗯。”藍軒宇雙眼微瞇。現在這個時候,是必須要回去的了。錯過這次機會,以他在天龍星越來越重要的地位,想要一下消失個幾十天,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升龍臺。

      十八位龍騎士分散開來,各自站在升龍臺上不同的位置。天龍首座立于整個升龍臺的中心。這也是升龍臺和龍界最接近的地方,通往龍界的必經之路。

      此時天龍首座的情緒似乎已經恢復了正常,沉聲道:“開始吧。”

      十八位龍騎士同時抬起自己的右手,在自身血脈的催動下,一滴滴血液從指間處滴落在他們各自身前的地面上。

      他們的站位也是非常有講究的,雖說是大家一起進行嘗試,但排位約越高的龍騎士,也就會站在越靠近中心的地方。

      龍騎士這個層次的血液,已經完全和普通龍族不一樣了。每一滴龍血都沉重如錘,砸落在地面時發出“咚咚”巨響。

      尤其是天龍首座的血液,每一滴都呈獻為金紅色,當血液落地的時候,地面都會被砸出一個個小坑,有熾熱的金紅色氣流蕩漾,還伴隨著低沉的龍吟咆哮聲。

      其他龍騎士的血液滴落也各有異像,一時間,整個升龍臺上龍力彌漫,遠超之前升龍大賽之時。

    如果不是龍騎士們可以用  修為去掩蓋,恐怕那低沉的龍吟聲足以覆蓋整個升龍城。

      他們每一位都是超神級強者,伴隨著龍血滴落,他們也是目光灼灼的注視著地面,同時神識全開,感受著身下升龍臺的變化。

      很快,在他們腳下,血液就已經越來越多,他們的血液顏色都因為自身屬性的不同而不同。并不是純粹的紅色。龍血彌漫,一時之間,整個升龍臺上都充滿了狂躁的龍吟聲。

      突然間,升龍臺好像是被觸動了什么,開始出現了輕微的震顫。在場的十八位龍騎士自然是都感覺到了,大喜過望之下,頓時努力催動自身血液,血液流速加快,飛速的向地面滴落。

      到了他們這等修為,鮮血乃是最珍貴的資源了,雖然他們可以以很快速度恢復血液,但原本的血液之中積累的能量才是最龐大的。那是不知道吸收了多少龍力和天地精華而成。

      此時此刻,升龍臺上彌漫著的氤氳光芒,其濃郁的能量波動甚至還要超過神界的仙靈之氣。

      畢竟,仙靈之氣是普遍存在于神界的,而眼前卻是相當于十八位一級神詆在流淌著血液啊!這完全是不同層次的變化。

      升龍臺的震動開始變得越來越強烈起來,如此巨大的升龍臺,已經能夠明顯感受到震顫的波動,地面上的龍血也隨之震顫,開始點點滴滴的向下滲透進去。

      天龍首座眼中金光大放,他的血液無疑是所有龍騎士之中層次最高,蘊含能量最為龐大的。他也相信,如果會有反饋的話,他一定是第一個獲得的那一個。

      在這個時候,哪怕是他,也顧不得血脈上的損失了。自從修為達到他這個層次之后,他就能夠感知到很多以前所無法感知到的東西。譬如,他現在的修為其實是不穩定的,在一個階段之內徘徊。如果吸收的龍界能量少了,力量甚至是會流逝的,吸收到飽和卻也無法提升。

      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修為都沒有再提升過了。他明白,這就是因為自己沒有神詆之位的緣故。哪怕是他們這些超神級強者,也無法在身體之中自成體系,都需要不斷的通過外在能量彌補,才能維持修為。可修為能夠維持,壽元卻只能是增加,而不是真正的永恒不死。

      十八龍騎士也曾經想要憑借著他們集體強大的實力來創造神界。可是,無論他們如何努力卻也無法觸碰到神界的門徑,直到現在,他們也不知道神界應該是如何創造的,如何誕生的。

      他們只能是摸索著。

      而天龍首座因為實力最強,感受的也自然是最清晰的。他隱約感覺到,除非自己的實力能夠再跨越一個大瓶頸,達到那傳說中的神王層次,或許創造神界就會成為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但是,這個層次哪怕對他來說也如同天塹一般,如果沒有特殊的際遇,他明白,無論自己再修煉多少年,都是不可能成功的。

      龍界之中的龍族力量固然強大,但卻還遠遠不足以支撐他達到那個層次。或者是他直到現在也沒能得到龍族世界的真髓。

      如何能夠做到這一點,他自己也不知道。而這次藍在升龍臺上所獲得的更高層次血脈能量,從而引起血脈進化,卻令他們這些龍騎士看到了機會。如果血脈能夠進化的話,或許就有繼續修煉下去的機會。雖然突破到神王那等境界依舊渺茫,但至少也具備了一定的可能性。

      正因如此,今天十八龍騎士才會齊聚在此,就是為了進行這樣的一次嘗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