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百九十八章 唐雨格的親生父親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斗羅大陸IV終極斗羅

  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恩風雨有了屬于自己的幸福和自己的孩子,

心中的恨意早就淡了,再回想起之前的種種時,也漸漸能冷靜地去思考和面  對了。

如果不是原恩輝輝和唐雨格在七圣淵接受那樣的考驗,或許這件事就直這樣隱瞞下去了,他就算背負罵名也認了,而到了這時,為了孩子們,他  不得不出來解釋。這也是他第一次開口向唐希夢認錯。

  說出這番話之后,原恩風雨內心積壓多年的郁氣似乎也隨之釋放出來,

  他長出一口氣,覺得全身都舒暢了許多。

  唐雨格和原恩輝輝聽得有些發呆,事情的復雜程度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唐雨格終于明白為什么剛才媽媽會那么憤怒。這件事情真的都是原恩風雨的錯嗎如果他說的一切都是事實,自己的母親就沒有責任嗎  就在這時,房門開了。唐希夢站在門口,面龐上布滿了淚水。原恩風雨已經很多年沒看到過唐希夢了,看到她那依舊美麗的容顏,他名不禁愣了愣,一時間心中百感交集。

你沒錯,的是我,你走吧,唐希夢聲說道媽媽。唐雨格趕忙快步上前,扶住母親  唐希夢扭頭看了女兒一眼,再想想這些年孤苦的日子,淚水不禁濟沱而下她一把抱住唐雨格,放聲痛哭起來。

  看看唐希夢、唐雨格母女,再看看自己的父親,直到此刻,原恩輝輝才突然意識到七圣淵竟是一個這么可怕的地方。這么多年前的事情,竟然都被它引了出來。

  原恩風雨招了招手,轉身向外走去,他知道唐希夢并不愿意看到自己。

  你等一下。唐希夢突然哭著說道。

原恩風雨愣了一下,停下腳步回身看向她  唐希夢深吸一口氣,勉強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了幾分。

  當初的事,我不恨你了。還有,當初我畢競曾經嫁你為妻,卻沒有盡過一天妻子的責任,對不起。她一邊說著,一邊向原恩風雨微微躬身從這一刻開始,我們誰都不欠誰的了。

  希夢,你…原恩風雨只覺得自己喉中仿佛被什么哽住了。

  要說錯,大家當年都有錯。可現在原恩風雨有妻子、兒子,而唐希夢獨身了這么多年。

  都過去了。唐希夢苦笑一聲。

你知道他現在在哪里嗎原恩風雨忍不住問道。唐希夢搖搖頭: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但凡對我還有一絲感情,就應該回來看看我。可是,他從未回來過。我對他的恨遠遠超過對你的  恨。原恩風雨長嘆一聲,道:你自己好好保重。如果有一天我能再見到他,一定把一切都告訴他,然后再揍他一頓,給你出氣。

說完,原恩風雨拉著原恩輝輝轉身而去。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唐希夢的眼神有些復雜,當年,自己真的愛錯了就在這時,原恩風雨突然又回來了,他面露思索之色,道:希夢,有人嗎件事我覺得應該告訴你。這些年來,我遇到過好幾次襲擊,雖然對方都是晚藏著身份偷襲我,但我覺得對方的能力和他很像,比以前更加強大了,只不過每次都被我打退了。唐希夢一愣:你是說,他其實一直都在史萊克城原恩風雨苦笑道:很有可能。唐希夢一臉不可思議地道:那他為什么一直都不來見我這個混  因為我是個儒夫。

  一個聲音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翻墻而入,落在了院子里。

  看到這個人,原恩輝輝第一個驚呼出聲:唐月老師!

  是的,來的正是原恩輝輝他們的熟人,一直鎮守在海神湖湖畔的那名生命學派弟子,唐月。

唐月一抬手,在臉上一抹,揭下一張面具,露出了一張俊秀而略顯蒼白的面龐  桐月,真的是你!原恩風雨失聲驚呼。

  唐希夢更是整個人都呆住了。

  曾經的桐月,現在的唐月看看原恩風雨,再看向唐希夢,一時之間,整個人劇烈地顫抖。

  我是個懦夫,是個混賬。這么多年來,我竟然一直都不知道雨格就是我的女兒。我當初走了之后,舍不得你,于是又悄悄地回來了,我請老師收留我,老師就將我留在了學院。我化名唐月留了下來,就為了偶爾在遠處看你一眼。那時候你已經是他的妻子了,我也只敢在遠處看看你。后來你生下雨格,我更是萬念俱灰,那時候我就想,自己就在學院孤獨終老算了。

一后來,你們突然分開了,你一個人帶著雨格過。那時候我真的好想來找你,想要和你在一起,但我恨透了這個家伙。他指了指原恩風雨那次就是你原恩風雨沉聲問道桐月苦笑道:不錯,就是我。可我依舊打不過你,而且為了隱藏身份,我也不敢用出全部能力。那次差點被你打死,好不容易才跑到學院里面躲開了你的追擊。那次我養傷養了很長時間,也在心中暗暗發誓,等我能打敗你,揍你一頓給希夢出氣,我就再次追求她,和她在一起。哪怕她已經有了你的孩子,我也不介意  可是,你這家伙實在是太強了。每當我覺得自己準備好了,有機會的時候,卻還是打不過你。直到現在,你距離神級只差一步了。我覺得這是造化弄人,是上天不讓我和希夢在一起。其實,我一直就住在她隔壁,就是為了能夠經常看看她,這樣我就滿足了。

  唐希夢呆呆地看著桐月。

  她平時出門的時候,也偶爾遇到桐月,兩人甚至還說過話,可她完全不知道唐月就是曾經的桐月。

唐希夢一步步走向桐月:也就是說,這么多年來,你一直就在我身邊,可你就是不出來和我相認  嗯。桐月苦澀地點了下頭。

  唐希夢突然快步上前,來到桐月面前,然后一巴掌抽在他臉上。

桐月被她抽得臉一歪你……你你給我滾!唐希夢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出聲,然后猛地一推桐月,轉身跑向屋里事情突然變得如此戲劇化,唐雨格和原恩輝輝已經完全不知所措。唐雨格曾經一直認為是自己父親的人并非自己的親生父親,而親生父親竟然是經常見到自己卻對真相不知情的人這一切在一天之內揭曉,她整個人都蒙了。原恩風雨眼神不善地看著桐月:你竟然一直都在,這些年多次偷襲我的也是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