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81章 滾出去,抄書,一百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托兒,一定是托兒!”

  張生嘀咕著。

  雖然嘴巴上這么堅持,但是他內心中知道,這個學生絕對不是托兒了,盡管自己不愿意承認,可是孫默,的確比自己強。

  當認識到這一點后,張生的優越感徹底被擊碎了,他推開身旁的魯迪,踉蹌著,從后門沖出了教室。

  他不能再看下去了,否則他會羨慕到爆炸,他會嫉妒到忍不住沖上臺去毆打孫默。

  并沒有人注意到張生,因為老師們的目光都落在了孫默的身上,比起他剛才指導王剛時滿教室的質疑和議論,現在只有一片死寂。

  只要腦子沒問題,就知道孫默有真正的實力。

  退一步說,就算孫默找了托兒,可是給托兒按摩幾分鐘身體就能讓他晉階成功,這本事,在場的有幾年教學經驗的資深老師都辦不到。

  “那個上古擒龍手到底是什么?”

  “不會是圣品功法吧?”

  “開玩笑呢?你當圣品功法是大白菜呀?”

  老師們開始議論了,但是再無任何質疑的聲音。

  孫默很滿意這個效果,同時暗贊了一聲,神之洞察術,果然強大!

  其實,孫默看似是隨機挑選的提問者,但事實上,他早用神之洞察術瀏覽過了這些學生的數據了。

  他挑出來的學生,都是身體有問題的,也都是可以用目前掌握的技能解決掉的。

  只是在場的老師們,哪怕是張翰夫和金木潔,都不知道孫默耍的心機,以為是隨機挑選,所以孫默的成功,反而讓他們更加的震驚。

  坐下的張重,終于清醒了過來,也弄明白了自己身上發生了的事情。

  “竟然晉階了?”

  看著周遭學生投來的羨慕的目光,張重的內心中除了興奮,還有對孫默的感激。

  原本只是閑著無聊,來聽一節新老師的公共課解悶的,沒想到居然有這么大的收獲。

  “簡直賺翻了!”

  張重笑的后槽牙都露出來了。

  來自張重的好感度40.

  與張重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中立(40/100)。

  看著相同階位,又同樣是卡在瓶頸的張重晉階,王剛郁悶的想哭,為什么這個幸運兒不是自己?

  “我要是可以體驗一下孫老師的上古擒龍手該多好?”

  王剛決定了,下課就去向孫默請教,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那就三次,反正要體驗到上古擒龍手。

  “快看!”

  李子柒戳了戳鹿芷若的胳膊。

  木瓜娘轉頭,就嚇了一跳,因為窗戶外聚集了好多學生,就像壁虎一樣把臉貼在上面,正朝著教室里張望。

  “哎呀,你們別擠!”

  這些學生都是察覺到剛才靈氣聚集的波動后,趕來的。

  “下一個提問者!”

  孫默開口,只是剛說完,教室的后門突然轟的一聲,被推開了,一群學生跌了進來。

  “都說了別擠了!”

  有學生抱怨。

  “想聽課,就找位子坐!”

  孫默吩咐。

  學生們頓時就像熱水澆過的螞蟻,拔腿沖了起來,搶占座位,孫默剛才的表現,他們可是看到了。

  轉瞬間,空著的位子就被坐滿了,還有學生站在教室中,神情郁悶。

  看到這一幕,實習老師們露出了艷羨的神色,這可是孫默的第一節公共課呀,沒想到竟然坐滿人了?

  真厲害!

  姜永年偷瞄了張翰夫一眼,副校長的臉色沒變化,不過他知道,這位副校長肯定要氣死了。

  “去后面站著聽吧!”

  孫默聲音平淡,并沒有任何的驕傲流露出來,仿佛眼前發生的而一切,微不足道。

  這份從容,讓金木潔欣賞的點了點頭。

  “下一個……”

  孫默的話音還沒落,前面的學生就齊刷刷的舉起了手臂,那場面就像是一大片筆直森林,足以讓視線迷失其中。

  “你都晉階了還舉什么手?”

  坐在張重附近的人看到他舉手,不滿的抱怨。

  本來就要和這么多人爭提問的機會,你還來拉低大家被選中幾率,你就不能給大家喝口湯?

  張重就當沒聽到,因為他看到王剛也舉手了。

  馮澤文給自己的學生段武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可以行動了。

  段武點頭,跟著就站了起來,大聲開口:“孫老師,我有一個問題想要請您指教!請問靈氣的汲取量和什么有關呢?”

  學生們看向了段武,對于他的不守規矩,表情不爽,但是又無可奈何。

  孫默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看著這個少年。

  段武,十六歲,四年級生,鍛體九重。

  除了數據,一行鮮紅的字跡映入了視野。

  備注,是馮澤文的親傳弟子。

  “果然出手了呀!”

  孫默撇嘴。

  “孫老師?”

  段武叫了一聲,表面看上去恭敬,其實內心中已經在盤算著如何刁難孫默了。

  這個問題,是馮老師給準備的,只要孫默回答,自己接下來就會繼續詢問,一步進一步,把他帶到溝里去,最后問死他。

  馮澤文這種積年老怪,找一些難題,設置一些陷阱,不費吹灰之力。

  “在回答你的問題前,我想說幾句,我可以理解你想迫切解決自身問題的心情,但是請你尊重一下其他學生,憑什么你可以不遵守規矩,直接站起來提問?”

  孫默語氣不善:“你這么做,你有考慮過被你搶了提問機會的那個學生的感受嗎?”

  段武想要爭辯,可是被孫默打斷了。

  “其實我本來想點這位短頭發同學的名,可現在被你插隊了,他或許可以因為我的指導,提升一些實力的,可現在不會了。”

  孫默這話說完,短頭發的那個同學立刻怒瞪向了段武,仿佛自己的階位被偷走了一重似的。

  其他學生也開始敵視段武,對呀,憑什么就你不遵守規矩?

  “我……我……”

  段武急了,語塞,下意識的看向了馮澤文。

  “蠢貨!”

  馮澤文暗罵,你這一看,不就讓大家知道是我指使你的了嗎?

  “好了,我現在開始指導你,看你的肌肉強度,是四年級生了吧?”

  孫默就像沒有察覺一樣,繼續詢問。

  “是的!”

  段武點頭。

  只有一少部分老師注意到,孫默說的不是高年級生,而是確切的四年生,這樣一來,可就厲害了。

  “既然是四年級生了?為什么還會問出這種連一年級早就明白的基礎問題?你是蠢的嗎?”

  孫默突然開噴,對方既然是馮澤文的親傳弟子,那么這個問題十有有陷阱,所以絕對不能回答。

  剛才那番質問,其實就是鋪墊,讓學生們覺得自己的利益被侵占了,進而敵視段武,所以他現在就是眾矢之的,不僅沒有人覺得自己噴他太過分,反而還會幸災樂禍。

  “呃!”

  不止段武愣住了,其他學生和老師也愣住了,很想說一句,孫老師,你這脾氣怎么突然暴躁了起來?

  但是,正如孫默所料的那樣,并沒有人覺得他過分。

  “我當然不是蠢的,我可是鍛體九重!”

  少年人,怎么能容忍自己被小瞧,更何況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這么多老師和學生圍觀,所以他立刻就張嘴反駁。

  “那你就是故意出這種問題戲耍我咯?”

  孫默質問。

  “啊?不,我沒有!”

  段武趕緊澄清,雖然因為馮老師的關系,他也敵視孫默,但是這種指責,打死他都不敢承認。

  在九州諸國,尊師重道是傳統,如果學生膽敢戲耍一位老師,那就等著被開除吧。

  “那你就是蠢咯?滾出去,拿著《靈氣概論》抄一百遍,一周后給我!”

  孫默不爽,所以語氣就不好了。

  “啊?”

  段武傻眼了,又下意識地看向了馮澤文。

  沒辦法呀,《靈氣概論》是基礎書籍,好厚的一本,抄一百遍,自己的手都會廢掉的。

  “沒聽到嗎?”孫默呵斥:“出去,抄書!”

  “哦!”

  看到馮澤文不幫自己說話,段武耷拉著腦袋,灰溜溜的跑出了教室。

  “噗,老師好心機”

  李子柒注意到了段武看向馮澤文的眼神,當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不由得笑了出來。

  這一次,澹臺語堂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大多數學生和老師根本不知道這其中的暗流,但是也有少數明眼人,看穿了這一切。

  “厲害了!”

  金木潔感慨,這個孫默好有心機呀,而且關鍵是,經過了剛才兩次成功的指導,誰敢說孫默指導不行?

  所以就算孫默把段武轟出教室,也沒人覺得他是回答不上問題而逃避。

  來自金木潔的好感度1.

  與金木潔的聲望關系,中立(5/100)。

  聽到提示聲,孫默心說三星名師的眼光就是高,自己到現在的表現,應該很不錯,可是居然到現在才給了一根好感度,真吝嗇。

  安心慧看著孫默,陷入了回憶中,自己的青梅竹馬,有這么腹黑的嗎?輕描淡寫就把馮澤文的第一手攻擊給破了。

  馮澤文愣住了,這還怎么搞?他做夢都沒想到孫默壓根就沒讓段武把問題問出來。

  孫默掃視著在場的學生,尋找著馮澤文的親傳弟子。

  其實孫默早猜到了,以馮澤文的一星名師身份,是不太可能親自下場和自己較量的。

  輸了,丟臉,贏了,那是應該的,他十有會借助弟子的手找自己麻煩。

  孫默掃視了一圈,視線落在一個學生身上時,眼睛突然一亮,很好,馮澤文,這次就讓你丟個大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