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7章 這是我的舞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整個教室,一片安靜,能聽到夏蟬爬在窗外的梧桐樹上聒噪。

  孫默站在講臺上,直視著周永,給了他一個‘你可以繼續質問’的表情。

  周永尷尬的要死,他怎么可能問得出來?

  因為同在十六歲的年紀,不說其他成績,單說境界,周永比起孫默來,不堪一提。

  “厲害了!”

  金木潔都想鼓掌了,孫默這個反擊,犀利,霸道,滿是碾壓的氣息。

  你不是說我不是天才嗎?

  那我擺出了自己十六歲時的成績,我比你強,你卻不承認我是天才,那豈不是說你周永自己是個廢物?

  由于坐在后面,金木潔看不到周永的表情,但是她猜得出來,這小子現在肯定像便秘一樣難受。

  “不過孫默是怎么知道周永不如他的?萬一周永的履歷比他好看,這個反擊就要被人抓住攻擊了。”

  金木潔想了想,最后歸結為周永這種愛搞事的學生,肯定不愛修煉,成績糟糕。

  事實上不是如此,有著神之洞察術的孫默,早把周永的數據一覽無余了。

  周永身邊的狐朋狗友,一直嬉皮笑臉,準備看孫默的出丑。

  周永是一個金陵巨商的愛子,從小被寵溺慣了,再仗著家世背景,所以長成了一個刺頭,最喜歡給人難堪。

  雖然是個混蛋,但是周永的腦子很好,他的手段往往讓老師有苦說不出。

  今天是孫默的第一節公共課,周永準備毀了他的首秀,給他抹上一個一生都揮之不去的陰影,可是現在卻吃癟了。

  狐朋狗友們笑不出來了。

  “坐下!”

  孫默吩咐。

  “哼!”

  周永坐了下來,雙手抱著胸,右腳不停地點著地,心情不爽,從來只有他戲耍別人,他何曾吃過這種虧?

  這可是第一次!

  更何況許邵元老師暗示過自己要讓孫默丟盡臉面,要是這事兒辦不好,會吃掛落的,不行,必須再想其他的招兒。

  “孫老師好厲害!”

  戚勝甲興奮不已,孫老師竟然那讓個大刺頭周永吃癟了。

  來自戚勝甲的好感度15.

  與戚勝甲的聲望關系,友善(428/1000)。

  “老師勝了!”

  鹿芷若抓著李子柒的衣襟,激動的臉頰泛紅。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10.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友善(253/1000)。

  “淡定!”

  李子柒微微一笑,完全忘記了她剛才慌得一匹絞盡腦汁想辦法替孫默圓場的樣子。

  接連兩條提示聲,讓孫默有些無語,老實人和木瓜娘這也太高產了吧?我不過是嘴炮贏了一個學生,這也值得佩服?

  而且這好感度給的不少,果然是越單純的人,越容易相信別人。

  就在大家以為可以正常上課的時候,一位年過三旬的老師開炮了。

  “我在你這個年紀,還是煉神境,開穴31枚呢!”

  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

  方辰看著孫默,一臉的優越感,就憑你也配做安心慧校長的未婚夫?今天就把你的里子和面子全撕下來,狠狠地踐踏。

  孫默依舊不急不躁,激活了神之洞察術。

  方辰,三十五歲,燃血境,資深老師,未拿到星級。

  力量23,平庸。

  潛力值,中等。

  備注,自以為是天才,容易自滿,二十五歲后,再無存進,預計將來也不會有什么成就。

  孫默一眼掃過去,快速的檢索需要的數據。

  “對了,我當時練得也是覆雨劍,不過老師說,對于我來說,覆雨劍已經配不上我了,所以他專門為我找了一門更強的地級絕品功法。”

  方辰嘴角一撇,語氣間溢出的優越感都能把人淹死。

  孫默笑了:“是嗎?那你二十歲的時候呢?”

  “呵呵,我可是被張翰夫校長親自挖來的。”

  方辰滿臉得意。

  “那你正式入職了嗎?”

  孫默繼續詢問。

  “呃!”

  這一下,方辰的笑容僵住了。

  當然沒有了,實習老師都有一年的實習期,而方辰資質雖然不錯,但還沒有優秀到讓學校為他破例的地步。

  “看你這幅樣子,那肯定是沒有咯?”

  孫默輕笑:“那么我呢,現在是中州學府正式入職的老師,要不要我把聘書給你看一下?”

  “你……”

  方辰氣的胸膛起伏,好在他也是機智的,找到了措辭爭辯:“你們只是運氣好,如果我們當時那批實習老師,也可以在招生大會上招募學生的話,我也會通過考核,拿到聘書的。”

  “運氣好?”

  孫默的語氣變得嚴厲了。

  “我們這一屆,一共200多位實習老師,最后只有四人通過考核。”

  “在200多人的競爭中獲勝,你可能說這個成績微不足道,那你睜開眼睛看看我的同期,張瀾和高賁是九大名校的畢業生,顧秀珣是萬道學院的首席畢業生,按照你的說法,我是庸才的話,那他們也是咯?然后那200多個失敗者,只能被稱為廢物咯?”

  “還有,你可能會質疑我的實力,那么我告訴你,我在招募學生的競爭中,擊敗了秦奮。”

  “秦奮是誰?稷下學宮的畢業生!安校長親自挖來的,你說他是不是廢物?”

  孫默連珠炮一般質問。

  “不,我不是這意思!”

  方辰澄清,不知道該從哪一個方面開始反駁,也大腦混亂,暫時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那你是什么意思?”

  孫默當即頂了回來:“我們難道送禮走后門了?我們難道是靠攀關系賣屁股拿到的正式聘書?”

  聽到孫默說的有趣,不少學生和老師笑了出來,可是笑過之后,他們才驚覺,孫默能成為正式老師,的確有幾把刷子。

  “口才太差!”

  安心慧搖頭,難怪方辰三十多歲了還沒什么作為,身為老師,連一副好口才都沒有,還講什么課?

  “廢物!”

  看著方辰,張翰夫心頭咒罵,不過孫默這張嘴是真的能說會道。

  “好了,你可以坐下了!”

  孫默指名道姓,相當的不客氣。

  方辰臉上的血色消失,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說實話,丟了這么大的一個臉,聽著周遭那些議論聲,仿佛是在恥笑自己,他真的想趕緊離開了。

  可是不行,自己必須留下來,必須找機會反擊,不然自己就要成為孫默的墊腳石了。

  學生們竊竊私語。

  在場實習老師們臉色難堪,因為在這次的競爭中,他們就是失敗者。

  啪!啪!啪!

  掌聲突然響了起來。

  方辰大怒,這是打我臉呢?我不要面子的呀,可是等他猛然回頭,怒睜著雙眼,準備瞪過去的時候,表情直接僵硬了。

  因為鼓掌的是金木潔,三星名師,她身上的月白色長袍,就代表著她在本校和名師界的地位。

  老師們看到這一幕,愣了一下后,稀稀拉拉的掌聲也響了起來。

  來看孫默第一節公共課的老師中,有一些是中立黨,純粹是無聊,來見識下安心慧的未婚夫。

  這一刻,他們鼓掌,算是認可了孫默的表現。

  機智的應變,靈活的口才,這可是做不了假的,看看那些學生的反應,就知道孫默開場,穩穩占據了上風。

  “厲害了呀!”

  姜永年撇嘴,仔細想一想,大家都說孫默是吃軟的,是松陽學院畢業的,說他配不上安心慧,那是在和安心慧比較呀。

  安心慧是什么人?

  九大豪門名校之一天機學府的首席畢業生,被譽為百年不遇的天才,傾城榜上排名第七的大美女。

  這種天才,放在整個九州諸國,都找不出一只手來。

  這就像看到一個國民女明星被一個普通人追上了,大家怎么可能接受?

  在大家的眼中,國民女明星的未婚夫,不是大富豪家的公子哥,也得是門當戶對的國民級男明星。

  孫默算個什么玩意?

  所以大家看孫默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戴上了有色眼鏡,挑刺,找他的毛病,只要孫默有一個不足,就會被無限放大。

  事實上,孫默的確配不上安心慧,可是他和普通人比起來,那就不差了,他要是真廢物,那壓根就考不上松陽學院。

  “厲害了,這個詭辯!”

  顧秀珣撇嘴,有些欣賞孫默的機智應變能力了,可以說,孫默這個反駁,借用了同期合格的三個人的名聲,來抬高了他的身價。

  “真是廢物!”

  張生看著方辰,氣的要死,你這幾年的老師都當到狗身上去了嗎?連一個孫默都說不過!

  孫默向金木潔微不可察的點了點頭,算是謝過,隨即趕緊開口:“小插曲結束,那么繼續自我介紹!”

  孫默是真怕有名師站起來懟自己,要知道和自己有過節的許邵元和馮澤文可都在場呢。

  比起方辰這種庸才,那兩位可是貨真價實的精英。

  憑良心說,那位本尊的資質,也就是中上水準,不算差,但是和天才是不沾邊的,要不然也不會直到快淹死前才頓悟了一個‘金玉良言’光環。

  說直白易懂一點,那位本尊拼死了努力,在恰巧遇上擅長的試卷,能偶爾考進全班的前十幾名,至于前十,那是想都不想要。

  而顧秀珣呢?常年都是前幾名,至于安心慧,人家是第一,而且還是能把第二甩開一大截的第一。

  “口才好有什么用?老師拼的還是教學能力!”

  馮澤文不屑,孫默就算說的天花亂墜,最后還是看能不能指導學生,讓學生進步,這一節公共課真正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李子柒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比起剛才,學生的興趣被勾起來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