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5章 第一節公共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辦公樓,副校長室。

  “準備的怎么樣了?”

  張翰夫喝著茶,隨手翻看著一份文件。

  “明天的公共課結束后,我保證,孫默在中州學府的教學生涯就走到盡頭了。”

  馮澤文撇嘴,雖然張翰夫沒有指名道姓,但是他知道副校長把自己專門叫過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不過副校長,你的報復心未免也太強了一點吧?

  “很好!”

  張翰夫點了點頭:“話說你在一星名師這個級別也停留的太久了吧?如果不再提升一個星位,我也不好意思提拔你呀!”

  中州學府還不是自己的一言堂,有安心慧和王素在,辦事真是束手束腳,哎,什么時候才能把他們都踢走呀!

  一想到這里,張翰夫就不爽,所以更想踩死那個膽敢挑釁自己的孫默,讓那些老師們知道,冒犯自己會是什么可怕的下場。

  咚咚!

  敲門聲響起,隨后高賁走了進來。

  “那我告辭了!”

  馮澤文順勢起身離開。

  “坐!”

  對于這位自己親自招募的老師,張翰夫還是很客氣的,他的臉上帶著笑容,吩咐女助理趕緊上茶。

  “你找我有什么事?”

  高賁是傲氣的,因為他覺得實力就是底氣,所以沒有絲毫拘束和不安,也沒有陪笑跪舔張翰夫。

  “我希望你的第一節公共課,安排在后天上午九點!”

  張翰夫皺眉。

  “為了對付孫默?”

  高賁一語中的,因為學校已經貼出了公告,公布了孫默第一節公共課的時間。

  因為孫默是安心慧的未婚夫,名頭極大,所以這消息傳的很快,至少老師們之間都知道了,有不少人甚至打算組團去聽課。

  “對付孫默?他夠資格做你的對手?”

  張翰夫反問。

  “哈哈!”

  高賁恥笑,喝茶。

  “那你的意思呢?”

  張翰夫笑瞇瞇的詢問。

  “這個老家伙,又威脅我!”

  高賁心中咒罵,但是知道要背靠這棵大樹,就不能違背他的命令,于是點了點頭。

  事實上,高賁想把第一節公共課的時間和顧秀珣安排在一起,然后用爆滿的聽課人數來證明自己比她優秀。

  老師之間的較量中,來聽公共課的人數也是一個硬性指標,如果場場爆滿,那就是學校的主力,要被重點栽培的。

  “很好,到時候,可要讓三百人的階梯教室都坐滿呀。”

  張翰夫笑了。

  三天的時間,就像指間流過的細沙,轉瞬即逝。

  清晨的陽光灑在宿舍內的時候,孫默起床了,洗漱完畢后,換上了天青色的教師長袍。

  “真漂亮!”

  魯迪忍不住贊嘆出聲。

  棉布料子,樣式樸素,簡單,和漂亮真的不搭邊,但是它的意義不凡,因為它代表著中州學府的正式教師身份。

  看著孫默胸前的校徽,魯迪自怨自憐,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資格穿上教師長袍。

  張生縮在被子里,聽到魯迪的話,忍不住掀開了一條小縫,偷偷地張望,然后就郁悶了。

  原本以為自己會是這個宿舍中唯一留下來的老師,沒想到卻是孫默搶先一步,這種落差感讓他極其難受,就像本來把和女神生的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結果轉頭卻發現心愛的女神正被孫默抱著**。

  孫默整理衣領,張生的眼皮痙攣。

  孫默撫平褶皺,張生的嘴角抽搐。

  沒辦法,孫默的這些動作,讓張生覺得就像是看到他的大**伸進了心愛女神的嘴里,正在肆意的攪動。

  要不是還保持著一絲理智,張生真想跳出來,打破孫默的頭。

  魯迪滿臉糾結,欲言又止,直到看到孫默要離開了,才趕緊開口:“孫……孫師!”

  “有事?”

  孫默微微蹙眉。

  “我……我燉了豬腳,你要不要嘗一個?”

  當這句話說出來后,魯迪心頭是尷尬的,不過就像第一次賣過后,以后就會習慣一樣,魯迪接下來的話就說的順暢多了。

  “都是用老湯燉的,非常入味,周山逸老師吃了都說好!”

  “哦,謝謝,我早餐不喜歡吃油膩的食物!”

  孫默謝絕。

  看著房門關上,魯迪松了一口氣,嘗試修復關系第一步,總算邁出來了,還好自己以前沒像袁豐那樣得罪過孫默,不然只能換宿舍了。

  “舔狗!”

  張生默默的咒罵了一句,然后四肢無力的耷拉著,攤在**,望著天花板發呆。

  他的眼前又出現了心中女神的倩影,只不過此時滿臉都涂滿了孫默惡心的口水。

  進了教學樓,戚勝甲第五次催促:“你們快點呀,要是去晚了,說不定就沒座位了!”

  “著什么急?孫默又不出名?來聽他公共課的學生,我估計有二十個就頂天了。”

  周旭打著哈欠,因為還想體驗一下上古擒龍手,所以他來給孫默捧場了。

  “你們看公告了嗎?高賁老師的公共課也是今天,咱們要不先去聽一下吧?要是被他看上了,說不定就能成為親傳弟子了。”

  王浩提議。

  以他的資質,做名師的親傳弟子是不可能了,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再者說,高賁是涼州西陸軍校的畢業生,絕對的九大豪門名校出身,很厲害的。

  “我不去!”

  戚勝甲果斷的拒絕,他肯定是要支持孫默的。

  “我隨便!”

  周旭無所謂。

  王浩眼珠子一轉,笑了起來:“那我去打聽下高賁老師的情報。”

  說完,王浩就跑掉了。

  “只有把握住任何機會,才能成功呀,孫默的名氣是大,可他的名氣是負面的呀,大家都再說他是吃軟飯的。”

  王浩嘀咕,他覺得就算有人去聽孫默的公共課,也是去看他笑話的。

  要是平時,自己去給他捧個場也就算了,可今天高賁老師要上課,自己肯定要去碰碰運氣的。

  教學樓三樓,西北角,階梯教室。

  戚勝甲來的時候,已經不早了,所以腳步很快,只是剛踏進教室,掃了一眼,頓時脖子一縮,就下意識的要退出來。

  戚勝甲撞到了后面周旭的身上。

  “怎么……了?”

  周旭還沒說完,聲調就瞬間低了下來,因為教室中,坐了幾十位老師。

  “什么鬼?”

  周旭震驚,他看到最后一排,竟然還坐著安心慧校長,而她旁邊隔著兩個座位,是金木潔,學校最著名的三星名師。

  “怎么回事呀?怎么來了這么多老師?”

  戚勝甲小聲嘀咕。

  “我怎么知道?”

  周旭翻了一個白眼,不過因為是商人家庭出身的關系,加上老爹從小的教導,他的眼界和見識都是比較寬的,所以他估摸著,這些老師十有是來找孫默麻煩的。

  想想也是,安心慧可是全校男老師和男學生們的女神,結果女神突然就成了孫默的未婚妻,大家肯定不爽的。

  第一節公共課上,有提問環節,這可是正大光明的刁難孫默的機會,大家肯定不會放過。

  “孫默慘啦!”

  周旭扯著戚勝甲,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戚勝甲局促不安,等看到一個十六歲的男生在十幾個學生的簇擁下走進來的時候,他就更緊張了。

  “周永怎么來了?”

  戚勝甲擔憂不已,這個學生是學校中出了名的刺頭,仗著老爹是金陵城排名前十的富商,背景深厚,因此他很是囂張,總是以戲耍學生和實習老師們為樂。

  聽說有老師訓斥過周永,結果被他整的直接辭職了。

  不過周永除了性格惡劣,本身資質倒是很厲害,被許邵元看上了,那可是一位二星名師。

  隨著上課時間臨近,學生們也陸續來了,幾乎每一個進來,看到后排有那么多老師,都吃了一驚,要么出去,要么坐了下來。

  周旭數了一下,竟然有百十來個。

  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新生,他們不知道孫默是安心慧的未婚夫,就是閑著無聊,來體驗上課是什么感覺的。

  姜永年進來的時候,嚇了一跳,怎么這么多人?等看到老師占了一半后,笑噴了。

  孫默今天,怕是要被搞個灰頭土臉了。

  “杵在這里干什么?進去呀?”

  身后突然響起的聲音,讓姜永年的笑容一下子斂去了,趕緊閃向了旁邊,同時問好。

  “張校長好!”

  姜永年是人精,把那個‘副’字去掉了。

  “嗯!”

  張翰夫進了教室,老師們立刻問好,并且有好十幾個人起身,讓出了座位。

  周山逸搖了搖頭,關于孫默在實習老師大會上頂撞張翰夫、并且和馮澤文約斗的事情,他已經聽過了。

  張翰夫此來,肯定不是為了觀察孫默教學能力的。

  “人好多,不會出事吧?”

  鹿芷若躲在門口,露著半只眼睛,朝著教室里偷看了一眼,就趕緊縮了回來。

  “咳咳,看來咱們這位老師,處境不太好呀!”

  澹臺語堂拿著手帕捂著嘴,語氣玩味。

  軒轅破擦拭著丈二銀槍,目光則是落在了江冷身上,四個人中,他覺得這位臉上有刺青的師弟給他的威脅最大。

  江冷面無表情,坐在地上,翻看一本《靈紋大百科》。

  李子柒捏了捏眉心,有些無奈,老師收的這些學生,都是些什么人呀。

  一個膽小怕生到現在都沒有鍛體成功的鹿芷若,一個看上去就快死了的病秧子澹臺語堂,一個滿身破損靈紋明顯沒有成長性的江冷,一個成天只想著打架滿腦子肌肉的軒轅破……

  老師的教學之路,真的是任重道遠呀!

  “孫老師來了!”

  鹿芷若提醒。

  五個人立刻以被孫默收下的順序,站成了一排。

  在上課前,學生要列隊向老師敬禮,這是各個學校都有的規矩。

  當然,如果老師不要求,可以免除。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