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1章 滿載而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鹿芷若睜大了眼睛,盯著匕首。

  “我不能要!”

  孫默趕緊拒絕:“這也太貴重了!”

  “誒,此言差矣,千金難買心頭好,致仕這幾年,今天無疑是我最快樂的日子,讀到了一本名作,看到了一幅名畫的誕生,真是快哉!”

  鄭清方說著,又滿飲了一杯,然后咳嗽了起來。

  “老爺,您喝的太多了。”

  老仆人勸說,很擔心鄭清方的身體。

  “咳咳,無妨!”

  鄭清方示意老仆不要多事。

  他在朝中做了這么多年大官,妙筆生花這種奇景,自然是見過幾次的,可那幾位畫師都已是垂暮之年。

  畢竟繪畫這種技藝,是需要時間來積淀的,可是孫默,他才多大?二十歲便達到這種境界,簡直太可怕了。

  再說小說,雖然文采差了一些,但是故事卻是寫的極好,鄭清方現在閉上眼睛,桀驁不遜的美猴王,堅毅執著的三藏法師,好色貪婪的豬八戒,還有一個沒有存在感但依舊可以記住的沙和尚,俱都歷歷在目……

  這本書,鄭清方不敢說是傳世名作,但是數年后,蜚聲中土九州,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鄭清方贈送給孫默追云匕首,就是純粹的欣賞他的才華,因為這位笑起來很陽光的青年,就是書畫雙絕呀!

  “拿著吧,反正我老了,也沒有騎馬的機會了。”

  鄭清方看到孫默還要推辭,便板起了臉:“你再拒絕,是不把我當知己了?”

  老仆無語,老爺,您是騎不了馬,但是你的后輩們騎的了呀,尤其是您的孫子,可是覬覦這把匕首好久了,您都沒有給他,現在給了孫默,您孫子不找他麻煩才怪。

  “真的是太貴重了!”

  孫默不知道該說什么!

  “老師好厲害!”

  看到鄭清方硬要把這么珍貴的靈器送給孫默,鹿芷若滿心都是對老師的佩服。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20.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友善(233/1000)。

  “拿著,是男人,就不要婆婆麻麻!”

  鄭清方一把把匕首派給孫默之后,又滿飲一杯,然后忍不住笑了起來。

  “真是沒想到,我竟然看到了一幅名畫的誕生,之前我還在想,你要是畫的還過得去,就一幅畫十兩,買你的,可笑呀,可笑!”

  鄭清方心說幸虧我沒有開價,不然就丟死人了。

  鹿芷若和老仆也笑了,十兩?翻一百倍都買不下那副三藏西行圖。

  孫默能說什么?把匕首遞給鹿芷若,然后保持謙虛的笑容就好了。

  看著孫默忍住了好奇心,沒有立刻欣賞這把匕首,老仆人對孫默又高看了一眼,要知道很多人見到這種級別的珍寶,可都是會迫不及待把玩一番的。

  鄭清方喝著酒,越看孫默,越是欣賞,孫默不僅長相帥氣,還才華橫溢,對了,要不要把孫女嫁給他呢?這樣就可以第一時間看到他今后的作品了呀!

  酒菜涼了,鄭清方又讓仆人撤下,換了一桌,繼續和孫默推杯換盞,他今天實在太開心了。

  喝一會兒,鄭清方就忍不住拿起《西游記》的手稿看幾眼,然后又會起身,去欣賞三藏西行圖。

  其他的角色肖像圖,也是極好的,但是和這張一比,還是要稍差一些。

  “誒?總感覺少些什么?”

  鄭清方終于發現了盲點。

  孫默不解,倒是鹿芷若小手掩著嘴巴,小聲提醒:“是落款!”

  “對,是落款,名畫名作,怎么可以沒有落款?”

  鄭清方恍然大悟,趕緊讓孫默補上。

  “啊?”

  孫默有些不好意思。

  “快寫呀,你不署名,誰知道這是你的作品?”鄭清方催促著,突然反應了過來:“你不會以前沒有寫過落款吧?等等,這難道是你創作出的第一幅名畫?”

  孫默點頭。

  “太好了!”

  鄭清方激動的也不用酒盅了,拿起酒壺就往嘴里灌。

  “老爺!”

  老仆人嚇了一跳。

  鄭清方哈哈大笑,如果孫默以后成名,那么他的第一幅畫,就太有紀念價值了,于是他趕緊叮囑:“你一定要把今天的時間寫上呀!”

  孫默無所謂。

  “還有,如果出書的話,一般都是用筆名,你打算叫什么?”

  鄭清方示意鹿芷若吃菜,不要拘謹。

  “哥布林?”

  孫默倒是想叫吳承恩,讓人知道《西游記》的原作者,不過想到書是自己寫的,除了內容一樣,文字并不同,就連人物形象,也加上了自己的想法,做了些許修改,比如豬八戒更惹人厭了,沙悟凈是個腹黑,所以他放棄了。

  萬一人們看過后要罵,罵的也是自己,就不給吳承恩招黑了。

  “哥……哥什么?”

  對于這種陌生的詞匯,鄭清方根本無法在腦海內形成一個固有形象。

  “哥布林,一種怪物!”

  孫默看似漫不經意的說著,其實在試探鄭清方,這種大官,見過的市面肯定多,如果連他都不知道,那就說明沒有這種東西。

  “你構想出來了吧?是《西游記》下半部中要出現的妖怪嗎?”

  鄭清方好奇。

  “不是。”

  孫默是個求知欲很旺盛的人,他想知道中土九州以外,還有什么地方,比如有沒有西國,有沒有龍與劍與魔法。

  目前看來,是沒有的。

  “難道是另一部書里的?”

  鄭清方目光灼灼地盯著孫默,恨不得他立刻給介紹一下。

  “我想好了,筆名就叫甘道夫!”

  孫默岔開了話題:“沒有什么涵義,就是隨便叫的。”

  “這個隨你!”

  鄭清方因為身體的原因,平日里睡得很早,可是今天卻拉著孫默暢談,直到深夜。

  天色太晚,校門都關了,再加上鄭清方的盛情款待,孫默和鹿芷若在客房里住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鄭清方愣是忍著宿醉后的頭疼,早起陪著孫默吃了一頓早餐后,送他離開。

  “老爺,他又不是名師,不過是小說寫的好看,畫畫的不錯,至于對他這么好嗎?”

  老仆人想不明白,老爺竟然把追云匕首都贈送給了他。

  “我在朝堂屹立了四十七年而不倒,靠的就是這雙識人的眼睛,那個孫默,有一種我說不出來的氣質!”

  鄭清方站在書店門口,望著馬車遠去的身影。

  “氣質?我承認他長得挺俊秀!”

  老仆人沒發現什么氣質。

  “你不懂!”

  鄭清方不想解釋了,能畫出三藏西行圖的人,胸中也必然藏著丘壑,那副畫的意境,可是做不了假的。

  “以后孫默再來,以貴客之禮招待。”

  鄭清方吩咐。

  在中州學府校門前下了馬車,孫默付過錢,便施施然的走了進去。

  鹿芷若抱著裝滿了一千兩白銀的小木箱,像小尾巴一樣跟在后面,她不時地望向孫默的目光,充滿了崇拜。

  孫老師好厲害,寫了一本小說,就賺了一千兩,后面還會有稿費到手,而且他還有一手高超的畫技。

  真是沒想到,孫老師竟然還是一位可以畫出妙筆生花之境的名畫師,昨天那些插畫,真的是神秀至極。

  “哎呀,好想讓老師給自己畫一張肖像畫呀!”

  鹿芷若嘟了嘟嘴唇,然后又趕緊摸了摸揣在懷里的追云匕首。

  還好,沒丟,這可是靈器,要是不見了,鹿芷若就只能去自殺謝罪了。

  一想到鄭清方竟然送出了這么珍貴的禮物,鹿芷若現在還有點兒難以置信,反正換作自己,是不舍得的,留給家里人也好呀。

  “死忠粉好可怕!”

  鹿芷若感慨:“不過能征服死忠粉的孫老師,更可怕!”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10.

  于鹿芷若的聲望關系,友善(243/1000)。

  聽著陡然響起的提示聲,孫默忍不住回頭,我知道你胸大,但你不是奶牛呀,要不要這么頻繁的貢獻好感度呀。

  木瓜娘眼睛一彎,立刻露出了一個甜甜的笑容,然后一只手抱著小木箱,一只手抓住了孫默的衣角。

  看到孫默,守著門房的秦大爺立刻走了進來,朝著他打了一個招呼。

  “孫老師,早上好呀!”

  “秦大爺好!”

  孫默點了點頭,遞過去一包煙葉:“早上路過街市買的!”

  “不敢當!不敢當!”

  秦大爺連忙擺手,沒有接。

  因為守著校門,見得人多,聽到的小道消息也多,所以秦大爺已經知道孫默招募到五位學生,并且得到了校領導的認可,正式入職,就是這幾天的事了。

  對于實習老師,秦大爺還能保持些優越感,畢竟他們十個人中有九個留不下來,但是對于正式老師,就不行了。

  看大門的和老師,地位差的太大了,要不是孫默升職了,秦大爺也不會堆著笑臉主動打招呼,更不會從門房里走出來。

  在以前,秦大爺隔著窗戶招呼一聲,就不錯了。

  “拿去吧,我不會抽旱煙,留著也是浪費。”

  一包煙葉才幾個錢,就算孫默沒有這筆稿費巨款,也買得起,給秦大爺東西,只是想以后出入校門方便一些。

  萬一以后大半夜晚歸,遇上門禁,也好說話。

  看到孫默確實是給自己買的,秦大爺趕緊把雙手在褲子上搓了搓,擦掉了汗水和灰塵后,接著微微彎腰,伸出雙手接了過來。

  孫默注意到了,上一次送煙葉,秦大爺是用一個手接的,再加上彎腰的細節,他從這兩個細微的小動作推斷出,秦大爺應該知道自己升職了。

  “孫老師,您慢走呀!”

  秦大爺等著孫默走出二十多米遠,才返回門房,放好煙葉后,忍不住感慨,看看人家這情商,太會做人了,難怪能吃到安校長那碗軟飯呢。

  孫默放好東西,去圖書館準備上課的東西,只是沒多久,一個年輕女人就找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