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0章 孫默驚艷,書畫雙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因為靈氣匯聚過來,濃度增大,書店中頓時亮堂了起來。

  靈氣光斑在閃爍,宛若盛夏時節河畔的螢火蟲,將牛油燭火的燈光都蓋了下去。

  “這……這是妙筆生花吧?”

  鹿芷若小手捂著嘴巴,臉上全是震驚,連喘氣都不敢大聲了,深怕驚擾了孫默作畫。

  “肯定呀,你看畫上那些色彩。”

  老仆人同樣很小聲,比蚊子發出的噪音還要低,他也怕驚擾了孫默。

  要知道就算是名畫師,這種境界也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萬一孫默中斷,這幅三藏西行圖也就毀了。

  到時候,別說老爺會訓斥自己,就是自己,都恨不得一頭撞死。

  中土九州和中國古代一樣,生產力低下,缺乏顏料,所以書寫作畫,白色的宣紙,黑色的墨汁,才是主流。

  這也是國畫的特色。

  但是當名畫師進入妙筆生花之境,開始創作后,一切便大不相同了。

  靈氣附著在狼毫筆端上,隨著名畫師縱橫恣意的揮灑創作,筆下流露出的線條也帶上了絢麗的色彩。

  名畫師心念意動,調運靈氣,便可以畫出想要的顏色,而不再是單純的炭黑墨色。

  黃昏時的落日,映照著晚霞,一片橙紅。

  綠意盎然的崇山峻嶺中,彌漫著暮色的瘴氣,風塵仆仆的三藏法師,牽著韁繩,翻躍一塊被雷劈倒的巨木。

  因為妙筆生花之境,三藏法師衣角上的泥土,白龍馬臟兮兮的毛色,還有即便是蒙塵都依舊閃亮的九環錫杖,每一個細節,都浸染上了完美的色彩。

  鄭清方三人不再說話了,哪怕好奇的要死,想要就近觀看,可是此時,都不約而同放緩腳步,悄悄的退后了。

  這一刻,誰也不敢打擾孫默,打擾一副名畫誕生。

  是的,一旦一幅畫作誕生了妙筆生花之境,染上了色彩,那就是公認的名畫,哪怕是最苛刻的評委,都無法否定它。

  即便此時有一位名畫師在場,他可以說孫默畫技不夠,說這幅畫作意境差些,還不夠好,但是他絕對不敢說這幅不是名畫。

  因為妙筆生花,這就是名畫的絕對標準。

  良久,孫默退后了,丟下狼毫,雙手抱胸,凝視這幅畫作。

  這時,書店內的氣氛,才陡然一輕。

  這時,鄭清方三人,才敢大聲呼吸,才敢鼓掌,發表自己的意見。

  這時,才是欣賞名畫的時間。

  啪啪啪!啪啪啪!

  鄭清方興奮的拍著手,走了過來,嘴巴不停地稱贊。

  “好畫!”

  “好畫!”

  “好畫呀!”

  鄭清方目光盯著三藏西行圖,一連三個贊嘆,都無法直抒胸臆。

  這幅畫,色彩并不艷麗,因為多用了灰色系的色調,所以看上去有一股掙扎,壓抑的氛圍,讓人心頭不舒服,但是這股不舒服,再看向三藏時,全都猶如冰雪融化了。

  三藏的眼神,堅定,明亮,望著遠方!

  三藏的步伐,輕盈,有力,邁過劫難!

  三藏的神情,透著對取回真經的堅毅和執著,此去西天,不論路途多么艱難,遙遠,都絕對退縮。

  已經垂暮老朽?

  不,鄭清方觀這幅畫,只覺得大道向前,自己可以再戰二十年?

  鹿芷若雙手緊緊地握著,興奮的鼻尖上冒出了汗水,心中的那些懦弱和自卑,此時消散了,只剩下濃濃的執著。

  “我要成為讓父親驕傲的人,我一定會讓他認可我!”

  鹿芷若想起了離家時,發出的誓言。

  “老爺!”

  老仆人情不自禁地喊了一聲,想起了這許多年,陪著鄭清方經歷的宦海沉浮,忍不住落淚:“您沒有成功呀!”

  “是呀,沒有成功!”

  鄭清方搖頭,都怪自己這身體,太不爭氣了,要是可以突破瓶頸,踏入千壽境,哪怕只多個十年的壽命也好呀。

  “這是我畫的?”

  孫默的臉上,漸漸地浮現出了難以置信。

  “是的!”

  系統語氣平淡,但是此時也有點震驚的。

  雖然大師級的繪畫術是作為技能贈與的,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運用,但是想要發揮到完美,卻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磨礪的。

  上手就達到這個程度,竟然進入了妙筆生花之境,足以說明孫默在繪畫上,天分杰出。

  “難道說孫默前世是一個畫家,直到膝蓋中了一箭?”

  系統猜測。

  “這可是妙筆生花呀!”

  鄭清方贊嘆連連,隨后看向了孫默,欲言又止:“孫小友,我有個不情之請!”

  來自鄭清方的好感度30.

  與鄭清方的聲望關系,中立(40/100)。

  “鄭叔見外了,請說!”

  孫默可不敢拿大,而且還解釋了一句:“這幅畫,也就是妙手偶得,你再讓我畫一張同樣的,我可畫不出來了。”

  鄭清方眼睛一亮,笑了起來:“呵呵,妙手偶得?這個詞用得好!”

  “老師好厲害!”

  鹿芷若終于有機會贊一句了。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30.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友善(213/1000)。

  來自老仆人的好感度30.

  與老仆人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中立(30/100)。

  老仆人沒有說話,但是給出的好感度足以說明他對孫默的欣賞和佩服。

  “孫小友,不知這幅畫,可否割愛,讓給我?”

  鄭清方說完,又趕緊補充:“不會讓孫小友吃虧的,多少錢,孫小友盡管開口!”

  “錢就算了,要是鄭叔喜歡,盡管拿去好了!”

  孫默輕笑。

  說實話,這幅畫真棒,而且還是自己的第一幅名畫,很有紀念意義,送出去,還真是舍不得呢,但是面對著自己的死忠粉,孫默絕對割愛。

  鄭清方是什么人?

  致仕高官,見過的青年才俊不知凡幾,可是給出好感度卻是30,算是滿值了,這說明人家對自己相當欣賞。

  還有剛才那一千兩銀子,二話不說就送了,只為讓自己沒有后顧之憂寫完《西游記》。

  這是什么人?這就是知己呀!

  孫默本來就不是小氣的人,遇到這種情況,肯定不會要錢的。

  “那怎么行?這可是名畫,價值萬金!”

  鄭清方搖頭,以他的地位,家里也有不少書畫收藏品,但是達到了妙筆生花境界的只有三幅。

  沒辦法,這種名畫,一旦出現在市面上,可是會引起瘋搶的,因為它真的可以感染賞畫者的心境。

  就像這一幅三藏西行圖,一旦某個人生活艱苦,工作煩心,沒了心氣,看一看,就能立刻充滿斗志和激情。

  這就是名畫的魅力!

  “鄭叔,你瞧得起我,就別再說這話了。”

  孫默坐回了桌子前:“來,喝酒!”

  鄭清方遲疑了一下,便側頭吩咐老仆:“去,把我的追云匕首拿來!”

  “老爺!”

  老仆顯然猜到了鄭清方的想法,趕緊勸了一句。

  “去拿!”

  鄭清方呵斥,然后便坐回了席間,滿飲了一杯,然后又不舍得起身,再次站在了書桌前,欣賞這幅三藏西行圖。

  這幅畫上,三藏法師那股執著,那股誓要取得真經的大氣魄,大毅力,著實感染人。

  很快,老仆人取來了一個木盒。

  “孫小友,一點小禮物,送你了。”

  鄭清方接過盒子,打開,拿出了里面的匕首:“這是早年間,唐王賞賜給我的。”

  唐王就是唐國的皇帝。

  這把匕首,華麗異常,比起殺人利器,它更像是一件藝術品,刀柄鑲嵌數顆名貴的寶石,刀身雕刻著精美的圖案,一串瓔珞垂下。

  聽著鄭清方的介紹,孫默凝視匕首,神之洞察術激活。

  “追云,匕首,長約半尺二,柳葉狀,靈器上品,此匕首,擁有召喚效果,念動咒文,可以召喚一匹靈魂獸。”

  鄭清方撫摸著匕首,感慨萬千。

  “這把匕首,曾經救過我的命!”鄭清方露出了緬懷的神色:“當年我在邊境,被吳國的大軍包圍,是用這把匕首召喚的神駒才逃出來的。”

  “用這把匕首割破手指,默念咒文,便可以召喚出一匹名為追云的神駒,日行千里而不累。”

  老仆人解釋了一句,看著老爺要送出這把陪伴了他三十多載的匕首,很是不舍。

  所謂靈魂獸,就是開啟了靈智,身體中蘊含天地靈氣的野獸死后,神識還在對這個世界戀戀不舍,再加上機緣巧合,便轉化為了靈魂獸。

  靈魂獸的誕生率太低了,因此每一只都價值連城,孫默那張名畫,可沒辦法和人家比擬。

  神駒追云,是一匹汗血寶馬,為上一代唐王的坐騎,深受其喜愛,追云死后,因為和唐王的深厚羈絆,轉化為靈魂獸,依舊陪伴在他身邊。

  這匹追云,因為是靈魂獸的關系,不累不倦,不餓不渴,身輕如燕,奔跑起來,能追上天上的轉瞬即逝的流云,因此得名追云。

  “這把匕首之所以是靈器上品,沒有達到圣器的等級,是因為它的攻擊太差了,但是要說逃命一項,這絕對是極品。”

  鄭清方將匕首遞給了孫默:“只要騎上它,天上的白云,地上的輕風,都追不上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