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9章 妙筆生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鄭叔不用擔心,后續故事我會很快完成的。”

  孫默保證。

  人家都叫自己小友了,還是自己的粉絲,還如此的慷慨,孫默也就順勢改口,用了個敬語。

  “那就好!”

  鄭清方暢快的干了一杯,繼續勸說:“不過銀子還是要收下,你放心,這筆錢不會算在稿費里面,我也會印足一千,不,三千本,到時候賣了錢,除去成本費用,都是你的。”

  “這樣不太好吧?”

  孫默皺眉,鄭清方這算是白給自己打工了。

  “有什么不好的?這么精彩的小說,就一定要讓所有人看到,否則就是明珠蒙塵,暴殄天物。”

  鄭清方義正言辭,至于銀子,他一個字都沒有提。

  作為一個致仕的高官,銀子這種東西,鄭清方是不缺的,他缺的是花錢的地方。

  在看過《西游記》后,鄭清方立刻喜歡了美猴王,喜歡上了圣僧三藏,如果不安利給其他人,他就睡不好覺。

  鄭清方已經決定了,等書印刷出來,先給那幾十位好友送去,不然他們肯定責怪自己得了好東西卻一個人獨享,不告訴大家。

  “恭喜你,收獲了第一個死忠粉!”

  系統調侃。

  “那你為什么不給我獎勵?”

  孫默心說,下一本,我要寫自己的東西。

  系統‘呵呵’。

  “好了,做男人就要大氣一點,不要為了幾兩銀子推來推去。”

  鄭清方一錘定音了。

  看到鄭清方確實不耐煩了,也的確是真心實意要給自己,孫默敬酒:“感謝鄭叔的好意,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恁多的禮節,麻煩!”

  鄭清方皺著眉頭,揮了揮手:“灑脫點!”

  孫默還能說什么,死忠粉就是這么不講道理,這么瘋狂!

  兩個人的話題,始終都是圍繞著西天取經,鄭清方大有要把孫默肚子里的劇情都掏空的意思。

  鹿芷若乖巧的坐在旁邊,不插嘴,不大聲呼吸,只有添酒的時候,才能看到她的身影。

  “對了,要出版的話,還要配上插圖,你有什么想法嗎?”

  鄭清方詢問。

  這種類型的小說,他還是第一見到,而且師徒四人太有風格,鄭清方擔心找來的畫師無法把握到人物的精髓。

  孫默精神一振:“要幾幅?”

  “看內容了,不過每個角色的人物畫像肯定是要的。”

  鄭清方在官場待了這么多年,早就是人精了,一看孫默的表情,就猜到了他的想法:“孫小友是名師,想必多才多藝,在繪畫一道上,也有所涉獵吧?”

  “還行!”

  孫默心說我上午的時候,也就能畫個小雞吃米圖,除了我自己別人還看不懂,但是現在么,習得了繪畫術后,在‘人物’繪畫這一國畫分支上,可以當一句大師了。

  “你為什么要謙虛?我系統不要面子的呀?”

  系統不爽了:“大聲的告訴他,你是國畫大師!”

  “哦?幾天可以成稿?”

  鄭清方迫不及待,原著作者畫出的插畫,肯定是最能體現精髓的小說精髓的。

  “現在吧?”

  孫默接下來要備課,把第一節公共課上好,所以沒時間跑閱來軒書店。

  “啊?”

  鄭清方差點就要露出狐疑的神色,問一句你行不行了,畫插畫,難道不需要醞釀的嗎?

  “你這里應該有筆墨紙硯吧?”

  孫默看過太多有關西游的作品以及衍生著作了,那些人物形象,不用構思,早就存在腦海中了。

  “你真的不需要醞釀一下?”

  鄭清方吩咐跟了他十幾年的老仆人準備筆墨紙硯,算了,就讓孫默畫吧,原作者的面子,還是要給的。

  再說要是不行,自己再去找技藝精湛的大畫師也不晚。

  長桌擺好,筆墨紙硯備齊,老仆人也沒有退下,而是退后兩步,侍立在側,隨時準備侍候一二。

  別看退的這兩步,恰到好處,既不會太近,干擾客人,也不會顯得太遠,讓客人覺得被慢待。

  要不是大家族出身,練不出來的。

  這就是所謂的大家族底蘊了,一個細節盡顯。

  鹿芷若磨墨,當起了小侍女。

  孫默拿起毛筆,原本以為會生疏,可是幾個呼吸后,一股熟悉的感覺便油然而生,仿佛已經執筆十數年,隨發由心。

  蘸了蘸墨汁,孫默落筆。

  第一個人物,孫默選了豬八戒,權當練筆。

  大師級的‘人物畫’繪畫術,讓孫默真的是想什么,能畫出什么,并且沒有一絲誤差。

  第一個人物,孫默選了豬八戒練筆,效果遠比他想象的要好。

  鄭清方看著一個豬頭人身扛著九齒釘耙的怪物出現,腦海中關于豬八戒的那些劇情,頓時浮現了起來。

  生動、形象,也更有意境了。

  “不錯!”

  鄭清方贊了一句后,忍不住打量孫默。

  這個青年,也就是二十歲的模樣,沒想到在國畫一道上,已經有了如此之高的造詣。

  他不會是想成為名畫師吧?

  想到這里,鄭清方覺得有些可惜了,畢竟名畫師的社會地位,也就那樣,遠不如教授修煉之道的名師尊貴。

  孫默沒注意到鄭清方的目光,他現在完全沉浸在了畫畫的快感中,要不是場合不對,他真想畫一個波多野老師出來,不穿衣服的那種。

  沒辦法,穿衣服的孫默也不認識呀!

  一張!兩張!三張!

  沙悟凈!菩提老祖!小白龍!

  孫默畫的過癮,這就像剛買到的游戲、新下載完的小電影,不先爽上一會兒,怎么可能去吃飯?

  鹿芷若和鄭清方也看的過癮,腦海里咻咻的往外冒劇情,就連待在旁邊的老仆人,都忍不住踮起腳尖,朝著桌子上的宣紙張望。

  這些人物,畫的還有有神韻呀,就像要從紙面上躍出來一般!

  月上柳梢時,第九張人物肖像圖,是火眼金睛的齊天大圣,踏翻煉丹爐的那一幕,躍然紙上。

  “真棒!”

  鄭清方終于忍不住,拍手稱贊。

  這只孫大圣,畫的簡直太有神采了,那股凌厲、那股霸氣、那股桀驁不馴的氣息,撲面而來。

  “是呀!”

  鹿芷若忙不迭的點頭。

  “再畫最后一張,就休息!”

  孫默活動了一下手腕和脖子,有些累了。

  “再畫一張三藏法師吧?”

  鹿芷若小聲懇求。

  “好!”

  孫默落筆,這一次,他選的是西行中的三藏,不再穿著華麗的袈裟,身上也是風塵仆仆。

  牽著白馬,拿著九環錫杖,迎著風沙艱難的跋涉。

  畫著畫著,孫默想起了自己當年的求學之路,想起了畢業后,如何在市二中站穩腳跟,一步步嶄露頭角,最后成為高中部的金牌老師,深的老校長賞識。

  現在,來到了中州唐國,要說不想家,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想想李子柒,想想鹿芷若,想想幾個新收的學生,孫默突然又豪情萬丈了起來。

  她們信任自己,自己就要把她們教好,才能不辜負她們。

  吃軟飯的?

  垃圾學校畢業的?

  沒什么才華,就是一個普通人就該過一輩子普通生活的雜魚?

  等著瞧吧!

  我會很快成為學校第一名師,成為金陵第一名師,成為江南第一名師……

  我配不上安心慧?

  我終有一天會讓你們改口,說是安心慧高攀了我!

  孫默筆走龍蛇,揮毫潑墨。

  三藏西行圖,逐漸成型。

  這段日子,孫默被那些人吃軟飯吃軟飯的叫,挨了不知道多少白眼和背后的詆毀,他看似豁達不在意,可內心深處,終究是不爽的。

  孫默在等一個機會,一個證明自己的機會。

  “老子既然來了中土,既然還是老師,那就要做最好的,證明老子比起你們這些九州土著,更強!更優秀!更厲害!”

  孫默出走中土,但心仍是少年!

  血未冷,志氣未消!

  遇到詆毀和輕蔑,就是干他們,狠狠地干他們,直到他們滿地找牙,徹底閉上嘴巴。

  四周的靈氣,匯聚過來,聚集在了筆端,隨著孫默的一筆一劃,附著在畫卷上。

  “這……這是……妙筆生花之境?”

  鄭清方驚嘆出聲。

  所謂妙筆生花,是名畫師才能掌握的一種境界,同時也是一種奇景。

  就是畫師繪出的畫作,仿佛真實存在一般,觀之,心神都會為之搖曳與陶醉。

  妙筆生花有三個境界。

  第三等,整幅畫作栩栩如生,因為靈氣的附著,不再是黑白的墨色紙色,而變得色彩斑斕起來,會透出濃烈的氛圍。

  只要人一眼看到,便會情不自禁的駐足停留,再不舍得開目光。

  第二等,賞畫者被畫作展現出來的意境感染,情緒失控而不自知,癡迷、彷徨、喜愛、痛苦、為畫作迷醉,想要據為己有,珍藏起來。

  第一等,也是名畫師最高的高境界。

  賞畫者整個人都沉浸在了畫作中,仿佛變成了畫中人,經歷了他的一切,體悟到了他的人生。

  此時的他們,已經忽略時光的流逝,駐足觀看,常常數天數夜,沉迷而不能自拔。

  鄭清方聽說過,有那么幾幅傳世的畫作,普通人根本不能看,因為一看,便再也無法移開目光,仿佛靈魂都投入了畫卷中,整個人變得癡癡呆呆起來,終日只想著與這幅畫作為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