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5章 神技吊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聽到兩個人報出的階位,圍觀的人群發出了輕微的議論聲,但是也不太驚訝。

  在中土九州,兩個人決斗,只要雙方的階位相差不超過三個小階位,決斗就可以進行。

  再高就不行了,因為那不需要任何技巧,單靠境界帶來的硬實力就足以碾壓低階者了。

  曾軍本來就自信,現在聽到孫默是一次燃血,就更從容了,他擺出了強者的姿態,朝著孫默挑了挑刀尖。

  “孫師,讓你先攻!”

  軒轅破對戰斗感興趣,更何況又聽到了孫默的名字,立刻強行擠進了人群中。

  “你先來吧!”

  孫默謙讓,心說你倒是會做好人,神之洞察術看到的數據上顯示,這個曾軍修習的碎魂刀法,精擅防御。

  這意味著曾軍的戰術就是防守反擊,現在讓自己先攻,反而正和他意。

  “孫默,我階位比你高,讓你先手。”

  曾軍呵呵一笑,姿態大度。

  “得了吧,我不會告訴別人,你擅長防守的。”

  孫默直言不諱。

  嘈雜聲再起。

  曾軍臉上的笑容,頓時一僵,心頭大訝,這個小子怎么知道自己的擅長?總不會是看了幾眼,就知道自己的虛實了吧?

  不會的,孫默又不是名師,怎么可能有這種眼力?

  就在曾軍思考,怎么反駁孫默,甚至要不要主動進攻的時候,孫默出手,宛若利箭一般射來。

  黑檀香木刀和快刀碰撞。

  “狡詐!”

  顧秀珣撇嘴,她從曾軍的細微表情便能看出,孫默沒說錯,不過這家伙顯然不在乎先攻后攻,那么說,就是想分散曾軍的注意力,發起突襲。

  “嘁,小伎倆!”

  高賁不屑。

  張瀾依舊面無表情。

  搶攻得手,孫默木刀一翻,就削出了一片刀影,籠罩曾軍。

  那位本尊修煉的是覆雨劍,大概有七年了,已經融入了本能,所以孫自然而然的就用了出來。

  曾軍本來失了先手,還有點兒緊張,結果接了幾招后,就放心了,孫默這攻擊,好無力呀!

  可以贏!

  曾軍瞬間信心滿滿,他也不著急反擊,而是默默的等待最佳的機會,他要一擊秒殺孫默,拿到一個漂亮的勝利。

  是的,不光要贏,還要贏的漂亮,贏的滿場喝彩。

  大多數學生,就是看個熱鬧,但是以校領導們的眼力,基本上已經判斷出了輸贏,所以表情各不相同。

  “叫的挺兇,原來是個垃圾!”

  馮澤文沒想到孫默這么弱,覆雨劍練得不錯,但是想要取勝,遠遠不夠。

  張翰夫雙手抱胸,已經在等著孫默落敗了,他明白曾軍的心思,只是自己的賞識可不是那么廉價的,除非他把孫默的手腳廢掉。

  不過安心慧十有會出手!

  張翰夫的注意力,隨即便放在了安心慧身上,他會阻止她,總之一句話,孫默今天至少要殘廢掉,自己才能出這口惡氣。

  三年多來,還沒人敢如此和自己叫囂,孫默必須為他的狂妄付出代價。

  廉正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贏不了!

  軒轅破看到這個現狀,說實話,是有點失望的,不管孫默的氣勢如何,硬實力不行,就是不行。

  安心慧沒有說話,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圍觀的人們俱都不在說話,只有武器碰撞的聲音。

  “這就是戰斗的感覺嗎?”

  孫默的心臟,不受控制的跳動著,他感覺一股興奮在身體中滋生、繼而彌漫開來,讓他想要咆哮。

  身為男人,怎么可能不愛戰斗?

  以前,孫默只能從游戲中,在電影院享受這種戰斗的樂趣,而現在,可以親自施展了。

  銳利的刀鋒劃過鼻尖,帶著死亡的氣息,武器碰撞出的金鐵之音,轟擊耳膜,讓腎上腺素宛若火山一般狂噴。

  是的,就是這種感覺!

  不用在乎職場中的勾心斗角,不用努力去維護什么人際關系,只要戰斗就好了!

  簡單!

  純粹!

  可以隨性的活著!

  這一刻,孫默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手中的木刀,身懷的絕技,就是孫默任性的資本,不服?那就打爆你!

  在短暫的走神后,孫默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他看著曾軍滿是黑頭的臉龐,笑了起來。

  八顆潔白的牙齒,足以晃花曾軍的眼睛。

  “你笑個雞毛呀!”

  曾軍惱了,就你這水準,我能打三個!

  這個笑容,也刺激到了曾軍,他決定不再等,只是剛要反擊,孫默的攻勢卻陡然一變。

  虞美人!

  水龍吟!

  唰!唰!唰!

  孫默的身體陡然變得輕盈皎潔,飄忽不定,木刀再斬,便帶出了陣陣尖嘯,宛若猛禽吟叫。

  十八字令!

  啪!啪!啪!

  檀香木刀一刀快過一刀,轟向了曾軍。

  曾軍頓時感覺壓力大增,打不出半點反擊。

  “什么?”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校領導們,馮澤文和廉正雙眼一瞪,便目不轉睛的盯向了孫默。

  “這是什么功法?”

  張翰夫蹙眉。

  安心慧也在疑惑,青梅竹馬還會這個?不過更多的還是欣賞,此時的孫默,持刀連擊,宛若一位大書法家揮毫潑墨,姿態瀟灑寫意。

  他身上的淡藍色長袍,衣炔飄飄,仙氣自流。

  “咦?”

  顧秀珣和張瀾同時發出了驚咦聲,孫默怎么突然間就厲害起來了?這和剛才的攻勢,簡直判若兩人。

  圍觀黨們看到的是孫默猛攻曾軍,而在孫默眼中,卻又是另一番景象。

  只要木刀打中曾軍的身體,他的腦袋上就會啪的一下,向四周迸散出金色的光斑,同時一張金色的書頁會向上彈出。

  這幾張書頁,飄飄裊裊,像輕柔的羽毛一樣,就那么懸浮在了空中。

  “厲害了,我的神技!”

  孫默心中大贊,這就是今古遍照、恒沙無跡,被系統定義為絕技,而只有孫默獨有的功法。

  被這道神技擊中,目標的頭發就會飛出一張書頁,上面記載著目標本身所學的功法。

  因為是入門級,所以每一張書頁上記載的內容很少,而且并不是同一種功法,不過即便如此,孫默也不在乎,他現在只顧享受戰斗的快感。

  曾軍想反擊,可是根本找不到機會,孫默的攻勢太密集了,沒辦法,他只能繼續防御。

  “感覺如何?”

  孫默問完,手腕一抖,木刀宛若毒蛇一般,劃出一抹詭異的弧線,突然挑向了曾軍的嘴巴。

  點絳唇!

  看著疾速襲來的刀尖,曾軍驚的冷汗大冒,只能雙腳蹬地,快速后撤,拉開距離。

  孫默縱躍,宛若猛禽一般,卷起了地上的塵土,壓迫曾軍。

  烏夜啼!

  秋色橫空!

  木刀斬殺,劃出了一個巨大的弧圓,那一瞬間,在曾軍的視野中,黑色的木刀帶出了漫天的黑幕,將他的世界遮滿了。

  然后下一瞬,便是整個人飛跌出去,巨大的疼痛從胸口襲來。

  曾軍摔在了地上,噗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整個小廣場,鴉雀無聲,別說學生們,就是那些老師們都沒想到孫默竟然會贏的如此輕松!

  “怎么可能?”

  魯迪目瞪口呆,孫默竟然贏了?

  “那是什么功法?好強呀!”

  “沒見過,柳師見過嗎?”

  “沒有!”

  老師們并不在意比試的輸贏,他們倒是對孫默所用的功法產生了好奇,這絕對是他獲勝的根本。

  “那個老師是誰?”

  有后來的學生,不認識孫默,問了出來。

  “孫默孫老師!”

  有人回答過后,便是數道目光,落在孫默身上。

  安心慧鼓掌,臉上露出了一個意外又欣慰的笑容,這個青梅竹馬,又一次讓自己刮目相看。

  來自安心慧的好感度1.

  與安心慧的聲望關系,中立(3/100)。

  聽到系統的提示聲,孫默瞟了安心慧一眼,很好,對方面無表情,只是點了點頭,但是這提示聲可不像她看上去的那么冷淡。

  “安心慧難道是個傲嬌?”

  孫默猜測。

  “我輸了?我這么輕易就輸了?”

  曾軍倒在地上,滿臉的難以置信,自己還沒施展絕技呢,怎么就輸了?孫默干了什么?完全沒看清楚呀!

  孫默挽了一個刀花,將黑檀香木刀插回了腰間。

  “承讓!”

  這兩個字,瞬間讓曾軍的臉龐褪盡了血色,就連那些黑頭都變得蒼白了。

  曾軍嘴唇哆嗦著,看向了張翰夫,可惜只看到一個甩袖離去的背影,然后他就絕望了。

  因為他知道,自己完了,本來打算打殘孫默,作為投名狀,想博得張翰夫的賞識,可是卻輸掉了決斗。

  “我明明是二次燃血呀,比你高一個階位,為什么會輸?”

  曾軍怒吼,實在是想不明白,他覺得自己連拿手的絕技都沒施展出來,簡直輸的太冤了。

  孫默當然是不會回答的,他隨手一招,拿些金色的書頁便飛了過來,合成了一本書。

  “孫默這個動作是什么意思?”

  張瀾不解。

  “不知道,可能是某種儀式吧?”

  顧秀珣猜測。

  “厲害了,我的老師!”

  軒轅破驚詫,作為一個嗜好戰斗的男人,他本能的感覺孫默所用的絕技很強大。

  來自軒轅破的好感度1.

  與軒轅破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中立(1/100)。

  聽到這聲提示聲,孫默忍不住抬頭,在人群中尋找軒轅破的身影,很好,和這個戰斗鬼的聲望關系總算開啟了,看來只有在戰斗上表現出才華,才會讓軒轅破佩服。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