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4章 孫默,燃血一次,請指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任務發布,請在與馮澤文的約斗中,獲得勝利,獎勵白銀寶箱一只!”

  看到這么好的獎勵,孫默就知道想贏下馮澤文,要比較困難了。

  “任務發布,請在第一節公共課首秀中,盡力勝過同期的三人,即顧秀珣、高賁、以及張瀾,你勝過的人數越多,給予的獎勵越好。”

  “你這是要么不給任務,給就一口氣三個?”

  孫默調侃。

  “你如果沒把握,我可以收回第三個任務。”

  系統回應,這個任務是浮動的,要是孫默一個同期老師都勝不過,那么將沒有任何獎勵。

  “不用,人生沒點兒挑戰性,還有什么意思?”孫默輕笑:“你給我把寶箱擦干凈等著吧!”

  “好了,我的話說完了,三天后,期待你們第一節公共課的表現,安校長,張副校長,你們還有要補充的嗎?”

  馮澤文詢問。

  “好好表現,拿出精英的姿態,好了,散會吧!”

  張翰夫說完,直接宣布散會,根本不給安心慧說話的機會。

  高賁起身了,張瀾猶豫,而顧秀珣坐在原地,把目光投向了安心慧,至于孫默,直接起身,就從后門離開了。

  校領導們把這一幕看在了眼中,早就聽說顧秀珣崇拜安心慧,現在看來傳言不虛,至于張瀾,明顯是中立的,倒是孫默的反應,讓人詫異,按理說,他該坐著不動,等著安心慧才對。

  孫默才不在乎安心慧呢。

  雖然融合了本尊的記憶和感情,孫默看到安心慧,會有一種悸動,但是他知道那不是自己的情感。

  孫默留在中州學府,有兩個原因。

  一是出于謹慎,他剛來中土九州,對社會的基本法律和規則都不熟悉,萬一漏出了馬腳怎么辦?

  像那種剛來異世界,就大展拳腳的人,是嫌死的不夠快嗎?孫默的做法,就是待在熟悉的環境中,慢慢的伸出觸角,探索這個世界。

  如果不想被發現是異類,那么最正確的做法,是盡快熟悉它,然后融入它。

  二么,便是為了完成系統發布的強制任務了,要幫助中州學府崛起。

  孫默想拿到獎勵,返回原來的世界。

  沒有了小電影看也就算了,但是沒有了游戲玩,是真的會死的呀,想想自己剛花了兩個月的工資組裝的新電腦就要吃灰了,誰能忍?

  至于家人,孫默不敢想,他怕自己會哭。

  當然,孫默本人,也是有些生氣的,天天被人叫做吃軟飯的,還被瞧不起的目光注視,被私下里輕蔑鄙視。

  以孫默的性格,受得了才怪。

  孫默并不會去反駁,他會用實際行動讓那些瞧不起他的人閉嘴,讓那些人更加的嫉妒他。

  那么要怎么做?

  當然是盡快成為名師,成為金陵第一名師!

  掌握著大乾坤無相神功、神之洞察術、以及今古遍照、恒沙無跡,孫默就有這個自信。

  出了教室,孫默準備去找鹿芷若,摸一摸木瓜娘的頭,提升幸運值后,把和李工關系達到友善后獎勵的寶箱給開了。

  只是沒走幾步,就被一個男實習老師攔住了。

  “孫默,我仰慕你的大名已久,想向你請教一下!”

  曾軍開口,目光直視著孫默,雖然嘴巴上說的謙虛,但是神態挑釁意味十足。

  此時走廊中,還游蕩著三十來個實習老師,有的是想在校領導面前混個臉熟,有的則是和曾軍有同樣的想法,打算踩著孫默上位。

  “糟糕,被搶先了。”

  一個普通丑的實習老師郁悶,剛才的大會上,孫默公然硬懟張翰夫,肯定把他得罪死了。

  要是現在可以借著切磋請教的機會,痛毆孫默一頓,一定可以得到張翰夫的好感。

  這些實習老師,實力一般,想要通過正常的競爭拿到名額,有些困難,所以就開始想盤歪招了。

  張翰夫走了出來,聽到這話,給了身后的馮澤文一個眼神。

  “又是我?”

  馮澤文不爽,不要讓我出頭好不好?這讓我感覺自己就像個小弟似的,不過他還是開口了。

  “要較技嗎?那我們可要好好欣賞下孫師的風采了。”

  馮澤文擠兌。

  聽到這話,再看到張翰夫關注,曾軍更來勁了,語氣也不再恭敬:“孫師,請指教!”

  安心慧一行出來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一時間,走廊中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孫默身上。

  孫默看著曾軍足有幾十個黑頭的臉龐,激活了神之洞察術。

  曾軍,二十一歲,剛剛完成二次燃血。

  力量22,普通水準。

  智力23,普通偏下水準。

  敏捷22,普通水準!

  意志20,吃不了苦,受不了罪,靠著天賦取得了現在的成就,但是將來注定沒什么太大的成就。

  耐力27,你年輕力壯,可以一夜七次。

  潛力值,中上。

  備注,一個總是想著走捷徑的家伙,不用重視,干他!

  “系統,用不著這么貶低人家吧?你這種評價,我就算打贏了他,也沒有任何快感呀!”

  孫默無語,他玩游戲,最討厭打雜兵了。

  “請注意,這只是系統對曾軍的評價,但是人家的實力并不弱,你如果根據這些評價來判斷他的戰斗力,吃虧的絕對是你。”

  系統鄭重警告。

  一個潛力值為中上的老師,再差能差到哪里去?

  鍛體境之上,是煉神境,開啟了108穴竅后,便可以踏入燃血境。

  這個境界,燃燒血液,焚燒軀體,凈化身體中的雜質,最終脫胎換骨,誕生神力,便可以晉升神力境。

  在這個境界,修煉者要經歷七次燃血,每一次過后,都是一次質的變化。

  “明白!”

  孫默現在只是燃血境一次,的確沒有小瞧人家的資本。

  “怎么?不敢應戰?”

  曾軍看到孫默不答話,便上前一步,湊到了他的臉前,繼續挑釁。

  孫默往后退了一步,伸手在鼻子前扇了扇:“請離我遠一點,你的嘴巴好臭!”

  “你……”

  曾軍氣的要死,要不是還有最后一絲理智,就要揮手砸爛孫默那張破嘴了。

  “嘁,別光顧耍嘴皮子,應戰呀!”

  一個普通丑激將。

  “孫默,這么多人看著呢,你不會要逃吧?”

  張生擠兌,巴不得孫默出丑。

  “我幾時要逃了?”

  孫默反問:“他嘴臭,還不讓人說?”

  “你才嘴臭呢,你全家都嘴臭!”

  曾軍破口大罵。

  “曾軍,孫默那句話,是心理戰,你可不要上當。”

  馮澤文提醒了一句。

  單看孫默的行事,就是一個性格強硬的人,面對挑戰,他絕對不會退縮,而且現在這種狀況,尤其是安心慧在場,他也不能退縮,不然面子何在?

  所以他遲遲不答應,還說曾軍口臭,絕對是玩心理戰。

  這種時候,保持理智,注意觀察對手,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聽到馮澤文的話,圍觀的實習老師們心里咯噔一跳,一些本來還小覷孫默的人立刻端正了態度。

  “真的假的?”

  張生不覺得孫默有這種心智,可是馮澤文是一星名師,眼光總不會出錯吧?

  安心慧對這個青梅竹馬越發好奇了。

  “玩再多的心理戰,硬實力不行,也沒用!”

  顧秀珣撇嘴。

  曾軍愣了一下,跟著再看向孫默,目光變得慎重了,而且剛才心浮氣躁的情緒,也變緩了。

  “孫默,戰不戰,來一句痛快話,別盡耍小心機!”

  曾軍擠兌。

  “好呀,也不用走太遠,就在教學樓前的廣場上決勝吧!”

  孫默慢條斯理的說著,眼睛卻是瞥向了馮澤文,他本來不把這位張翰夫的馬仔當回事,可是人家能一語道破自己的目的,眼力不錯呀。

  馮澤文,三十一歲,燃血境六次。

  力量27,力量不是你的強項,但是徒死一頭猛獸沒有任何問題。

  智力26,不夠看哦,這也是為什們停留在一星名師的緣故。

  敏捷29,速度很快,追云逐月。

  耐力30,連續工作一周沒有任何問題。

  潛力值,中上。

  備注,心思太雜,純粹一些,或許早就突破瓶頸了。

  孫默分析數據,耐力一項是馮澤文的長出,所以和他戰斗,要盡量避免持久戰。

  “系統,你這個智力,不是指的智商提升吧?”

  孫默分析,要是智商可以不斷提升,那豈不是要比愛因斯坦還厲害?

  “不錯,這里的智力,也可以理解為悟性,指的是腦域開發的程度,開發的程度的越高,記憶力、理解力、領悟能力、分析能力等等,都會得到提升,而不是說可以讓一個笨人提升智力后,變得智多近妖。”

  系統科普。

  “智力不像力量,你有多大力量,就可以使出多大力量,想要把智力完全發揮出來,需要天分。”

  孫默理解,歷史上,達到了愛因斯坦智商的人還是有的,但是無論誰,取得的成就都沒有他高,這就是智力的運用了。

  有的人,你就是給他把智力天賦點滿了,他依舊是個庸才。

  馮澤文,燃血境六次,看似境界不高,可要知道,名師不是那些只追求武道的修煉者,專心修煉就好,他們還要不停地學習,鉆研自己的副職業,這就占據了很多的時間了。

  但是,名師的身份絕對比修煉者尊貴,不說身懷淵博的學識,就是教書育人這一項,就足夠得到世人的尊重和禮遇了。

  畢竟就算是帝王將相和劍豪槍圣什么的,也會有后代,總需要名師教導的,什么?劍豪槍圣可以教?萬一他們的后代沒有學劍學槍的天分,而想做個靈紋師或者御獸師呢?

  “任務發布,請擊敗曾軍,獎勵黑鐵寶箱一個!”

  這是系統在鼓勵孫默全力作戰。

  教學樓前的廣場,已經聚集了五百多人,一些學生聽到動靜也出來圍觀了。

  “孫默,你用什么武器?”

  廉正作為年級主任,主動擔任裁判。

  “這個就好!”

  孫默揮了揮手中的木刀。

  “孫默,我勸你還是換一把武器,不然待會兒被我失殘了,可不要怨我!”

  曾軍提醒,他用的是一把二尺多長的快刀,在陽光下,反射著凜冽的殺氣。

  “不必了!”

  孫默無所謂,反正他什么武器都沒用過,而這把檀香木的木刀帶在身邊好多天,也挺順手。

  對了,這還是一把靈器。

  安心慧有心勸一句,可是又忍不住了,算了,反正出現誤傷前,自己可以阻止曾軍。

  “兩位,準備好了嗎?對這場對決沒有異議的話,就可以開始了!”

  廉正說完,退后,讓出了場地。

  “曾軍,燃血二次,請指教!”

  曾軍中氣十足,因為張翰夫就站在人群中,所以他格外的興奮,只要擊敗孫默,自己肯定可以得到他的賞識。

  “孫默,燃血一次,請指教!”

  孫默第一次說這種話,感覺怪怪的,隨后又有些遺憾,第一次的對手竟然是一個滿臉黑頭的男人,根本不值得紀念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