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2章 孫黑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有人嘲笑出聲,很想說一句,你也配和人家比?

  “高賁和張瀾,是超等學府的畢業生,那是什么?是眾人仰望的豪門!顧秀珣差一些,可也是萬道學院的首席畢業生,你呢?松陽學院的畢業生,至于排名,你好意思讓我說出來嗎?”

  張翰夫譏諷,連帶著把顧秀珣也損了一把。

  孫默這種蠢貨,也就靠著一張俊秀的臉吃個軟飯,你這么問,不是給我機會貶低你嗎?

  “哦,也就是說,你瞧不起我這種普通學校的畢業生了?”

  孫默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本志得意滿的張翰夫,渾身的汗毛頓時一緊,跟著就怒氣上涌,一張臉龐變得鐵青了。

  該死的,這個孫默給自己挖坑跳!

  校領導們事不關己,都是高高掛起,兩不想幫,可是孫默這話說完,他們的視線忍不住瞟了過來,打量他。

  安心慧有神的大眼睛看著孫默,沒想到青梅竹馬竟然有了一點兒小心機?

  “厲害了,我看你干脆別叫孫默,叫孫黑犬的了,真是一條野狗,誰都敢咬口!”

  顧秀珣無語。

  孫默看似很蠢,覺得被區別對待了,就問出為什么顧秀珣三人不用求證。

  張翰夫當然要解釋原因。

  事實上,張翰夫的回答,很正確,你一個普通學校的畢業生怎么和豪門名校畢業生比較?這不是自不量力嗎?別人懷疑你很正常呀!

  這是每個人都認可的事實,但是被孫默反問后,就成問題了。

  張翰夫怎么回答?

  他說是,那就是瞧不起普通學校的畢業生,要知道,在場的除了高賁和張瀾,都是普通畢業生,他們是掀不起什么風浪,但是中州學府的其他老師呢?

  名校畢業生,終究是少數的,張翰夫這種話傳出去,就算老師們表面上對他恭敬,背地里也會離心離德。

  尊敬一個瞧不起自己出身的領導?這得有多賤?所以張翰夫敢說是,他在學校老師中的名望絕對大跌,要是傳播的范圍再大一些,張翰夫的人品都要受到質疑。

  在名師界中,那些不是豪門畢業出身的名師,會怎么對待張翰夫?結果可想而知。

  張翰夫要說不是,那你為什么要讓孫默求證?閑的蛋疼?

  所以孫默只用一句話,就把張翰夫逼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一些實習老師,職場經驗太淺,還沒想明白,但是幾位校領導看向孫默的目光,已經變得玩味了。

  高賁始終目不斜視,這種小伎倆,他不屑,他覺得教學實力才是一位老師的根本依仗。

  張瀾倒是打量起了孫默。

  顧秀珣皺眉,她換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自己,會把學生叫來,進行自證,但是絕對不會硬懟張翰夫。

  這么做的人,這性格得多莽?

  “誒?副校長竟然語塞了?這語言表達和應變能力可不行呀?難道說你以前上臺演講,都是提前背稿子的嗎?”

  孫默笑問。

  “我淦,好毒舌!”

  魯迪都要嚇懵了,孫默這性子真是不吃虧呀,他偷瞄了張翰夫一眼,發現他的臉色已經變得比墨汁還要黑了。

  其他實習老師也是震驚不已,你還真是膽大包天,連副校長都敢譏諷?嘖,果然有大腿抱,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孫默,不要再說了。”

  一個尖下巴的中年男人開口了,他叫馮澤文,是分管新生的年級主任,是張翰夫派系的一員,看到他吃癟,自然要圓場。

  “那我還需要自證嗎?”

  孫默看著尖下巴,在心中的小本子上給他記了一筆,既然要做張翰夫的狗,那就別怪自己不客氣了。

  “不需要了,你和高賁他們一樣,從今天起就是正式老師。”

  馮澤文停頓了一下,又補充道:“但是一旦讓我們發現,你并沒有五位親傳弟子,那么學校不僅會開除你,還會向圣門通報,讓九州的所有學校永不錄取你。”

  聽到這聲威脅,眾人倒抽起了涼氣,這就是所謂的封殺,一旦被通報,就再也沒有當老師的機會了。

  孫默點了點頭。然后看著張翰夫,笑了起來:“張師,從今以后,咱們就是同事了,請多指教!”

  眾人滿眼震撼地望著孫默,你還來?真當張翰夫是泥捏的沒脾氣呀?

  老師們之間,是以姓氏加一個‘師’字來互相稱呼的,孫默稱呼張翰夫為張師,沒任何問題。

  但是此時此刻,這個稱呼,卻帶上了濃濃的嘲弄意味,甚至還有一些的挑釁。

  你不是質疑我嗎?

  你不是要讓我自證嗎?

  你不是瞧不起我的出身嗎?

  現在,我成了中州學府的正式老師,和你平起平坐,叫你一聲張師,就問你氣不氣?

  顧秀珣真是忍不住了,用手遮住嘴巴,笑了出來。

  張翰夫能怎么辦?

  就算是氣的吐血,也得往肚子里咽,不然你說人家孫默不配叫你張師?那你就是拿副校長的身份壓人咯,要是默認,那剛才那一番質疑的話,不就是放屁么!

  孫默這真是不咬則已,一咬入肉三分。

  張翰夫沉默,因為不管怎么回答,都是錯的,搞不好還要被孫默抓住漏洞,進行攻擊。

  無處發泄怒火的張翰夫扭頭,狠狠地瞪了馮澤文一眼,都怪你,多什么嘴?

  馮澤文苦笑,你以為我想的嗎?

  這種事情,其實很明了,孫默真的有五個學生,不然他現在早嚇尿了。

  被封殺,是對一位老師最殘酷的懲罰了。

  一直沉默的廉正皺眉,他不喜歡孫默這種性格,太睚眥必報了,而且起碼的尊重都不講,就算張翰夫再不對,人家也是副校長,是二星名師,年紀還大,孫默都應該保持最起碼的禮貌。

  “咦?張師果然瞧不起我呀,對我的問候完全不理不睬,哎呀,也對,副校長呢,好大的官威!”

  孫默自嘲。

  這一次,就連一直默默看戲都安心慧都無法忍耐了,孫默,你還來呀,你是打算把張翰夫氣死嗎?

  不過怎么感覺這么暢快呀?是呀,被張翰夫針對了這么久,今次真是出了一口惡氣。

  來自安心慧的好感度1.

  與安心慧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中立(1/100)

  實習老師們無語了,他們確定以及肯定,孫默和張翰夫,絕對是死仇了,孫默今后在學校的日子,絕對舒服不了。

  不過看這小子,似乎完全不在乎。

  孫默坐了回去,他當然不在乎了,算算自己的底牌,大乾坤無相神功,圣級絕品功法,今古遍照、恒沙無跡,一發入魂,這是自己獨有的神技,還有古法按摩術,靠著這些,去哪不能立足?

  當然,孫默就算沒有這些,也不會受這種鳥氣,想噴他?就要做好他被素質三連噴的準備。

  整個階梯教室,彌漫著一股怪異的氛圍,依舊鴉雀無聲中,不,有聲音,是張翰夫氣的喘粗氣的聲音。

  來自顧秀珣的好感度1.

  與顧秀珣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中立(1/100)。

  連續收到兩條提示聲,孫默有些意外,安心慧的好感可以理解,畢竟她和張翰夫是不同的派系,但是顧秀珣是什么鬼?不過想到她那條對疼痛會產生興奮的評價,孫默又釋然了。

  一只抖m,就不要用常理判斷了。

  雖然被顧秀珣拒絕了,但是張生不死心,依舊在死纏爛打,此時就坐在她身后第二排的位子,要是平時,他會不著痕跡地欣賞顧秀珣的柔美背影,但是現在,他回頭望著孫默,滿臉的懵逼。

  孫默招募了五個學生?

  孫默正式入職,成為了代課老師?

  孫默以后可以被稱為孫師了?開什么玩笑,他一個垃圾學校畢業的雜魚,竟然超過了自己?

  要不是還保存著一絲理智,張生就想跳起來質問孫默了,你憑什么?

  作為一個宿舍的室友,他可是一直保持著絕對的優越感,是宿舍三人羨慕的對象,是被跪舔的存在,怎么現在就被比下去了?

  這種落差,張生無法接受。

  魯迪沒想那么多,他就是驚詫,孫默這么嘲諷張翰夫,竟然沒有被打死?張副校長可是出了名的暴躁老叔,動人的時候很常見,這一次,他竟然忍了?

  “孫默竟然成為正式老師了?我要拔多少豬毛,燉多少豬蹄,孝敬給周老師,才能得到一句好評,進而拿到這個職位呀?”

  魯迪一下子進入了速算中。

  看到氣氛尷尬,廉正開口了:“你們四個留下,其他人可以離開了。”

  實習老師們早受不了了,一個個快步離開了教室,不過出門前,還有人忍不住回頭打量孫默。

  真是沒想到,這個吃軟飯的藏得這么深,簡直太有心機了。

  “心機狗!”一個普通丑咒罵:“他絕對是借助了安校長的名聲,才招募到五個學生的!”

  “肯定!”

  一個比較丑點頭附和,不這么想,他會心里不平衡的,被顧秀珣三人比下去也就算了,孫默算老幾?

  孫默正式拿到中州學府的聘書后,就是圣門認可的在職老師了,無論地位,還是薪水,都會有一個大幅度的提升。

  而普通實習老師還要等一年,才有機會,要是期間有個差池,就前功盡棄了,一想到這些,他們怎能不嫉妒?

  曾軍眼神閃爍,放緩了腳步,以自己的實力,正常競爭,留校的希望不大,但是現在,一個機會擺在了面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