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0章 惡意襲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默坐在后排,打量著這兩百多位競爭對手,除了少數實在不合群的,大體上分成了三個圈子。

  第一個是以顧秀珣為首,作為萬道學院的首席畢業生,又是校花一只,所以圍在她身旁的大多是男實習老師。

  要是別的校花,大多數會保持高冷的姿態,讓男人們知道接近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從而提高身價。

  但是顧秀珣并沒有,她笑起來,讓人覺得如沐春風,哪怕是比較丑的實習老師偶爾問話,她都會搭理。

  顧秀珣的目標,可不僅僅是成為名師,她還要重振中州學府,讓她重回九大豪門名校之列。

  為此,顧秀珣展現出了她驚人的親和力,只有這種人才可以得到大部分老師的好感,然后成為領袖。

  占據了階梯教室右側的是以高賁為核心的第二個圈子,男女比例差不多,但是人數卻是最多的。

  高賁畢業于涼州西陸軍校,一套家傳的玄冰槍法打的出神入化,戰斗力卓越,這也是他被副校長張翰夫重金挖來的原因。

  西陸軍校,是九大超等名校之一,最擅長戰斗,而且因為秉承著以軍治校的理念,所以這所學校的學生行事風格都非常嚴謹、認真。

  當然,不茍言笑的時候也是居多,所以名師界都流傳著一句話,只要看到擺著一張撲克臉的老師或者學生,不用猜,肯定是西陸軍校出身。

  高賁不愛說話,但是這并不妨礙他成為圈子的中心,因為崇拜強者,自古皆然。

  不少實習老師,都在旁敲側擊的請教,但是幾乎得不到什么回答。

  第三個圈子,人數最少,占據了教室的右后方,以張瀾為首,大多數人都是女實習老師。

  張瀾是越州萬靈學府的畢業生,擅長通靈御獸,而這座學府同樣是一所超等。

  作為一個女生,張瀾的長相普通,但是打扮一下,再加上名校身份,也是能吸引到幾個男人的,可是她的左臉上有一個詭異的靈紋刺青,一下子就讓她的氣質驚悚起來。

  這要是同床的男伴半夜睡醒了看到,絕對被嚇個半死。

  女實習老師們倒是不嫌棄,或者說,普通相貌的女人們聚在一起,總能產生抱團取暖的感覺,或者內心中,還有一絲絲的優越感,想,我雖然實力不如你,但是我比你漂亮。

  這種優越感和顧秀珣在一起的時候,是蕩然無存的。

  孫默捏了捏眉心,想在職場生存下去,不容易呀。

  “據說秦奮辭職了,是不是真的?”

  高賁摸著新刮的胡茬,四下尋找秦奮的身影。

  “呵,他連孫默那個吃軟飯的都贏不了,不辭職干什么?留下來被嘲笑嗎?”曾軍嘲笑:“我要是稷下學宮的校長,非把他打死不可,真是給學校丟臉。”

  “你們誰見那天的比試了?到底怎么回事?孫默怎么贏的?”

  高賁好奇,難得的多說了幾句。

  “本來是比試指導能力的,結果孫默耍了心機,直接用按摩術幫助學生提升了一個階位,這還怎么比?穩贏的好嘛!”

  招生大會第一天,見過孫默招募軒轅破的那個比較丑的男生開口,他沒有目睹當時的狀況,但是流言傳的很兇,而且因為孫默是安心慧未婚夫的關系,很多實習老師不爽他,所以流言越傳,越偏向負面。

  “按摩術?”

  高賁皺眉。

  “哪有那么厲害的按摩術呀,肯定是吃了某種丹藥,或者他指導的那個學生本來就快晉階了。”

  曾軍質疑。

  大家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曾軍聽到大家幾乎都在質疑孫默,他的心情頓時好了好多。

  曾軍畢業的學校,在丁等學校中都是墊底,所以他很珍惜來中州學府實習的機會。

  現在看到孫默出名,再加上他是安心慧的未婚夫,靠著這碗軟飯,幾乎能夠穩拿一個留校名額,所以曾軍很不爽,自然背后有關他的議論,也就不太好聽了。

  事實上,不爽孫默的實習老師有好多,因為他沒實力,偏偏又可以留校,讓大家覺得他偷吃了自家的大米。

  要是靠實力決定留校資格,他們覺得自己肯定碾壓孫默。

  噹!噹!噹!

  悠揚的鐘聲突然響了起來,八點到了。

  實習老師們愣了一下,跟著就趕緊坐回位子上,有一些人甚至還在整理衣著,展露了一個自認為有魅力的微笑。

  給校領導留下一個好印象,說不定可以增加留校幾率。

  很快,門開了,一個身高不到一米六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他身材矮小但是敦實,黑色的長袍穿在身上,被肌肉撐得緊繃,都能看到明顯輪廓。

  這個五短身材的模樣,以老師的身份來說,是有點滑稽的,站到講臺上,也就比講桌高一個頭一點兒,但是沒人敢笑。

  這個中年男人叫張翰夫,是中州學府的三位副校長之一,是二星名師,同時也是神力境的強者。

  不說這些,單是張翰夫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壓,都足夠攝人了,或許是身高太像武大郎狀,所以他對精神和氣勢就更看重,始終繃著一張臉,顧盼間,一對狹長的鷹目閃爍著銳利的光芒。

  張翰夫的視線,宛若利刃,橫掃全場。

  實習老師們都移開了目光,不敢和他對視。

  “好霸道的氣場!”

  顧秀珣其實不怕的,但是聰慧的她,知道從善如流。

  張翰夫很滿意,因為身材上的缺陷,所以他才更看重高位,更享受這種征服別人帶來的精神上的愉悅,只是目光落在后排上時,就蹙起了眉頭。

  孫默坐在那里,打量著自己,完全沒有避諱自己目光的意思,至于敬畏害怕什么的,就更不存在了。

  “真是無禮!”

  張翰夫嘴角抽搐了一下,正要找個理由狂噴孫默一頓,教室的后門啪的一下被推開了。

  魯迪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他手里還提著一個袋子,有半只長滿了粗毛的豬腳露了出來。

  半數實習老師的目光轉了過來,不過跟著就用更快的速度轉了回去,擺出了目不斜視的表情。

  魯迪身上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來,瞬間濕透了衣服,可是他不敢擦,就像石化了一般,僵在了原地不敢動。

  哀求的目光,望向了張翰夫。

  “身為老師,第一個要求就是要守時,你連這點都做不到,還當什么老師?滾出去!”

  張翰夫沒有咆哮,但是勝似咆哮,他的話像是從喉嚨中直接蹦出來的,帶著濃濃的威嚴。

  “我……我……”

  魯迪想解釋,自己起的很早,只是燉了豬蹄,送去給周山逸老師耽誤了時間,可惜對上張翰夫那雙嚴厲的眼睛時,就像被一根棒子砸在了嘴巴上,什么都說不出來了。

  又有六位學校領導走了進來,最后是安心慧,一襲月白色的長袍穿在她的身上,清麗脫俗。

  男實習老師們不著痕跡的偷瞄了一眼,然后就更嫉妒孫默了。

  “坐下吧,下不為例!”

  安心慧看著快哭出來的魯迪,吩咐了一句。

  “哦!哦!”

  魯迪如蒙大赦,趕緊在附近找了個空位坐了下來。

  經過魯迪這一茬,張翰夫再看向孫默時,已經沒了訓斥他的時機,他也不急,反正總有機會。

  其他校領導都坐在了早就準備好的椅子上,唯獨張翰夫直接站在了講臺上,清了清嗓子,開始講話。

  看到這一幕,顧秀珣有些驚訝,看來中州學府的權力爭奪比自己預想的還要激烈呀,而且安心慧貌似處于絕對劣勢的狀況。

  一般來說,校領導們出席會議或者講話,都是校長,也就是職位最高、權力最大的一號人物第一個發言,可是現在張翰夫越俎代庖了。

  再看其他領導,對這種事情已經見怪不怪了,這說明不是偶然狀況。

  “我們中州學府,不講出身,不講資歷,唯才是用,只要你有才華,你就可以得到提拔,得到一展拳腳的機會。”

  張翰夫慷慨陳詞。

  不得不說,這位副校長雖然身材短小,像一顆土豆,但是講話時,中氣十足,再配上揮舞手臂這種有力的肢體語言,倒是很有很有感染力。

  “按照往年的慣例,一位實習老師,要先擔任一年的助教,通過了考核,才能正式入職,可是今年,經過了校領導們的磋商,我們決定,不管哪一位實習老師,只要在招生大會上招募到五位親傳弟子,便可以拿到中州學府的聘請書,成為代課老師了。”

  階梯教室中出現了輕微的嘈雜,大家的目光劃過了顧秀珣、高賁、還有張瀾三人。

  高賁兩腳叉開,雙手放在膝蓋上,脊背挺得筆直,目不斜視,張瀾沒有任何表情,而顧秀珣則是輕笑,透著一股濃濃的自信。

  “現在,招募到五位親傳弟子的實習老師,請舉手!”

  張翰夫吩咐。

  顧秀珣自信、自傲,沒有任何猶豫,便舉起了手,緊跟著高賁也舉起了右手,兩個人的目光在空中相撞,火花四射,戰意十足。

  眾人的眼睛俱都看向了張瀾。

  張瀾面無表情,停頓了大概十多秒,就在大家以為她沒有招募到足夠學生的時候,她卻舉起了手。

  “哈,被耍了吧?”

  張瀾心中爽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