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0章 我穩贏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當然贏定了!”

  鄒安并沒有謙虛。

  “嗯?”

  秦奮皺眉,這是什么意思?

  “從小到大,我每次和哥哥比試,都稍微保留了一點實力的,畢竟贏了又沒好處!”

  鄒安聳了聳肩膀,有一句話沒說出口,只有讓哥哥的勝率高,讓他面對自己時能一直有一種優越感,他才會像一個大哥哥似的維護自己,出了事扛在前面。

  不然弟弟比哥哥厲害了,哥哥還憑什么照顧你?

  “呵呵!”

  秦奮笑了笑,果然是大家族出身,從小就會勾心斗角。

  “秦老師,我可以贏,讓你在那個孫默面前揚眉吐氣,但是我有什么好處呢?”

  鄒安吸了吸鼻子。

  秦奮的笑容一臉,心情立刻不好了:“你威脅我?”

  “我哪敢呀,只是交易罷了!”

  拜師可是事關一生的大事,所以鄒安寧可惹惱秦奮,也要拼一次。

  “你想讓我幫你引薦名師?”

  秦奮畢業于稷下學宮,智商自然是沒問題的,不用鄒安開口,就猜到了他的目的:“抱歉,我做不到。”

  “那我也贏不了!”

  鄒安威脅。

  聽到這話,秦奮恨不得立刻怕死鄒安,可是他不僅不能這么干,還要哄著鄒安。

  畢竟贏不下孫默,他的聲譽就全毀了。

  試問連一個吃軟飯的都贏不了的老師,哪個學生還會找找他拜師?

  “我現在只是助教,認識的名師并不多。”

  秦奮解釋。

  “那柳慕白呢?”

  鄒安放低了要求。

  “好吧!”

  秦奮妥協,沒辦法,誰讓軟肋被抓到了呢。

  “那就多謝秦老師了!”

  鄒安滿意的笑了,他覺得自己很天才,就憑鄒平那個腦子,這輩子都會被自己吃的死死的。

  早在孫默和秦奮爭斗起來的時候,鄒安應開始思考如何利用這個機會,將自身利益最大化了。

  “呵,我才不是你們爭斗的工具呢!”

  鄒安自傲。

  “那現在你可以施展一下你的功法了吧?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需要改進的地方!”

  秦奮不想輸。

  “沒必要,我穩贏的!”鄒安把幾張桌子拼在一起后,躺了上去,小憩養神:“那個孫默肯定也和你是同樣的想法,所以我哥哥肯定在施展功法,就讓他浪費體力吧,到時候我以逸待勞,勝算更大。”

  “這家伙的心真他媽臟!”

  秦奮心底咒罵,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認,鄒安說的很對。

  算了,一想到待會兒贏下孫默,可以盡情的奚落他,秦奮的不爽總算減輕了不少。

  果然我的敵人還是柳慕白和顧秀珣,我以后也要闖出巨大的名聲,讓那些學生想盡辦法都要拜在我的名下。

  走廊中,袁豐醒了過來。

  “我是誰?我在哪?”

  感覺到下巴和脖子上濕滑,袁豐摸了一把,就看到全是口水,連胸前衣襟都濕透了好大一片。

  “我干了什么?”

  袁豐緊皺著眉頭,一邊忍受著頭疼,一邊回憶,自己不是在和孫默爭吵嗎?怎么出現在走廊中了?

  對,他好像打了個響指,然后就出現了一支金箭,射向了自己,接著自己就失去了意識……

  “哈哈,那個實習老師游蕩的樣子好蠢,像白癡一樣!”

  四周有嘲笑聲飄進了袁豐的耳朵,讓袁豐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我中了不……不學無術?”

  袁豐慌張,身體不可遏制的顫抖,他趕緊朝著四周瞅了瞅,因為是招生大會,教學樓對外開放,允許學生們參觀,所以人很多。

  “嗚嗚,完了,我的樣子肯定被很多學生看到了,怎么辦?”

  袁豐一下子絕望了,很想一頭撞死了事。

  身為實習老師,他自然知道不學無術光環有多么厲害,他可是憧憬過的,當自己站在講臺上,有學生搗亂不聽話,自己就丟一發不學無術過去,把他變成白癡!

  沒想到,自己還沒站到講臺上,就先挨了一發。

  “我草尼瑪呀孫默!”

  想到那個吃軟飯的,袁豐滿肚子都是氣,然后羨慕嫉妒就塞滿了胸膛,孫竟然已經有了四個學生?

  再有一個,他就可以正式入職,成為代課老師了。

  而且傳聞竟然是真的,那個軒轅破是柳慕白看重的,可他依舊沒招募到手,沒想到那個學生竟然拜了孫默為師?

  還有沒有天理了?那個軒轅破是真眼瞎嗎?

  “我都比他強呀!”

  袁豐嘀咕著,抬腳就踹在了墻壁上。

  砰!砰!砰!

  腳很疼,但是袁豐無所謂,因為只有疼痛才能讓他暫時忘記這次的羞辱,將心中憤懣發泄出來。

  “你在干什么?”

  陡然傳來的訓斥,讓袁豐一驚,轉頭便看到穿著月白色長袍的金木潔站在不遠處,正滿臉慍色的看著自己。

  “金……金師!”

  袁豐趕緊鞠躬問安,身上更是瞬間冷汗直流,把內衣都濕透了,這位可是三星名師呀,自己中了不學無術光環以后的丑態恐怕被看到了吧?

  “你即便沒有正式入職,也該以老師的行為準則嚴格要求自己,你這是在干什么?墻壁和你有仇嗎?”

  金木潔生氣:“在學生面前這么失態,你的自控力呢?”

  “金師,我錯了。”

  袁豐道歉。

  “把墻壁上的腳印全部擦掉,再把走廊打掃一遍。”

  金木潔懲罰。

  “嗯!”

  袁豐低著頭,乖得像一只鵪鶉,他的余光瞄到附近有學生正朝著自己指指點點,于是更無地自容了。

  “別總想著貶低別人,否定別人,你如果不服氣,就去用實力打敗對方,而不是用流言詆毀別人。”

  金木潔剛才圍觀,看到了袁豐指責孫默,尤其是那句吃軟飯的,讓她覺得袁豐性格上有問題。

  老師之間的競爭是常態,但是手段能不能光明正大一些?

  “知道了!”

  袁豐哪敢頂嘴,這可是三星名師的教訓,只能乖乖接著。

  “打掃完了,去向孫默道歉。”

  金木潔說完,轉身離開。

  “啊?”

  袁豐愣住了。

  為什么是我道歉?我明明才是受害者呀,一想到中了不學無術后會暫時變成癡呆模樣,還被那么多學生看到了,袁豐的心就更痛了,不過這是名師的吩咐,他只能忍著怒火和不滿說一句‘知道了。’

  “你的問題,我會告訴安校長!”

  金木潔對中州學府,是發自內心的熱愛,所以不允許她被玷污,她覺得袁豐這種人,是不配在這里任職的。

  “啊?金師,不要!”

  袁豐嚇到了,渾身汗出如漿,金木潔一旦告訴安心慧校長,自己在中州學府的實習生涯也就完蛋了,再沒有轉正的可能。

  金木潔不予理會。

  噗通!

  袁豐癱坐在了地上,然后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孫默的運氣憑什么那么好呀,一想到連金木潔都知道了他的名字,袁豐就更郁悶了。

  “長得英俊了不起呀?吃軟飯了不起呀?”

  袁豐吼了出來,其實內心中,他曾經羨慕過,為什么能吃到軟飯的不是自己?都怪老媽,沒有給自己生一張俊秀的臉蛋出來。

  鄒平徹底恢復意識的時候,便敏銳地察覺到了身體的巨大變化,整個人耳清目明,身輕如燕,就像剛剛泡了兩個小時的頂級藥浴,不,比頂級藥浴的效果還要好!

  沒有說話,鄒平跳下長桌,雙拳揮動,便大開大合的打了一套烏頭拳。

  爽!真爽!

  平日里那種生澀僵硬的感覺,完全消失了。

  鄒平現在的狀態,這就像一輛好長時間沒有經過保養的自行車,經過了上油和加固后,都可以當山地車一樣玩速降了。

  “要不我陪你打一場?”

  軒轅破看的手癢。

  “別鬧。”

  李子柒白了軒轅破一眼,你把他打傷了怎么辦?

  “孫老師,謝謝您!”

  鄒平測試過身體后,面帶恭敬,朝著孫默行禮,嘴上的稱呼也換成了敬語。

  來自鄒平的好感度10.

  與鄒平的聲望關系開啟,目前狀態,(10/100)。

  “可惜,差一點就晉階了!”

  孫默稍微有些不滿,通過神之洞察術,他能看到鄒平的境界,從鍛體境一重初期,直接達到了巔峰。

  “我說怎么感覺這么好呢,原來快要境界了呀!”鄒平興奮的握了握拳頭,他現在覺得有使不完的力氣:“不過無所謂,現在對上弟弟,我穩贏的。”

  “你現在的臨戰狀態的確不錯。”

  岳榮博點評。

  “啊?那要是用了上古鯨油,豈不是就晉階了?”

  李子柒發現了盲點。

  眾人的目光立刻看向了放在旁邊桌子上的小瓶子,乳白色的液體,散發著一股氣味的香味。

  “我要是借助外物,秦奮輸了,恐怕也不會服氣吧?”

  孫默把瓶子收了起來,其實現在使用上古鯨油給鄒平再按摩一次,肯定可以晉階,但是他不想做。

  雖然上古鯨油是保養類的藥物,不是那種吃下后,可以讓人立刻晉階的丹藥,但終歸是藥。

  “哦!”

  鄒平看著那個瓶子,不舍得舔了舔嘴角,可惜了,沒有享受到。

  “你這按摩手法很厲害呀,從哪學的?”

  岳榮博好奇。

  “一位名師教的!”

  孫默隨便扯了個理由。

  “呵呵!”

  知道孫默不想說,岳榮博也識趣的不再問了,不過心中那個搖擺不定的想法,卻是堅定了、

  不管付出什么代價,都要得到他。

  來自岳榮博的好感度2.

  與岳榮博的聲望關系,中立(3/100)。

  聽到提示聲,孫默扭頭看了看岳榮博,發現他正看著自己,那種目光,那種笑容,孫默很熟悉,就像自己看到一款好游戲時,那種迫不及待據為己有的感覺。

  “岳哥,我不喜歡男人!”

  孫默撇嘴。

  “嗯?”

  岳榮博愣了一下,隨即哈哈大笑,這個孫默,有趣,很有趣,如果和他共事,想必會非常快樂。

  “老師,趕緊開始指導他吧?距離比試,沒多少時間了。”

  李子柒提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