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0章 給孫老師道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柳慕白自從登上青云榜,成為矚目的天才,再到后來以第三名的成績從黑白學宮畢業,成為一位準名師,享受的全都是贊譽,何曾被如此的對待過。

  一時間,柳慕白心中充滿了怒火,要說自己技不如人也就算了,可明明自己連才華都還沒有展示呢。

  “冒昧問一句,你們誰是李同學的老師?”

  柳慕白掃視三人。

  張生和袁豐哪敢得罪柳慕白,看到他目光如火,仿佛烙鐵一樣,能把皮膚都燙紅,他們驚的連忙澄清。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兩個人急迫的模樣,就差把褲子脫了證明他們的清白了。

  柳慕白的視線落在了孫默身上。

  “那就是我咯?”

  孫默的情商一般,但是都到了這個程度,他要是沒察覺到李子柒的意圖那也太蠢了。

  “你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吧?你絕對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吧?該死的,好像打爛你那張臉呀!”

  張生心中仿佛有一頭憤怒的公牛在咆哮。

  “孫老師,我在云庭湖畔被你救起的那一刻,就已經是你的弟子了。”

  李子柒解釋。

  事實當然不是這樣的,

  李子柒最近生活上,有諸多煩心事,尤其是父親費盡心力和珍寶為她找了一位亞圣為師,結果因為運動能力極差,被拒絕了。

  這讓她很是自責和自卑,覺得辜負了父親,便跑去了云庭湖散心。

  因為誤以為孫默跳湖自殺,李子柒下水救人不成反被救,對孫默便有了幾分感激,不過讓她好感大生的還是孫默那句‘心若放晴,何懼風雨’,讓她在不順的人生中,一下子就看到了光明。

  當時,李子柒其實有了一點拜師的念頭,直到看到戚勝甲在孫默的調教下,以一個廢渣的身份竟然進入了斗戰堂,她才堅定了這個想法。

  當然,這些話,李子柒是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她一口咬定自己就是那天初見孫默后,便拜了師的,不然第一親傳弟子的身份就飛走了。

  想到這里,李子柒又忍不住看向了鹿芷若,哼,胸大了不起呀?大師姐的位子一定是我的。

  “有嗎?”

  孫默劍眉輕蹙,并不足以夾死一只海蟹。

  “對呀,我還在你的手腕上綁了一條絲巾,對,那就是信物!”

  李子柒信誓旦旦,其實那條絲巾只是在表達謝意,順便留言。

  當時她落水,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掉光了,除了一個泡的發漲的香囊,就剩下一條絲巾,沒得選,肯定是給絲巾了。

  孫默注視著李子柒,盡管系統發布了任務,在半個月內,讓李子柒衷心拜自己為師,現在任務應該是完成了,可是孫默依舊想問一句,為什么是我?哪怕因此惹惱李子柒也在所不惜。

  不過周圍人太多,孫默不想讓顧秀珣這些人覺得李子柒是在倒貼自己,所以忍不住了沒問。

  “李子柒同學,你可能是弄錯了,這位孫默和我同住一個宿舍,他的水準,我知道,他連實習老師都沒當上,只能在后勤處工作。”

  此時的張生,嫉妒幾乎讓他爆炸,他寧可給柳慕白幫腔,也不愿孫默得手。

  “對,他的人品也有問題,他還找了學生當托兒,大肆刷名氣,你一定是被他騙了。”

  袁豐也反應了歸來,幫助柳慕白說話,不管成不成,他肯定要記住自己這個人情的。

  這么好的賣人情的機會,可要抓住了。

  聽到‘找托兒’三個字,張生的眼皮跳了跳,不過他也是有心機的,立刻把矛頭指向了鹿芷若。

  “這位同學,你為什么會做他的學生?”

  在張生看來,孫默沒有實力,肯定是靠著欺騙之類的手段才讓這個膽小的女孩就范的,只要她說出過程,孫默的丑陋行徑必然瞞不過大家的眼睛。

  “不錯,你不要怕,大膽說!”

  袁豐鼓勵。

  被眾人盯著,鹿芷若像一只受驚的兔子似的猛的縮到了孫默背后,不過她立刻又露出了頭,大著膽子喊了一句:“孫老師是好人!”

  “你一定是被騙了。”

  袁豐痛心疾首。

  “閉嘴!”李子柒聽不下去了,氣的鋼板一樣的胸膛發抖:“道歉!”

  “啊?”

  袁豐嚇了一跳。

  “給我向孫老師道歉!”

  李子柒盯著袁豐,很是厭惡,對方的話已經不只是評論教學能力了,而是質疑孫默的道德人品,這要是傳出去,會毀了他。

  “我……”

  袁豐結巴了,尤其是想到李子柒的身份,突然間后悔多嘴多舌了。

  “道歉!”

  李子柒堅持。

  被李子柒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著,袁豐終究是扛不住這股壓力,低下了頭:“對……對不起!”

  “還有你!”

  李子柒盯向了張生。

  “我是在幫你!”

  張生狡辯,一臉痛惜的看著李子柒,仿佛在看一只迷途的羔羊。

  “你憑什么幫我?”

  李子柒反問。

  “道歉吧,你們這種說法,對于一位老師的傷害太大!”

  顧秀珣開口了,如果連老師都無法做到表率,還如何讓學生去效仿崇拜?爭奪學生沒問題,但是用這種手段就顯得很下作了。

  張生臉色難看至極,很想一走了之,但是他不敢,李子柒要是把這件事捅到學校高層去,自己鐵定要滾蛋的。

  “為什么她要維護孫默呀?”

  張生心中狂吼,然后低下了頭,“對不起!”

  這三個字,猶如荊棘一般,刺穿了張生的驕傲,自己居然向一個垃圾道歉了?真是奇恥大辱!

  顧秀珣好奇的看著孫默,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折服了李子柒,從現狀來看,這個女孩對他很有好感。

  “你們在吵什么呀?”

  一個中年人走了過來,不怒自威,他的身上穿的是白色的長袍,在袖口和領子部位,繡著兩道金線。

  這是二星名師的標志。

  “許師!”

  哪怕是柳慕白,此時也是恭恭敬敬的問安,此人叫許邵元,是二星名師。

  “子柒,你姑姑境況可好?”

  許邵元其實和李子柒的姑姑連面都沒見過幾次,但是這么問,可以顯得關系親近。

  “您是?”

  李子柒詢問。

  “這位是許邵元許師!”

  張生趕緊介紹,心頭涌起了一股快慰,忍不住瞟了孫默一眼,想收李子柒為徒?做夢去吧,現在二星名師都出場了,你還是有多遠滾多遠吧!

  “許老師也想收我為親傳弟子嗎?抱歉,我已經拜了老師了!”

  李子柒不想逢場作戲了,好累的。

  許邵元嘴角抽搐了一下,神情有些不爽,不過以他的涵養,不會表現出來,反而露出了一個笑容。

  “是慕白嗎?恭喜了呀!”

  許邵元打趣。

  “不是我!”

  柳慕白搖頭。

  “嗯?”

  徐許邵元看向了顧秀珣。

  “許師,是孫默!”

  顧秀珣打聽過許邵元的為人,心胸有些狹窄,所以她可不想被嫉恨上。

  “這個李子柒是什么鬼?二星名師都不要?非要跟孫默?腦子壞掉了嗎?”

  張生目光呆滯,一旁的袁豐也是想不明白,孫默到底給這個女孩灌了什么湯呀?

  “孫默?”

  許邵元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了孫默,他對這個名字有印象:“你是安心慧的那個未婚夫?”

  “是在下!”

  孫默沒想到,李子柒竟然可以驚動到一位二星名師前來,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她呀。

  “你還是實習老師吧?”

  許邵元完全是居高臨下的態度,別說孫默一個實習老師,就是教書十幾年的資深老師,他依舊敢罵:“子柒同學是一個好種子,以你的能力,還教不了她,會耽誤了她的天分!”

  這話說的就很直白了,讓孫默放棄。

  原本憋屈不已的張生和袁豐聽到這話,立刻幸災樂禍了起來,這下看你怎么辦?

  二星名師的話,你敢違背?你要是違背,就等著被小鞋穿吧!

  被一位二星名師惦記上,孫默在中州學府的教學生涯基本上也走到頭了。

  顧秀珣微不可察的搖了搖頭,不齒許邵元的行徑。

  “孫默呀,咱們學校現在境況不太好,迫切的需要幾個好學生撐門面,像子柒這種天才,都是需要重點培養的,你,還不夠格!”

  許邵元說到最后四個字的時候,已經加重了語氣。

  顧秀珣在心底嘆了一口氣,這話不好聽,但是他有資格說,而且一般老師還都要低頭,擺出虛心受教的模樣。

  沒辦法,誰讓人家是二星名師呢。

  “許老師……”

  李子柒聽不下去了,剛要開口,可是手被拉住了,她轉頭,便看到孫默正看著自己。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那一瞬間,目光對視中,卻仿佛傳遞了千言。

  李子柒來中州學府,就是為了拜孫默為師!

  否則,以她的家世背景,會有更好的選擇。

  “我明白了!”

  孫默笑了,手臂用力,便把李子柒扯到了身后,然后直面許邵元:“抱歉,我教不教的了,不是你說了算,而是要試過才知道!”

  這話說的霸氣!

  柳慕白驚詫的看著孫默,不明白他哪來的勇氣硬杠一位二星名師,他難道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張生和袁豐傻眼了,孫默瘋了嗎?他竟敢用這種態度和一位二星名師說話?旋即,他們的內心中就充滿了狂喜。

  孫默完了,他的教學生涯,絕對完了!

  “嘖,挺有男子氣概的呀!”

  顧秀珣詫異,跟著便忍不住暗贊一聲,她看出李子柒不愿意拜許邵元為師,但是這個女孩如果拒絕,哪怕許邵元因為她的身份,不敢說什么,但是背地里肯定少不了誹謗,這些話傳出去,對她是不利的,而現在,孫默出面,硬懟許邵元,反而保護了李子柒。

  當然,這也意味著孫默要扛下這些,直接承受許邵元的壓力和敵意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