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7章 憑什么是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秦奮沒能招募到軒轅破,這是恥辱,他自然不會到處亂說,但是普通丑和比較丑兩個人卻沒有這種顧慮,更何況孫默折服軒轅破的過程實在讓人咋舌,而且這結果也像癩蛤蟆吃到了天鵝肉,簡直太讓人意外,所以他們回到宿舍后就迫不及待地把這件事告知了室友,然后消息越傳越廣。

  招生大會的第二天到來了,學校中依舊人山人海。

  坐在食堂中,張生攪拌著眼前的稀粥,表情晦暗,他昨天幾乎跑斷腿,說的話太多,嗓子都要啞了,可是一個學生都沒有招募到。

  “別郁悶了,實習老師想招募學生,就是這么難,我昨天被拒絕了二十多次呢。”

  袁豐咬了口包子,只能化悲憤為食欲。

  張生都懶得搭理袁豐,心說你這種雜魚也有臉和我比?不過想到自己也被拒絕了三十多次,他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全是蠢材,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什么?”

  張生覺得那些拒絕他的學生真是有眼無珠。

  魯迪扒拉著米粥,他喝完了還要趕緊去熬豬腳呢,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重,所以壓根沒想過招募學生。

  “只要把周老師伺候好了,讓他多給我寫幾句好聽的評語,我留校的資格就穩了。”

  魯迪要求不高,先留校,然后慢慢地往上爬。

  “你們聽說了嗎?孫默把軒轅破騙到手了!”

  “假的吧?軒轅破連柳慕白都看不上,能跟孫默?”

  “孫默不是去后勤處嗎?他有資格收徒?”

  隔壁桌的實習老師們,一邊吃飯,一邊議論。

  袁豐好奇,湊了過去,聽了幾句,就震驚不已:“你們在開玩笑嗎?這是從哪兒傳出來的消息?孫默那種人,能招募到軒轅破?”

  “有人親眼見了,而且當時秦奮和顧秀珣還在場呢……”

  不等這個實習老師說完,就聽到砰的一聲,嚇了他一大跳,轉頭,看到是張生把筷子拍在了桌子上。

  “放屁!”張生怒喝:“那個孫默憑什么?”

  “對呀,如果顧秀珣和秦奮在場,那軒轅破更不可能選孫默了呀?”袁豐坐了回來,繼續吃早餐:“別亂傳了,肯定是孫默為了擴大他的名聲,方便招募學生,故意找人散播的流言。”

  聽到袁豐這么說,實習老師們也開始報以懷疑態度,畢竟孫默招募軒轅破的可能性,根本就是零。

  “原來如此!”

  正在生氣的張生,恍然大悟,我就說嘛,我做不到的事情,那個孫默也沒可能做到!

  教學樓,辦公室。

  這幾天不用上課,但是正式老師們也沒有閑著,先不說他們也在挑選學生,等到招生大會結束,就要正式上課了,教案之類的資料都要提前準備好。

  周琳推門而入,未語先笑:“諸位老師,有沒有收獲呀?”

  “是小琳助理呀。”有些發福的周山逸老師拍著肚皮,當即接茬:“怎么?來替安校長打探消息?”

  “我也很關心的好么!”

  周琳故作生氣的翻了一個白眼,周老師沒有惱怒,反而倍覺享受,畢竟漂亮的女人無論做什么,都可以被容忍。

  “學校不是收集了那些優秀學生的資料發給我們了嗎?我轉了一圈,看到好幾個,也小有斬獲。”

  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的姜永年老師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神色怡然自得,他剛到而立之年,所以爭強好勝的心思不淡。

  老師的教學能力強不強,可不是自己嘴上說的,而是看成績,何為成績?能不能教出優秀的學生!而第一步,便是招募學生。

  雖然校方沒有獎勵,但是每一年的招生大會,老師們都會暗地里你爭我奪,爭搶那些優秀的生源。

  “哦,那倒是要恭喜姜老師了。”

  周琳道賀。

  “說起來,眼光那么高的柳慕白也看上了一個叫軒轅破少年,結果你猜怎么著?”

  姜永年撫摸著茶杯,眉宇間滿是笑意。

  “怎么了?”

  周琳捧哏。

  “人家拒絕了。”

  姜永年雖然是一星名師,但是他知道還沒有拿到‘一星名師頭銜’的柳慕白是非常強勁的一位競爭對手,因此看到他吃癟非常爽。

  “現在的少年們,心氣太高了,只有碰壁了,才知道自己失去了多么珍貴的機會!”

  廉正很看重柳慕白,所以對軒轅破很惱火。

  “是某位帶星的名師出手了嗎?”

  周琳并不意外,老師們對柳慕白的評價很高,就連安心慧也對他寄予厚望,可是學生不知道呀。

  “不是。”

  姜永年賣起了關子:“你猜?”

  “難道是在座的某位老師?”

  周琳掃視,心中想著好聽的話,準備恭維。

  “也不是。”

  姜永年搖頭。

  周琳沉默了,臉色凝重了起來,她的智商和情商不差,既然姜永年連續否定,那就說明得到那個軒轅破的老師,肯定很特別,然后她靈光一現。

  “難道是顧秀珣?”

  是了,只有實習老師得到一位天才,才會讓人意外。

  “再猜!”姜永年呵呵一笑:“順便說一句,也不是那三個九大名校的畢業生。”

  周琳的黛眉皺了起來,那些實習老師的資料,是自己經手的,都背過了,沒有特別出眾的人呀?

  “猜什么猜?是孫默!”

  廉正不滿,姜永年說這些,就是為了奚落柳慕白,潛臺詞告訴大家,柳慕白被一個實習老師比下去了。

  “誰?”

  周琳就像遇到敵人的斗雞,瞬間豎起了脖子。

  “孫默呀。”姜永年添油加醋,把聽來的消息說了出來:“不過這小子好有心機,居然知道耍這種詞語把戲。”

  辦公室的老師們沒說話,但是意見大多差不多,覺得孫默完全是用語言攻心,才騙到了軒轅破這種不諳世事的少年人。

  “我覺得,孫默是安校長的未婚夫這個身份,起的作用更大。”

  廉正認為孫默在狐假虎威,把這個身份抬出來,別說學生,不知內情的成年人都會被唬住。

  “不管結果如何,軒轅破這個苗子,怕是要廢了。”

  姜永年感慨,要是給自己調教一番,青云榜上,必然有他的一席之位。

  周琳又和大家聊了一會兒,便出來了,隨即直奔校長室。

  “怎么了?”

  安心慧聽到周琳腳步聲急促,以為出了大事。

  “軒轅破拜孫默為師了。”周琳語速極快的把剛才聽來的消息說了出來:“趁現在還不晚,您趕緊讓孫默讓出軒轅破,交給柳慕白。”

  “先冷靜一下!”

  安心慧把水杯遞給周琳。

  “我還怎么冷靜?再這么下去,那個軒轅破就廢了。”

  周琳很急,對于現在的中州學府來說,任何一個好苗子都不能浪費,只有教出了優秀的學生,才有資本重回九大豪門名校之列。

  有夏風吹進來,拂起了安心慧的發絲。

  “大小姐,那小子肯定打著你未婚夫的身份招搖撞騙呢,必須警告他,不然還不知道多少好苗子被他耽誤了呢!”

  周琳憤憤不平。

  “不會的!”安心慧搖頭,一些遙遠的記憶,浮上了心頭:“孫默不是那種人!”

  “我的大小姐呀,人心是會變的,你總是把別人看的這么好。”

  周琳郁悶。

  “我相信孫默。”

  安心慧堅持。

  “好吧,就算孫默沒用你未婚夫的名義騙人,只是耍心機招募到了軒轅破,以后怎么辦?他一個松陽學院的畢業生,能教的了軒轅破?”

  周琳嗤之以鼻:“我打聽過了,這個少年可是柳慕白看重的,連幾位名師對他關注有加,肯定是一個天才,結果被孫默搶走了,這叫什么事?”

  安心慧繼續伏案工作。

  “大小姐,你快想想辦法呀,就算是顧秀珣和秦奮得到了軒轅破也行呀,孫默?憑什么是他?”

  周琳不爽,就像看到美麗的新娘被一個又臭又臟的隔壁老王給睡了,想想都覺得惡心。

  “憑什么不能是他?”

  安心慧突然反問。

  “因為……”

  周琳當然有大一堆理由,只是不等陳述,就被安心慧打斷了。

  “可以了,去工作。”

  安心慧的語氣嚴厲了。

  雖然大小姐平日里待人極好,但是一旦生氣,很有威嚴感,周琳不敢忤逆安心慧,撇了撇嘴角,不情不愿的離開了。

  安心慧重新伏案工作,可是心頭卻多了一絲雜念,于是放下筆,走到了窗邊,俯瞰著校園。

  “小默默,你幫不上我沒關系,但是我希望你能證明自己,不要被那些人小瞧。”

  安心慧撫摸著雕花的窗欞,看著校園中的一草一木,似乎又看到了那個像一條小尾巴似的總是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姐姐姐姐’亂喊的小男孩,于是她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溢出了一抹笑容。

  這個校園,有著自己美好的童年,自己一定要捍衛她,想要摘牌除名?除非從自己的尸體上踏過去!

  孫默坐在食堂的角落,一邊喝粥,一邊欣賞漂浮在眼前的書籍,它氤氳著紫色的光芒,瑰麗又神秘。

  “系統,再說一遍!”

  孫默要求。

  “恭喜你,入門級‘今古遍照,恒沙無跡’獲得,功法品質,神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