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章 第一位親傳弟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夕陽西下,映照著孫默的臉龐,鹿芷若咬著手指,擔心地看著他,心中為他祈禱。

  “你的性格有缺陷。”

  孫默的眼前,浮現著軒轅破的各項數據。

  “哈,你在說什么?”

  秦奮嗤笑,果然是想蒙人。

  “你修習的是燎原烈火槍法,槍勢追求一往無前,不死不休!”

  孫默沒理會秦奮。

  軒轅破眼神一亮,變得專注起來:“請繼續!”

  “他居然知道這個軒轅破的槍法?”

  秦奮震驚,心臟猛地一跳,幾乎蹦出喉嚨。

  老實說,他認不出來,不,孫默一定是偶然見過,一定是碰巧,他的見識不可能超過我這個稷下學宮的名校畢業生。

  “槍術的極致,應該是人槍合一,而你的性格,太優柔寡斷了。”

  大師級的神之洞察術可以羅列出目標的優點、缺點,孫默整合過數據以后,自然就得出了這個結論。

  軒轅破陷入了沉思。

  看到軒轅破這幅模樣,秦奮急了:“別聽他瞎扯,你們這種十來歲的少年人,心性全都不穩,多經歷一些事情,自然就會堅毅果斷起來。”

  “瞧,你現在就在猶豫中!”

  孫默指出。

  不等孫默說完,秦奮怒喝:“閉嘴,這是指導嗎?這是誆騙詭辯。”

  兩個實習老師驚了,秦奮在眾人的眼中,一直是溫文爾雅,氣定神閑,沒想到也會露出這么瘋狗的表情。

  不過想想也是,換了是自己,看到到手的獵物要被搶走,脾氣也好不到哪去。

  “你說的不對,我不怕死,我的槍勢非常強硬,是不死不休的。”

  軒轅破搖頭。

  “怕死和性格不是一回事,是說你在日常生活中的為人處世,不應該猶豫不決。”

  孫默解釋:“你聽說過一句話嗎?”

  “什么?”

  軒轅破好奇。

  “有時候,活下去比自殺更需要勇氣!”

  孫默唏噓,想起了那個扛不住生活壓力,用自殺來逃避現實的大學同學了。

  軒轅破呆住了,一些往事從記憶的深處翻涌了起來,讓他的神色變的落寞起來。

  “軒轅破,他這些話都是忽悠,最終可以幫助你成長的,還是要靠教學能力,你問問他,有自信比過我嗎?”

  秦奮不淡定了。

  鹿芷若攥緊了小拳頭,緊張的直哆嗦。

  孫默不再說話了,右手背在腰后,左手扶著木刀,神色平靜的看著軒轅破,不管多么想要這個天才種子,但是老師的逼格不能丟。

  像秦奮那樣氣急敗壞的嚎叫,孫默不屑。

  軒轅破看看孫默,再看看秦奮,然后笑了起來,低著頭,摸索著槍囊上的花紋:“你說得對,我的性格確實優柔寡斷。”

  “軒轅破,你別聽胡扯。”眼看著煮熟的鴨子要被一條野狗搶走,秦奮是真急了:“想要成為槍圣,除了才華,還要靠大量的資源,這些我都可以給你。”

  秦奮開價了,誘之以利。

  “老師,他動心了,你趕緊再說點什么呀!”

  鹿芷若小聲嘟囔。

  孫默卻是不說話,這種時候,沉默更有威力,而且他的心理戰一直沒停,他現在站的位置,可是他計算過的,正好背對著夕陽。

  從軒轅破的角度看過來,橙紅的晚霞和余暉落在孫默身上,會讓他的氣質更加突出。

  市二中的老校長曾經說過,身為老師,氣場很重要,要懂得利用環境營造氣場,感染學生。

  “不會吧?這個小子要選孫默?”

  兩個實習老師看的大氣都不敢喘了,不過他們也承認,孫默那些話很有煽動性。

  秦奮焦躁,眼睛通紅,不過邏輯思維能力還在,重點是要讓軒轅破明白,孫默的教學能力不行,于是他的目光落在了鹿芷若身上。

  “你是他的親傳弟子嗎?”

  秦奮質問。

  鹿芷若驚的往后一退,縮起了脖子,她的眼神開始四處游弋,想要找個地方躲起來。

  “哈哈,被我賭中了,我就說嘛,就算是腦子不夠使的學生也不會拜一個實習老師為師呀!”

  秦奮心中大笑,秉承著‘趁他病要他命’的理念,繼續質問。

  “孫默,我看你對她很好,你不收她為徒,是自認實力不行,不想耽誤她,還是她看不上你?”

  這個問題,誅心的無以復加。

  軒轅破看向了鹿芷若。

  這個木瓜娘更慌了,怕耽誤了孫默的好事,急的眼淚啪塔啪塔的往下掉。

  “別怕!”孫默轉身,走到鹿芷若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頭:“就算招募不到軒轅破,我也不會怪你的,不用自責!”

  “孫老師……”

  聽著孫默溫柔的聲音,鹿芷若就像躺在曬過陽光的被窩中一樣,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然后她咬了咬嘴唇,跪了下來。

  “孫默老師,學生鹿芷若斗膽,請您收我為弟子!”

  鹿芷若伏地磕頭。

  “什么?”

  不止秦奮傻眼了,就連兩個圍觀的實習老師也是震驚不已,這事態的發展真是出人意料呀,原本以為秦奮扭轉了戰局,沒想到殺手锏反而要把他自己捅死了。

  “芷若,你不用為了我,做到這種地步。”孫默俯身,拉住了鹿芷若的胳膊:“起來!”

  “不,我是自愿的!”

  鹿芷若依舊爬在地上,額頭觸碰草地,能嗅到灰塵的味道,是呀,外出求學這么久,自己怎么還想不明白?

  父親說自己是個廢物,自己不遠萬里跋涉,拜見的那些名師更是連人都看不到,自己做過許多測試,也問過一些前輩,都證明了自己的資質非常差,可自己居然還奢望著拜入一位名師門下……

  一路行來,孫默是對自己最好的人,給了自己桂花糕,給了自己梨花糖,給了自己熱包子,還給了自己一個棲身之所……

  自己以前拜師,那些人都會嫌棄自己的資質,而孫默呢,他首先擔心的卻是自己的心情。

  可笑自己居然還等了這么久,其實早就該拜入他的門下了。

  想到這里,鹿芷若直起腰,更用力的磕了一個頭。

  “請孫老師收下學生!”

  鹿芷若誠意滿滿。

  “你瘋了?你不為你的未來考慮了?”

  秦奮叫了起來,這叫什么事?

  “你真的考慮好了?”

  孫默語氣鄭重。

  “是的!”

  雖然只有兩個字,可卻是鹿芷若人生中,最認真的一次回答。

  “那好,我收為你弟子!”

  孫默笑了起來,他依舊記著鹿芷若那些糟糕的數據,可是有什么關系?既然成不了戰斗大師,那就往其他方向發展呀,他一直相信只要用心去挖掘,任何學生都會有閃光點。

  砰!砰!砰!

  鹿芷若用力磕了三個頭,然后站了起來,純真的臉頰上,破涕為笑。

  “哈哈!”

  孫默抬手,擦掉了鹿芷若額頭上的灰塵。

  “老師!”

  這一聲老師,很甜,而且代表的意味也與之前不同了。

  “嗯!”

  孫默應聲,突然之間,覺得肩膀上多了一份責任。

  “你們……”

  秦奮想說這是為了哄騙軒轅破演的一場戲,可是他不敢,因為在中土九州,‘拜師’是最不能作假的事情,一旦發現,會被放逐到黑暗大陸,永生沒有赦免的可能。

  “哈哈!”

  軒轅破大笑一聲,便扛著銀槍,大步流星的走向了孫默。

  “你瘋了?”

  秦奮伸手,想去拉住軒轅破,可是這種事情,怎么阻止的了?

  “孫默老師在上,請受弟子一拜!”

  一米八多的軒轅破魁梧強壯,跪地的時候,真的是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額頭砸在地上,都仿佛有金鐵之聲。

  “你現在還有反悔的機會!”

  孫默并沒有得意,而是再三詢問,如果學生日后后悔,還不如不拜。

  “我軒轅破說話、行事,皆不后悔!”

  軒轅破想起了孫默對自己的點評,自己的確應該果斷一點,既然已經做了,就不要后悔,于是再拜:“請老師成全!”

  “好,我收為你弟子!”

  孫默說完,軒轅破咚咚咚就是三個響頭。

  “你們……”

  眼前的一幕,刺激的秦奮睚眥俱裂,恨不得立刻錘爆孫默的狗頭,這種輸法,他不服。

  “我的天呀!”

  兩個實習老師吃驚的嘴巴大張,都能塞下一個拳頭,軒轅破竟然拜孫默這種實習老師為師了?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師姐!”

  軒轅破朝著鹿芷若笑了笑,一年多來,他一直被這些瑣事煩惱,現在老師已拜,事情已成定局,他按照孫默的話,不再瞻前顧后,完全拋掉了這些。

  就在忘卻這些心思后,軒轅破立刻感覺身體都輕松了起來,數個月來位于瓶頸期的境界,竟然又有了突破的跡象。

  軒轅破心頭一動,搞不好,自己真的拜了一位有些才華的老師呢!

  “我……我……”

  鹿芷若頓時手無足措了,下意識的就往孫默身后一躲,自己竟然有被喊做師姐的一天?好奇妙的感覺呀!不過更多的還是恐慌和緊張,擔心無法勝任這個身份,給師弟做出表率!

  “好了,事情了告一段落,吃個飯,慶祝一下吧!”

  孫默很開心,一下子收獲兩位親傳弟子,其中一位還是天才種子,這感覺簡直不要太爽。

  “我現在有些心得,要冥想一下!”

  軒轅破告罪一聲吼,盤膝坐了下來。

  孫默沒辦法,總不能自己離開,于是只能等。

  兩個實習老師對望一眼,正不知道是不是上前說一句恭喜呢,一襲藍袍的顧秀珣不期而至。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