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3章 白衣銀槍軒轅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有老師無故辭職,這可是大事,周琳不敢耽擱,第一時間把辭職信交給了安心慧。

  “他還說了什么?”

  安心慧放下筆,拆開了信封。

  信的內容并不長,先是說了自己這十多年在學校過的很好,對學校感情很深,之后話題一轉,說自己愧對老校長的厚愛,一直無法晉升名師,現在已經沒有顏面留下來了。

  “沒有,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是受到了打擊。”

  周琳覺得柳文彥辭職也好,還能為學校省出一筆開銷。

  “去準備一千兩銀子。”

  安心慧吩咐。

  “校長。”

  周琳不樂意了,這肯定是送給柳文彥的程議,用得著嗎?

  “快去準備。”

  安心慧催促,放好了文件,起身出門。

  “校長,那個柳文彥太平庸了,根本不值得你送人情的。”

  周琳不想動,學校的財政已經拙荊見肘了,一千兩銀子送出去,安心慧肯定又要省吃儉用許久了。

  “他雖然平庸,也沒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績,但至少為學校兢兢業業工作了十幾年,而且他還有一個家要養,我只希望他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不要為生計發愁。”

  安心慧語氣平靜。

  “那也給的太多了吧?”

  周琳撇嘴,安心慧就是心善,不過她也知道大小姐的性格,一旦做出了決定,基本上是勸不回來的,所以去取錢。

  柳文彥站在學校門口不遠處的路邊,因為有行李,所以要等一輛出租馬車。

  “柳師!”

  聽到這聲清雅的聲音,正在走神的柳文彥精神一振,看到安心慧不知何時站在了身旁,他趕緊問安。

  “安校長。”

  “不知柳師為何要辭職?是我做得不夠好嗎?讓你們失望了嗎?”

  安心慧詢問。

  “不,不,是我太廢物了。”

  柳文彥低頭,面色羞愧。

  “既然如此,祝柳師一路順風。”安心慧接過周琳手中的木箱,遞給了柳文彥:“一點心意,請務必收下。”

  “不,不,我不能要。”

  柳文彥不接,心中既感動,又羞愧,自己何德何能呀,讓安心慧校長親自來送。

  “收下吧,替我向嬸嬸問好。”

  安心慧說完,轉身離去,整個過程,都淡雅嫻靜,讓人好感大生。

  柳文彥抱著箱子,看著安心慧的背影,忍不住搖頭,她是一個才華橫溢的好女孩,可是想重振中州學府,何其之難?

  現在的學校,弊端太多了,已經積重難返,想到這里,柳文彥忍不住喊了出來。

  “安校長,請小心張翰夫。”

  安心慧沒有回頭。

  “都辭職了,又拿了一千兩銀子,才敢說一句‘堤防’張翰夫,真是軟蛋。”

  周琳還在耿耿于懷。

  “還有,那個孫默,有點東西。”

  柳文彥又想起了之前孫默指導褚健的場景,便多喊了一句,真希望你不是個吃軟飯的,可以幫上安校長一把呀!

  聽到孫默這個名字,周琳的臉色立刻黑了下去,誹謗不已:“柳文彥這種人,早就該辭職了,那個孫默連一個后勤工都搞不定,能有什么東西?真是眼瞎!”

  安心慧微微蹙眉,難道柳文彥辭職,與孫默有關?旋即,她又搖了搖頭,自己也是想多了,不過等到招生大會結束,也該去看看他了。

  柳慕白的到來,讓演武臺四周的氣氛頓時熱烈了起來。

  “青云榜第十八、準名師、來自九大名校之一的黑白學宮,以應屆第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在劍術上有著極高的造詣,被安心慧寄予厚望的新生代老師……”

  岳榮博吐出了一個又一個響亮的頭銜,都是屬于柳慕白的。

  青云榜,圣門官方制定的榜單,二十五歲以下青年和學生們,如果足夠優秀,便可以登上此榜單。

  青云榜,顧名思義,希望青年們登上此榜,可以步步青云。

  要知道這個榜單,囊括了中土九州所有二十五歲以下的青年,所以是個人都知道它的含金量有多重。

  柳慕白的第十八名,已經是讓人仰望的存在了。

  “今年的柳慕白,二十四歲,據說他早就可以達到了一星名師的標準,如果去參加職業考核,十拿九穩,之所以沒去,是因為他打算創造一個歷史,那就是一日直升三星名師。”

  岳榮博爆出了一個小秘密。

  “好厲害!”

  鹿芷若驚嘆。

  孫默撇嘴,要是柳慕白也有系統的話,怕是這一會兒收獲的好感度,都能過千了。

  “這么厲害的準名師,為什么來中州學府呀?”

  旁人有人聽到這話,不解的問了一句:“以這些成績,柳慕白留在黑白學宮沒有任何問題吧?”

  “優秀的人,總喜歡挑戰,柳慕白留在黑白學宮,這輩子也就是那樣了,但是來中州學府,如果幫助這所有悠久歷史的名校重回九大之列,那他的名字也會成為這座學校的豐碑,被豎起雕像,一直銘記下去,換了你,怎么選?”

  岳榮博很理解柳慕白的心態,哪個名師,不想名傳千古?

  “他的野心好大呀!”

  鹿芷若驚嘆。

  “當然,安心慧恐怕也是柳慕白留在這里的原因之一。”

  岳榮博注視著人群中的柳慕白,眼睛一瞬不眨。

  演武臺上本來只有三、四個人,當柳慕白到來的時候,足足上百個學生跳了上去,迫不及待的打出了自己得意的武技,想表現一把,被柳慕白看重。

  一時間,演武臺上人滿為患。

  這種時候,可不講什么謙讓了,對于大多數學生來說,平時接觸到柳慕白的機會太少了,所以必須抓住機會。

  幾個老師立刻上前,準備維持秩序,可還是晚了,轟的一聲,十幾個學生慘叫著被打飛,從演武臺上摔了下來。

  騷動的演武臺,頓時安靜,就連四周的學生,也都看了過來。

  一個身高超過一米八的少年,站在空出一塊的演武臺上,手握丈二銀槍,目光冷峻的橫掃全場。

  有夏風吹過,拂起了他身上的白衣。

  “吆,不錯哦!”

  岳榮博贊了一句,目光落在了少年的白衣上,有一些地方有暗紅色的痕跡,以他的經驗來看,那是洗掉鮮血后留下的。

  “軒轅破在此,來戰!”

  少年吐氣揚聲,意氣風發。

  演武臺上學生們愣了一下后,便怒氣上涌了,這個銀槍少年太囂張,必須暴揍一頓。

  “接招!”一個粗壯的少年立刻撲出:“想拿我做墊腳石?做夢呢?”

  只是這句話剛說完,他就被軒轅破一槍掃中胸口,整個人像破損的沙袋一樣跌翻了出去。

  粗壯少年落地,疼的卷縮成了一團。

  這一擊并沒有嚇退眾人,反而激起了他們的好勝心,于是又有一個少年沖出。

  一槍命中,少年飛跌。

  “我來!”

  一聲嬌喝,一個豆蔻少女殺出,只是轉瞬,便被打下演武臺。

  眾人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涼氣,這個軒轅破夠囂張,夠厲害,也足夠兇狠,打女孩都不手下留情。

  女孩的慘哼傳來,但是軒轅破不為所動,銀槍一挑,劃過了一個大圓:“太差勁了,你們一起上!”

  這種目中無人的叫囂,算是惹了眾怒,立刻有學生吼了起來。

  “一起上,干死他!”

  “這家伙好殘忍,連女生都打!”

  “揍他。”

  少年們義憤填膺,可就在要圍攻軒轅破的時候,被跳上演武臺的一位老師喝止了。

  “你們要干什么?這里是給你們演武切磋用的,不是讓你們斗毆鬧事,都滾下去。”

  廉正很生氣,少年人下手沒輕沒重的,把人打殘廢了怎么辦?

  學生們磨蹭,不情愿。

  “下去!”

  廉正呵斥,身上亮起了金色的光芒,金玉良言發動了,受到名師光環的影響,學生們一個個立刻乖巧的走下了演武臺。

  軒轅破嘴角一撇,把銀槍往肩膀上一擱,跳下了演武臺。

  “等等!”

  柳慕白開口了。

  眾人嘩然,一些人露出了羨慕嫉妒的神色,這樣子,明顯是柳慕白要招募軒轅破了。

  “干什么?”

  軒轅破回頭,吸了吸鼻子。

  看到他這幅態度,好多人都恨不得打死他,你到底懂不懂尊師重道呀?有這么和準名師說話的?

  也有人巴不得軒轅破趕緊惹怒柳慕白,被討厭。

  “我是柳慕白,對你很感興趣。”

  柳慕白輕笑,打量著軒轅破,看這健碩的體格,是一枚好種子。

  “對我感興趣的人多了!”

  軒轅破得意一笑。

  聽到這不著調的回答,不少老師搖頭,這個軒轅破不會滿腦子都是肌肉吧?一般老師說出這句話,聰明點的學生都知道老師是想收他們為徒,要是學生有意,都會趕緊下跪拜師了。

  “那好,我重新說一遍,我是柳慕白,青云榜排名第十八位,畢業于黑白學宮,中州學府的老師,很欣賞你的體魄和性格,打算收你為徒。”

  準名師這種稱謂,驕傲的柳慕白是不屑于說的。

  事實上,那個青云榜十八名,就足夠說明很多東西了,不過軒轅破顯然是個愣頭青,語氣上沒有絲毫敬畏。

  “你擅長槍法嗎?”

  這直白了當的問題,已經算是相當冒犯了。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