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2章 辭職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小花壇的廣場上,那個男學生的丈二紅槍舞的虎虎生風,掃出的氣流壓完了四周的牡丹花。

  “槍耍的不錯。”

  國字臉贊了一句。

  “嗯!”

  比起國字臉,孫默使用神之洞察術后,看到的數據更多。

  褚健,十二歲,鍛體境二階。

  力量7,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智力5,平均數,反正夠用。

  敏捷6,依舊是夠用,但稱不上動若脫兔。

  意志7,少年人意志堅韌,出類拔萃。

  潛力值,中上。

  備注,修習槍法,即將達到專精級別。

  孫默用拇指摸索著檀香木刀柄,雖然褚健潛力值不是高等,但中上,也就低一個級別,也算是不錯了,看年齡,是準備入校的新生無誤,而且這個槍法肯定是有高人指點過的。

  系統評價技能的標準,從入門,熟練,專精,再到大師,宗師!

  所謂專精,就是目標對此技能已經嫻熟掌握,并開始產生心得和體會。

  孫默掌握著專精級的通絡術,所以大概知道在槍法之道上,這位叫褚健的少年已經達到了什么地步。

  不下苦工,絕對不可能有這種成就。

  孫默順便掃了那位正職老師一眼。

  柳文彥,四十二歲,燃血境巔峰。

  潛力值,中等。

  備注,遭遇瓶頸,已停留在燃血境三年,無法踏入神力境。

  至于具體數據,孫默都懶得去看,這種年紀的老師,絕對屬于不得志的那種,否則也不會落魄到還要來招募新生的地步。

  “去看看!”

  國字臉說著,當先走了過去,他的眼角余光,甚至都吝嗇的沒有投到柳文彥身上。

  這種人,不在他的關注范圍內。

  孫默跟了上去,同時凝視國字臉。

  岳榮博,四十五歲,千壽境。

  潛力值,高等。

  備注,三個月前,摘得四星名師頭銜。

  看著國字臉腦袋旁,那一行被紅色標注的大字,孫默就不需要再看其他數據了。

  要成為四星名師,需要領悟至少十二道名師光環,專精四門副職業,有親傳弟子登上英杰榜。

  這種級別的名師,整個中州學府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這是一位大佬!不過孫默的態度還是一如既往,沒什么變化,倒是心中開始有了新的分析。

  “難道是安心慧邀請來的新老師?”

  一所學校想要提升級別,經驗豐富的名師絕對是不可或缺的,當然,邀請名師的薪水肯定也高的讓人咋舌。

  畢竟名師,都是稀有品。

  褚健看到了岳榮博三人,但是并沒有在意,以自己的才華,沒人圍觀,才叫怪事呢,所以他很淡定的詢問柳文彥:“你覺得我的槍法如何?”

  “很棒。”

  柳文彥臉色晦暗,不自信了,以自己的眼光來看,對方年僅十二歲,就把槍法練到這種地步,絕對是天才,柳文彥擔心教不了褚健,而且也的確沒什么可指導的,因為在他看來完美。

  看到柳文彥這個模樣,褚健搖了搖頭,連自信都沒有的老師,問出的意見多半也不能聽。

  鹿芷若扯了扯孫默的袖子,小聲詢問:“你有指導他的地方嗎?”

  “有!”

  孫默當然有,通過神之洞察術看到的數據,他能分析出很多東西。

  鹿芷若立刻精神了起來,踮起腳尖,朝著褚健喊話:“你有什么問題,可以詢問孫默孫老師。”

  褚健看向了岳榮博,而柳文彥則是蹙眉,打量孫默,這個不會是安心慧那個未婚夫吧?

  “不是他。”

  鹿芷若急了,扯了孫默的手一下,想讓他說話。

  褚健頓時沒有興趣了,俗話說,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孫默年輕不說,身上穿的還是淡藍色長袍。

  因為要上中州學府,所以褚健了解過,這件衣服代表的是實習老師身份。

  “人家瞧不起你。”

  岳榮博打趣。

  “你的槍法很好,已經略有小成,不過以后不要練了。”

  孫默開口,就是一句讓人大吃一驚的話。

  褚健皺眉,還沒說什么,柳文彥倒是不樂意了:“不懂就不要亂說,你是在誤人子弟,你知道嗎?以他現在在槍道上表現出的才華,將來肯定可以成為知名的槍術大師!”

  柳文彥是真心為褚健著想,聽說孫默連助教都沒當上,去了后勤,顯然沒多少才華,不過這臉長得真是俊秀,難怪能吃得上安心慧這碗軟飯。

  聽到孫默的點評,岳榮博眼睛一亮,對他的關注度甚至超過了褚健。

  “你的槍法現在很好,但是以后,進展會越來越慢。”

  孫默沒有生氣,而是看著褚健,在他的身邊,足有上百條詳細的數據浮現:“因為你從最開始就選擇錯誤了。”

  “真是胡言亂語!”

  柳文彥呵斥。

  “繼續。”

  岳榮博想聽下去。

  “你的身材太矮,手臂不夠長,練槍,太吃虧了,無法發揮出槍法的最大優勢。”

  孫默嘆息。

  一寸長,一寸強,褚健就吃虧在手臂太短上,遇到同樣和他水平相當但是比他身材高大的槍手,他就天然吃虧。

  “誒?”

  柳文彥傻眼了。

  褚健呆住了,他恍然間,想起了父親當年說過的話。

  “健兒呀,在練槍一途上,你五短的身體太吃虧了,就算到最后,也不會達到為父的境界。”

  褚健因為崇拜父親,喜歡他一槍挑天下的霸氣,才癡迷槍法,不分寒暑的苦練。

  在槍法上小有所成后,任何人見了褚健,都是盛贊有加,甚至不少人都想收他為徒。

  這讓褚健飄了,覺得父親的說法是錯誤的,可是最近大半年,他的槍法已經幾乎沒有長進了,所以他才來中州學府求學,想要尋求突破的方式。

  沒想到在這里,褚健又聽到了和父親相同的評價,有那么一瞬間,他很生氣,但是隨即,他壓下了怒火,臉上的輕蔑也褪去了,而是鄭重的行了一禮。

  “多謝孫老師的指點。”

  尊師重道,是九州的傳統,一個能和自己敬仰的父親說出同樣話的老師,別管他年紀如何,身份如何,都值得尊敬。

  來自褚健的好感度20。

  與褚健的聲望關系開啟,中立(20/100)。

  聽著系統的提示聲,孫默輕笑。

  “孫老師好厲害!”

  看到褚健鞠躬,鹿芷若頓時覺得與有榮焉。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10.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中立(18/100)。

  “啊?”

  柳文彥驚叫一聲,臉色越發的難看了,自己明明是在幫這個少年,可是他卻向對方鞠躬了。

  “難道他說對了?”

  柳文彥驚疑不定地看向了孫默,然后對方身上那件淡藍色長袍,深深地刺痛了他的眼睛。

  自己連一個實習老師都不如呀!

  “我果然沒有做老師的才華!”

  柳文彥嘆息,轉身離開了。

  “既然孫老師的指點準確,你要不要拜他為師?”

  鹿芷若睜大了眼睛,眼巴巴的望著褚健,巴不得他立刻答應。

  “抱歉,我要再考慮一下。”

  褚健收起了長槍,也離開了,他來這所學校,就是為了找到突破的辦法,他以前沒有放棄這種武器,那么將來更不會。

  “哦,那你要考慮多久呀?”

  鹿芷若追問。

  孫默抬手便敲在了鹿芷若的腦門上:“笨蛋,人家那是委婉的拒絕。”

  “啊?”

  鹿芷若太單純,還察覺不到這種潛臺詞。

  “他的資質不錯,你不考慮一下?”

  孫默試探岳榮博。

  “比起他,我更欣賞你。”岳榮博呵呵一笑:“你有辦法收他為徒嗎?”

  “沒有!”

  孫默實話實說,能把槍法練到這個地步的年輕人,輕易不會改變想法,而且人家的意志是7,明顯是死腦筋,不出意外,他應該會拜一位槍術大師為師,自己絕對沒戲,也就不浪費那個功夫了。

  “年輕人,要懂得知難而上!”

  對于孫默的放棄,岳榮博有點小不滿,他在期待孫默拿出更好的表現。

  “走了,去演武臺看看,說不定能找到好苗子。”

  孫默才不去碰壁呢。

  學校為了方便學生們展示自己的才華,在操場上搭建了一個籃球場大小的木臺,此時只有三、四個來個學生在上面演武。

  演武臺四周,大多都是學生,老師只有小貓兒三只,所以大家也沒什么表現欲。

  孫默放眼望去,各種數據亂跳,幾乎晃花了眼,所以他只關注潛力值為中上以上標準的學生。

  只可惜,很少。

  “果然是被挑過的學生了。”

  孫默撇嘴,突然一個‘潛力值極高’進入了視野,他正要仔細看,可是眼前的人群突然騷動了起來,還夾雜某些女生的尖叫。

  “是柳慕白老師來了!”

  這一亂,那個‘極高’也看不到了。

  “柳慕白是誰呀?這么大人氣?”鹿芷若踮起了腳尖張望:“名師嗎?”

  孫默注意到,就連旁邊的岳榮博都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

  柳文彥站在莫悲湖畔,望著平靜的湖面,臉色一片悲涼,腦海里一直轉悠著自己無話可說,而孫默指點褚健的場景,他在糾結了半天后,終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返回了宿舍。

  等到再出來,他已經拿上了一封信,遲疑了片刻后,還是走向了辦公樓,他無顏面對安心慧,于是將信交給了周琳。

  “柳師,您這是……”

  周琳驚詫,因為信封上,寫著辭職信是三個字。

  “麻煩你把這封信交給安校長。”

  說完這句話后,柳文彥的神態,反而釋然了,揮揮袖子,轉身離開。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