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1章 被賞識的孫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知道這句話意味著什么嗎?”

  孫默看著面前的木瓜娘,一身青衣,雙眸純真,突然有些感動。

  鹿芷若依舊低著頭,細弱蚊蚋:“知道。”

  中土九州,尊師重道是傳統,學生一旦拜師,輕易不會改善門庭,要是做了三姓家奴,可是要被千夫所指的。

  也正因為如此,只要有些操守的老師,都不會輕易收親傳弟子,一旦收了,都會悉心教導。

  “開心點,我還沒凄慘到讓你同情的地步呢!”

  孫默揉了揉鹿芷若的頭發,正常情況下,實習期要滿一年,學校才會決定實習老師的去留問題。

  要不是顧秀珣表現太優秀,逼著學校給出了招募五位學生就可以正式入職,成為代課老師的承諾,在以前,像孫默這些實習老師壓根就沒有招募學生的資格。

  “可是……可是……你是個好人!”

  啪嗒!啪嗒!

  淚花從鹿芷若的大眼睛里流了出來,她至今都忘不了那天丟了錢袋,在梅子雨淅瀝的屋檐下坐了兩天一夜的記憶。

  整個世界都仿佛暗無天日了,自己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秦淮河,有好幾次站起,都打算跳下去了。

  是那個笑起來很好看的老師,給了自己甜甜的桂花糕,給了自己熱騰的肉包子,也給了自己一個棲身之所。

  孫默是一個好人,所以鹿芷若不想看到孫默一無所獲。

  “我知道你擔心我,但是也不用給我發好人卡吧?”

  孫默掏出一塊梨花糖,剝開糖紙,塞進了女孩的嘴里。

  “啊嗚!”

  木瓜娘手足無措。

  一個大鼻子的青年湊了過來,左顧右盼望風的時候,猛的掀開了身上的衣襟:“你是老師吧?要不要學生的資料?”

  要不是這家伙說的夠快,孫默差點就抬腳踹過去了,他還以為碰到變態了呢,以前在市二中附近,就有暴露狂騷擾下了晚自習的女學生。

  看到一個陌生人突然靠近,鹿芷若嚇了一跳,直接竄到了孫默背后,緊緊地抓著他的袖子。

  看到孫默眼神不善,大鼻子也不敢廢話,直接道明了來意:“要嗎?五百兩銀子一本,記錄的都是金陵以及附近縣城和鄉下比較出名的孩子。”

  孫默無語,為了賺錢,這些人真是什么招都能想到。

  大鼻子拿出一本,隨手翻開,展現給孫默:“這上面是姓名,籍貫,擅長,因什么而出名。”

  “一共多少人?”

  孫默伸手去拿,可是大鼻子躲開了。

  “五百人。”大鼻子說完,顯然也知道這個數量不多,于是趕緊解釋:“招生大會只有三天,你能接觸二百個學生就算不少了,所以你別看名單不多,但是足夠用了。”

  “太貴!”

  孫默搖頭。

  “我的大老師耶,你們上上課就能輕松賺到錢,我們為了搜集到這些名單,這一年幾乎跑斷了腿,就指望著這幾天賺些錢呢。”

  大鼻子哭訴。

  “一百兩!”

  孫默砍價。

  “太少了,四百五十兩!”

  大鼻子重新報價。

  “一百兩!”

  孫默堅持。

  “四百兩,你看我這一年風餐露宿,人都瘦了好多!”

  大鼻子堅持。

  鹿芷若目瞪口呆,尤其是聽到價格已經降到了一百五十兩,簡直對孫默佩服的五體投地。

  我也好想要這種砍價技巧呀!

  那樣就可以省下好多小錢錢,買好多梨花糖!

  “一百二十兩,最低價,真的不能再少了。”

  大鼻子哭訴。

  “那算了!”

  孫默轉身就走。

  “誒?”

  大鼻子傻住了,你怎么不再堅持一下呀?我褲子都要脫了,你竟然要走?這不行,于是他追了上去。

  “好好好,一百兩!”

  大鼻子擺出了揮淚大甩賣的表情。

  “五十兩!”

  孫默繼續報價。

  “你……”

  大鼻子氣的直哆嗦,要不是在中州學府的地盤上,他真想一口濃痰吐在孫默的臉上,有這么砍價的嗎?你直接砍死我算了。

  “一百兩,我要了。”

  一個中年人適時的插話,讓大鼻子已經怒氣上涌的臉色瞬間喜笑顏開。

  鹿芷若又往孫默背后縮了縮。

  中年人國字臉,劍眉飛揚,哪怕笑著,也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年輕人,該投入的時候就不要吝嗇。”

  國字臉提點。

  “我窮。”

  孫默開口就懟了回去,你誰呀?大家認識嗎?用得著你教訓我?

  鹿芷若悄悄地扯了扯孫默的袖子,低聲提醒:“老師,我覺得他說得對耶!”

  “呵呵,年輕人,不要為眼前的一點利益得失迷失了自己。”

  國字臉告誡著孫默,眼睛卻是看向了鹿芷若,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鹿芷若立刻縮到了孫默背后,這個中年人好威嚴呀,怕怕!

  “有些名氣的孩子,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根本不用費心思查問,所以他們賺的就是個辛苦錢,我相信那些想要有所作為的學校肯定早派人去收集這些資料,并且發放給學校的資深老師以及名師們了。”

  孫默雖然沒見過安心慧,但人家可是天機學府的首席畢業生,百年不遇的天才,要是連這點兒算計都沒有,還如何振興中州學府?

  正在翻看資料的國字臉抬頭,有些意外的打量了孫默一眼,原本以為他只是舍不得花錢,沒想到竟然想到了這一層。

  “就算你說的對,可是你沒有呀?”鹿芷若不理解:“難道你打算去問校長要?”

  “我的意思是,這些大家都能收集到的情報,已經沒有價值了,而且那些最有名名氣的學生,學校搞不好會主動派人去查看,一旦確認資質不錯后,肯定直接邀請的。”

  孫默見過太多了,高考成績剛出,普通學生還沒開始研究報什么學校和專業呢,甚至分數還沒查詢呢,清華北大就已經連夜派車去接各個省市的高考狀元了。

  “這五百名學生,被其他學校挑挑揀揀,最后能來到中州學府的還不一定有多少呢,就算都來了,也是那些資深老師們先挑。”

  至于名師,孫默壓根沒說,因為自認有些才華的學生,都會主動去拜見,渴望被收入門下。

  “原來如此!”

  鹿芷若恍然大悟。

  “還有其他原因嗎?”

  國字臉很好奇。

  “肯定會有老師買學生資料的,僧多粥少,那么即便自己看上了某位學生,也會面臨其他老師的競爭,想要得到學生,肯定要闡述自己的教學理念,或者證明自己的教學實力吧?這肯定要浪費時間的。”

  孫默聳了聳肩膀:“招生大會只開三天,與其浪費在競爭中,不如挑那些沒被發現的璞玉。”

  “不錯!”國字臉摸著下巴,開始認真打量孫默:“靠資料算什么本事?考眼力挑選學生,才有成為名師的潛質!”

  鹿芷若訝然,不就是買一份資料嗎?竟然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隨即,她的臉上便浮現出一抹佩服。

  孫老師的分析能力好厲害,換了自己,肯定就白花這些錢了。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3.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中立(8/100)。

  “你叫什么?”

  國字臉就是大概翻看了一下資料,都沒讀完,就隨手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他買,只是好奇,而不是真的要把它當做挑選學生的工作。

  “孫默!”

  孫默心說,其實我不買這個資料最根本的原因是,我的神之洞察術比資料好使多了,放眼望去,學生是什么潛力值一目了然,絕對不會招募到水貨。

  “那么你發現璞玉了嗎?”

  國字臉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

  “萬道學院的老師來我們學校干什么?打探消息?”

  孫默故意擠兌國字臉。

  “誒?”

  鹿芷若看著國字臉,先是驚訝,跟著臉上出現了驚惕,似乎隨時準備喊人一般。

  “年輕人,不要和我耍心機!”

  雖然這么說,但是國字臉并沒有生氣。

  “你打算挖哪些學生,告訴我唄?”

  孫默調侃。

  “你們再說什么呀?我怎么聽不明白?”

  鹿芷若垂頭喪氣,這兩個人說話的邏輯好跳躍呀,而且孫老師耍了什么心機?

  乖巧呆萌的鹿芷若,讓人倍生好感,所以一向嚴肅的國字臉難得的頗有耐心的給她解釋。

  “從概率上來說,同在金陵,又是宿敵,萬道學院的老師來打聽情報乃至挖人的概率更高一些,孫默沒有詢問我是不是萬道學院的老師,而是直接篤定,甚至用了打探這種字眼,就是想惹我生氣,詐我的話,要知道,人一旦生氣,推理能力就會下降,變的沖動,沖動時說的話,很可能就會泄露出一些情報。”

  國字臉這一次看向孫默的目光,多了不少欣賞的意思,有一句話想說出口,但是又忍住了。

  “還是要再觀察一下。”

  于是國字臉默默地跟上了孫默。

  “喂,你是喜歡尾行別人的變態嗎?”

  孫默蹙眉,要是金木潔那樣的美女,他巴不得身后多跟幾個,可是國字臉這種大男人還是算了,會讓人起雞皮疙瘩的好不。

  “呵呵,嘴巴很毒舌。”

  國字臉不以為忤,在心底里給孫默記了一條缺點后,指了指不遠處的花壇:“那個學生不錯,我在資料本上見過,你要不要去自薦一下?”

  孫默轉頭,看到一個學生正在舞一支丈二紅槍,在旁邊,還站著一位年紀四十來歲的中年人,他身上穿著天青色的長袍,正是中州學府老師們正式入職后才能穿的教師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