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9章 人在家中坐,分從天上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墨跡已干,孫默把稿紙收了起來。

  鹿芷若眨巴著大眼睛,望眼欲穿,就像一只餓了好幾天的小奶貓發現了晾曬在陽臺上的美味小魚干。

  “等等,我為什么不主動幫他整理稿紙?這樣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下去了嗎?”

  鹿芷若攥著小拳頭,懊惱的敲了敲腦門,好笨呀。

  一道金色的光環突然在圖書館中蔓延開來,讓原本安靜的氛圍瞬間升騰起一些嘈雜聲。

  “是名師光環!”

  鹿芷若抬頭張望,看到一個面容俊朗的青年走了進來,揮手示意,讓大家繼續學習。

  “他叫秦奮,是九大名校之一稷下學宮的畢業生,你要不要拜他為師?”

  孫默打量著秦奮,瞧瞧人家這情商,在圖書館釋放‘博聞強記’光環,不僅可以在學生中刷一波好感度,還能大大揚名,比起那個只知道找托兒刷名氣的張生,手法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當然,名師光環只能頓悟,不能學習,所以張生就算想這么干,也辦不到。

  孫默同樣也做不到,金玉良言可以增加名師說出的話的分量,讓學生短時間內受到影響,但是他還沒有完全掌握,時靈時不靈,至于‘不學無術’,那純粹是懲罰性的名師光環,要是他敢在這里丟一發,絕對引起大騷亂,然后會立即被開除。

  “不要!”

  鹿芷若毫不猶豫得搖頭。

  “瞧不上嗎?據我所知,不少學生可是打算拜他為師的。”

  孫默驚詫于鹿芷若的果斷,對于那些資質不太好的學生來說,跟名師是沒機會了,所以秦奮那個名校畢業生的頭銜,就很誘人了,能做他的親傳弟子也不錯。

  “無關實力,我只是不喜歡他身上的氣味!”

  鹿芷若解釋。

  “誒?”

  孫默愣住了,下意識的吸了吸鼻子,除了身前墨汁的氣味,沒有其他了吧?再說你和人家離著三十多米遠,你能聞到?

  “還是孫老師要好聞一些。”

  鹿芷若甜甜一笑,有梨花酒窩乍現。

  “呵呵。”

  看著乖巧的鹿芷若,孫默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這只木瓜娘沒有躲開,反而微微瞇著眼睛,側著頭順勢蹭了蹭,然后小手又情不自禁地伸向了桌面上的稿紙。

  那只猴子求到長生之術了嗎?好想看呀!

  天際微微泛起魚肚白,一向喜歡睡懶覺的嚴立卻爬了起來,精心的洗漱后,換上了洗干凈的校服。

  “可惜了,為什么不能穿家里帶來的衣服呢?這樣誰還能知道我家里的富有?”

  照著鏡子,嚴立郁悶,不過沒關系,玉石手鏈戴上,然后挽起袖子,剛好遮到若隱若現的位置。

  低調的炫富,才是王道。

  嚴立倒不是想把妹,而是想拜到秦奮的門下,他知道自己的資質一般,但是可以用錢財來彌補呀。

  畢竟修煉也是需要消耗大量資源的事情,而錢財能買來一些資源,不然光靠著自己練,那得等到什么猴年馬月去?

  除非學生的資質好到讓老師愛不釋手,否則的話窮鬼還是想想怎么賺錢,先填飽肚子吧!

  “嚴立,你一定可以成功的。”

  嚴立給自己打氣,今天是招生大會開始的日子,很多平日里難得一見的老師都會出現,甚至還有會名師,如果被他們看中,就更好了,只是嚴立覺得自己可能沒機會了。

  想到這里,嚴立有些郁悶,不過當轉過身,看到正在起床的戚勝甲時,一股優越感又油然而生。

  “一條咸魚!”

  嚴立嘴角扯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和這種垃圾同住一個宿舍,簡直拉低自己的身價,話說他不是打算退學嗎?為什么還沒動靜?

  這兩天,嚴立每次回到宿舍,都希望看到戚勝甲的床鋪空出來,他還幻想過這個窮鬼像喪家犬一樣灰溜溜的溜走,可是每一次都失望了。

  “今年我一定要拜入一位名師門下!”

  王浩攥了攥拳頭。

  “哎,勝甲進了斗戰堂,機會比咱們大多了。”

  周旭感慨,語氣不免酸溜溜的,本來之前,他是可以藐視戚勝甲的,現在被人家反超,心理上肯定不舒服。

  “周旭,你剛才說誰進了斗戰堂?”

  嚴立皺眉,自己似乎幻聽了?

  “戚勝甲呀,你不知道?”

  王浩也是有些羨慕的。

  “呵呵,騙我很好玩嗎?”

  嚴立搖嗤笑了一聲,用余光瞄著戚勝甲:“他一個四重的鍛體境雜魚都能進斗戰堂,那我豈不是都能去斗戰堂做講師了?”

  “勝甲,把斗戰堂的身份銘牌給他看一下。”王浩調侃:“順便說一句,勝甲是鍛體五重,不是四重。”

  “不可能!”嚴立叫了起來,狐疑地打量著戚勝甲:“你謊話也說得認真點,他能升四重,我信,畢竟人可以走狗屎運,但是五重,就他這個窮的一雙襪子穿好幾年的家伙,能買得起極品丹藥?”

  王浩和周旭對視一眼,突然面露驚色,武者想要晉階,除了按部就班的修煉,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吃極品丹藥輔助,可這些丹藥無一例外很貴。

  就算是戚勝甲的親爹,都不舍得給他買丹藥,那非親非故的孫默是有錢燒得嗎?所以只剩下一個答案,那就是上古擒龍手,真的厲害。

  來自王浩的好感度20.

  與王浩的聲望關系,中立(73/100)。

  來自周旭的好感度16.

  與周旭的聲望關系,中立(41/100)。

  孫默立刻收到了來自兩個學生的好感度,這讓他有一種撿到了錢包的快感,不過這個周旭顯然不太佩服自己。

  “怎么樣?沒話說了吧?”嚴立得意:“我沒記錯的話,你的對手是彭萬里,鍛體六重,就算你是五重,也打不過他呀!”

  王浩懶得爭辯,掏出戚勝甲的銘牌丟了過去。

  嚴立接過,然后就傻眼了,黑色的木牌上,用金色的油漆寫著戚勝甲的名字,很正統的楷書,沒有任何美感,但是落在嚴立眼中,卻讓他震驚的無話可說。

  這是嚴立做夢都想要一枚但是知道這輩子都不可能拿到的東西,可它現在,竟然出現在了一個差生手中。

  “憑什么?”

  嚴立尖叫,仿佛有一根粗大的狼牙棒捅進了菊花中,聲音都變掉了,他死死的攥著銘牌,想安慰自己這是假的,可是他做不到,因為他曾經為了看一個好友持有的斗戰堂銘牌,花費大價錢請他吃過一頓飯。

  “勝甲越階打贏了彭萬里,而且金木潔老師還當眾點評,說勝甲的天狼拳打的很不錯,已經小有所成。”

  以后想認識斗戰堂的人,還得要戚勝甲牽線呢,所以周旭幫腔,要是擱在以前,他雖然不爽嚴立,但是絕對不會奚落他。

  “不可能!”

  嚴立想都沒想,直接否定,名師的眼光何等之高,會點評戚勝甲?

  “那天的事情,很多人都看到了,你隨便去打聽一下吧!”

  王浩催促:“走了,今天可是大日子。”

  “這是為什么?”嚴立想不明白:“一條咸魚怎么就翻身了呢?難道說他遇到了一位名師?可是名師怎么會閑的蛋疼管這種垃圾資質的學生?不行,我要弄明白。”

  戚勝甲抿著嘴角,緊緊地攥著拳頭,他不善言辭,所以沒辦法諷刺嚴立,但是當看到嚴立接過銘牌,臉色青紅不定,氣的發抖,羨慕又嫉妒的模樣時,他感覺這三年受到的屈辱,全都沖刷掉了。

  戚勝甲淡然一笑,伸出了手:“看夠了嗎?看夠了就還給我,我要去看招生大會了。”

  “你……”

  嚴立幾乎氣死,他很想說一句,一個破銘牌,誰稀罕?可是他說不出口,因為他真的想要!

  戚勝甲離開了宿舍,沒走多遠,就聽到宿舍中傳來了砰砰的撞擊聲,不用問,肯定是嚴立在發泄摔東西。

  “孫默老師,謝謝您!”

  戚勝甲由衷的感謝,十五年的人生中,他從來沒有這么揚眉吐氣過,而這一切,都是孫默給自己的。

  來自戚勝甲的好感度50.

  與戚勝甲的聲望關系,中立()。

  在莫悲湖畔修煉大乾坤無相神功的孫默,又接收到了系統的提示,真是人在家中坐,分從天上來。

  戚勝甲,你可以的!

  孫默沒想到,一個戚勝甲竟然貢獻了如此多的積分,果然是老實人實在呀,你對他好,一輩子都感激你。

  有那么一瞬間,孫默都想收戚勝甲為親傳弟子了,畢竟他可以大量的產出積分,但是又立刻遏制了這個想法。

  沒辦法,戚勝甲潛力值低下,注定將來不會有什么成就,讓這種學生做自己的第一個弟子?

  就算是咸魚,也是有夢想的好么!

  孫默還打算教出幾個劍豪刀圣什么的。

  轉頭,孫默又看向了潛力值同樣低下的鹿芷若,不過最先入眼的就是她那對木瓜大胸。

  實在是太大了,隨意的一瞥,都會捕捉到。

  孫默沉吟,他覺得如果鹿芷若要拜自己為師的話,自己肯定不會拒絕。

  “你這是不是歧視?”

  系統顯然猜到了孫默的想法。

  “胡說,大胸就是正義,我堅守正義,有什么錯?”

  孫默義正言辭的反駁,順手接過了木瓜娘遞來的茶水,一口喝干,這讓他忍不住感慨,這要是在市二中敢這么干,第二天自己就會被人舉報到教育局,停職檢查。

  “叮!請在招生大會上,招募五位學生,如果未能辦到,將給予懲罰!

  系統發布任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