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7章 烏衣巷,梅子雨,青衣小娘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沒有錢?應該是被小偷偷走了錢包吧?”孫默分析著,走了過去,把手里的紙包遞給女孩:“里面是桂花糕,拿去吃。”

  鹿芷若抬頭快速看了孫默一眼,便躲開了他的視線,女孩沒有接,身體也往后縮了一下。

  “我不是壞人!”

  孫默將語氣放緩。

  “父親說過,壞人都這么說。”

  鹿芷若嘟囔了一句,裝起了鴕鳥,只當沒聽到。

  “你不敢和陌生人說話,為什么還要獨自離家?”

  孫默套鹿芷若的話,女孩這模樣,還真沒辱沒了她的姓氏,簡直和初生的小鹿一樣膽小怕生。

  鹿芷若閉口不言,整個腦袋都快埋在了包袱中。

  孫默搖了搖頭,轉身離開。

  聽著腳步聲遠去,幾乎聽不到了,鹿芷若才快速抬頭,望了一眼,之后便看到了放在旁邊的紙包,她糾結了幾分鐘,才伸出食指,碰了一下。

  是桂花糕的香味!

  “他長得不像是壞人,要不要吃一點?”

  鹿芷若拿起紙袋,可是沒咬一口,又放下了:“還是不要了,他說定就躲在某個角落,等著我上鉤呢!”

  想到這點,鹿芷若緊緊地抱著包袱,蹭的一下站了起來,踮著腳尖,朝著四處張望,直到什么都沒看到,才又坐了回去。

  “到底吃不吃呢?”

  鹿芷若糾結。

  咕嚕嚕!

  肚子又開始叫了,自從昨天上午丟了錢包,鹿芷若已經在這里等了一天一夜了,她想抓到那個小偷,可是一無所獲。

  “我就吃一口,就算有蒙汗藥,應該也不會把我蒙倒吧?”

  鹿芷若受不了饑餓的折磨,只是剛打開紙包,拿起一塊桂花糕咬了一下,她的耳朵就像聽到猛獸靠近的小鹿一樣豎了起來。

  那個剛才聽過的腳步聲,又返回來了。

  “遭了,果然中計了!”

  鹿芷若小臉上掛滿了憂慮,她想逃開,可是逃走的這段時間,萬一那個小偷正好路過怎么辦?自己不就錯過了嗎?

  女孩還沒決定好,孫默已經站在了面前。

  “剛出屜的熱包子,要不要嘗一個?”

  孫默隨手從身旁小販的擔子中拿了一個包子,咬了一口。

  鹿芷若瞅了扁擔中的包子一眼,便看向了孫默,第一次,認真的打量他。

  他的年紀不大,牙齒很白,笑容很溫柔,還有那雙黑色的眼睛,有擔心也有責備。

  當看到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手上時,鹿芷若臉一紅,趕緊把桂花糕藏在了身后。

  “你到底要不要吃?”

  小販不樂意了,要不是孫默給的錢多,他才懶得跑這一趟呢。

  鹿芷若快速伸手,拿了一個包子,想了想,又拿了一個,然后猛地朝孫默鞠了一個躬。

  “再來十個包子!”孫默吩咐:“順便說一句,我是中州學府的老師。”

  聽到這句話,鹿芷若大眼睛一亮,對孫默的防備瞬間減少了好多。

  “怎么一個人坐在這里?”

  孫默站在屋檐下,望著陰云密布的天空。

  滴答!滴答!

  雨水打在油紙傘上,發出了沉悶的聲響。

  “我……我在抓小偷。”

  熱包子下肚,鹿芷若對孫默的敵意笑的更多了。

  “下雨天,街上行人這么少,偷竊難度增大,小偷都會躺在家里睡懶覺。”

  孫默很想說一句,就你這身體素質,就算等到了小偷,也抓不住。

  力量3,你還真是縛雞之力。

  智力5,腦子還行,可為什么表現的這么笨?

  敏捷3,是大胸帶給了你沉重的負擔嗎?

  耐力3,鍛煉吧,弱雞!

  看著鹿芷若的數據,孫默忍不住瞄向了她的胸部,然后他就被震撼了,女孩一直抱著小包袱,擋住了胸口,現在孫默才發現,真是大的驚人,這是在衣服里塞了兩個木瓜嗎?

  ‘備注,天下少有的,摸一把,肯定可以增加幸運值。’

  ‘潛力值,極低。’

  “系統,還有比這個潛力值更低的嗎?”

  孫默無語,潛力低下的戚勝甲站在這個妹面前,都能鄙視的吐一口口水,這么低的數值,也是沒誰了。

  “都有這么大的胸了,還要什么潛力值?”

  系統反問。

  孫默被問的愣住了,然后深以為然,胸就是力量,就是天,就是正義,乳不聚,何以聚人心?

  “對耶!”

  鹿芷若嘆氣,望向了陰雨的天空,看來錢包是找不回來了,想到這里,她的神情變的傷感:“那是媽媽留給我的!”

  女孩肩膀抖動,啜泣了起來。

  孫默見不得這個,出聲安慰:“說不定偷你的那個小偷是個勤奮的,雨天也不舍得休息。”

  “對,對,有這個可能!”

  鹿芷若頓時開心了,忙不迭的點頭。

  孫默心說,你這智商也是沒誰了,能不能不要把別人安慰你的話當真呀?

  鹿芷若怕生,膽小,謹慎,但是一旦打開了話匣子,又完全沒有防人之心,孫默都沒有套話,只是簡單的交談,鹿芷若就說了很多。

  “我來金陵是為了拜名師求學的,可是人家不要我!”

  鹿芷若說到這段時間的經歷,忍不住哭了出來。

  “就憑你這資質,人家要是收了你,那得多瞎眼呀?”

  孫默搖頭,真以為有大胸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雨水淅淅瀝瀝,沒有絲毫放晴的意思。

  “你接下來打算怎么辦?”

  總這么耗著,也不是事。

  “等小偷。”

  鹿芷若的回答,透著一股執著,再說沒有錢,她也寸步難行了。

  “你還是早點回家吧。”

  孫默把錢袋掏了出來,塞給了鹿芷若,再待下去,怕是連人都要丟了。

  “我不能要!”

  鹿芷若抱著包袱,追了過來,要把錢袋塞給孫默。

  “就當是我借你的。”

  孫默不耐煩的擺手。

  “不行,父親說過,無功不受祿,更何況我已經吃過你的桂花糕和熱包子了。”

  鹿芷若很固執,抱著包袱,幾次想把錢塞給孫默,然后她在一次嘗試后,突然站定,叫了起來。

  “是他!”

  雖然這句話沒頭沒尾,但是以孫默的智商,立刻反應了過來,鹿芷若說的是那個小偷,于是他立刻順著女孩的目光看了過去。

  一個吊兒郎當的青年,正打著油紙傘,吊在一個大媽的后面。

  孫默無語,你還真是勤奮呀,雨天都不休息!

  “別跑,還我的錢。”

  鹿芷若大喊。

  “這難道就是胸大無腦?”

  孫默其實想提醒鹿芷若不要打草驚蛇的,可惜晚了,不過好在他反應夠快,已經竄了出來,同時拔出木刀,甩手擲了出去。

  青年早就是慣犯了,聽到這聲大喊,拔腿就往最近的巷子里沖,只是沒跑幾步,耳邊就響起了破風聲,跟著一把木刀射在了后脖頸上。

  青年被打的腳步踉蹌,一頭杵在了地上。

  積水四濺。

  孫默抄了小偷的家后,喊了捕快來收拾殘局。

  不得不說,頂著老師的頭銜,辦事要順利很多,看著直接打斷了小偷一條腿的捕快對自己態度恭敬,孫默很滿意。

  青布麻衣的鹿芷若抱著小包袱,像個小尾巴似的跟在孫默身后,因為丟掉的錢財都找了回來,她開心的哼起了小曲。

  校門在望,孫默回頭。

  鹿芷若脖子一縮,雙手緊了緊包袱,耳朵也豎了起來,像一只正在聆聽風吹草動、只要有不對勁就立刻逃走的小鹿。

  “你還要跟我多久?”

  孫默詢問。

  鹿芷若避開了孫默的目光,小聲嘟囔:“不……不知道。”

  孫默不太明白鹿芷若的心態。

  “那個……那個孫老師,您好厲害,您是怎么知道那個小偷會回來的?”

  鹿芷若眨巴著眼睛,一副佩服表情的看著孫默。

  “我哪里知道呀,我只是隨口說了安慰你的好不好。”

  看著少女的目光,孫默實在說不出來實話,被這么一位漂亮的少女佩服,還是個木瓜大胸,孫默也是有些小得意的。

  “這叫做推理!”

  孫默胡謅。

  “好厲害!”

  鹿芷若眼睛明亮,宛若夜空的星辰。

  來自鹿芷若的好感度5.

  與鹿芷若的聲望關系開啟,中立(5/100)。

  “不是吧?這你也信?”

  孫默無語了,望著女孩純真的臉龐,突然覺得不能這么放任不管了,不然她一定會被騙走的。

  進校門的時候,守門房的秦大爺從窗口伸出了腦袋。

  “孫老師,這位是……”

  秦大爺看著青衣小娘的打扮,顯然不是本校的學生。

  “我親戚。”

  孫默遞過去一包旱煙葉,這是他早就買好的,雖然門房的權利很小,幾乎是學校的底層,但是和他們搞好關系總會有方便的時候,再說一包旱煙葉,也就是二十多個大錢。

  “哦,是來投奔你的?還是要參加招生大會呀?”

  秦大爺的臉上立刻溢出了笑容,怪不得人家能吃到安校長這碗軟飯呢,真是懂做人,那么多實習老師,給自己這個門房禮物,他可是頭一個。

  進了校園,看著過往的學生們,鹿芷若慌張不已,立刻上前幾步,跟緊了孫默,她懷中的小包袱,因為抱得太緊,都要被勒死了。

  實習老師是沒有辦公室的,所以孫默領著鹿芷若回了宿舍。

  “那是我的床,隨便坐!”

  孫默倒了一杯水。

  “嗯!”

  鹿芷若點了點頭,但是因為青布麻衣被雨水打濕,擔心弄臟被褥,所以她把小包袱放在床鋪旁邊后,坐在了上面。

  雙腿并攏,小手放在膝蓋上,很乖巧!

  因為這個小動作,孫默對眼前的青衣小娘好感大增,這是一個懂事的女孩,不過她的去留還是要問清楚的,不然等人家家里人找來,給自己按一個拐賣少女的名聲,可就麻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