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6章 舊時王謝堂前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梅子雨下的金陵城,古色古香,古韻十足。

  沒有鋼鐵叢林,不是車水馬龍,孫默閑庭信步,隨處可見的是弄堂小巷,是綠衣小婢,有婉約的小姐帶著面紗,蓮步輕移進了脂粉鋪。

  聞不到雞公煲的味道,也沒有肉串香縹緲,倒是豪客招呼店小二上酒的吆喝,不時傳來。

  孫默咬著一個素包子,踩著濕滑的青石板路,和一位挑著擔子賣糖葫蘆的小販擦肩而過后,走進了一家叫閱來軒的書店。

  因為下雨,店里客人極少,只有一位老者坐在木椅上,悠閑的看書,旁邊放著一杯清茶,早沒了熱度。

  書店很大,擺滿了高大厚重的槐木書架,以孫默挺拔的身高都需要踮起腳尖,才能夠到書架最上層的書籍。

  隨便逛了逛,孫默就喜歡上了這家書店。

  書架上的書籍,分門別類,擺放的非常整齊,就像是閱兵的方陣,孫默在進門的時候就看到了,這里的書籍可以外借,每天只需要一個銅板。

  一般來說,租借過的書籍,總會有一些污損,可這家店的沒有,這說明店主對書籍愛護有加,鄭重的告誡過那些借書人。

  孫默不愛出門,平日的愛好除了打游戲,就是,所以能在這里看到一家書店,倍感親切。

  什么話本,雜居,還有詩歌辭賦,種類很多,不過孫默上手拿的就是一本小說。

  《九州誅仙傳》,落款是山野老叟,足足十幾套,擺滿了大半個書架,這應該就是唐國的暢銷書。

  孫默翻了翻,名字霸氣,劇情厚重,寫的是宗門情仇,全書呈現的格調也很大氣,難怪可以擺在這里。

  在中土九州,印刷術還停在活字印刷的階段,所以知識還沒能大范圍流傳和普及,在這個年代,識文斷字的依然是少數人。

  “嘖,這種水準的話,我也可以寫呢。”

  孫默看了幾眼,又放了回去。

  “怎么?不滿意?”

  不知何時,木椅上的老者站在了旁邊,看到孫默把《九州誅仙傳》放回去,忍不住詢問:“這可是最近一年風靡了金陵的暢銷書,年輕人都愛看。”

  “呵呵!”

  孫默避而不談,這個老者明顯是這本書的粉絲,萬一自己說錯話了,搞不好要起爭執。

  老者細心的整理了一下孫默翻過的書架,又坐回到椅子上,大概半小時后,看到孫默回來,手里拿著《九州誅仙傳》,忍不住樂了。

  “你不是不喜歡嗎?”

  老者挑了挑眉毛,意思不言而喻,嘴上說的不好看,可身體很誠實嘛,還不是要租借?

  “是的,不喜歡,可是實在無書可借呀,只能湊合看了。”

  孫默一臉無奈,中土的小說還停留在仙俠鬼怪的階段,如此單調的題材,怎么可能滿足孫默的胃口。

  聽到‘湊合’兩個字,老者眼睛一瞪,胡子都氣的吹了起來:“那你寫一本,讓我看看什么是‘不湊合’看的!”

  “變形金剛看過嗎?”

  孫默調侃。

  老者一臉懵逼。

  “七龍珠看過嗎?”

  老者繼續懵逼。

  “那西游記也是沒看過的咯?”

  孫默的惡趣味發作了。

  “你這是胡說的吧?我也算博覽群書,怎么你說的這些書籍,我都沒聽說過?”

  老者郁悶,狐疑的盯著孫默,沒想到這小子長得眉清目秀,卻是個謊話精。

  “那是因為你看的書還不夠多。”

  孫默一本正經,肚子里卻是要笑翻了,不過跟著又失落了起來,哎,自己以后也看不到了。

  老者臉一黑,不過愛書如命的他,愣是忍下了怒氣,低聲詢問:“這些書你在哪看的?”

  “我自己寫的呀!”

  孫默不敢亂說了,身為一個異世人,要不是被老者話趕話擠兌,他才不會說出這些名字呢,因為泄露情報,很可能帶來麻煩。

  “你……”

  老者氣的抬手就準備給孫默來一下狠得,明明把自己的興趣都勾起來了,結果告訴自己是編的,著實可惡。

  “租一天一個銅板是嗎?”

  孫默掏錢。

  “嗯。”

  老者點了點頭,為孫默辦理租書手續,腦海里卻是回想著他說過的三個名字,那個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變形金剛暫且不說,七龍珠和西游記,單聽名字,便很有味道,于是忍不住詢問:“不知道西游記講的是什么?”

  孫默輕笑,搖了搖頭。

  “你如果有成稿,我可以出錢購買!”

  老者看過的書有太多了,所以現在想找一本符合心意又沒看過的書,實在太難了,這對一個嗜書如命的人來說簡直是折磨。

  “出多少錢?”

  孫默眼睛一亮,他現在花的錢都是本尊的積蓄,本來就沒多少,再加上實習老師的薪水很少,孫默可以預想到,在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都要過拮據的生活。

  要是談一個戀愛,有了女朋友,那就更加入不敷出了,想一想連出去大吃一頓改善生活的錢都沒有,也太慘了。

  “二百兩白銀!”

  老者開價。

  孫默搖頭。

  “怎么?嫌少?”

  老者敲了敲桌子:“一百兩銀子,就夠一個三口之家舒舒服服的過上一年了,小子,別太貪得無厭。”

  “出書的話,是什么行情?”

  孫默心說,我要是把西游記的稿子用二百兩白銀賣給你,我就是蠢貨。

  “呵呵!”老者輕蔑一笑:“年輕人,好好過日子,不要做夢。”

  中土九州還是封建時代,生產力低下,印刷術和造紙術的落后,就注定了出書是一件極其奢侈的事情。

  孫默轉身就走。

  “好吧,滿足你。”老者妥協了:“我幫你出三百本書,賠了算我的,賺了錢都給你。”

  “一千本!”

  孫默獅子大開口,同事中有人出版過參考書,一千本放在當時,也是不錯的成績了。

  “太多,沒錢,做不到!”

  老者拒絕三聯,不想被敲詐。

  孫默凝視著老者,激活了神之洞察術。

  ‘鄭清方,三年前致仕還鄉,做起了富家翁,愛書如命,神力境七重。’

  ‘身體機能嚴重受損,曾經受到過毒素侵害,留有隱疾。’

  ‘備注,鄭家家風嚴謹,如果遇其跌倒,可放心攙扶,不用擔心被訛。’

  孫默瀏覽浮現在老者身旁的數據,致仕?不就是官員正常退休么,沒想到這位開書店的老者還做過官,那肯定不缺錢。

  鄭清方在朝堂上也算是經歷過大風大浪,可是被孫默的眼睛注視,突然不舒服起來,就像有一些螞蟻在身上爬。

  “好了,五百本,不能再多了。”

  鄭清方妥協,順便打量孫默。

  淡藍色的長袍,漿洗的干凈,配上孫默俊秀的面容和挺立的身材,透出了一股淡然清逸的氣質,他嘴角抿著時,似乎有一道微不可察的弧度,給人一種波瀾不興的感覺。

  鄭清方這一生,見過不少氣質出眾的年輕人,這個小子在其中,也算是相當出眾的了。

  “一千本。”

  孫默咬死不松口。

  “可以,不過我要欣賞一下你的木刀。”

  鄭清方的目光落在了孫默的腰側,那里別著黑檀香的木刀。

  孫默聳了聳肩膀,轉身就走,開玩笑,上面可是刻有大乾坤無相神功,圣級絕品功法,怎么可能給你看?

  不過這個老頭倒是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身上最貴重的東西。

  “小子,說什么都白搭,先把書稿拿來給我看,要是有趣,我豁出去給你印刷一千本。”

  鄭清方喊了起來,等到孫默的身影消失在門外,他又坐回到木椅上,只是再看手中的小說時,已經索然無味,腦海中全都是七龍珠和西游記這兩個名字。

  “到底是怎么樣的故事呢?”

  鄭清方胸膛里就像有一只貓再抓,心癢難耐。

  六月時節的梅子雨,淅淅瀝瀝,孫默買了幾塊桂花糕后,上了一條小船,沿秦淮河游覽。

  木刀隨意的插在腰帶上,它本身的價值不貴,但是刻上了大乾坤無相神功后,便不可同日而語。

  孫默雖然已經熟記了這門功法,但是誰知道有沒有隱藏內容?而且這些字龍飛鳳舞,顯然出自一位書法名家之手,毀之可惜,放在宿舍里,孫默又擔心丟掉,于是只能帶在身邊。

  唐國不禁刀劍,但是禁弓弩,如果持有,少不了要被捕快用鐵索拿了,關進大牢里蹲上幾天。

  孫默還沒習慣佩刀持劍,而且一把刀最輕也要七、八斤,著實麻煩,這把木刀的重量正好,孫默干脆帶了防身。

  在靈王寺上了一炷香后,孫默返回學校,路過一處街角的時候,看到一個清瘦的女孩,她雙手緊緊地抱著小包袱,坐在屋檐下避雨。

  女孩大概十三、四歲的模樣,長相清純,只是現在爬滿了失落。

  “一只無家可歸的少女?”

  身為老師,孫默對這種孤身一人的孩子很敏感,因為他所在的學校就出現過學生離家出走的事情。

  孫默凝視,激活了神之洞察術。

  ‘鹿芷若,十四歲,身無分文,重度饑餓狀態中。’

  看到這個滿是香氣的名字,孫默便暗贊了一聲,。

  屋檐短小,遮不住梅子雨,女孩身上洗得干凈的青布麻衣被打濕了,可是她依舊無所覺,縮在那里,像一只被遺棄的小奶貓。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