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章 君子報仇,從早到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們聊吧,我還要去鹵豬腳。”

  一口喝掉水杯中的茶水,魯迪舔著嘴唇,回味了一下,便端著拔光毛的豬腳出門。

  茶不錯,但魯迪是要臉面的人,沒有再要一杯。

  “以后等我成了名師,也買得起這種茶葉,當漱口水用!”

  魯迪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

  “喝呀!”

  孫默親自倒了一杯。

  李工苦笑,喝掉了杯子里的茶水,無所謂,反正是自己吐出來的。

  “都喝完,這一壺。”

  孫默可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君子報仇,從早到晚,讓自己喝濃痰水?沒尿你一臉就不錯了。

  “孫老師!”

  李工哀求。

  “呸!”

  孫默往杯子里吐了一口口水,遞到李工面前。

  “孫默,實習老師也是老師,你不要這么羞辱我了好嗎?”

  李工服軟。

  孫默厭煩了勸說,左手一伸,直接抓住了李工的頭發,往下一扯,跟著右手的水杯就杵在了李工的嘴巴上,給他硬灌了進去。

  “咳咳,咳咳!”

  李工咳嗽,掙扎。

  “你往里邊吐痰的時候,怎么不想想我是老師,不應該被侮辱?”

  孫默反問。

  李工原本要用蠻力推開孫默,聽到這話,身體一僵,冷汗瞬間就掛滿了腦門,他是怎么知道的?蒙的?對,一定是蒙的!

  “哼!”

  孫默抬手,便把水杯拍在了李工的臉上。

  水杯碎了,李工的鼻子也破了,兩道鮮血立刻噴泉似的滋滋的往外冒。

  “啊!”

  李工慘叫,抱著臉倒在了地上。

  孫默拎起水壺,灌在了李工的腦袋上。

  嘩啦!

  水花四濺,把李工澆了一個落湯雞。

  “啊,好燙!”

  李工的衣服濕透了,被燙的滾來滾去,皮膚都有些發紅了。

  嘎吱!

  宿舍門響了,魯迪一臉懵逼的站在門口,他丟了東西,回來拿,沒想到卻看到了如此殘暴的一幕。

  “對不起,我走錯門了!”

  魯迪關上門,一溜小跑沖下了樓梯,因為太緊張,抱著的盆子里的豬腳都顛簸的掉出來幾只。

  有小道消息說孫默被人整,在后勤部過的凄慘,什么臟活累活都要干,都快待不下去了……

  這根本就是瞎扯好么,那個人似乎就是負責帶孫默的后勤工,一把來說,應該是孫默買酒買菜,好好的供著人家,結果被當孫子一樣打,還不敢吱聲。

  “難道有一個當校長的未婚妻,就可以這么為所欲為嗎?”

  魯迪羨慕的一匹:“孫默這軟飯吃的,真香!”

  “楊……楊才部長今天找我了,讓我趕緊找你麻煩。”

  李工疼的呲牙,不由得威脅孫默。

  “你是想和我討價還價?”

  孫默冷笑。

  “不,沒有,我不敢。”李工解釋:“我覺得你應該先幫我治好瘸腿,然后咱們再一起對付他。”

  不等李工說完,孫默掄起地上的水壺,朝著李工的腦袋就是一個大扣籃。

  李工摔了個四腳朝天。

  “你還不明白自己的處境嗎?”

  孫默蹲在了李工旁邊,戳了戳他的胸口:“你沒得選,楊才的最終目的,不外乎借著我打擊安心慧,順便再把我趕走,告訴你,這份工作,我不在乎的。”

  李工看著孫默,以他多年在社會上摸爬滾打混出的老狗式的眼光,他看得出來,這個青年沒開玩笑。

  之前那位本尊,就是擔心犯錯被開除,才處處忍讓受氣,可是孫默不會,別看這是一份二百多人都在競爭的好工作,即便他最后正式入職,干的不爽了,他也會主動辭職,毫不留戀。

  李工頹然,像一條被剛剛被搶走了地盤的老狗,低下了頭,自己的牙,咬不動孫默呀!

  孫默單手,抓在了李工的腿上,揉捏了幾下,大師級的‘鍛肌術’,讓他對李工的傷情了解的更加清楚。

  先是酸麻,跟著便是刺疼,再接著一股熱流驀然誕生,讓早就失去知覺的瘸腿舒服的要死。

  “動了?我的腿竟然動了?”

  李工狂喜。

  “別再挑戰我的耐心,想要治好腿,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孫默起身,拍了拍李工的肩膀:“另外,你瘸腿上的肌肉常年不動,萎縮的厲害,再拖下去,想治都治不好了。”

  隨著孫默的手拿開,李工的瘸腿又恢復到冰冷的狀態,那感覺就像一個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旅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塊西瓜,結果剛咬了一口,還沒來得及享受,就被人一巴掌呼在了臉上,又吐了出來,連個西瓜籽都沒剩下。

  “你是魔鬼嗎?”

  李工哭訴。

  “不,我是孫默。”

  孫默露出了一個極具魅力的笑容,八顆白牙亮的讓人心悸:“比魔鬼還要恐怖的孫默!”

  孫默當了六年班主任,教導出十二位清華、北大生,靠的可不只是循循善誘,他如果嚴厲起來,能把斯巴達勇士都嚇哭。

  “對了,我今天頓悟了一道名師光環,你要不要嘗個鮮?”

  孫默調侃。

  “是什么?”

  李工撇嘴,心中是不信的,名師光環是那么容易就頓悟的?

  “不學無術!”

  孫默說完,打了一個響指。

  金色的光斑閃爍,就像打火石碰撞后迸發的火星,這些光斑沒有消失,而是凝結成了一支金色的利箭,射向了李工。

  “啊?”

  原本淡定的李工看到光斑乍現,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后退,可金箭的速度太快,眨眼間便扎在了他的腦門上。

  金箭的力量,讓李工的腦袋猛的往后一仰,等到再度擺正,他的眼睛已經失去了焦距,黯淡目光,雙目無神,看上去就和癡呆一樣。

  李工的喉嚨里散發著無意識的聲音,嘴巴長著,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李工,聽得見嗎?”

  孫默加大了聲音。

  李工扭過了頭,但是一臉呆滯,茫然無措。

  “厲害了呀,我的名師光環!”

  孫默驚詫,這完全就是把一個人暫時變成了白癡,他走李工面前,通過詢問一些簡單的問題,對他進行測試。

  李工沒有任何反應。

  “真的假的?”

  孫默是一個謹慎的人,對于未知的事物,總是盡可能的收集情報,以備不時之需,所以他抬手抽在了李工的臉上。

  耳光清脆。

  “呵呵!”

  李工傻笑,嘴角的口水流的更多了。

  啪!啪!啪!

  孫默的力量越來越大,可是李工傻笑著,依舊毫無反應。

  “確認過眼神,是一個真正的白癡了。”

  孫默心驚。

  之前的金玉良言光環,是加強老師所說的話的效果,孫默并沒有直觀感受,但是現在,他切實的體會到了名師光環的強大,然后他就開心了,這以后要是有哪個不聽話的學生在自己的課堂上搗亂,直接一道‘不學無術’光環丟過去,對方立刻就變成白癡老實了。

  孫默開始研究大乾坤無相神功,大概半個小時后,李工的意識才開始恢復。

  “我是誰?我在哪?我做了什么?”

  李工眼中的呆滯,慢慢散去了,等發現自己還在孫默的宿舍中,可之前的記憶還停留在被一道‘金箭’射中,期間經歷了什么,完全想不起來。

  噗通!

  李工跪了下來。

  來自李工的好感度20。

  與李工的聲望關系,中立(26/100)。

  “孫老師,我錯了!”

  李工哭了,是真的在后悔,自己為什么要答應后勤部長找孫默的麻煩呀,原本以為孫默只是抱上了安心慧大腿、才有資格來中州學府做實習老師的庸才,沒多少能力,可現在看來,人家強的可怕好么。

  “以后誰再說孫默是吃軟飯的,我非吐他一臉濃痰不可。”

  李工前幾天可是在倉庫見過孫默施展金玉良言光環的,現在又頓悟了一道,這速度怕是和顧秀珣一個級別了。

  自己只是一個后勤工,雖然后面站著后勤部長楊才,可自己憑什么和孫默斗?要知道自己這種人對楊才來說就是夜壺,用到了,就喊過來,不用了,會一腳踢開。

  等自己出了事,絕對不要奢望楊才能夠拉自己一把。

  “孫老師,你說東,我絕對不往西跑。”

  作為一個在社會中摸爬滾打了二十多年的老人,李工憑借著他老狗一般審時度勢的目光,決定倒戈。

  來自李工的好感度30.

  與李工的聲望關系,中立(56/100)。

  連續兩條提示聲,讓孫默打量著李工,有些意外。

  “這是李工因為對你的敬畏,產生的好感度,這就是名師的力量!”

  系統解釋。

  “很好,你這幾天,先收集那個楊才的黑材料。”

  孫默并沒有著急收拾那個后勤部長,并不是有什么顧慮,而是一旦出手,就要一擊致命,讓他再無翻身之日。

  為了讓李工干勁十足,孫默又給他小捏了幾下瘸腿,讓他舒服的恨不得給孫默做牛做馬。

  第二天清晨,孫默被細雨打芭蕉的啪啪聲驚醒了。

  “下雨了?”

  打開窗,一股輕風便帶著雨水的潮氣吹了進來,讓孫默情不自禁的伸了一個懶腰。

  吃過早飯,雨依舊沒停。

  孫默找出了油紙傘,拿起借閱的《煉丹學概要》,《草藥學綱目》,去圖書館還書。

  孫默這副身體,因為修煉的緣故,很健康,不過他在大概熟悉了這個世界的常識后,還是首選研究煉丹和草藥學,他想通過這些,更加詳細地了解自己的身體。

  因為下雨,校園中的學生,少了很多,孫默走了一段,突然拐上了去莫悲湖的小徑。

  風雨生愁思,讓孫默有些想家了。

  湖畔,小亭,荷葉田田!

  正在賞景的金木潔,美眸一瞥,落在了孫默的身上。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