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章 名師光環,不學無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校領導們經過討論后,決定允許實習老師招募學生,只要達到五個人,就可以成為代課老師,正式入職。”

  魯迪說完,袁豐就激動的跳了起來。

  “太棒了!”袁豐用力的揮了揮手臂:“升職加薪,就在眼前。”

  “別想的太美,實習老師這個頭銜對新生完全沒有吸引力的。”

  魯迪潑了一瓢冷水。

  正如良禽擇木而棲,拜師這種大事事關一生,所以學生們都會慎重考慮,基本上,都是入學兩、三年后,徹底熟悉了某位老師的情況,才會拜師,懇求成為親傳弟子。

  當然,名師是個例外,所有的學生都渴望被名師收為親傳弟子,可真正才華橫溢到讓名師招募的才有多少?

  老師也不會輕易收弟子,因為一旦招募了親傳弟子,就要當做半個兒子來悉心教導。

  同樣,學生也要把老師當做半個父親來尊重和愛戴,如果半路改投其他老師門下,可是會遭到巨大的譴責和排斥。

  即便是咸魚還有夢想呢!

  名師之門不好入,所以很多學生都會考慮那些擁有多年教學經驗的資深老師,至于剛參加工作連留校都不確定的實習老師?說實話,除非是嘴皮子太好用,或者有拿得出手的成績,才有可能招募到小貓兩、三只。

  想到這些,袁豐頹然的坐回到床鋪上,等看到孫默后,又得意了起來:“如果我不行,那這個吃軟飯的就更沒戲了。”

  孫默躺到床上,左眼眨了兩下,打開了儲物柜。

  黃金寶箱跳了出來,閃爍著金燦燦的光芒。

  “如何才能增加開出好東西的幾率呢?要不要找個36e的木瓜大胸摸一把?提升下手氣?”

  開箱是玄學,考慮到木瓜大胸一般不常見,孫默放棄。

  “開!”

  隨著孫默低語,黃金寶箱應聲而開,一本氤氳著淡金色光芒的書籍飛了出來,漂浮在空中,緩緩地轉動著。

  “不學無術?”

  看到封皮上的名字,孫默猛的坐了起來,結果一頭撞在了上鋪的床板上。

  孫默疼的倒抽涼氣,可是顧不上揉,注意力全都被金色書籍吸引了。

  ‘不學無術,名師光環,當學生不努力,不刻苦,墮落為一個整天渾渾噩噩、只知道遛鳥逗狗、玩樂享受的廢物敗類時,可以使用此光環進行懲罰,幫助其重新走上正路。’

  “老師使用此光環后,被呵斥的學生猶如遭到當頭棒喝,會立刻進入癡呆狀態,失去思考能力。”

  ‘入門級。’

  “哈哈,竟然是一道名師光環?”

  孫默情不自禁的笑出聲:“難道說和貧\乳的鋼板娘在一起,有助于提升手氣?贊美李子柒,阿門!”

  孫默決定,下一次得到黃金寶箱后,先和李子柒待上三天多說些話,再開箱。

  “神經病,連助教都不是,竟然還笑的出來,真是一點羞恥感都沒有。”

  看著笑容滿面的孫默,袁豐鄙視,等到他被開除的那天,自己一定要買上兩斤豬頭肉好好的送他上路。

  孫默沒辦法不樂,這可是名師光環呀,只能領悟,而不能通過學習獲得,想要成為一星名師,需要領悟三道名師光環,以及專精一門副職業。

  成為老師的先決條件,便是頓悟‘無師自通’光環,因為它是基礎,所以不被算作名師光環。

  現在的孫默,掌握了‘金玉良言’和‘不學無術’,算是又在名師之路上前進了一小步。

  孫默等不及了,快步走出宿舍,找了個沒人的地方,把金色書籍取了出來,然后放在鼻子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真香,是名師的味道。”

  孫默嘀咕著,隨后拍碎了技能書。

  書籍崩散,化作了一團金色的流光,射入了孫默的眉心,他的腦海中,立刻多出了一些神秘、玄奧的東西。

  “對學生使用后,可以強制讓他們進入癡呆狀態?失去思考能力?”

  看著名師光環的效果,孫默恨不得立刻就找個人來一發。

  后勤處,休息室。

  李工望著面前的茶杯,一臉糾結,幾乎皺成一朵菊花。

  “又便秘了”

  陳木遞過來幾個酸梅干。

  李工正要開口,看到一個胖子走進休息室,趕緊站了起來,同時擠出了一個最燦爛的笑容。

  “楊部長!”

  嘎吱!嘎吱!

  數把凳子和地板的摩擦聲,還有后勤工們恭敬的問候,響徹一片。

  “嗯,你們都出去吧!”

  看到后勤工們都站了起來,楊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這才背著手,踱著走向了李工,他肚子上的肥肉太多,以至于都上下晃出了波浪。

  后勤工們趕緊彎著背,低著頭,離開了休息室。

  “我交代你的事情辦得如何了?”

  楊才站在了李工面前,隨手拿起了他的茶杯。

  “快……快好了。”

  李工縮了縮脖子。

  楊才抬手就把茶杯砸在了李工的鼻子上,跟著喝罵:“你是蠢貨嗎?這都多少天了?讓你找孫默麻煩這種小事都辦不好?”

  “孫默很狡猾!”

  李工苦笑。

  楊才又拎著茶杯給了李工一下。

  “有什么狡猾的?你只要找他的麻煩,給他添堵,把他惹怒了就行,等事情鬧大了,我會來收拾殘局的。”

  楊才冷哼,孫默不過是一個實習老師,而自己可是后勤部長,只要他犯了錯,自己有的是借口收拾他。

  “我立刻就辦。”

  為了不再被打,李工趕緊保證。

  “我再給你三天時間,搞不定,你就給我滾蛋。”

  楊才瞪了李工一眼,又繞著幾張辦公桌,拉開抽屜,大肆檢查了一番后,這才施施然離去。

  “呸,真蠢。”

  楊才朝著花壇里吐了一口談,琢磨著要再想一些其他手段了,上面催的很急,再不把孫默趕走,自己都要挨罵了。

  “我能怎么辦?我也很絕望呀!”

  李工嘆著氣,整個人無力的癱坐在椅子上,鼻子里的血水流出來,都沒心思擦了。

  夕陽漸落。

  李工敲開了孫默宿舍的門。

  “你找誰?”

  魯迪拿著一只豬腳,疑惑地看著李工。

  “我找孫默,孫老師。”

  李工堆笑。

  “孫默,找你的。”

  魯迪喊了一聲,回到桌子邊,繼續拔豬腳上的毛,但是眼睛卻忍不住瞟向李工,這個瘸腿的中年人穿的是學校后勤處的工作服,他找孫默干什么?

  “孫老師。”

  看到孫默坐在床邊看書,李工笑了起來,把提著的茶葉放在了旁邊:“這是錫蘭山的團龍茶,我保存了二十年了。”

  聽到錫蘭山團龍茶這幾個字,魯迪的眉頭忍不住挑了挑,這可是一種名茶,一兩曬干的茶葉就要上千兩銀子呢,非土豪鄉紳可喝不起。

  魯迪瞅了瞅,李工送來的茶葉,大概半斤左右,別看少,如果是真的團龍茶,那就是五千兩銀子。

  這幾年的唐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一個三口之家一年的花銷,也不過百十兩銀子。

  “這家伙下這么大的血本,要干什么?”

  魯迪驚訝不已,不過更讓吃驚的還在后面,孫默的眼尾,都沒有掃那些茶葉一下,對李工更是懶得搭理。

  李工眉宇間閃過了一抹惱怒,不過沒敢發作,堆著笑,乖乖的站在旁邊。

  大概等了十多分鐘,李工忍不住了:“我去煮水,沏茶!”

  李工拎起青銅水壺,出了宿舍,就忍不住開始咒罵了。

  “你個小兔崽子,竟敢這么對待你李爹,等你落在我手中,我非弄死你。”

  等到水開,氣不過的李工咳咳兩聲,吐了一口黃色的濃痰到水壺里,不過等回到宿舍,他的臉上就又堆起了笑容。

  沒辦法,誰讓只有孫默能治好自己瘸了十多年的腿呢,想痊愈,就只能忍著。

  “團龍茶的第二泡才是精華,一定要熱著喝!”

  李工一邊介紹,一邊沏茶,一股濃郁的茶香味,頓時彌漫在宿舍中,讓人唇齒生津。

  咕嘟!

  魯迪悄悄地吞了一口口水,聞味道,應該是真的錫蘭山團龍茶。

  “這位老師,一起來嘗嘗吧?”

  李工招呼魯迪。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魯迪湊過來,端起茶杯,吹了幾下,便滋的一聲,抿了一口,一瞬間香味便流淌在肺腑間,讓他禁不住喊了一聲‘好茶’。

  “呵呵,孫老師,您嘗嘗。”

  李工面上帶笑,心頭卻是滴血,這可是老子保存了十多年的茶葉呀,就這么被糟蹋了。

  孫默看向了茶水,神之洞察術激活。

  ‘錫蘭山,團龍茶,良品,喝之可以清腦去疲,健胃消食。’

  茶的年份不錯,但是算不得上品,不過以李工的身份和財力,能搞到半斤這種茶葉,已經是極限了。

  “孫默,你嘗一下呀,很香的,是好茶。”

  魯迪攛掇,他的情商不差,知道李工請自己喝茶,不是慷慨,而是為了讓自己幫腔,贊一句好茶。

  李工很識趣的雙手端起茶杯,遞了過來。

  “你喝!”

  孫默開口。

  “啊?”

  李工傻眼了。

  “喝光,一滴都不準剩。”

  孫默語氣冰冷,尼瑪,竟然在茶水中吐痰,你敢不敢再惡心一點?

  “孫默,人家好心送你茶葉呢,你這態度有點惡劣了吧?”

  魯迪說著,又喝了一口,味道不錯。

  “是嗎?那你幫他喝!”

  孫默輕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