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1章 這一場,戚勝甲,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戚勝甲……”

  朱挺正要宣布戚勝甲棄權,彭萬里獲勝,結果就聽到一個中氣十足的‘到’字,傳遍了斗戰堂。

  戚勝甲一個箭步沖刺,接近擂臺時,縱身躍上。

  稀稀拉拉的嘈雜聲響起,此時斗戰堂中,三分之一的學生已經走了,他們來這里,是為了看排名前五十的那些戰斗天才的比賽,最多也就是一百位,再往后面,就沒什么看頭了。

  “快點開始吧!”

  那些考核比賽排的比較靠后的學生催促了起來,最煩這些浪費時間的,知道自己不行,干脆就別出來丟人現眼了。

  “我還以為勝甲會棄權呢!”

  王浩意外。

  “肯定是被那個孫默激勵了幾句,頭腦一熱就上臺了,他也不想想,差著兩個階位,怎么可能贏?”

  周旭搖頭。

  擂臺上,朱挺開口:“請比賽雙方互相致敬!”

  “彭萬里,鍛體境六重,請指教!”

  身材敦實的彭萬里打量著戚勝甲,這小子精神狀態看上去不錯,但是沒關系,差著兩個階位呢,自己穩贏。

  學生想要參加考核,報名的時候要向斗戰堂報備各自的數據,彭萬里好歹也是正式成員,找負責報名的朋友問一下,就知道情況了。

  “戚勝甲,鍛體境五重,請指教!”

  戚勝甲擺出了戰斗姿態,謹記著孫默的吩咐,一旦裁判宣布開始,就立刻進攻。

  “居然是五重?難怪這么自信呢!”

  彭萬里撇了撇嘴角,依然不在意,可是臺下的周旭和王浩卻愣住了。

  “是我聽錯了?還是勝甲說錯了?鍛體五重?說謊可是要被開除的呀!”

  王浩擔心,他以為戚勝甲為了獲勝,在故意欺騙彭萬里。

  “真是愚蠢,這種小伎倆沒用的!”

  周旭恨鐵不成鋼,肯定是那個孫老師教的,不然那么實誠的戚勝甲絕對不會做這種事。

  至于戚勝甲晉升五重這種事情,兩個人打死都不信,先不說他花費了大半年才晉升鍛體四重,資質爛的無以復加,而他成功晉升也不過是幾天前,怎么可能再次晉階?

  “開始!”

  隨著朱挺話音落下,戚勝甲宛若餓狼一般撲出,雙拳舞出一團暴風,席卷了彭萬里。

  “哼!”

  彭萬里不閃不避,強勢迎擊。

  砰!砰!砰!

  拳掌碰撞,氣浪爆散。

  “孫老師說對了!”

  戚勝甲心頭一陣激動。

  “少年人都有傲氣,更何況對方階位還高你一重,他絕對會選擇硬抗,到時候,你猛攻他的右肩!”

  剛一交戰,就驗證了孫默的吩咐正確無誤,這讓戚勝甲信心大增,火力全開。

  “記住,以傷換傷,死戰不退,就捶他的右肩。”

  戚勝甲銘記著孫默的教導,咬著牙硬抗,彭萬里的羅漢十八掌的確厲害,打在身上很疼,他覺得要是換做以前,自己肯定扛不住,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的,狀態好的可怕,雖然疼,但是忍耐力也提升了。

  “對,一定是上古擒龍手推拿按摩的效果!”

  戚勝甲猜測,他太笨,都忘了境界提升后,身體強度也是會提升的。

  “怎么回事?”

  彭萬里皺眉,羅漢十八掌打的越發的急促了,明明是可以輕松獲勝的比賽,為什么打的這么艱難?對方就像一條瘋狗似的,不閃不避的和自己換傷。

  砰!砰!砰!

  又是一輪對攻后,右肩挨了十多下的彭萬里連續撤步,拉開了距離。

  戚勝甲胸口劇烈起伏著,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可惜了!”

  李子柒嘆氣,戚勝甲的實力也就是這樣了,要是可以一鼓作氣,就拿下彭萬里了。

  金木潔坐在紅木長桌后,一邊喝茶,一邊和幾個學生交談,指導他們的不足,等戚勝甲上臺后,目光立刻移了過去。

  “居然晉升了一階?是吃極品丹藥了嗎?不對,聽那個實習老師教導那個老實學生的一番話,他應該不是蠢人,不會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

  金木潔分析:“可是不吃丹藥,如何晉升一階?”

  這位風韻少婦黛眉輕蹙,滿臉不解,作為一名三星名師,她眼力不凡,自然能夠看出戚勝甲之前的狀態,那絕對不是瀕臨晉階的狀態,所以現在是鍛體五重,肯定是那個俊秀的實習老師做了什么。

  “我的天呀,什么鬼?”

  周旭驚呼,戚勝甲居然和彭萬里打的有聲有色?開玩笑的吧?難道彭萬里那個一百零六的排名是假的?

  “彭萬里今天拉肚子了?”

  王浩也在疑惑:“話說勝甲這戰斗力有點高誒?”

  “對呀,他不會真的是鍛體五重吧?”

  周旭作為鍛體六重,自然知道戚勝甲現在展現出的水準很高,要只說氣勢和心態,搞不好比自己還要強!

  “他難道能贏?”

  王浩嘀咕完,又忍不住自嘲:“我也是想多了,彭萬里又不是不會動的活靶子!”

  “能贏!”

  擂臺上,戚勝甲的心中,卻是迸出了這兩個字。

  現在的場面,和孫老師說的沒有任何差別。

  “他不想對攻,會主動拉開距離,到時候,你爆發過后應該跟不上了,不要急,趕緊調息聚力,同時進行言語騷擾。”

  回憶著孫默的吩咐,戚勝甲開口。

  “彭萬里,你的破綻,我已經看穿了。”

  “呵呵!”

  彭萬里冷笑,故作不屑,心底卻是咯噔一跳。

  “我資質很差,家里又窮,如果這一次進不了斗戰堂,就要退學,被賣去地主家當一輩子奴仆了,所以我會死戰。”

  戚勝甲直視著彭萬里的眼睛,語氣老實又落寞。

  孫默捂住了臉,戚勝甲完全沒有演技天賦呀,好在他的境況也是類似,所以表情還算到位。

  “你這算什么?讓我手下留情?”

  彭萬里才不是這種會替別人考慮的人呢。

  戚勝甲不知道該怎么接話,不過孫老師說過,不要管對方說什么,重述他的話就行。

  “你和我不同,你是天才,哪怕輸掉后三個月后再來,一定可以進入斗戰堂。”

  “哼,那當然!”

  彭萬里神態倨傲。

  “但是,你如果硬抗我的死斗,你的傷就會留下隱疾,哪怕將來復原,你也再達不到巔峰狀態。”

  說完,戚勝甲撲出。

  天狼獵殺,頓時,二十多道拳影撲朔。

  全場響起了零散的噓聲,指責戚勝甲耍陰招,不過大多數學生覺得無所謂,只是嘴炮而已,只要不是暗器之類的不光彩的手段,就沒問題。

  原本百無聊賴的朱挺,聽到戚勝甲這番話后,反倒是認真打量了他幾眼,有些意外:“居然會用心理戰?”

  金木潔點了點頭,為戰者,攻心為上!

  “什么?”

  彭萬里一退再退,右肩的疼痛似乎也加劇了,給他看病的醫師說過,他最近不能動武,不然會影響到康復。

  可是斗戰堂的考核是不能推卸的,原本抽到戚勝甲,彭萬里慶幸不已,以為撿到便宜了,誰知道卻是個燙手山芋。

  彭萬里心思不定,胸膛中的驕傲,讓他不想防御,可是醫師的話又讓他骨鯁在喉,不得已,轉攻為守。

  這一下子,戚勝甲受到鼓舞,攻勢更猛。

  “要贏了嗎?”

  李子柒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神情緊張。

  “走了!”

  孫默轉身離開,已經沒必要看了,彭萬里這防御姿態,足以說明他的心,已經亂了。

  “怎么辦?怎么辦?”

  彭萬里胸中一片煩躁和焦急,不知如何是好。

  拼著傷勢加重,打敗戚勝甲,可后果就是有可能落下隱疾,無法達到更高的巔峰,現在輸一場,三個月后養好傷,還能贏回來。

  對于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來說,這種事關未來人生的抉擇,帶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戚勝甲卻是信心爆表,因為直到現在,孫默所吩咐的事情,全部正確。

  “這一戰,能贏!”

戚勝甲跨步,重拳轟出  天狼嘯月。

  靈氣噴涌,幻化成一個狼頭,咬殺彭萬里。

  蹬!蹬!

  彭萬里連退,羅漢碎心掌打出,拍散了狼頭后,卻悚然發現戚勝甲已經趁機突破到身前,再想防御已經來不及了。

  彭萬里右肩中拳,摔下了擂臺。

  “這一場,戚勝甲,勝!”

  朱挺宣布。

  全場鴉雀無聲,學生們的目光夾雜著羨慕、嫉妒、以及不屑,落在了戚勝甲的身上,唯獨沒有甘拜下風。

  因為他們覺得戚勝甲不是靠實力獲勝,而是恰巧彭萬里有傷,被他遇上了,換做自己,也能贏。

  “我的天呀,勝甲贏了?”

  王浩使勁的揉著眼睛,他覺得自己肯定眼瞎了。

  周旭沉默,這戰局,和自己預料的不一樣呀。

  啪!啪!啪!

  鼓掌聲突然響了起來,眾人轉頭,發現竟然是名師金木潔,繡著三道金邊的白色長袍穿在她的身上,豐腴婀娜中,透著一股圣潔美。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