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7章 答應我,不做舔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什么?”

  張生揉了揉耳朵,忍不住笑了出來:“你看看他這驚雷拳打的多么流暢,你說他右手有傷?”

  “是的,有傷!”

  孫默可以肯定,因為通過神之洞察術,他看到張延宗的右臂有一行數據,顯示著肌肉輕微拉傷。

  “呵呵,無知!”

  張生嗤的笑了起來,懶得回答,看向了張延宗,有沒有傷,讓本人說出來,可是最有說服力的。

  “孫默這個臉,丟定了,還找托兒刷名氣?我這次就讓你身敗名裂。”

  張生心頭快意,一個吃軟飯的,被自己罵了,就該立刻立正做好挨打的姿勢,他竟敢反駁,真是不知死活。

  一直笑瞇瞇的張延宗聽到‘有傷’兩個字,臉色一僵,看向了顧秀珣。

  顧秀珣紅唇微張,有點驚愕的看著孫默,因為張延宗確實有傷,他的訓練量一直很大,上周日的時候,終于出事了,拉傷了胳膊,自己為此還訓了他一頓,可是這事只有自己知道呀。

  “嗯?”

  張生不蠢,所以看到張延宗沉默,突然有點不妙的感覺,正想著怎么補救一下,那個毒舌的孫默補刀了。

  “你的右臂拉傷,不只是訓練量大的關系,還因為舊傷。”

  孫默淡定的看著張延宗,又瞄到了一條數據。

  “你怎么知道的?”

  張延宗叫了起來,滿臉驚詫,這事他連顧秀珣都沒告訴。

  這話一出口,全場嘩然,因為這意味著孫默說對了,張延宗只是打了打戰力青銅人,孫默就能看出對方的傷勢,這眼力有點厲害了呀。

  “肯定是猜的!”

  張生冷哼:“你的求生欲還真是強烈呀!”

  張延宗覺得張生說的沒錯,要是孫默摘不掉‘找托兒’的帽子,名譽就全完了,這種人是不配做老師的,絕對會被開除,所以必須想辦法反擊。

  “張生,夠了。”

  顧秀珣聲音清冽,覺得張生太咄咄逼人了。

  張生被擠兌的嘴角抽搐,很想罵一句,你是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饑,他早打聽過了,今年來中州學府的實習老師總共有216人,可最后安心慧要多少?最多十五個!

  顧秀珣要占一個名額,因為那是安心慧親自花費重金挖來的,秦奮,張瀾,高賁,三人都是九大名校的畢業生,絕對是要留校的,這意味著216人爭奪十一個名額,接近20比1的淘汰率。

  張生雖然自傲,可是也不覺得以自己的實力,可以穩拿一個名額,一想到無法留校,他就會嫉妒孫默。

  大家都是松陽學院的畢業生,那個家伙遠不如自己,可就是因為他是安心慧的未婚夫,基本上不出意外,預定留校。

  “他憑什么?就因為長得好看?就因為是安心慧的青梅竹馬?”

  可以說,實習老師們私下里,沒少譏諷孫默,看到他被副校長張翰夫丟去后勤,大家都開心的想拍手跳舞了。

  別看實習老師們住同一個宿舍,私下里一起行動、吃飯、聚餐,但是每個人心中,都偷偷地憋著一股勁兒,準備把別人踩下去呢,因為大家都是競爭對手。

  拿到了名額,留下來,未來的人生,就可以有一個不錯的開局,被淘汰了,就只能去其他學校應聘,而且錯過了畢業季,其他學校也早找到了實習老師,所以淘汰者只能等下一年。

  “人生艱難呀!”

  想到這些,張生感慨萬千,這就是普通畢業生的人生,充斥著各種競爭,不像那些名校生,臨近畢業,就有很多學校開高薪去搶人了。

  孫默其實能猜到張生針對自己的理由,他當年應聘,也是經過了重重選拔的,同期有一個倒霉蛋,本來也過關了,可是因為突然空降了一個實習老師擠占了名額,那位成績最差的倒霉蛋不予錄用。

  沒辦法,有個位高權重的老爹,人家就是這么了不起。

  孫默當時也羨慕過人家,沒想到,現在也輪到自己被羨慕了。

  “等等,不對,我還沒確定能留校呀,這都幾天了,安心慧都沒見我,再聽那個李工的話,學校里不少高層正準備通過收拾自己,來打壓安心慧呢。”

  孫默的處境,其實很糟糕,后勤部長楊才可是吩咐了李工,要找機會把他踢出學校。

  “哼,這種沒本事的軟飯男,和他多說一句話,我都嫌丟人!”

  張生抱怨了一句,聽到顧秀珣發話了,他不想惹惱她,便擺出了一副‘我不和你計較’的表情。

  “呵呵,張生,這位學生的右臂傷了,驚雷拳只發揮出九成的效果,你居然還大吹特吹,你是不是眼瞎!”孫默譏諷:“你如果想留校,就好好學習,提升自己的助教能力,別只顧著當舔狗,捧女人的臭腳。”

  “你說是誰舔狗?”

  張生瞪著孫默,眼睛因為憤怒怒凸,就像兩枚大提子,孫默這家伙完全是一副教訓人的口吻,你憑什么?

  顧秀珣臉色一僵,布鞋中的腳趾,下意識的抓了一下地面,她知道孫默不是在說自己是‘臭腳’,可終究有些不舒服。

  “你呀,無論才華還是實力,現在還配不上顧秀珣。”孫默輕笑:“再擺出一副舔狗模樣,她會更瞧不起你。”

  “難道你配得上?”

  張生吼了出來,擔憂地偷瞄了顧秀珣一眼,看到她的眉宇間,有一抹驕傲,完全沒有替自己說一句話的意思,他知道自己這段時間對她獻出的殷勤,以及好不容易積攢的好感,都因為孫默這句話完蛋了。

  孫默很狡詐,這句話,不僅貶低了自己,還捧了顧秀珣,將兩個人的檔次一下次拉開了。

  像顧秀珣這種驕傲的女孩,只會找更優秀的男人。

  “我又不追她?”

  孫默嘴角一撇,聳了聳肩膀。

  “啊?”

  張生一愣,跟著臉色漲紅,又急又氣,又無可奈何,不過最后,都被濃濃的羨慕嫉妒恨塞滿了。

  對呀,人家孫默為什么要追顧秀珣?人家的未婚妻是安心慧,是云州天機學府百年不遇的天才、是首席畢業生、是三星名師、是無可爭議的校花、是傾城榜上排名第七的九州諸多學校公認的大美女。

  無論才華、美貌、名氣、聲望,顧秀珣和安心慧都不是一個等級的。

  顧秀珣臉色頓時不好了,深深地剜了孫默一眼,這個家伙的嘴巴好毒舌,而且還睚眥必報,不肯吃虧。

  自己不就是沒幫他說話么,但是也沒幫張生呀,至于抬出安心慧校長,把自己也壓一頭嗎?

  孫默走過張生身邊時,停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勸告:“答應我,男人不做舔狗!”

  不少看熱鬧的學生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出來,還有一小部分,露出了黯然神傷的表情,畢竟,誰還沒有個暗戀的女神呢。

  “老師好毒舌!”

  戚勝甲嘆服,趕緊跟上。

  張生拳頭緊攥,骨節都在咔吧作響,他很想揍死孫默,但是他不敢,因為一旦當著這么多學生打架,影響太惡劣,十有會被開除的。

  “張延宗,走了!”

  顧秀珣喊了一聲,去往角落。

  “秀珣!”

  張生趕緊喊了一句,試圖挽回一點好感。

  顧秀珣完全沒有應聲。

  “秀珣!秀珣!”

  張生急了,追了上去。

  “夠了,不要叫我秀珣,我和你很熟嗎?”

  顧秀珣回頭,呵斥了張生一句。

  “呵呵,好慘呀!”

  “哎,連一個軟飯男都不能穩壓一頭,看來他的實力也就那樣!”

  “他叫什么?張生?一聽就沒有‘名師’的命呀!”

  張生看著顧秀珣投向自己的冷漠的眼神,頓時僵在了原地,四周的嘀咕議論又傳進了耳朵中,盡是貶低,讓他再也受不了,捂住了嘴巴。

  張生氣的噴出了一口鮮血。

  “孫默,這筆賬,我記下了,我一定讓你身敗名裂,想娶安心慧?做夢去吧!”

  嘴里充斥著血腥味,讓張生更恨孫默。

  孫默也沒想放過張生,這家伙公然說自己找托兒刷名氣,簡直惡意滿滿,要是傳出去,對自己的聲譽是極大的影響。

  要知道,別說想成為名師,就是普通老師,也會愛惜羽毛,畢竟任何學校都不會要一個聲名狼藉的老師。

  戰力館,學生們賣力的打著青銅人,希望被顧秀珣看上,可惜她在走神。

  “張延宗,你說,他真的看出了你的手臂有傷?”

  作為知道內情的人,顧秀珣能看出張延宗的右臂留了一些力氣。

  “我打假人前,揉過右手腕,應該是被他看到了。”

  張延宗分析:“他應該是根據這個,判斷出我有傷,要不就是猜的。”

  顧秀珣沉默,腦海中,回想著孫默和張生的交鋒,發現他自始至終,都淡定的無以復加,哪怕是被說‘找托兒’,換了別人肯定著急辯解,但是孫默并沒有,這份鎮定自若的氣度,倒是讓人出乎意料。

  “不過他真的好毒舌,竟然說我是臭腳,信不信我塞到你的嘴巴里?”

  顧秀珣撇了撇紅唇,旋即不再想這件事,自己的競爭對手,可是秦奮他們那三個名校畢業生,是那些心懷叵測的學校高層,自己要幫助安心慧校長守住這所學校,其余人,皆不足慮。

  接下來就是斗戰堂考核,自己要一鳴驚人,張延宗的天賦加上自己的教導,應該不會出意外。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