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2章 認慫服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怎么還打?”

  李工捂住了臉,滿臉都是難以置信,這家伙的膽子為什么這么肥?等等,他突然醒悟了起來:“你是不是覺得安心慧校長可以護著你?別做夢了,學校也不是她的一言堂……”

  這一次不等李工說完,孫默就拉開架勢,正反手開弓,扇在了李工的臉上。

  啪!啪!啪!

  倉庫中,把掌聲回響。

  “不要再打了,我錯了!”

  李工抱頭,為了治好這條瘸腿,他決定忍,而且他發現,這個小子比起自己第一次見他,自信了很多,對,嘴巴也更毒了。

  孫默停手,目光毫無波瀾的看著李工,他可沒忘了那天被這個家伙態度惡劣的罵過。

  這個家伙一直在找自己的麻煩,目的就是要制造開除自己的理由,一旦被開除,這個污點就要背一輩子,別說再不可能去別的學校應聘當老師,就是做其他工作,都會受到影響。

  面對一個要毀了自己未來的家伙,孫默絕不憐憫。

  “你想讓我做什么?才會治好我的腿?”

  李工的語氣軟了下去,很多實習老師最怕的就是實習期間犯錯誤,因為會被開除的,自己能威脅孫默的就是會給他使壞,讓他的實習成績墊底,可是孫默不在乎能否留校后,自己的威脅就沒用了。

  “你說呢?”

  孫默反問。

  李工沉默,作為一個有眼色的社會人,他知道孫默想要什么,但是自己不能說呀,不然學校就待不下去了。

  “沒有人指使我搞你,是我聽說你是安校長的未婚夫,覺得你不配,玷污了校長,我心里不爽,才找你麻煩的。”

  李工話音沒落,孫默的大手就抽了過去。

  李工踉蹌了兩步,臉龐都腫了起來。

  “你算個雞毛?就你這膽子,沒人指使敢接二連三的找我麻煩?你吃飽了撐的?”

  孫默恥笑。

  噗通!

  李工膝蓋一軟,跪了下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不能說的,不然別說工作保不住,我還會被打死的。”

  “你可以逃走呀。”

  孫默蹲了下來,看著李工:“等你的腿好了,什么工作找不到?”

  李工猶豫了一下,還是認慫了。

  “是后勤部長楊才讓我搞你的,要是能把你趕走,他承諾我可以當上后勤部的副部長。”

  “他為什么找我麻煩?”

  孫默皺眉。

  “可能是你偷吃了他家的大米!”

  李工說完,看到孫默又抬起了手,趕緊抱頭解釋:“這我就不知道了,也可能是上面再找安心慧的麻煩,你被牽連了。”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紛爭,中州學府也不是鐵板一塊,她衰落到丁等聯賽墊底,即將被摘牌除名的地步,除了三百年前那次大災難的遺禍,學校內部也面臨著巨大的問題。

  孫默蹙眉,陷入了思考。

  李工跪在地上,不敢打擾孫默,也不敢起來。

  “你應該替楊才干過不少壞事吧?”

  孫默突然開口,把李工嚇了一跳。

  “沒有!沒有!”

  李工連忙擺手,啪的一下,又挨了一巴掌,腦袋都差點被打懵。

  “二十幾個后勤工,為什么楊才偏偏找你?說你不是他的狗腿子,誰信?”

  孫默愛,尤其喜歡推理類。

  “你是魔鬼嗎?”

  李工的身體哆嗦著,孫默那雙眼睛,黑白分明,明亮透徹,從中溢出的那股鎮定和自信,讓他覺得自己被看穿了,毫無秘密可言。

  “好了,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孫默抓住了李工的瘸腿,施展通絡術。

  李工身體一抖,本來準備打死都不說的,可是瘸腿突然察覺到了一股熱流滋生,這讓他精神一振。

  “你……”

  李工目光震驚的看向了孫默,上古擒龍手果然厲害,只是隨手一按,自己居然就舒服了好多。

  來自李工的好感度5。

  與李工的聲望關系,中立(6/100)。

  “我說了,我可以治好你的腿!”

  孫默聲音中,滿是自信。

  李工吞吞吐吐中,把自己知道的黑歷史都說了出來,沒辦法,這條腿缺了十二年,麻木、僵硬,大夏天都覺得腿寒,要裹護腿,等到了冬天,更難熬,現在突然舒服起來,他實在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果然是一個普遍現象。”

  聽著李工的描述,孫默的臉色越來越冷。

  “不要停!”

  隨著孫默的右手拿開,那股讓人舒服的想呻\吟出來的熱流立刻消失,李工下意識的喊了一句。

  “哼,給我仔細聽好了,按照我說的去做,事后我會治好你的腿。”

  孫默仔細交代了一番。

  “不行,那么做了,我會死的!”

  李工聽完,臉色蒼白一片,不停地拒絕。

  孫默從口袋里掏出一塊栗子大的白色玉石,在手里上下拋玩。

  “留音石?”

  李工哀嚎了一聲,整個人都氣的幾乎暈過去:“孫默,你算計我!”

  留音石是一種奇特的玉石,可以通過靈氣共振,錄下四周的聲音,李工沒有想到,孫默會來這么一手。

  “你說了這么多,你以為自己還有反悔的機會嗎?”

  留音石不算便宜,但是哪怕是囊中羞澀的學生,都會盡量備上一枚,萬一碰上名師授課,也能錄下來,以便日后復習。

  孫默在行李中看到這塊石頭后,就知道自己的計劃十拿九穩了,李工只要中了計,不上船都不行。

  作為一個推理迷,孫默知道,偷拍是偵探小說中經久不衰的一個手段。

  李工咬緊牙齒,像急紅眼要咬人的兔子,撲向了孫默,想搶回那枚留音石。

  孫默早防備著這家伙呢。

  李工剛一動彈,孫默的右腿就高高掄起,一個側踢,轟在了他的腦袋上。

  李工像一條破麻袋似的摔了出去,砸的塵土飛揚。

  “嘖!”

  孫默活動了下腳腕,不愧是可以修煉的靈氣世界,讓這幅身體非常健康,強悍。

  被踹翻后,李工才開始害怕,自己失心瘋了嗎?居然朝著孫默動手,人家就算是個吃軟飯的,也是拿到了松陽學院畢業證的畢業生。

  “我只給你兩天時間考慮!”

  孫默彈了彈實習長袍上的灰塵:“想想吧,你的腿要是好了,可以找一份體面的工作,掙更多的錢。”

  李工確實心動,后勤工這活兒,又累賺的又少,而且自己的腿腳不方便,干起來更吃力。

  “話說你這種老瘸腿,去了妓館,就算是年老色衰的妓女,恐怕都不想搭理你吧?”

  孫默毒舌:“上了床,換個姿勢怕是都要折騰半天!”

  李工愣住了,跟著老臉一黑,胸中既有憤慨,又有無奈。

  沿著校園的青石小路漫步,曬著午后的陽光,孫默的心頭一片舒爽,搞定了李工,就暫時沒人找麻煩了,可以輕松幾天。

  中州學府占地極廣,不時地可以看到面龐稚嫩的學生,要不是身上的校服古色古香,孫默甚至都以為自己回到了市二中學。

  進入學校的正門,沿著大道走幾步,就是一個小廣場,此時有人在布置會場,七天后,就是招生大會了。

  中州學府招生的標準,是年滿十二歲的少年少女。

  在以前,等不到招生大會,學校的門檻都要被求學的學子們踩爛了,所以要準備入學考核,篩選掉很多達不到標準的學子。

  現在,隨著學校評級跌落到丁等,除了還剩下一些虛名,當年的盛況已不復存在,能招滿名額,校領導們就謝天謝地了。

  取中州學府而代之的萬道學院,人家現在是金陵城第一學院,是達官顯貴,富商土豪們的首選。

  “看那個李子柒的穿著和談吐,顯然出自名門,她的父母肯定希望她去萬道學院,系統讓我招她做學生,這任務很難呀。”

  憑心而論,如果自己是李子柒的父母,也會讓她選萬道學院,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上更好的學校呢?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希望任務失敗,不會有懲罰!”

  孫默抓了抓頭發,說起來,他還有三個任務,一個是半個月內成為助教,獎勵黃金寶箱一個,本來人家是一個月,結果自己口嗨,時限更改不說,如果不能完成,系統還明確表示會給與嚴厲懲罰。

  另一個就是幫助戚勝甲通過斗戰堂考核,同樣會獎勵黃金寶箱一個,不過孫默了解了斗戰堂的考核機制,再加上戚勝甲那讓人不忍淬讀的潛力值,他就覺得自己攤上事了。

  第三個任務簡單,但是孫默反倒沒多少興趣,因為沒挑戰性,正如系統所說,名師就是化不可能為可能,讓廢物變成良才。

  這符合孫默的美學,因為他玩游戲,從來都是選最高難度開局。

  “招生大會上,我一定要挑幾個潛力值爆表的學生。”

  孫默揉了揉眼睛,神之洞察術就是他的底氣:“話說我的未婚妻叫安心慧?這個名字真不錯,聽說還是個傾城榜上的大美人?要不要去看看?”

  傾城榜是一個只刊登女性名師的榜單,顧名思義,上榜者,不僅要有傾國傾城的姿色,本身還要學識淵博,鐘靈毓秀,氣質絕倫,可以說,能上榜者,都是男人們夢寐以求的女神。

  這個榜單不像青云榜和名師榜,是官方收集數據后發布的,它只是好事者們自己選的,但越是這樣,越值得相信。

  要知道這個年月,可沒有炒作和水軍,刷不出名聲,所以能上榜者,就代表著大眾的認可度。

  “自己的未婚妻,看一眼總不會犯法吧?”

  孫默心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