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7章 登門請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辦公樓,校長室。

  一位穿著月白色長袍的美女正在伏案工作,烏黑的長發盤起,用一根木質的發簪簡單的扎在腦后,不施半點粉黛,卻依舊清麗脫俗,美艷無雙。

  房間中,有低沉的呼吸聲,還有夏風拂過,翻動紙頁的聲音,配上淡淡的薰香味,一股知性的氣息悄無聲息的彌漫開來。

  周琳推開門,放輕腳步,走了進來。

  “錢家的門房說錢老出門訪友了,連您的拜帖都沒收,顯然是不想見大小姐!”

  周琳咬了咬唇皮,語氣不忿,她是安心慧的女助理,負責處理一些日常雜公務。

  私下里,周琳會以大小姐稱呼安心慧。

  “不要亂說,錢老可能真的不在家!”

  安心慧的聲音平淡,不見一絲波瀾。

  “我看他根本就是不想來招生大會。”

  周琳冷哼:“我聽說,他已經答應了萬道學院校長的邀請,準備成為他們的客座名師了。”

  金陵城有學院十幾座,以前最出名的無疑是中州學府,只不過隨著不斷衰落,現在已經被萬道學院超越。

  帶來的后果,不僅是優質生源被搶走,連名師們都會將萬道學院作為第一選擇,至于普通老師們,只有明確得知不會被萬道學院聘請后,才會來中州學府求職。

  安心慧沉默,她知道,中州學府的號召力幾乎降到了冰點,她正在試圖扭轉這種局面,可哪有那么容易。

  “大小姐,要趕快想個辦法了,這已經是被挖走的第七位名師了。”

  周琳心焦,一所名校的底蘊,最直觀的一點,就是看其擁有的名師數量,一旦連名師都沒有了,那還有什么資格冠以名校的頭銜?

  “嗯!”

  安心慧止住了嘆氣的沖動,在外人面前,她不愿意表現出自己的軟弱和頹廢:“對了,他怎么樣了?”

  “很好!”

  周琳知道安校長說的是她那個未婚夫,一想到那個家伙,她就覺得生氣,安心慧可是天機學府的首席畢業生,傾城榜上排名第七的大美女,智慧與美貌并重,那個孫默憑什么娶她?

  “他應該在埋怨我吧?”

  安心慧蹙眉。

  “他敢?”

  周琳的聲音頓時拔高了十度:“自從接住這個爛攤子,您都忙得焦頭爛額分身無術了,而且學校的事情,又不是您一個人說了算?”

  “我當時應該堅持一下的,孫默被丟去后勤,連實習老師都當不上,對一個畢業生來說打擊實在太大了。”

  安心慧有些后悔,當初應該頂住那幾位施加的壓力的,她明白,那幾位打壓孫默,其實是給自己下馬威。

  “他要是連這個困難都搞不定,趁早自殺算了。”

  周琳譏諷:“你也別奢望他替你抗下這一切了,就那個孫默,沒可能的。”

  中午的時候,戚勝甲能動了,但是右臂和左小腿麻木、僵硬、摸上去硬邦邦的,就像摸著一塊石頭。

  “你還是去找醫師看看吧?”

  王浩把午餐打了回來,放在桌上:“少吃一點吧!”

  “進斗戰堂肯定是沒戲了,你現在要做的是盡量別殘廢了。”

  嚴立呼嚕呼嚕的喝著米粥,要是平時,他才不會待在宿舍里,但是今天不同,看到討厭的戚勝甲那張絕望的臉,他就開心的想哼小曲。

  “少說兩句吧!”

  周旭嘆了一口氣。

  “關你屁事?我關心戚勝甲,不行嗎?”

  嚴立吼了回來,神態囂張。

  戚勝甲呆呆的坐在床上,望著地板發呆,已經半天沒說話了,如果自己殘廢了,真不如自殺,還能給家里少添一些麻煩。

  “你肯定是練功練壞了身體,要不去找一位名師請教下?”

  周旭懶得和嚴立吵嘴。

  “你當名師是路邊的石頭呀,你們想找就找?”

  嚴立翻了一個白眼,周旭真是異想天開。

  本來表情呆滯的戚勝甲聽到這話,眼睛一亮,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掙扎著下了床鋪,他想起了昨晚遇到的那個孫默,他說過自己這么練不對,而且還特別提醒過要注意右臂和左小腿,不要用力過猛。

  “難道他早就看出了我身體的問題?”

  想到這里,戚勝甲有些后悔了,昨天不敢怠慢人家的。

  “你干什么?”

  王浩扶了一把。

  “我……出去散散心。”

  戚勝甲想解釋,可是看到嚴立在場,就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實習老師住的地方很好找,戚勝甲很快就問清楚了孫默的宿舍號,只是走到門前后,又猶豫了。

  “自己昨天的態度可不好,萬一人家不指點自己呢?”

  除了這個方面,戚勝甲也覺得自己有些病急亂投醫了,一個助教都當不上的畢業生,能指點自己?

  魯迪拎著一個陶盆回來了,看到戚勝甲站在門前,便壓低嗓音詢問:“你找誰?”

  問完,魯迪便暗暗的懊惱了一下,聲音有點大了,太過于突出老師的威嚴,而忽視了親和力,還要繼續鍛煉呀。

  戚勝甲脖子一縮,避開了魯迪的視線,往后退了幾步。

  魯迪聳了聳肩膀,不置可否,進了門。

  黃昏日落,倦鳥歸巢。

  袁豐抱著一摞書回來了,進門就問:“那個學生怎么回事?”

  “不知道,下午來了好幾次了。”

  魯迪的面前放著一盆豬腳,他在用心的給它們拔毛,這可是要送給老師的,必須盡善盡美。

  “是不是來求教的?”

  袁豐好奇,說著話,張生也回來了。

  夜幕降臨了,戚勝甲依舊沒有離開的意思。

  “你們說,他是不是想求指教,又不敢開口?”

  魯迪下意識的整了整衣襟。

  “要找也是找張生呢!”

  袁豐拍了下馬屁,在他看來,張生十有要留校,現在打好關系,準沒錯。

  張生沒有說話,但是倨傲的表情,足以說明他也在關注那個學生。

  “要不去問問?”

  魯迪提議,他還有些奢望,如果是找自己呢?

  “要去也是張生去呀!”

  袁豐攛掇:“學生漏夜前來求教,這要是傳出去,對名氣也有好處!”

  張生早打定了主意,那個學生不敲門,自己就不主動去詢問,畢竟實習老師也是要有格調的,不能屈尊降貴,可是聽到魯迪的話后,又覺得有道理。

  “快去吧,看看這家伙要請教什么?”

  魯迪催促。

  “嗯!”

  張生起身,把衣服上的褶皺撫平,這才施施然走出去。

  “你站在門前,可有什么事情?”

  張生詢問。

  “我……”

  戚勝甲吞了口口水:“我找孫默……孫老師。”

  聽到孫默兩個字,張生的臉色頓時黑了下去,轉身就要離開,可是又忍住了,學生來求教孫默,自己上趕著跑出來,這要是傳出去,自己可就丟人了,所以必須問清楚。

  “你找他干什么?”

  張生問完,又自嘲一笑,覺得自己多心了,孫默那么垃圾,就算是腦殘的學生,也不會找他請教呀!

  “請……請教!”

  戚勝甲的聲音更小了。

  “什么?”

  張生卻是破音了,就連躲在屋子里偷聽的魯迪和袁豐也是滿臉懵逼。

  戚勝甲低下頭,挪動腳步,想要離開。

  “站住!”

  張生語氣微怒:“孫默不在,你要請教什么?我來替他解答!”

  張生其實不想管這個無知的學生,但是不能讓他這么走掉,不然豈不是說自己不如孫默?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解決掉這個學生的問題,證明自己的教學實力高超。

  “我……我的手和腿殘了,想請教一下,是什么原因?”

  戚勝甲大著膽子問了出來。

  張生愕然,隨即臉色就變得一片鐵青,喝叱出聲:“混賬,我看你不是手殘腿殘,而是腦殘,你要是有病,怎么不去找醫師?”

  張生罵完,轉身就走,在他看來,這肯定是某些競爭者的陰謀,來詆毀自己的聲譽,降低自己留校的幾率。

  “肯定是孫默干的!”

  袁豐指責:“他嫉妒你的才華,想把你也拖下水。”

魯迪裝起了縮頭烏龜,繼續給豬腳拔毛  張生氣的把茶杯砸在了地上,心說我怎么就沒想到這一招呢?不行,明天就要找幾個學生,讓他們分批來向自己請教。

  不就是刷聲望么,誰不會?

  “孫默這家伙,實力沒多少,鬼心思倒是不少。”

  袁豐摸著口袋,盤算著自己有多少錢,能請幾個學生托,又擔心被校方發現后,會被直接開除!

  這一晚,除了魯迪,張生和袁豐都沒有睡好,大清早,他們就起床了,結果一出門,看到戚勝甲卷縮在門前不遠處。

  “孫默這次真是下血本了,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錢!”

  袁豐譏諷。

  “哼!”

  張生看都沒看戚勝甲,這種差生,一輩子都沒出人頭地的機會了,和這種爛泥說半個字,他都嫌臟。

  食堂,孫默一邊吃著素包子,一邊看著漂浮在眼前的那本金燦燦的書籍發呆。

  昨晚零時,幸運寶箱刷新,他以為又會抽到一小撮泥土,誰知道跳出來的卻是這本書。

  按理說,抽到了獎品,應該開心,可看著這本技能書的名字,孫默滿頭霧水,甚至還有點兒小不爽。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