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章 你這么修煉不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架,終究是沒打起來。

  孫默拿了錢,出去覓食,盡管剛爆發了一次沖突,但是他的內心毫無波動,因為他篤定,只要袁豐帶著腦子,就一定會忍,哪怕他忍不住,旁邊兩位也一定會勸阻。

  先不說實習期,不能違反校規,不然無法留校,自己現在可是被有心人盯著,就等著犯錯,然后開除呢。

  袁豐要是動手,絕對一起倒霉。

  當然,真要打起來,孫默也不慫。

  “還是要盡快研究一下靈氣,再把大乾坤無相神功練成,以后再起了爭執,誰還吵架?直接錘爆他們的狗頭!”

  這種級別的沖突,孫默看上去情緒激烈,一言不合就要動手,其實內心冷靜的一匹,他早就在思考接下來可能發生什么狀況,該如何應對了。

  袁豐卻是雙眼怒凸,憋屈難受,一拳砸在了墻壁上。

  “他卷鋪蓋卷滾蛋的那天,我一定買一百兩的鞭炮放了‘恭送’他離開。”

  袁豐咬牙切齒。

  “這家伙肯定是破罐子破摔了,你和他計較什么?”

  魯迪安慰,在他看來,孫默基本上留校無望,而袁豐很可能成為自己的同事,自然便向著他說話。

  星空下的校園,夜風微拂,別有一番趣味,孫默準備夜游一把,順便捋一捋未婚妻的事情。

  安心慧雖然比孫默大三歲,但兩個人是青梅竹馬。

  孫默自小在中州學府長大,直到八歲,才隨母親離開,因為父親是這所學府的老校長、也就是安心慧爺爺的得意弟子,所以老校長曾經在他的一次壽宴上說過兩家要結親。

  隨著安心慧逐漸長大,她驚人的天賦也展現了出來,最終選擇了云州的天機學府,并且在一年級,就開始聲名遠揚。

  與之相反,孫默的資質遠不如他的父親,也就是比普通人強一些,靠著勤奮努力,艱難的考入了松陽書院。

  孫默知道自己配不上安心慧,也沒把老校長說的玩笑話放在心上,可誰知道臨近畢業的前幾天,安心慧突然送來親筆書寫的招聘書和婚書,在聘請他到中州學府實習的同時,也希望可以盡早完婚。

  安心慧很美,也是孫默的初戀情人,所以他一畢業便收拾行囊,早早的跑來了,結果接連遭到針對,被趕去了后勤處。

  “真笨呀,這其中擺明了有什么隱情。”

  孫默無語,也理解那位本尊為什么去郊外散心了,這感覺,簡直就像等著吃龍蝦大餐,結果被人灌了一嘴屎,換了誰也不舒服。

  “那我現在該怎么辦?”

  孫默估摸著,自己應該是回不去了,再加上系統發布的兩個任務,看來只能繼續當老師了。

  還好,自己已經有了六年的班主任代課經驗,更何況還有神之洞察術,在中州學府立足,應該是沒問題的。

  孫默忘記了,這里教的可不是語數外,理化生,而是武學、靈紋學、草藥學占星術這類學科。

  “也不知道薪水如何,不會連干五年,也湊不齊一套首付的錢吧?”

  想起可怕的房價,孫默突然有一種解脫的感覺,金陵的房價,總不至于漲的讓人想跳樓吧?

  中州學府的莫悲湖在金陵城都是出名的風景名勝,銀色的月光下,更有一番味道。

  孫默走了半圈,突然聽到右邊的樹林中傳來了微響,他猶豫了一下,走了過去。

  稀疏的林間,有一個光著膀子的少年,正在打拳,他的棉布褲子已經被汗水濕透,褲腳卷起,穿著一雙布鞋。

  脊背上,汗水流淌,隨著揮拳,晶瑩的汗珠會被震到空中。

  孫默有吹一聲口哨的沖動,這個少年的身材真是好呀,雖然不高,但是渾身沒有一絲贅肉,肌肉輪廓清晰硬朗,讓他瞬間想起了李小龍那種精瘦的猛男。

  砰!砰!砰!

  拳風破空,發出低沉的聲響,少年很專注,每一拳都試圖做到完美,并沒有去看孫默這個驀然到來的陌生人。

  孫默雙手抱胸,靠在了一棵楓樹旁,目光凝視。

  神之洞察術激活。

  少年的頭上,一尺處,立刻浮現出三個字。

  “戚勝甲?這名字不錯。”

  孫默暗贊。

  其他部位,也漸漸的浮現出數據。

  力量八,同齡人中,已是翹楚,雙拳打死牛,毫無問題。

  智力四,有點兒木訥,只知道苦練。

  敏捷六,正常水準。

  意志三,巔峰可達到七,少年有此等心性,已是不易。

  “意志嗎?”

  比起之前遇到的李子柒,戚勝甲的數據中,多出一條意志,而且下面還用紅色字體,備注了一下。

  ‘最近遭受挫折中,意志正在逐漸削弱’。

  “這個名師系統很人性化呀,還知道把重點標紅!”

  孫默撇嘴,在腦海中,詢問系統:“普通成年男性的數據標準,是多少?”

  “五!”

  系統言簡意賅,似乎多說一個字,會累死似的。

  “那豈不是這個戚勝甲有點蠢?”

  孫默無語,系統回答的簡單,但是以他的智商能夠明白,一個普通人的所有數據,都是五。

  系統沒有義務陪聊。

  “耐力是七,爆發力是六,還不錯嘛!”

  孫默想到了李子柒,那個漂亮女孩的智商竟然是十,潛力值極高,雖然是個會平地摔的笨蛋,但是系統建議招募為弟子。

  眼前這位,孫默找到飄在他右腿旁的潛力值后,忍不住搖了搖頭。

  潛力值,低下!

  孫默即便不知道普通人潛力的平均值,看到‘低下’這兩個字,也知道他沒前途了。

  年齡十五歲。

  境界,鍛體境三重。

  看到這里,孫默蹙眉,白天在圖書館,他已經了解過‘修煉’之道。

  修煉之道,最初為鍛體境,顧名思義,就是通過修煉武學,食補、藥浴等等手段,來強健體魄。

  ,乃是一個人的本源,只有強大了,才能病邪不侵,諸傷不死,只有活著,才能向更高的境界攀登。

  簡單來說,就是人死如燈滅,一切完蛋,而鍛體境,就是讓這盞燈,燒得時間更旺,不會因為一陣風就被吹滅。

  鍛體境,共有七重,最顯著的標志,便是境界提升,力量增加。

  戚勝甲的境界,真的是對得起他那個潛力值‘低下’的評價。

  一般來說,孩童時代,身體還未長成,所以不會進行鍛體,以免留下隱疾,傷了本源,所以只是簡單的磨練一下身體,大部分時間,用來學習,識文斷字,念四書,讀五經,通六藝。

  中土九州,十二歲成年,此時,便可以開始循序漸進的鍛體。

  “十五歲,怎么也要四、五重才夠看呀!”

  孫默倒也沒有意外,中州學府有校服,但是夜晚修煉,戚勝甲自然是不舍得穿的,不然磨損了,還要花錢重新購買。

  這套棉衣,早已漿洗的發白,還有補丁,這種窮苦人家,是不用想食補、藥浴了,這可是要花錢的,所以全靠天賦和努力支撐了。

  戚勝甲的動作有些變形了,沒辦法,被孫默凝視,他感覺有些不自在,于是干脆休息,走到衣物旁,拿起水壺灌了幾口。

  “不要再練了!”

  孫默開口。

  “嗯?”

  戚勝甲扭頭,疑惑的看著孫默,他明顯是在和自己說話。

  “不要再練了,回去睡覺。”

  作為老師,孫默對于這種努力的學生,他還是很欣賞的。

  咕嘟!咕嘟!

  戚勝甲灌了幾口水,揉了揉胳膊和大腿上的肌肉,便走到空地前,繼續開始修煉天狼拳。

  一周后的斗戰堂考核是自己最后的機會了,進不去,就只能回家放牛種地了,現在不練,以后也沒機會練了。

  想到此處,戚勝甲的出拳,更賣力了。

  “你這么煉不對!”

  孫默其實也不想多管閑事,但是數據顯示,這個少年的疲勞度已經很高了,而且多處肌肉都有輕微的損傷。

  “你是……”

  戚勝甲停下了動作。

  孫默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他也是自尊的,在沒有得到學校的承認前,他是不會以實習老師自稱的。

  “您是實習老師?”

  戚勝甲反問,對方身上的藍色長袍,是實習老師才穿的,想到這點兒,他有些激動了,哪怕是實習老師,指點幾句,實力說不定可以提升一些。

  “我是孫默。”

  孫默還是拒絕承認老師身份。

  “啊?你就是安校長的未婚夫?”

  聽到這個名字,戚勝甲下意識的叫了出來,跟著就睜大了眼睛,打量孫默,果然長的是眉清目秀,豐神如玉,吃軟飯的本錢雄厚。

  自己和人家一比,就是路邊的土坷垃。

  “我說你,這么煉不對,趕緊回去休息。”

  孫默最討厭無效率的浪費時間,三番四次重復一個話題,讓他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

  “哦!”

  戚勝甲應了一聲,但是并沒有聽話。

  孫默皺了皺眉,跟著自嘲一笑,轉身離開,人家這是不相信自己的建議,再說自己也沒打算指導,純粹是看他勤奮,才多了一句嘴。

  戚勝甲的確是這么想的,有關孫默的事情,可是最近學校里的熱門話題,在他看來,這位實習老師連助教都當不上,只能去后勤處打雜,肯定是教學實力不濟。

  在這種事關未來人生的重要關頭,戚勝甲哪敢胡亂聽那些不靠譜的指導!

  “注意你的右臂,左小腿,不要用力過猛!”

  林外,傳來了一聲告誡,不得不說,孫默的聲音,還是很好聽的。

  戚勝甲忍不住笑了出來,自己這種苦練方式,身體各處都在疼,可是除了忍著,能怎么辦?

  “反正努力練習總沒錯!”

  在戚勝甲樸素中的價值觀中,認為多用心練習一遍,實力就會多一點兒提高。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