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4章 名師光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個二十歲的青年走進了閱覽區,附近的學生立刻起身,鞠躬問安。

  “秦助教!”

  中土學風盛行,尊師重道是優良傳統,更何況秦助教還施展了一道‘博聞強記’光環,讓大家的學習效率倍增,于情于理,學生們都要問候一聲。

  秦奮穿著代表著助教身份的藍色長袍,面帶笑容,雙手下壓,示意學生們不要多禮,繼續學習。

  “秦助教這名師光環籠罩的范圍好大呀,看來很快就能轉正代課了!”

  “你這不是廢話么,人家是夏州稷下學宮的畢業生,那可是九大名校之一呀!”

  “哎,聽說今年咱們學校就招到了三位名校畢業生,真是好慘呀!”

  四周響起了竊竊私語,人的名,樹的影,名校畢業生的身份總是備受認可,學生們心懷敬意,稷下學宮這四個字也占了很大的關系。

  孫默撇了撇嘴角。

  在中土,想要成為老師,很不容易,必須領悟名師光環,這是老師獨有的天賦,可以讓他們在教學指導中,事半功倍。

  例如剛才的‘博聞強記’光環,老師使用后,學生會進入博聞強記的狀態,在一段時間之內,記憶力增強,理解力提高,讓學習效率提升數倍。

  名師光環無法靠后天學習掌握,只能靠頓悟,因此中土老師的數量并不多。

  想要成為一名老師的第一道門檻,便是要在十八歲之前,頓悟‘無師自通’光環。

  要知道,頓悟是一種很罕見玄奧的狀態,是那種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妙手偶得。

  頓悟了‘無師自通’光環,便代表著智商沒有問題,在沒有名師指導的情況下,也可以自行參悟,悟的真意。

  同時,有了‘無師自通’光環,頓悟的頻率提高,便可以在教學生涯中,領悟到新的名師光環。

  在九州諸國,衡量一位老師是否優秀杰出的硬性標準,便是其掌握的名師光環的數量。

  名師的等級,以‘星’來衡量,除去無師自通光環,再掌握三道名師光環,并且精通一門副職業,便是一星名師。

  九星名師為最,也被稱為亞圣。

  “我連助教都不是呢!”

  孫默自嘲,一星名師的社會地位和得到的尊重,遠不是老師可以比擬的,那位本尊在十六歲頓悟‘無師自通’光環后,直到昨天淹死都沒有頓悟一個名師光環,可見之難度。

  說起來,那位和他同名的本尊去郊外散心,只是無聊想游個泳,結果因為李子柒誤會他自殺跳水相救,本尊為了救她,反而被淹死,也促成了自己穿越來這里的契機。

  “哎,你真是個好人!”

  孫默丟出了一張好人卡,那道‘金玉良言’光環應該是本尊臨死時頓悟的,一次沒用到,便宜了自己。

  中州學府學習風氣濃郁,圖書館除了每天早上暫時閉館半個時,用來打掃衛生,常年都是開館狀態。

  ‘叮,零時已過,幸運寶箱刷新!’

  伴隨著系統的提示音,一個箱體上烙印著一個巨大‘福’字的紅色寶箱,掉在了孫默的眼前。

  “什么鬼?”

  孫默扭頭瞅了瞅,哪怕是深夜,圖書館中依舊有不少學生埋頭苦讀。

  “每天零時過后,宿主都會獲得一次抽獎機會。”

  系統科普:“你如果嫌麻煩,可以攢起來,選一個良辰吉日一起開。”

  “是不是焚香沐浴,磕頭跪拜后出極品的概率會大?”

  對于自己這種非酋來說,只能用一些玄學手段,來增加得到極品裝備的機會,比如最簡單的十連抽。

  系統沒有回應,顯然是不想回答這種弱智問題。

  “那還等什么?開!”

  寶箱在前,誰忍得住?

  沒有酷炫的特效,寶箱應聲而開,一小撮泥土,落在了眼前。

  “是什么東西?”

  孫默樂了,難不成自己也歐皇了一把?

  “只是一份泥土,屬于普通的安慰性獎勵,鼓勵你下次再來。”

  “你這是什么價值觀?難不成你以為我抽到一份泥土,會開心的像搶到了一張打折的用餐卷?”

  孫默的心中,此時有一句媽賣批非常想說,不過如果真的是折扣卷,哪怕八折,自己也會開心到早餐多加一個蛋。

  系統沉默,除了必要的解釋,它是不會陪宿主扯淡的。

  想到吃,孫默有些餓了,于是按照記憶,返回宿舍。

  實習老師住的地方是學校安排的,距離學生宿舍區不遠,三個月內,免費居住,在以前,可以住滿一年的實習期,而且一日三餐只要在食堂吃,就是免費的,不過現在中州學府的經濟情況很糟糕,幾種福利都取消了。

  據說一些年節福利,都變得很差了,為此老師們私下里免不了抱怨幾句。

  宿舍樓臨湖而建,是一幢五層的小樓,孫默住在三樓東邊第二間,他回來的時候,同屋的三個室友都還沒有睡覺。

  盤膝坐在床上冥想的張生眼皮抬了一下,看到推門進來的是孫默,又閉上了眼睛,嘴角流露出一絲不屑。

  “吆,回來了?”

  體型五大三粗像個鐵匠多過像老師的魯迪笑了笑,順手拿起了旁邊的茶壺:“要喝水嗎?”

  “不了,謝謝!”

  孫默坐回床上的時候,有關三位舍友的記憶,也都回想了起來。

  大家都是松陽書院畢業的,張生為人傲慢,不過實力不俗,最是自信,魯迪無論和誰說話,都帶著一片笑容,姿態放的很低,至于最后那位長著一雙青蛙眼的青年,叫袁豐。

  “你未婚妻有給你什么小道消息嗎?說來聽聽!”

  袁豐開口,聲音尖細,也有些刺耳。

  孫默微微皺眉,剛來到中州學府,知道他是安心慧校長的未婚夫后,袁豐的態度很殷切,還請他吃了一頓飯,不過隨著其他人成為助教,孫默被丟去后勤處,袁豐的態度急轉直下。

  這句話,諷刺的意思,大于詢問內幕。

  “對了,上次的飯錢你什么時候還我?”

  袁豐沒有放過孫默的意思:“金陵城繁華興盛,長居不易呀,如果被學校錄取,還要考慮租房子,又是一大筆開銷。”

  一兩銀子丟在了袁豐的床上。

  袁豐眼睛一亮,趕緊抓了起來,用牙咬了一下。

  孫默檢查自己的家當,除了三套衣服,兩雙布鞋,就是幾本小說,一個錢袋,裝著一些碎銀。

  布鞋是母親親手縫制的,針腳走的很密。

  “你這把木刀不錯呀,在哪兒買的?”

  魯迪吸了吸鼻子,目光落在了黑檀木的木刀上,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有一股淡淡的馨香縈繞在了鼻端。

  “撿的!”

  孫默言簡意賅。

  出自一位涼州巨匠之手,耗費三年精心打磨而成的這把木刀,哪怕在倉庫里丟棄了幾十年,落滿了灰塵,也多了不少劃痕,但是那種古樸的韻味,還是遺留了不少。

  “我出一百兩銀子,賣我!”

  張生的老爹是地主,家里良田千畝,不差錢。

  “你就是給我一百萬兩金子,都不賣!”

  孫默有點兒不爽,這個張生的口氣好欠揍。

  “哼,蠢貨,你失去了一個發財的機會。”

  張生閉上了眼睛,他也就是一時好奇,覺得這把木刀不錯,現在再出一百兩,都不可能了。

  “呵呵!”

  孫默撇了撇嘴角,要是告訴你這把木刀上刻著大乾坤無相神功,你怕是菊花都能賣了籌錢來買。

  圣級絕品功法,別說一百萬兩金子,就是換成這么多靈石,都買不下來。

  “后勤處的工作怎么樣?累嗎?反正助教是挺累的,搞得我現在回來就想睡覺。”

  袁豐的話語間,隱藏著戲謔和不屑。

  “上次一起吃飯,總共花了三十多個大錢,就當我請你了,把剩下的還我。”

  孫默可沒打算吃下這個虧,一兩銀子,值一百個大錢。

  “我現在沒有零錢,等改天給你。”

  袁豐找著托詞,心底卻是一陣譏諷,孫默因為是安心慧未婚夫的關系,好多人對他不爽,覺得是癩蛤蟆吃了天鵝肉,所以好多人都在找機會整他,別說助教,他在后勤處都待不長了。

  所以拖幾天,等孫默被開除了,這錢也就不用給了。

  孫默跨了兩步,來到了床鋪前,一把就抓在了袁豐的衣襟上,把他扯了起來。

  “給我,就現在!”

  孫默盯著袁豐,語氣森寒。

  “呃!”

  不止袁豐和魯迪愣住了,就連旁邊的張生都滿臉驚愕,這個之前性格和善的孫默怎么突然就發飆了?

  “松開!”

  袁豐回過神來,便是怒火中燒,他早打聽過了,孫默不過剛踏入燃血境,比自己低著一個階位,他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不要打架!”

  魯迪嚇了一跳,猛的撲過來,攔在了兩人之間。

  “你閃開!”

  袁豐可不吃這一套。

  “現在是實習期,萬一因為打架被開除了怎么辦?”

  要不是沖突爆發在宿舍中,魯迪擔心被牽連,他還巴不得這兩個人打起來,他們被開除的話,自己還能少兩個競爭對手。

  不,是一個,孫默太渣,基本上可以確定無法留校了。

  “要打架,滾出去!”

  張生的臉色沉了下來,他也擔心這個后果。

  孫默伸手,把袁豐攥著的銀子抓了回來:“什么時候有零錢了,再來問我要。”

  “你真以為自己能娶到安心慧校長呀?”

  袁豐嘲弄:“告訴你,你這口軟飯,吃不到嘴里了。”

  “是嗎?那也比你這個連軟飯碗都沒得端的人強。”

  孫默嘴角一撇,露出了一個笑容,頓時仿佛春日的陽光傾瀉,白牙晃的人眼暈。

  “這家伙好毒舌!”

  魯迪感慨,這話聽得真是好窩火呀,帥就了不起呀?

  “你……你……”

  袁豐氣的胸膛一鼓一鼓的,就像癩蛤蟆一樣,他的拳頭攥的死緊,盯向了孫默那張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