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章 好感度+1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夜色已深,篝火搖曳。

  豆蔻年華時節的李子柒,渾身都氤氳著少女的清純氣息,尤其是一張瓜子臉,嬌俏可愛。

  她雖未成年,但是已經初具美人的風姿,再過幾年,必然可以登上傾城榜,天下聞名。

  孫默卻是無暇欣賞,滿腦子都在探索這個系統。

  “本系統可以幫助宿主成為,宿主通過指導目標,可以獲得來自目標的好感度。”

  “好感度能夠作為貨幣,從系統商城購買商品。”

  “商品包括但不限于各種術法、秘寶、丹藥,絕學、圖紙……”

  孫默默念了一句打開商城,一個檀香木的貨架便出現在眼前,只是上面空空如也,只在右上角放著一枚閃爍著暗紅色光芒的果實。

  “星月果,標價1000點好感度,服用后,可以用來提升境界。”

  孫默的臉色頓時不好了。

  “你這是耍我呢?說了一堆好東西,就這個?信不信我啐你一臉?”

  九州大地,靈氣充盈,一些先賢大能創造出了各種修煉方法,達到極致,可以永生不死,破碎虛空,到現在數萬年過去,已經形成了一套成熟的體系。

  修煉者,初為鍛體境,之后煉神。

  穴藏精,精化神,當108穴道全部打開,則踏入燃血境,隨后便是神力境,顧名思義,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

  孫默覺得境界和學習一樣,都是可以通過系統性的修煉來成長的,他好歹也是研究生畢業,認為修煉不會太難,所以比起提升境界的星月果,他更想要絕世功法。

  “不要著急,商城權限會逐漸開放!”

  系統的語氣,不急不緩。

  “九陰真經有沒有?六脈神劍有沒有?”

  孫默是個文學青年,平時的休閑就是抱著手機,興致來了,還會自己寫一段。

  “沒有!”

  系統依舊淡定:“但是有更厲害的絕學。”

  孫默和系統在斗嘴,倒是忽視了一旁的李子柒,不過她沒有任何不耐,反而饒有興趣的看著孫默。

  “還是挺帥的嘛!”

  李子柒咬了下嘴角,平時那些人,在見到自己后,總會堆起一張笑臉,想盡一切話題恭維自己,哪兒像這個青年,眼尾都不掃自己一下。

  來自李子柒的好感度1。

  與李子柒的聲望狀態,中立(4/100)!

  聽到這聲提示,孫默忍不住側頭,打量李子柒。

  “啊!”

  李子柒被看的臉頰泛紅,垂下了頭。

  火光映照著孫默的臉頰,五官棱角分明,立體感十足,猶如刀削斧刻一般,一雙烏黑的眼睛,不僅溢滿了靈動的神采,還有微微地壓迫感。

  李子柒的呼吸,稍稍有些急促了。

  來自李子柒的好感度1。

  與李子柒的聲望狀態,中立(5/100)!

  “不用緊張,我不會咬人。”

  孫默擠出了一個笑容,心頭一陣迷惑,怎么就漲了好感度了?按照系統解釋,不是要指導才行嗎?

  “所謂名師,談吐言行,俱為榜樣,坐立行走,皆可為表率,你的氣質,也是能夠打動弟子,讓他們產生敬畏、崇拜之心的。”

  系統科普,很詳細,有點兒知心大姐姐的意思。

  “那個聲望關系又是什么?”

  孫默追問。

  “宿主等級太低,無可奉告。”

  系統拒絕回答。

  孫默試探著系統,頭越來越疼,他初來乍到,腦海里各種記憶亂象紛呈,還有剛剛落水救人,消耗了不少體力,到現在已經疲憊不堪,很快便睡了過去。

  呱!呱!

  一只青蛙旁若無人的跳到了孫默的臉上,留下了兩個濕滑的腳印后,又蹦走了。

  “這個夢可真長,不過那個女孩倒是挺漂亮的。”

  微涼的露水打濕了身體,很不舒服,孫默隨手抹了一把,轉頭撞在了身旁的槐樹上。

  疼痛傳來。

  “不是夢!”

  孫默揉著額頭,尋找李子柒,只是早已熄滅的篝火邊,沒有半點人影,不過他的左手腕上,系著一條淡粉色的絲巾。

  “十日后,招生大會再見。”

  娟秀的字跡,透出一股大家閨秀的溫婉氣息。

  孫默想起本尊目前的糟糕境況,忍不住露出了一個苦笑,要是讓女孩知道自己只是個后勤工,怕是會失望透頂吧?

  先去湖邊洗了個臉,嗯,這張臉和之前那張有八分相似,然后更帥了一些,不過也添了一些清秀稚嫩,眉宇間,沒有自信,多的是忐忑。

  “還行!”

  孫默其實很滿意,沒人不喜歡英俊,他之前那張帥氣的臉龐,給他在副校長面前加了不少印象分,畢竟人帥,機會也就多一些。

  六朝古都的金陵城,哪怕是爬滿了青苔的青磚綠瓦,都透著濃濃的歷史底蘊。

  沿著洪武大街走到頭,便是中州學府所在,一座恢弘巨大的石門,霸氣又肅穆的矗立在那里。

  孫默靠著腦海中的記憶趕回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了。

  “你去哪了?”

  守著門房的秦大爺看到孫默,立刻把頭伸出了出來,喊了一嗓子:“李工找了你一上午,你這次要慘了。”

  孫默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快步走進了校園。

  “李工說了,如果看到你回來,就告訴你去后勤處找他。”

  秦大爺嗓門很大,怎么聽,都有一股幸災樂禍的味道。

  路過的學生看到了孫默,立刻指指點點,嘀咕了起來,這一位,現在可是學校中風頭最盛的名人,只不過都是壞名聲。

  上了辦公樓,推開了后勤處的房門,一股旱煙的味道撲鼻而來,孫默還沒看到人,刺耳的罵聲已經響了起來。

  “你死哪去了?你知不知道現在是上課時間,不能無故離開校園?你以為你是名師呀。”

  坐在角落的一個中年人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一瘸一拐的走了過來,指著孫默就是一頓臭罵。

  “人家不是名師,但人家是校長的未婚夫呀,曠工怎么了?你敢管?”

  這道奚落的聲音,分外刺耳。

  孫默掃了一眼,是一個短發中年人,右手端著茶壺,不時地呲溜一口,他記得,這個家伙叫柳銅。

  “我管你是誰的未婚夫,再有下次,你立刻給我卷鋪蓋滾蛋。”

  李工罵罵咧咧,語氣暴怒:“現在滾去打掃倉庫,把后面那幾間全都整理出來,明天早上我會去檢查。”

  孫默退了出來。

  “等等,這個月的薪水減半。”

  李工又補充了一句,然后不耐煩的揮了揮手,就像再趕一只蒼蠅。

  “你們這么奚落他,要是這小子真的辭職了怎么辦?”

  頭發花白的陳木有些擔憂,害怕被牽連到:“聽說他是安校長親自寫了聘書錄取的。”

  “嘁,一個吃軟飯的,你怕什么?”

  李工不屑,再說即便校長埋怨下來,上面也有人頂著,而且孫默早一天滾蛋,自己也早一天升職。

  實習生來到學校后,都會從跟隨一位資歷深厚的老師,先從助教做起,慢慢學習,而孫默就慘了,跟的是李工。

  李工不是老師,只是后勤處的工頭,干的也都是雜活,修個桌子,補個椅子,基本上,只要有眼力的,都知道孫默成為老師的機會不大了。

  “哼,有我在,別說名師,他這輩子,連老師都當不了了,要是我心情好,還能教他幾手木工活,至少混個溫飽。”

  李工喝了一口茶水,神色得意,對他來說,修理這種實習老師的機會,可不多。

  陳木張了張嘴,又把話咽了回去,算了,不多事了,現在學校正是多事之秋,麻煩不斷,自己還是明哲保身,混日子吧!

  站在走廊中,孫默臉色陰沉,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唾面自干的人,要不是還不熟悉這幅身體,沒有明白靈氣概念,以及徹底弄清楚目前的境況,他絕對會一拳轟過去,讓那個瘸腿李工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李工是嗎?先給你攢著!”

  孫默在他心中的小本子上給瘸腿記了一筆:“然后是那個未婚妻,似乎對孫默很薄情呀?”

  中州學府的老校長三年前,加冕圣人桂冠失敗,雖然僥幸未死,但是至今昏迷不醒。

  其兒子不孝,逃避責任,孫女安心慧沒有辦法,只能暫時擔任起校長一職。

  安心慧蕙質蘭心,容貌絕代,她畢業于云州天機學府,不同于中州學府這個早就跌落到丁等的‘名校’,那可是現任的九大名校之一。

  即便是在云州天機學府,安心慧依舊風頭無兩,拿下了諾大的名聲,她在一年級,便登上了傾國傾城榜。

  只是當校長和當學生,可是兩回事,這三年來,安心慧嘔心瀝血,可是依舊無法挽回中州學府的頹勢。

  孫默來到學校半個月,也只是在報道會上,遠遠地看過安心慧一眼,至今沒有任何私下的交流。

  那位本尊畢業后來中州學府,是為了幫這位青馬竹梅的未婚妻,讓中州學府重回九大豪門之列,可誰知道直接得了一個軟飯男的外號,而且還被丟去了后勤處,別說好職位,就連一個正常的助教都沒撈到。

  “我這軟飯男,當得有點兒虧呀?”

  孫默無語。

  “叮,任務發布,請在一個月內,成為助教,獎勵白銀寶箱一個。”

  系統的聲音,毫無征兆的響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