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5章 我、孫默、頭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陳安福的親傳弟子們,也愣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孫默,以前他們也會陪同老師去各個地方,那些見了老師的人,哪一個不是畢恭畢敬,態度謙卑,可眼前這個,竟然這么不客氣……

  幾個親傳弟子,忍不住對視了一眼,實錘了,這貨十有八九是個情商極低的白癡。

  不然哪個正常人能做出這種事情?

  “你想打斷他的腿?你可以試試!”

  陳安福的臉上,已經滿是慍色。

  最近這三年,陳安福過的實在太不順了,為了捕獲那只黑暗秘種,他放棄了學校的工作,放棄了在副職業上的磨練,甚至連教導學生的時間,都少了很多。

  原本可以在八十歲前,沖擊五星名師的資格,現在也絕對失去了,而且這幾年,陳安福的心境差了好多。

  最近這兩個月,是最接近那只黑暗秘種的機會,陳安福可以說是不眠不休,追蹤、設伏、周旋,用盡了各種手段,可是那只黑暗秘種還是跑掉了,因為它實在太狡猾了。

  屢次的功虧一簣,已經讓陳安福積攢了滿肚子的怨氣,就在上午的時候,他們又和那只黑暗秘種斗了一場,結果一個徒弟重傷,還失去了黑暗秘種的蹤跡。

  陳安福沒辦法,只能讓三位擅長追蹤索敵的弟子去繼續尋找黑暗秘種的蹤跡,而自己則帶著受傷比較重的回溫泉區暫時休整。

  因為之前在這塊溫泉區露營過,所以陳安福知道哪一個池子的靈氣最濃郁,他安排魏杰先行一步,就是為了清場,保證只要弟子們抵達這里,就有溫泉池可以用。

  誰知道魏杰沒把事情辦好不說,還被一個名師收拾了一頓。

  絕對不能忍!

  陳安福是一個護短的老師,哪怕自己的學生有錯,也只能自己教訓。

  “來呀,打斷我的腿呀!”

  魏杰又囂張了起來,因為站在他身后的老師,就是他的底氣:“你要是真敢打斷我的腿,我反倒是要給你點個贊了。”

  “真是聒噪!”

  孫默眉頭一皺,一道金色的光環,唰的一下爆開了,向著四周擴散。

  在場的每一個學生,頓時心頭一顫,充滿了畏懼,看著孫默的目光,宛若老鼠見了貓,只剩下膽怯和緊張。

  噗通!

  魏杰又一次跪了下來。

  “什么?”

  中州學府的老師們震驚不已,就連金木潔都不例外,滿臉驚詫的看著孫默,直覺都頭皮發麻。

  我的乖乖,你這是會多少道名師光環呀?

  “我日梨娘!”

  高賁爆了一句粗口。

  孫默立刻扭頭,看了過來。

  “呃,別誤會,我只是有感而發,沒有冒犯你的意思!”

  高賁趕緊解釋,這種爆粗,只是因為情緒太激動了。

  “有沒有搞錯呀,又一道名師光環?”

  “不是又,這可是安息光環呀,聽說要想領悟它,至少要七老八十了才行!”

  “不愧是神之手,好厲害!”

  “你這吹的我就不服了,神之手和名師光環有什么關系?”

  老師們議論紛紛,滿腦子漿糊了,這個孫默,為什么會這么多名師光環?和你一比,我感覺自己才是新入職的菜鳥老師呀!

  “臥槽尼瑪呀!”

  易佳民感覺的胸膛就像個充滿氣的皮球,都要嫉妒的爆炸了,這他媽什么世道?

  他根本不敢去想孫默已經領悟了多少道名師光環,不然他會氣死的。

  張乾林已經徹底失神了,一股巨大的挫敗感,在胸膛中回蕩,突然間覺得自己的努力,好沒意義!

  “嘖,不愧是老校長選定的孫女婿,這眼光,實在太厲害了!”

  夏園驚訝過后,便是佩服,也有釋然,孫默要是沒這么厲害,老校長怎么會舍得把最寵愛的孫女許配給他?

  顧秀珣咬著嘴唇,眼光中,閃爍著不服輸的光芒,我原本以為咱們差不多,可是沒想到,你已經領先了這么多!

  鹿芷若偷偷地瞄了一圈周遭人的神色,開心了,我的老師,就是這么厲害!

  “我拜的這個老師,貌似真的不得了!”

  澹臺語堂撇嘴。

  “陳師,你這弟子的脾性,可是有些差呀!”

  孫默直言不諱。

  “你……”

  陳安福愣住了,這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吧?眼前的這個家伙,難道是一個修煉了黑暗秘法,做到了返老回童的老怪物?

  不然他為什么會安息光環?就連自己這個年過古稀的四星名師,都不會呀!

  看著跪在地上的魏杰,陳安福的心中,居然有一些羨慕,這道光環,他早就想要了,可是這種東西,只能頓悟,不能學習,所以急死了也沒用,不過跟著,陳安福臉上的羨慕就變成了憤怒。

  “豈有此理!”

  陳安福咆哮,瞪向了孫默:“你這是在挑釁我嗎?”

  “這要看你怎么認為了!”

  孫默嘴角一撇。

  老師們驚詫,孫默這膽氣,可是真夠足的,完全沒有一點示弱的意思,不過想想他在學校中干的那些事,也就不足為怪了。

  “太霸氣了!”

  中州學府的學生們目瞪口呆,佩服不已,孫默老師,真是懟天懟地懟空氣,無所畏懼。

  “陳師,身為學生,如此和一位老師這么說話,本身就是冒犯!”

  金木潔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不想和一位四星名師沖突,但是如果對方不依不饒,那她也就不客氣了。

  說實話,今天的事,明顯是那個魏杰有錯在先,不過金木潔和孫默,都不覺得陳安福不講道理。

  護短愛學生,沒錯的,因為他們也是如此。

  這就是自家的孩子,關起門來,打個半死都可以,但是輪到別人,動我孩子一根手指,我會把你整條胳膊都給砍了。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名師界的規矩來辦吧!”

  陳安福也懶得費口舌了。

  “子柒,名師界是什么規矩?”

  贏百舞不懂。

  “一旦名師或者門下的學生們之間出現了糾纏不清的矛盾,就讓學生決斗來分勝負,贏的一方,就是對的。”

  李子柒解釋。

  這世間,有太多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情了,那么就用拳頭來決勝負。

  金木潔沒有貿然答應,而是看向了孫默。

  “孫默,三思!”

  顧秀珣提醒,陳安福是四星名師,這種級別的名師,無論眼力和經驗,都是極其銳利的,再加上這么多年的積累,門下的親傳學生,絕對是天才中天才,用決斗分勝負,對孫默太不公平了。

  “好呀!”

  孫默朝著顧秀珣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擔心,隨后看向了陳安福:“是三局兩勝,還是一局定輸贏?”

  “在下陳安福,四星名師,敢問閣下名諱?”

  陳安福按照慣例,報上了姓名,星級。

  “孫默,如果決斗的話,是由低一級的名師來決定比賽方式,如果同級,則是誰提出決斗,那么另一方,決定比賽方式!”

  金木潔知道孫默剛入職,連星級都沒有,所以趕緊解釋了一句,省得他鬧出了笑話。

  這種方式,非常公平,避免了提出決斗的人,故意用他們擅長的方式來增加勝算。

  “嗯!”

  孫默點了點頭,跟著朗聲:“在下孫默,剛入職不到四個月,無星!”

  “無……無星?”

  “剛入職?”

  “才三個多月?”

  陳安福身后的學生們,傻眼了,下意識的看向了魏杰,有沒有搞錯呀,你一個剛入職的老師,能領悟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這不是只有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家伙們才能領悟嗎的?要不然也不會被叫做安息光環了!

  陳安福愕然,看著孫默,額頭上的皺紋聚在了一起,跟著就變成了憤怒,揮手呵斥:“真是胡鬧!”

  陳安福很生氣,自己竟然和一個沒有星級的老師決斗,這叫什么事?說出去還不夠丟人的。

  顧秀珣撇嘴,我就知道是這個結果。

  “老師,讓我來!”

  軒轅破毛遂自薦。

  “孫默是嗎?你給我道個歉,這件事就到此為止!”

  陳安福給出了解決辦法。

  “哎!”

  金木潔嘆氣,她知道,陳安福其實是好意,一聽孫默沒有星,他就知道這場戰斗,自己贏定了。

  這種讓孫默道歉的說法,算是一種自找臺階下。

  如果換成其他剛入職的老師,肯定順桿子往下爬,但是孫默……

  金木潔只能呵呵了。

  “陳師,你應該叫我孫師!”

  孫默眼睛一瞇,語氣不善,這種高高在上的施舍,他不需要。

  “喂,老頭,你憑什么覺得自己的學生贏定了?”

  贏百舞覺得老師被侮辱了,跳了出來,一邊質問,一邊用兇狠的目光,掃過了陳安福身后那幾個學生:“出來一個,和我決斗!”

  說完,頭鐵少女又補充了三個字:“生死斗!”

  聽到這話,一眾圍觀黨們倒抽涼氣,大家知道你頭鐵,但是沒想到鐵到這種地步,居然生死斗?

  不用這么狠吧?

  所謂生死斗,就是決斗中,生死無論,各由天命,被打死了也要認。

  “狂妄!”

  “放肆!”

  “老師,請讓我出戰!”

  陳安福的學生們怒視著贏百舞,紛紛請求出戰。

  “都說了讓我來,你讓開!”

  軒轅破推了贏百舞一把,站到了她面前。

  “小子,你還說我的學生狂妄,你的也不差呢!”

  陳安福盯著孫默,聲音嚴厲:“最后給你一次機會,道歉,我可以當做這件事沒發生過!”

  “別廢話了,決斗場上見定勝負吧!”孫默嘴角一撇:“三局兩勝,輸的道歉,如何?”

  “如你所愿!”

  陳安福嘴角一撇,滿是奚落:“魏杰,事情是你惹上的,第一場,你先上!”

  “遵命,老師!”

  名師光環的效果消失了,魏杰立刻跳了起來,一臉憤怒的盯著軒轅破,這就是你得意的弟子嗎?

  哼,看我如何秒殺他!

  魏杰決定廢了軒轅破,這樣那個孫默一定會氣死的。

  在魏杰看來,第一場被派出來的,肯定是對方最得意的弟子,不過他怡然不懼,因為我可四星名師陳安福的得意門生,出道至今,未嘗一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