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4章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還不跪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默趕回來,就看到一個十五、六歲的高個子男生正朝著軒轅破趾高氣昂的開噴。

  要不是李子柒拉著他軒轅破,他的銀槍早把這個家伙戳出滿身的血窟窿了。

  “怎么回事?”

  孫默皺眉。

  “老師!”

  李子柒剛喊完,就被打斷了。

  那個男生完全沒有一點尊敬的姿態:“你就是他們的老師嗎?來的正好,趕緊收拾東西,帶他們滾蛋,我的老師,待會兒要使用這座溫泉!”

  “你們繼續去泡澡吧!”

  孫默吩咐。

  “喂,我和你說話呢,你聽到沒?”

  男生憤怒,氣沖沖的走到了孫默面前,伸手就要推搡他。

  “喂!”

  贏百舞和江冷面色一變,第一時間就追了過來,去抓他的肩膀。

  “誰家的學生,這么沒大沒小?”

  孫默冷哼,一道金色的光環,唰的一下,爆發開來,籠罩了男生。

  噗通!

  男生雙腿一沉,直接跪了下來,力量極大,地上的塵土都被震得蕩了起來。

  “怎么回事?”

  男生震驚,一股恐慌和怯弱,不可遏止的在胸膛中誕生,他此時再看眼前的老師,覺得他突然散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勢,讓自己感覺就像見到了草原上的獅王一般。

  “嗯?”

  澹臺語堂、李子柒、還有江冷,是懂行的,眼睛一下子瞪大,難以置信地看向了孫默,不會吧,又是一道名師光環?

  “咦?他怎么跪下了?難道這是他們的習俗?”

  鹿芷若不解。

  “一……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男生看著孫默,眼光中擠出了這四個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個年輕老師,怎么會領悟到這道安息光環?

  在名師界,名師光環眾多,圣門根據領悟難度,稀缺性以及威能,進行了劃分。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是一道非常稀缺的光環,而且領悟它的名師,平均年齡都在古稀上下,所以它也被戲稱為安息光環,意思是快入土了。

  “難道這個家伙有返老還童之術?”

  想到這里,男生眉梢,沒了之前的囂張和跋扈,變得忐忑和忌憚起來。

  “老師,這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吧?”

  李子柒詢問。

  “嗯!”

  孫默開啟了神之洞察術,觀察這個叫魏杰的男生。

  孫默回答的輕描淡寫,但是幾個學生都震驚了,老師前幾天剛丟出了一個誤人子弟,現在又是一個一日為師,要不要這么夸張呀?

  想要成為二星名師的硬性標準,是掌握六道光環,專精兩門副職業,以及門下有一位學生,登上青云榜。

  孫默現在已經完成了兩條,可以說,能不能成為二星名師,就看這六位學生給不給力了。

  要是學生足夠給力,孫默可以在一年之內連考兩場,拿到二星名師的資格,這對于一位剛入職的老師來說,可是輝煌的成就了。

  “不行,我要加油,不能拖了老師的后腿!”

  李子柒給自己定下了目標,半年之內,一定要登上青云榜。

  贏百舞雖然沒說話,但是握緊的拳頭,足以說明她的心情,她要更加努力的修煉,盡快登榜成功。

  這不只是為自己,也是為了老師。

  “老師,您告訴我,您是不是還會其他名師光環?”

  澹臺語堂打聽。

  “不會!”

  孫默用下巴指了指魏杰:“這家伙怎么回事?”

  “人家的老師待會兒要來,所以要咱們讓出溫泉。”

  李子柒解釋。

  “學生斗膽,敢問這位名師,您是幾星?”

  魏杰試了試,想站起來,可是沒根本沒用,就像有一座大山壓在了肩膀上,而且他說出的話,也被強制變得恭敬起來,根本無法發出大聲的吼叫。

  “去洗澡吧!”

  孫默吩咐,沒搭理魏杰。

  “我的親傳老師是四星名師陳安福!”

  魏杰報上了來歷,說這話的時候,他的臉上溢滿了驕傲,同時也有對孫默和李子柒一行的不屑。

  “四星了不起呀?”

  軒轅破很氣憤,要不是剛才被李子柒攔著,他絕對打破這個家伙的頭。

  “軒轅,你是吃米長大的嗎?四星真的了不起!”

  澹臺語堂解釋了一句。

  “我是吃肉長大的!”

  軒轅破一本正經的回答。

  “呃!”

  澹臺語堂突然發現,和這種滿腦子肌肉的家伙溝通,好費勁,他那句吃米長大的意思,是指軒轅破沒有常識。

  “哼!”

  聽到澹臺語堂的話,魏杰得意的一哼,在名師界,星級就代表著力量、代表著社會地位。

  “走了,去洗澡,圍觀猴子有意思嗎?”

  孫默催促。

  “你說誰是猴子?”

  魏杰很生氣,就連老師,都沒有這么說過自己。

  “聒噪!”

  孫默不耐煩了,直接打了一個響指。

  孫默的手指間,金色的光斑迸射,跟著凝結成一支金色的箭矢,射向了魏杰的眉心。

  “啊?不學……”

  魏杰滿臉驚恐,想要閃躲,可是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光環的壓制下,只能跪在那里,根本無法動彈,再加上金色箭矢太快,轉瞬便命中了他的眉心。

  魏杰腦袋后仰,等到再度擺正的時候,雙眼已經失去了焦距,嘴角留著口水,像一個白癡似的,呆呆的跪在那里。

  “老師,沒問題嗎?”

  江冷有些小擔心。

  能被四星名師收為親傳弟子,這個男生,肯定天賦出眾,他被老師懲罰了,人家的老師肯定不樂意。

  當然,人家來這里的目的,是為了清場,給老師準備溫泉,可孫默顯然沒有避讓的打算,這么一來,肯定要對上了。

  “泡你的澡去!”

  孫默不爽,魏杰不管對學生,還是對自己,態度這么囂張,不給他一些懲罰,他根本不懂尊師重道是什么意思!

  你以為你是四星名師的親傳弟子,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抱歉,就算你老師在我面前,都不能為所欲為呢。

  泡澡繼續,孫默給澹臺語堂推拿。

  十多分鐘后,江冷出來看了一圈,發現那個魏杰不在了。

  “江冷,不是我說你,太膽小了,你看看芷若,都不怕!”

  澹臺語堂不滿。

  江冷翻了一個白眼,就木瓜娘那個呆萌智商,他根本想不到接下來咱們要面臨什么!

  又過了十多分鐘,顧秀珣來了。

  “孫師,金師喊你過去。”

  顧秀珣不客氣,直接就走到了溫泉池邊,掃視了一圈,目光在幾個男生的身上掠過。

  “嘖,這個軒轅破的身材,是真的棒,可惜不是自己的弟子呀!”

  抖M遺憾嘆氣。

  “那個陳安福來了?”

  孫默詢問。

  “嗯!”

  顧秀珣沒問孫默為什么猜到了,因為以他的智商,看到自己來通知她,就會明白了。

  這個人情,送的很簡單。

  “好,你去告訴金師,我給他們按摩完,就過去。”

  孫默沒當回事。

  “孫默,那個陳安福,雖然沒怎么說話,但是我看得出來,他脾氣不好,你得罪他了吧?”

  顧秀珣換了稱謂,叫名字,顯得關系比較親近,也能說一些體己話。

  “嗯,教訓了一下他的徒弟!”

  孫默沒有隱瞞。

  “你這脾氣……”

  顧秀珣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在名師界,很看重星級和資歷,孫默這么做,會被上面的名師們打壓的。

  “如果在大人物面前,要低眉順眼才能活著,那我寧可死!”

  孫默說著,并沒有說教的意思,但是金玉良言發動了。

  李子柒的眼睛,頓時一亮,眉目中閃過了一抹崇拜。

  贏百舞嘴角帶笑,這就是她敬佩老師的原因。

  “嘖,幼稚!”

  澹臺語堂搖頭,但是內心中,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來自澹臺語堂的好感度15,友善()。

  “孫默,我希望你這根脊梁,能硬到死!”

  顧秀珣說完,轉身離開。

  “老師!”

  江冷擔心。

  “放寬心,天塌了,我頂著。”

  孫默說著,吩咐李子柒:“以后再有這種事,你別拉著軒轅破,該打就打!”

  “這才對嘛!”

  軒轅破開心了:“老師,我給你搓背!”

  來自軒轅破的好感度30,友善()。

  幾分鐘后,凌亂的腳步聲就響了起來,陳安福才不會等呢,直接過來,興師問罪。

  “你就是懲罰了我弟子的那個老師?”

  陳安福年過七旬,但是看上去也就四十多歲的樣子,因為他已經踏入了千壽境。

  名師在這個年紀,本該精神矍鑠才對,可是陳安福明顯很疲憊,而且兩只眼圈黑乎乎的,宛若即將猝死的大熊貓。

  “陳師,這其中,必然有什么誤會!”

  金木潔蹙眉。

  陳安福身邊,只有五個弟子,除了那個魏杰,其他各個帶傷,還有一個躺在擔架上。

  金木潔擔心孫默的安危,跟來了,其他老師和學生則是過來看熱鬧,四星名師耶,平時可是很少見的。

  “我的親傳弟子犯了錯,自然有我來教訓,給你一個公道,你憑什么出手?”

  陳安福沒搭理金木潔,而是質問孫默。

  “我身為老師,看到學生行為不端,冒犯師長,自然也要教訓他了,你應該慶幸,我只是懲罰他,要是換成更狠的,說不定能連他的腿都給打斷了。”

  孫默直接噴了回去。

  看到孫默這么強硬,中州學府的老師們都驚呆了,你知不知道這位陳安福是四星名師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