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40章 重獲新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們兩個,去通知金老師,我先去看看!”

  李博發號施令。

  金木潔分了小隊,但是并沒有安排隊長,不是她想不到,而是故意如此,因為那些有領導能力的學生,會在這種冒險中,逐漸顯露出他們的才華。

  李博便是這樣的一個學生,個子不高,看上去也有些消瘦,但是遇事極其冷靜不說,也非常有擔當。

  “我和你一起去!”

  同隊的幾個學生,也都相繼站了起來。

  “走!”

  李博帶著一群同窗立刻追了上去,剛出營地,便遇到了張乾林。

  “都到飯點了,你們這是要去干什么?”

  張乾林蹙眉。

  “張老師,譚路去萬道學院的營地了,貌似要挑戰那個費童,洗刷恥辱!”

  李博回答。

  “什么?”

  張乾林的眉頭皺了起來,他本來還對這個學生非常看重,但是聽到這話后,大失所望。

  譚路這是連最基本的判斷力都沒有了嗎?少年人,不服輸,這是好事情,但是這么貿然行動,就不應該了。

  “走!”

  張乾林雖然對譚路不甚喜歡了,但是事關學生安危,他還是主動接下了這個擔子。

  萬道的營地中,肉香四溢。

  方無暗帶著親傳學生們獵到了三只麋鹿,所以正在舉行燒烤大餐。

  譚路走近,身上中州學府的校服,就立刻引起了一片注目。

  “喂,你要干什么?”

  兩個男生迎了上來,堵住了譚路的去路。

  因為那天譚路和費童比賽,萬道的學生都在圍觀,親眼目睹了他的敗北,所以這兩個男生說話,也不客氣。

  雙方本來就是同城死敵,再加上譚路又是一個失敗者,所以萬道的學生們優越感爆表。

  “找費童!”

  譚路言簡意賅。

  “你找費哥干嘛?”

  任廣質問。

  費童因為那天干凈利落的擊敗了譚路,刷了不少聲望,現在也是這支學生團的明星人物之一。

  “挑戰!”

  譚路的目光越過了身前的男生,望向了遠處正在和一個女生一邊說笑,一邊烤肉的男生,正是費童。

  附近的學生們一愣,跟著笑了起來,這家伙的腦子是壞了嗎?這才輸掉比試不到一周的時間,就又來挑戰,是嫌還不夠丟臉嗎?

  一般來說,實力想要得到提升,至少要刻苦修煉幾個月的時間才行。

  要是以前,譚路可能會生氣,但是在聽過了孫默的那些話后,他現在的心態放的很平和。

  今天的決斗,不關乎榮耀,只是為了證明,自己在刀法上的天分,要高過槍術。

  譚路輕輕一笑,從眼前男生的身邊走過。

  “呃!”

  任廣本來要伸手攔譚路,可是看著他臉上自信的笑容,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心理猛的一突,居然覺得人家這種精氣神,再挑戰費童一次,也不是不行。

  “喂,你站住!”

  有學生阻攔。

  “算了,讓他去挑戰費哥吧,反正費哥又不會輸!”

  任廣制止。

  一群萬道的學生,跟了過來湊熱鬧。

  譚路視若無睹,沒有絲毫的驚慌,走到費童面前后,抱了下拳:“費同學,在下譚路,向你挑戰!”

  費童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手把玩著竹簽,打量著譚路,搖了搖頭:“不打,沒意義。”

  “是呀,費哥那天干凈利落的打敗了這小子,就算再打,也不會積累下戰斗經驗的。”

  “這小子腦殘了嗎?怎么又來了?還嫌那天敗的不夠丟人?”

  “中州學府的狗跑出來了,也沒人管管嗎?”

  萬道的學生奚落。

  譚路的表情不變,看著費童,再次開口:“請指教!”

  費童收起了輕視,眉頭微皺,出言試探:“看來你這幾天,成長了不少呀,難怪敢來挑戰我呢!”

  “多虧了孫老師的指點,大有所獲!”

  譚路沒有隱瞞。

  “孫老師?”

  學生們詫異,不過他們也不再嘲諷奚落了,因為譚路不怨不怒,神色淡定,表現出的氣場,的確有了些高手風范。

  “好呀,那就再打一場,不過這一次,要賭一些東西!”

  費童施壓,沒意義的事,他可不做。

  “好!”

  譚路點了點頭,從口袋里取出了一個雞蛋大的小木盒:“這里面,是一枚天級中品的培元丹,我如果輸了,他就是你的。”

  費童的眼睛立刻一亮。

  聽到譚路的話,圍觀學生們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木盒上,居然是天極中品?這種級別的培元丹可是很貴的,而且對身體大有好處,最適合鍛體境的修煉者服用。

  “費哥這次要大賺一把了!”

  有人羨慕,因為這一戰怎么看,都是費童贏。

  任廣點了點頭,但是內心中,卻有了一絲擔心。

  “怎么回事?”

  聽到這邊的動靜,萬道的老師阿門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在聽完學生的描述后,方無暗頓時冷哼了一聲:“費童,答應他!”

  “你怎么不吃?”

  方無極好奇,以他的眼光,能看得出來,這個學生并沒有晉階,按理說,他來挑戰,洗刷恥辱,怎么也要先升一階,這樣才能穩操勝券。

  “我本來想吃來著,但是聽過了孫老師的一席話后,覺得沒必要了。”譚路畢竟是大家族出生,面對這種場面,雖然略微有些緊張,但是不至于手無足措:“而且我覺得想讓費同學同意我的挑戰,肯定需要一些賭注!”

  “狂妄!”

  方無暗撇嘴:“費童,好好的教訓他!”

  方無極點了點頭,很欣賞這個答案,他本來想告訴費童全力以赴,不要輕敵,不過最后還是沒說。

  費童因為之前的勝利,這幾天,心態膨脹了,這不好,所以還是讓他輸一場,長長記性。

  “我……我……”

  費童糾結,他拿不出對等的賭注,作為一個少年,他還是要臉的,不想讓人覺得賭注不公。

  譚路顯然猜到了這一點,聳了聳肩膀:“你如果輸了,把你的刀給我就行!”

  “費童輸了,我給你一枚天極中品培元丹,外加他的刀!”

  方無極開口,他是一個喜歡公平的人。

  聽到這話,周遭的學生們頓時向費童投去了羨慕的神色,這個家伙,很得方老師看重呀!竟然要為他出一枚極品培元丹。

  “老師,我不會輸得!”

  費童保證。

  營地的地方很大,眾人立刻散開,露出了一塊半個足球場那么大的空地,方便兩個人決斗。

  “譚路,你在干什么?”

  張乾林趕來了:“跟我回去!”

  “老師,我要和他決斗!”

  譚路解釋。

  “胡鬧!”

  張乾林心說你敗給他才幾天,這就忘了?就算要挑戰,也要再修煉上幾個月呀!

  “譚路,走吧!”

  李博規勸。

  “張師,這場決斗已經成立了,請你不要搗亂,要么在旁邊看著,要么離開!”

  方無暗盯向了張乾林,敵意十足。

  “怎么?你要和我打一場?”

  張乾林作為天才,傲氣也是有的。

  “如果張師感興趣,那么在這一場結束后,我和你打!”

  方無極看向了張乾林,他聽說過這個人,張翰夫最寵愛的兒子,很有幾把刷子。

  “方師,你們萬道的師生,除了打架,是不是就不會別的了?”

  張乾林譏諷,這種時候,他有一種身在敵營,卻依舊縱橫無敵手的感覺,真的好想把這些家伙統統打爆呀。

  “別浪費時間了,烤肉都要糊了,費童,譚路,開始吧!”

  方無極催促。

  “譚路,鍛體四重,請指教!”

  “費童,鍛體四重,請指教!”

  兩個人說完,正要撲向對方,卻被張乾林制止了。

  “等等!”

  張乾林不明所以:“譚路,你的銀槍呢?怎么換成短刀了?”

  張乾林因為之前想收譚路為徒,所以了解過他的狀況,他的家傳槍法可是很厲害的。

  “張老師,從今天開始,我就用刀了!”

  譚路一笑,然后殺向了費童。

  “你……”

  張乾林目瞪口呆。

  費童和譚路瞬間貼面,然后同時拔刀,砍了過去。

  雙刀碰撞,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金鐵焦急聲。

  “咦?”

  費童吃了一驚,上一次,自己的拔刀斬一出,就搶到了先手,可是這一次,竟然被對方壓制了!

  叮!叮!叮!

  雙刀不停地碰撞,迸射出火星,兩個人以快打快,速度瞬間就飆升到了極限。

  在圍觀學生們的眼中,身體殘影翻飛,刀影繚繞。

  “誒?”

  李博也驚了,譚路這一次,竟然沒像之前那樣被碾壓,而是打的有聲有色,這是怎么回事?

  四周,想起了議論聲。

  “是和上次的戰況不同了吧?”

  方無極詢問。

  “嗯!”

  方無暗眉頭緊皺:“他只是換了一種武器,會有這么大的提升?”

  “他的心結打開了,你看他的表情,是在享受戰斗,至于輸贏,他恐怕就沒考慮過。”

  方無極解釋。

  此時的譚路,手握短刀,仿佛握著情人的手,覺得心頭一片舒暢,無論打出什么招式,都能做到完美。

  在以前,用長槍的時候,總是感覺別扭,不盡如人意,即便拼盡全力,總差那么一點意思,可是現在,隨隨便便就把心中的想法打了出來。

  “我還能更快!”

  譚路的自信心起來了,出手更加流暢,雖然招式不夠精妙,但是打一個鍛體四重的學生對手,又哪里需要精妙了?

  拼勁、意志、氣勢、能把所學全部發揮出來,能把身體利用到極限,便已經贏了八分。

  “我不可能輸一個手下敗將!”

  費通爆喝,施展絕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