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8章 光環爆發,誤人子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胡鳴拉完了,右手往口袋里一掏,什么都沒有。

  本來就有些虛脫的胡鳴,更加慌張了,手指絕望的在口袋里抓了抓,別說廁紙,連紙屑都沒有。

  “這下慘了!”

  胡鳴嘆氣,晚上拉肚子的次數太多,居然把廁紙都給用完了,這真是……

  夜風吹拂著屁股,蛋有些涼!

  胡鳴的視線,瞟向了旁邊的草叢,該死,都是小葉子的植物,而且還沾了露水……

  “早知道就和趙峰一起拉了!”

  胡鳴無奈,伸手抓了一把草,準備選一片大點兒的,就在這時,一聲凄厲的尖叫在營地中響了起來。

  “怎么回事?”

  胡鳴的菊花一緊,下意識的起身,往前走去,還抬頭望了望,結果吧唧,就踩到了一灘屎。

  “我淦,誰他媽大半夜在這里拉屎?還有沒有公德心呀?”

  胡鳴一臉嫌棄。

  營地中,老師們第一時間就沖向了發出尖叫的帳篷。

  “怎么回事?”

  裴元利不知道帳篷中有沒有埋伏,所以沒有貿然沖進去,而是直接揮刀,掀出的勁風,直接吹飛了帳篷。

  一股惡臭,立刻撲鼻而來。

  裴元利皺眉。

  一個男生,正坐在毯子上,滿臉驚恐看著右手,看著大腿,那里都是殷紅的鮮血。

  “段蒙,夏園,去檢查營地四周!”

  金木潔吩咐。

  “不用了,沒有敵人!”

  孫默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應該是魚茶草的毒素發作了。”

  一眾老師無語,這小子的情況,有些凄慘呀。

  “老……老師,我不會死吧?”

  男生看向了孫默,身體還在不停地顫抖。

  “你到底怎么了?這血哪來的?”

  顧秀珣沒看到男生受傷的地方,本來打算幫他檢查一下,可是走了幾步,又停住了,不會是那個地方飆血了吧?

  如果真的是,這種地方比較私密,還是讓男老師檢查吧!

  “我……我……”

  男生不好意思說。

  “我什么?你倒是說呀?”

  裴元利催促,他不喜歡這種磨磨蹭蹭的性格。

  “我……我肚子疼,想放屁,然后就放了,結果感覺好像……好像噴出了濕乎乎的東西,用手一摸,發現是屎,還帶著血。”

  學生硬著頭皮說完,整張臉都紅透了,不過跟著怕死的情緒又占據了上風,讓他看向了孫默。

  “孫老師,我應該沒事吧?”

  “死不了!”

  孫默激活了神之洞察術,檢查這個學生的狀況。

  “周師,麻煩你了。”

  金木潔安排任務,這種事,還得讓職業醫師出馬。

  “嗯!”

  周山逸為男生檢查。

  “魚茶草難道真的有毒?”杜曉好奇,跟著恭維:“孫師,如果真的確認了,你可是發現魚茶草毒性的第一人呀!”

  圣門為了鼓勵名師們開拓黑暗大陸,給出了各種獎勵,像這種發現了一種植物的新屬性,除了物質上給予獎勵外,圣門也要求,不管任何機構編撰的書籍上,都要留下第一位發現者的名字。

  比如孫默,他發現了魚茶草的毒性,那么在九州諸國發布的各種植物學書籍上,只要出現了魚茶草,那么備注中,就一定要注明孫默的名字。

  想到這里,老師們看向了孫默的目光,多了一些羨慕。

  著書立說,讓自己的學問成為經典,一代又一代的影響后人,這可是每一位名師畢生的追求。

  “杜曉,你這么說,也未免太草率了,只是一個個例罷了,也可能是他吃壞了肚子,或者水土不服呀?”

  易佳民不爽。

  這個說法也是有可能的,為什么只有修煉者能來黑暗大陸?因為他們體質夠好,耐操!

  普通人離鄉打拼,剛到一個新地方,還有很大可能水土不服,鬧肚子什么的,要適應一段時間,那要是來環境更惡劣的黑暗大陸,基本上和找死沒什么分別。

  當然,易佳民覺得,孫默這一次,搞不好真對了,但是這么一想,就讓他更嫉妒了,不噴幾句,真的是好不甘心呀。

  憑什么孫默就這么優秀?

  一想到自己已經入職三年,結果名氣還沒才入職三個多月的孫默,而且可以預見,接下來的日子中,孫默的名氣會越來越大,這種現實,讓易佳民嫉妒的幾乎發瘋。

  所以說,嫉妒使人丑陋,也會讓人失去理智。

  “他都這樣了,你還要嘴硬?”

  杜曉自然是站在這波的,立刻懟了回去。

  “我也吃了煎蛋呀,那我為什么沒有便血?”

  易佳民反問:“我知道你想讓你孫默幫你按摩,但是你也沒必要這么討好他吧?老師的尊嚴呢,都讓你丟光了。”

  “你胡說!”

  杜曉臉色漲紅。

  “你敢說自己沒這個想法?”

  易佳民恥笑。

  “易佳民,你還有完沒完?”

  孫默看到杜曉又羞又氣,頓時不爽了,人家怎么說也是為自己出頭,自己要是再冷眼旁觀,那也太傷人心了。

  “我說的有錯嗎?”

  易佳民冷哼:“明明只是一個個例,卻非要用來證明你說對了,那我在他下次水土不服前,去采一株植物給他吃下,等他生了病,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說我是草藥學專家,發現了這株植物的毒性?”

  看著學生們漸漸的聚集了過來,孫默臉色一沉,不想再爭辯了,不然自己的格調都拉低了。

  還有張乾林,站在旁邊,完全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這讓孫默更加的郁悶,這感覺,就像自己成了取悅別人的戲子。

  “老子以后,要懟就懟名師!”

  孫默嘀咕著,揮手就是一發名師光環。

  “怎么?被我說中了?”

  易佳民繼續開懟,就算孫默是對的又如何,那也要圣門證明承認了再說,反正今天,自己就當做你說的是謬論,先給你按上一個虛榮自大標簽,污蔑一番再說。

  易佳民看到孫默沉默,以為他理屈詞窮了,正要再接再厲,結果就看到孫默揮手。

  唰的一下,一道金色的光環爆開了,打在了身上,

  易佳民的嘴巴張開了,可是什么聲音也發不出來,而且他的身上,隨著光環閃過,一條金色的鎖鏈憑空產生,捆綁在了他的身上。

  “什么鬼?”

  易佳民下意識的就要動用靈氣,掙脫這條鎖鏈,可是發現竟然無法調用哪怕一絲靈氣。

  不,是身體中空空如也,根本感覺不到靈氣的存在了。

  那種空虛、無力、虛弱的感覺,頓時讓易佳民慌張了起來,冷汗濕透了內衣,對于修煉者來說,早就習慣了靈氣的存在,有靈氣,就可以施展功法,而功法便是一位名師的依仗。

  可以說,現在就是一個挊過十次以后的宅男,也能一拳錘爛易佳民的鼻子。

  易佳民在這里恐慌不安,其他老師也幾乎被這道名師光環閃瞎眼睛,驚的目瞪口呆。

  “誤……誤人子弟?”

  張乾林叫了起來,聲音尖細,那副難以置信的表情,就像看到了一只哥布林正把一頭巨龍摁在地上磨蹭,在它的屁股后面,進進出出。

  這家伙,真是隱藏得好深呀,孫默?孫黑犬?你媽還真是沒給你取錯名字,你就是一條心機狗。

  “沒錯,是誤人子弟,孫默竟然連這道名師光環都會了?”

  杜曉震驚的無法言喻。

  來自杜曉的好感度20,友善(190/1000)。

  “我淦,還有沒有天理了?”

  高賁郁悶的吐血,哀怨地看著孫默,越發的感覺到自己和孫默的差距了,到底你是九大豪門畢業的名校生呀,還是我是?不要總是吊打我好嗎?

  不過郁悶過后,高賁心中,又有了一絲釋然,之前輸給孫默,他其實有些不服氣,但是現在,似乎也可以接受了。

  畢竟,孫默是一個天才。

  來自高賁的好感度20,聲望開啟,中立(20/100).

  “這個家伙,竟然又領悟了一道名師光環?”

  顧秀珣打量著孫默,撇了撇嘴角。

  周山逸目瞪口呆地看著孫默,都忘了給手下的學生檢查。

  現在的年輕人,要不要這么優秀呀?你還讓我們這些混吃等死的佛系中年人怎么活?

  我們也是要面子的呀!

  周山逸瞬間有了一種緊張感,孫默現在,已經會了不學無術,金玉良言,再加上這道誤人子弟,這就是三道名師光環了。

  要知道,成為一星名師的標準,就是掌握三道名師光環,專精一門副職業,以孫默現在的條件,明年開春,已經有了資格去參加圣門的一星名師考核了,而以他的優秀,十有八九可以通過。

  二十歲的一星名師……

  周山逸想想自己年輕時,入職兩年,才領悟了三道了名師光環,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呢。

  “孫師,你什么時候領悟的誤人子弟?”

  金木潔打量著孫默,目光中滿是欣賞,這個小子,又一次給了自己驚喜,這道名師光環,因為是對老師們用的,所以領悟起來,比較難,但是效果,卻是極其的好。

  看看易佳民,被金色鎖鏈纏繞,滿腹的牢騷和不甘,卻是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急的額頭上青筋暴起,這要是換成心胸狹隘一點的,怕是直接會被氣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