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6章 不懂裝懂,丟人現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現在怎么辦?”

  溪水邊,李子柒和鹿芷若看著這條瀕死的泥鰍,陷入了糾結中。

  贏百舞因為從小的苦難經歷,對這種事情,是無所謂的,所以丟下她們,拿了魚叉,繼續去抓魚。

  “治療一下,然后放生?”

  鹿芷若提議,她不是圣母心,買下這條泥鰍,純粹是于心不忍,看不得它被那個男生虐待的慘樣。

  在木瓜娘看來,殺魚殺雞,都沒問題,畢竟人類也要吃飯,但是能不能一刀解決掉?

  剛才那個男生,已經不是殺泥鰍了,而是把心中的不爽發泄在這條泥鰍身上。

  如果換成孫默,最多是厭惡一下羅章的行為,如果放在燈塔國,羅章說不定就要被動物保護協會找上門了。

  那么放在大種花家,把羅章虐待泥鰍的視頻放到網上,絕對是要被譴責幾句的。

  當然,問題不會太嚴重,但是,如果把泥鰍換成狗或者貓咪,那羅章絕對完蛋了,不出三天,就會被人肉出來,搞不好還要遭到死亡短信的威脅。

  人多了,價值觀就會不同,自然就會有摩擦。

  李子柒和鹿芷若是小女生,溫柔、善良,有愛心,是一件值得認可的事情,總比冷血好。

  “也只能這樣了!”

  李子柒心說這條泥鰍好歹也是一個靈石買回來的,要是殺了吃肉,簡直蠢爆了,所以還是送佛送到西吧!

  學生們來黑暗大陸參觀,都準備了急救藥物,鹿芷若取了一些止血散,倒在了泥鰍的身上。

  泥鰍慘叫,身體劇烈的扭了起來。

  “不要動哦,這些藥物對你有好處!”

  鹿芷若安慰。

  泥鰍仿佛可以聽懂人話似的,竟然不動了。

  “誒?”

  李子柒驚訝,這東西好有靈性呀!

  “要不要包扎?”

  木瓜娘詢問。

  “在水里的話,包扎了也沒用吧?”

  李子柒分析。

  “哦,那就這樣了!”

  鹿芷若確定泥鰍的身上涂滿了止血散后,便用手指摸了摸它的腦袋:“好了,你可以走了,記住了,往深山的溪水中跑,這樣就不會被抓到了。”

  吱吱!

  泥鰍用腦袋磨蹭著鹿芷若的手指,叫的很大聲。

  “嗯嗯!”

  鹿芷若點了點頭,跟著看向了李子柒:“大師姐,它說它不想離開!”

  “你這是猜的吧?”

  小荷包無語。

  “雖然是猜的,但是意思應該沒錯。”

  鹿芷若對于這點,還是很自信的,她小時候,身邊沒有可以玩耍的小伙伴,就天天和小草小花呀,還有小蟲子們說話,雖然無法交流,但是鹿芷若能大致猜到它們的想法。

  “你自己看著辦吧!”

  李子柒說完,拿著魚叉走進了溪水中,要親手給老師抓魚。

  鹿芷若蹲在岸邊,摸著泥鰍的小腦袋,這個小家伙的眼睛,竟然很有神韻。

  “子柒,夠了!”

  贏百舞上了岸,把幾條小魚丟到了鹿芷若面前:“剁碎了喂給它吧!”

  三個女孩收拾了一下魚貨,返回營地。

  千尺瀑布這里,不算中州學府,還有三支學校的新生團,所以金木潔讓大家聚在一起活動,盡量避免單獨行動。

  篝火點了起來,有肉香、有粥香、還有香料的芬芳。

  “老師,您嘗嘗我烤的魚肉!”

  李子柒三人回來,就看到有學生已經用最快的速度烤好了肉,朝著孫默獻殷勤。

  “不用了,老師的三餐,我們會負責的。”

  李子柒立刻跑了過去,像一只捍衛領地的雌獸。

  哼,給老師投食這種事情,可是我李子柒獨享的,誰都別想插手。

  “不必了,我們也有魚!”

  贏百舞和李子柒的想法一樣,堅決捍衛老師的投食歸屬權。

  “等你們烤好,至少要半個時辰,難不成讓老石一直餓著?還是先吃我們的烤魚吧?”

  學生們并沒有知難而退,這種給孫老師留下好印象的機會,一定不能錯過了。

  李子柒繼續拒絕,可是沒用,而且敵人還多了起來,又有兩撥學生過來送食物了。

  除了烤魚,還有粥,燒蘑菇,煎鳥蛋。

  易佳民看了眼手中的饅頭,再看看孫默面前那一堆食物,一股羨慕嫉妒恨,頓時涌上了心頭。

  大家都是老師,憑什么就你這么優秀?

  當然,金木潔和裴元利的面前,也不缺食物,但是她們的名師身份太尊貴了,一般學生,在他們面前壓力超大,根本不敢胡亂送吃的。

  “同學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你們快去吃飯吧,我有燒餅就可以了。”

  孫默晃了晃手中的燒餅,隨后又看向了一個高個子的男生:“胡鳴,你那個煎蛋不能吃,有毒!”

  “啊?”

  胡鳴一愣,下意識的看向了木碗里的煎蛋。

  “看你加在蛋里的蔬菜,是魚茶草吧?這種草有毒,不能吃的!”

  孫默解釋。

  中州學府的團隊,除了孫默、張瀾、高賁、以及顧秀珣的小隊外,其他學生,最多十人為一隊,無論吃飯還是行動,都要以小隊為單位。

  此時聽到孫默的話,那幾個正在吃煎蛋的學生,頓時眉頭一皺,把嘴里的煎蛋吐了出來。

  “呃!”

  胡鳴嘴巴張了張,本能的要反駁,畢竟這道菜的食材,是他準備的,要是出了事,他要負責的,所以必須澄清,可是孫默的身份,又讓他不敢反駁,于是糾結的要死。

  易佳民卻沒有這顧慮,他早想落孫默的面子了,只是一直苦于沒有機會,現在聽到孫默這句話,立刻大喜著站了起來。

  “孫師,你竟然是說魚茶草有毒?是哪個蠢貨告訴你的呀?”

  易佳民故作愕然,但是心中卻爽爆了,這可是你自找的哦,讓你不懂卻偏要裝逼,這下裝成傻逼了吧?

  不過因為之前吃癟,所以易佳民這次學乖了,沒有把矛頭直接對準孫默,而是說告訴他的那個人是蠢貨。

  幾位老師的表情,頓時出現了變化,有人心災樂禍,有人中立,也有人擔心孫默的聲譽。

  “孫師,魚茶草少吃一些,沒問題的。”

  顧秀珣趕緊提醒,她沒敢說魚茶草沒毒,而是用了‘少吃一些’的措辭,這樣讓學生猛的一聽,會誤認為魚茶草吃多了,是有毒的。

  “顧師,你是真的不懂,還是裝不懂?就算一頓飯全吃魚茶草,也吃不死人!”

  易佳民譏諷,看向了孫默:“除非是孫老師的體質,和咱們不一樣!”

  “我說有毒,就是有毒的!”

  孫默堅持。

  學生們不知道該相信誰了,不過很快,他們就看到那個大胸的鹿芷若悄悄地拽了拽孫默的袖子。

  “老師,魚茶草沒問題的。”

  木瓜娘提醒。

  木瓜娘聲音不大,但是以老師們的聽力,顯然是一字不落的能聽清楚,于是易佳民更得意了。

  瞧,連你的親傳弟子都知道魚茶草沒問題。

  “我們不需要煎蛋,你拿回去吧,澹臺,軒轅破,你們愣著干什么呢?趕緊做飯!”

  李子柒拍著手,大聲叫著,發出了一連串的命令,想淡化這件事。

  作為一個擁有過目不忘能力的女孩,李子柒把能找到的有關黑暗大陸的書籍都讀了一遍。

  常見的草藥、植物這種書籍,肯定是要重點背誦的,所以李子柒知道,魚茶草沒毒。

  “這個李子柒,真是好貼心!”

  幾個老師看著李子柒給孫默解圍,都有些羨慕。

  易佳民可不會放過這種打擊孫默的好機會,繼續擠兌:“孫師,魚茶草是黑暗大路上常見的一種植物,一般生活在池塘和溪水邊,雖然算不上草藥,但是口感還湊合,當佐菜吃一些還是可以的。”

  “你想吃,就吃咯!”

  孫默聳了聳肩膀。

  “呵呵,你還真是死鴨子嘴硬,不肯認錯呀?周師,你是醫師,你來告訴孫師,這個魚茶草有沒有毒?”

  易佳民看向了周山逸。

  周山逸移開了視線,心中不爽,你們爭斗,為什么非要帶上我?作為一名佛系老師,他不想卷進雙方的爭斗中。

  “周師,你倒是說話呀?還是說,你也不知道?”

  張乾林開口了。

  這一句話,就把周山逸逼上了梁山,沒辦法,他也是要面子的,總不能讓學生質疑自己的專業知識,所以解釋:“魚茶草沒有毒。”

  “孫師,聽到了嗎?”

  易佳民譏諷:“以后不懂,可以學,請你不要胡亂指導學生好嗎?你這么做,會誤導學生的。”

  學生們看向了孫默,什么話都沒說,但是心中,還是有點小失落的,作為少年人,他們崇拜強者,喜歡完美無缺的人,而孫老師剛才的行為,無疑有點掉身價。

  “魚茶草呢,不是沒毒,是毒性太弱,以修煉者的體質,基本上不會出現太大的反應,所以大家忽略了。”

  孫默解釋,他的腦子中,有一千四百種黑暗草本植物的詳細學識,其中五百種,更是大師級。

  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說孫默仿佛親手種植過這些植物上萬次,從擺弄種子,到種下,到生根發芽,再到開花結果,完全了解,并且詳細地知道它們每一部分的作用。

  用游戲術語來說,那就是孫默知道它們每一個生長時期的具體屬性。

  好巧不巧,魚茶草就在這五百種之內。

  “你還嘴硬?”

  易佳民譏笑:“真是不懂裝懂,丟人現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