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35章 黑暗秘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突然響起的刺耳尖叫,把抓著泥鰍的羅章嚇了一跳,直接脫手了。

  “你想什么呢?”

  拿著匕首的史松眼疾手快,把抓住了泥鰍,才讓它沒有逃掉。

  “殺個魚都這么費勁,你可別說自己是明蘭的學生,我丟不起這個人。”

  林茂抱怨。

  “有本事你來呀?”

  羅章不爽,三個人被分派來溪水邊抓魚殺魚,處理食材,可是林茂富豪家族出身,沒干過這些活兒,嫌臟,就在一旁看著不說,還胡亂指揮,真讓人不爽。

  “做不好,還不讓人說?”

  林茂直接開噴。

  “剛才的叫聲,是你們這里發出來的嗎?”

  鹿芷若好奇的詢問,目光卻落在了史松抓著的泥鰍上面。

  這條泥鰍大概一尺半長,手腕粗,此時渾身鮮血淋漓,嘴巴一開一合,一副快死的模樣。

  “走了,殺魚而已。”

  李子柒遠遠看了一眼,就沒興趣了。

  三個男生抬頭,看到鹿芷若,眼睛立刻一亮,這個女生,長得好清純呀,尤其是林茂,一下子就盯向了木瓜娘的胸部。

  “我淦,這也太大了吧?絕對能把男人悶死在里邊!”

  林茂看的眉飛色舞,因為鹿芷若剛才掉進了水里,所以衣服濕透了不少,貼在身上,雖然沒有走光,但是曲線畢露。

  “哦!”

  鹿芷若離開,不經意的回頭一撇,就看到那只泥鰍正吱吱的叫著,不停地掙扎。

  “別叫了!”

  史松不耐煩,抓著泥鰍就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吧唧!

  泥鰍奄奄一息。

  羅章的手指有些疼,低頭掃了一眼,看到居然被這條破泥鰍給咬了,留下了一個牙印。

  “我淦!”

  羅章一臉陰郁,跺了泥鰍一腳。

  “快走,去抓魚。”

  李子柒催促。

  “喂,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林茂搭訕。

  “你殺魚就殺魚,別虐待它!”

  鹿芷若皺眉。

  “你管的也太寬了吧?”

  羅章早讓林茂氣的憋了一肚子氣,現在又被一個女生說教,再加上被泥鰍咬了一口,更加不爽了,于是朝著泥鰍,抬腳就是一頓亂踩。

  泥鰍慘叫。

  鹿芷若嘟起了嘴巴,她覺得這個家伙好壞。

  “羅章,你怎么和人家說話呢?”

  林茂質問。

  “你管我?”

  羅章說著,又踩了泥鰍一腳,跟著看向了鹿芷若:“怎么?心疼了,那你把它買回去呀?”

  鹿芷若又不是蠢貨,買一條快死的泥鰍干什么?她不想搭理這個人,可是羅章沒辦法收拾林茂,就把氣全撒在了那條泥鰍身上。

  “我讓你叫!”

  “我讓你叫!”

  羅章一邊大罵,一邊抬腳跺著這條泥鰍,反正食材夠了,多它一條不多,少它一條不少。

  “喂,把怒氣發泄在一條泥鰍身上,你這格調可真夠低下的!”

  李子柒鄙視。

  “這是我抓到的泥鰍,我怎么處理,你管得著嗎?”羅章冷哼,踩得更狠了:“有本事你把它買了呀!”

  “別踩了,我買!”

  看著那條泥鰍被蹂躪的破破爛爛,鹿芷若看不下去了,掏出錢袋,取了一小塊銀子,遞給羅章。

  “麻煩你讓讓!”

  鹿芷若語氣冷淡,想要把泥鰍撿起來。

  看著這個大胸女孩手中的銀子,聽著她滿是討厭的聲音,羅章就覺得更郁悶了。

  自從進了黑暗大陸,就沒一件順心的事情,現在更是被一個漂亮的女孩給討厭了。

  好,那就讓你們討厭個夠!

  “錢不夠!”

  羅章出于逆反心理,開始報復社會,說著,踩在泥鰍上,用力碾了碾。

  “你耍賴!”

  鹿芷若很生氣,那塊銀子有一兩多重,放在市集上,能買一百斤泥鰍還有剩。

  “我的泥鰍就是貴,買不起就滾蛋!”

  羅章剛說完,一片金葉子就旋轉著,打在了他的臉上。

  “夠了嗎?”

  李子柒雙眸冰冷,看著羅章。

  “我日梨娘,有錢人呀!”

  林茂怪叫了一聲,立刻把專注度放在了小荷包身上:“敢問這位美女,如何稱呼?”

  能用金葉子的,那都是非富即貴的有錢人家的大小姐,如果攀上了,后半輩子可以妥妥的吃軟飯了。

  林茂家里有錢,但是老爹也不會給他金葉子這么浪,而且他看到了,那個瓜子臉的女孩,是從一個鼓鼓的錢袋子中隨便抽了一片金葉子丟了過來,這說明人家那個錢袋子里,全是金葉子。

  真是壕到無以復加!

  “有錢了不起呀?我這泥鰍可是黑暗秘種,價值一枚靈石!”

  羅章摸著臉龐,更生氣了,居然用錢打我臉?尼瑪,不能忍,不過羅章的目光,還是忍不住瞟向了那枚金葉子。

  要不是自尊心作祟,他就彎下腰撿了,一條半死的破泥鰍賣一片金葉子,怎么看都是血賺。

  “喂,你是想打架嗎?”

  贏百舞來了,盯著羅章,神色不善,她是在街頭打慣了爛架的,根本不虛這種場面。

  “想要這條泥鰍,就拿一枚靈石來,不然滾蛋!”

  羅章咆哮,剛才沒答應賣掉泥鰍,他現在超后悔,但是身為男人,又是在三個漂亮的女孩面前,他拉不下臉,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贏百舞也不廢話,右手握住劍柄,就準備干架。

  “別給老師找麻煩!”

  李子柒攔住了頭鐵少女,取出一枚靈石,就要丟向那個討厭的猴臉男生,現在這起沖突,已經不關那條破泥鰍值多少錢的事了,而是面子的問題。

  我,李子柒,說買你的泥鰍,就會買,不管它多少錢!

  “大師姐!”

  鹿芷若拉住了李子柒的手:“沖突是我引發的,就讓我來付錢!”

  木瓜娘取出錢袋子,掏出了一塊靈石,不過沒給羅章,而是攥在了手心里。

  “怎么?不舍得了?”

  羅章譏諷,本來就是嘛,誰傻逼了呀,會舍得用一枚靈石買一條快死的泥鰍呀?

  鹿芷若不是不舍得花錢,而是不舍得用這枚靈石,因為這是老師給自己的,她原本想存起來,留作紀念的。

  “別買了!”

  贏百舞勸阻。

  吱吱!

  滾了一身爛泥的泥鰍,吱吱的叫著,還用一雙水汪汪的小眼睛,看著鹿芷若。

  “它在求我救它!”

  鹿芷若搖頭。

  “你聽得懂動物的話?”

  贏百舞好奇,轉頭打量那條泥鰍。

  “聽不懂。”

  鹿芷若繼續搖頭,實話實說:“是感覺!”

  贏百舞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她想起了有一年過年殺豬,那頭老母豬就是用這種目光看著圍觀的孩子們。

  這只是動物的求生本能罷了,不過頭鐵少女嘴唇動了動,還是沒說出來。

  木瓜娘是一個心底善良、純真的好女孩,還不知道世間的黑暗和殘忍,贏百舞覺得自己應該守護她這份純真。

  “這里是一枚靈石,你把它給我!”

  鹿芷若脾氣很好,雖然很討厭羅章,但是依舊沒把靈石丟到他腳下,而是遞給了他。

  李子柒可不客氣,直接從木瓜娘手中拿過靈石,丟給了羅章。

  羅章不想接,因為接了,就沒面子了,可是當靈石打在胸口,他下意識的就伸手了。

  沒辦法,那可是靈石呀,在黑暗大陸上的硬通貨,作為一個窮人家的孩子,他能忍住不要那片金葉子,但是這枚靈石,擊穿了他的自尊。

  靈石散發著微涼的溫度,猶如夏天的泉水,羅章本能的攥緊了它,真好,我也有靈石了,不用羨慕其他人了。

  “還真給了呀?”

  史松驚訝,不過更讓他意外的是,那個一直自強不息的羅章,竟然服軟了。

  “嘖嘖,真壕!”

  林茂感慨。

  “嘁!”

  李子柒不屑,能用錢解決的問題,就不叫問題。

  鹿芷若跑了過來,蹲下,把泥鰍撿了起來。

  “讓開!”

  贏百舞過來,盯著羅章。

  羅章后退了兩步,他想罵兩句,可是又不敢,因為他擔心對方會反悔,把靈石要回去。

  看到這一幕,林茂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和羅章吵架,真是自降身份。

  一直旁觀的史松,本來覺得羅章這人還不錯,可是看到收下了靈石,不再說話,他突然很失望了。

  人,怎么可以這么沒自尊?

  這是一條泥鰍的事嗎?這是面子的事!

  今天,羅章能為了一枚靈石,忍下這口氣,那么將來,就能為了更大的利益,做出有損自尊的事。

  這種人,沒氣節,不可深交。

  三個女孩離開了。

  “喂,你們是哪個學校的?”

  看著李子柒的鋼板身材,林茂忍不住詢問。

  贏百舞回頭,直接比了一個中指。

  史松本來想說些什么,可是一看羅章,他正用一種警惕的目光看著自己和林茂,這家伙不會以為自己在覬覦這枚靈石吧?

  “那條泥鰍是我抓到的,怎么處置,也是我說了算!”

  羅章搶先開口,要斷了兩個人的心思。

  “呵呵!”

  史松笑了,羅章和林茂吵架的時候,他雖然在做和事佬,但是偏向羅章,不過現在么,你們愛誰誰!

  羅章埋頭干活,幾分鐘后,又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李子柒三人離去的方向。

  “居然真有人出一枚靈石買一條快死的爛泥鰍,你們說,那條泥鰍不會是什么黑暗秘種吧?”

  羅章推測。

  林茂和史松沒說話,用一種你是傻逼嗎的眼光看著他。

  “你們忘了,那條泥鰍的叫聲有些怪,我當年在鄉下,也抓過不少泥鰍,叫聲不是這樣的。”

  羅章解釋。

  “拜托,這里是黑暗大陸,就算是相同的物種,生活在兩個不同的陸地上,也是會有區別的。”

  林茂翻了一個白眼,語氣中是濃濃的鄙視:“再者說了,對你來說,一枚靈石,可能是一年都賺不回來的財富,可是對那個土壕女來說,搞不好連半頓的飯錢都不夠。”

  林茂拍了拍羅章的肩膀,語氣奚落:“有錢人的世界,你不懂!”

  史松點了點頭:“那玩意要是黑暗秘種,就讓我一頭淹死在糞坑里。”

  史松端著處理好的食材,說著話,一個沒注意,腳下踩空,直接滑進了溪水里。

  噗通!

  水花四濺,死魚灑了一地。

  “呵呵!”

  羅章笑了起來,釋然了,是呀,就自己這糟糕的運氣,能隨便摸一個泥洞,就摸出一條黑暗秘種來?

  那整個黑暗大陸,肯定早就秘種滿天飛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