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9章 該你了,方無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孫默有種古怪的感覺,就像小時候玩超級瑪麗,角色一路狂奔,不停地用腦袋從寶箱和磚頭中頂出蘑菇一樣。

  木刀打中吳澤,金色的紙頁彈出,除了有一些光斑濺射,是沒有音效的,不過配上木刀命中刀刃或者人體的聲音也不錯,聲光效下,讓人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孫默小時候根本不知道超級瑪麗這個游戲名,一起玩的小伙伴兒們都是叫頂蘑菇,那么現在看來,把轟出功法這個過程,叫做打蘑菇也不錯,形象又好記。

  這只蘑菇,呃,是吳澤,想要反擊,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平時迷惑人非常強的招式,此時在孫默面前,都像被拆穿的街邊把戲一把,完全沒用了。

  這一下子,吳澤開始慌了。

  孫默非常淡定。

  雖然沒有通過神之洞察術來分析映月照這門功法,但是以孫默的經驗,也猜到了大概。

  它就是利用極快的速度,再加上刀刃反光,來制造各種殘影,進行視覺欺騙。

  即便是顧秀珣這種天才驀然碰上這種功法,也會覺得難纏,但是孫默不會,他的大乾坤無相神功第三重復刻,可以讓他看到的一切,就像按下了慢放鍵一般,變得緩慢起來。

  不管吳澤的招式多么嫻熟和花里胡哨,一旦速度慢下來,就沒有任何威脅了。

  “這么強?”

  萬道的一眾老師們,震驚不已。

  吳澤在學校中,也是小有名氣的,‘彎月照’刀法,算不上打遍全校無敵手,但絕對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可是現在竟然被那個新人老師穩穩的壓制了。

  “他不會是找到了吳師的弱點吧?”

  “能一交手就找到吳師的弱點,這也很厲害了好么!”

  “難怪他能成為安心慧的未婚妻呢,果然有幾把刷子!”

  萬道的老師們議論紛紛,收起了臉上的輕視。

  “什么有幾把刷子?就是仗著功法厲害而已。”

  方無暗鄙視,這種時候,可不能弱了氣勢,不過雖然嘴巴上不屑,但是方無暗心中,還是把孫默當做了大敵。

  “嘶!功法厲害?”

  “我沒記錯的話,吳師的彎月照是天極上品吧?能穩壓他的功法,那得是圣級吧?”

  “你開什么玩笑?圣級功法又不是大路貨,是想學就有的嗎?”

  萬道的老師們有些小爭吵,再次看向孫默的目光,也已經變成了忌憚,這個家伙,不好惹。

  吳澤焦急,眼看著沒有反擊的機會,便故意賣了一個破綻,拼著受傷,也要拿回主動。

  可是孫默根本不上當,自己的招式,以及接下來的變化,好像都被對方給猜到了。

  這種感覺,好讓人煩躁。

  “該死!”

  “該死!”

  吳澤咒罵,他出道至今,除了和方無極那次戰斗敗的比較快,比較慘,還沒有像今天這么狼狽過。

  但是敗給金陵雙璧之一的方無極不丟人,敗給這個新人老師,可就沒臉見人了。

  “喂,怎么還走神呢?你就這么瞧不起我嗎?

  孫默不爽。

  “我要是瞧不起你,早飚垃圾話了!”

  吳澤想翻白眼,可是這個念頭剛闖進腦海,眼前一花,一柄木刀就砍向了脖頸。

  吳澤匆忙躲閃,險之又險的避開了脖頸,但是肩膀上挨了一刀,疼得他呲牙咧嘴,同時又有些驚怕。

  這要是換成開了鋒的利刃,自己的半個膀子都要被削下來了。

  “反應好快!”

  孫默稱贊。

  “哼,我知道你是想用話語分散我的注意力,沒用的,我不吃這套。”

  吳澤凝神靜氣,開始全神貫注。

  “是嗎?我其實打算把你映月照刀法的秘密公布出來的!”

  孫默調侃。

  “什么?”

  吳澤臉色劇變,目光震驚的等著孫默,不由自主的分心了,沒辦法,誰讓孫默準確的把自己刀法的名字叫了出來。

  要知道,在學校中,吳澤告訴大家的名字是彎月照,可是孫默卻一字不差的說了出來,這豈不是說,他對這部功法很熟悉?

  映月照可是吳澤家的鎮族之寶,就是靠著這部天極上品功法,他的祖先才從一介仆役,成為了地主鄉紳,積攢了大量的錢財,培養出了不少優秀的后輩。

  在家族中,只有核心子弟,才知道這部功法的真正名字。

  “他怎么知道的?”

  吳澤這一分心,戰斗力銳減。

  “贏了!”

  一看吳澤心不在焉的樣子,顧秀珣知道這一戰,孫默必勝,可是很快,她又皺起了眉頭,面露不解,因為孫默并沒有抓住機會狂攻,反而依舊不溫不火的戰斗著。

  以孫默表現出的戰斗智慧,不該這么差勁的呀?而且對練的話,這種被碾壓的對手,也沒有對練的價值呀?

  金木潔同樣在疑惑,要說孫默故意不贏,是為了羞辱對手,也不對,畢竟孫默也沒做任何侮辱性的動作。

  孫默只是想把全部的映月照功法打出來罷了,畢竟下一次和吳澤交手的機會,怕是要等好久了。

  烏夜啼,秋色橫空!

  木刀橫掃,宛若大江東去,揮出一片黃昏,也帶著滾滾東去的浪花,洗凈世間鉛華。

  吳澤陷在孫默的刀勢中,猶如置身于暴風驟雨一般,根本無處可逃。

  “好厲害的功法!”

  裴元利眼睛瞪的大大的,深怕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張乾林的拳頭攥緊了,抿著嘴唇,盯著孫默,心中全都是不爽,為什么這個家伙這么強?

  還有這功法,搞不好是圣級呀,簡直太讓人嫉妒了,不過因為這些,張乾林殺孫默的心思,更強烈了。

  吳澤知道不能這么下去,不然非輸不可,他一咬舌尖,強迫自己冷靜,跟著施展出了壓箱底的絕技。

  冷泉映月!

  吳澤手腕微抖,讓彎刀震顫,猶如流過青苔石階的清泉,清冷,冰涼,帶著秋日的肅殺,抹向了孫默的脖子。

  孫默瞥了一眼,反手一刀。

  金碧芙蓉!

  “啊?”

  學生們嚇得尖叫,尤其是女生們,更是捂著眼睛,不敢再看了,因為孫默貌似判斷失誤了,木刀打擊的方向,與吳澤南轅北轍。

  不過跟著,她們便發現,原本要打空的木刀前,驀然出現了吳澤的身影,就好像是主動送上去被人砍似的。

  木刀斬中吳澤,靈氣爆散,一朵金色斑斕的芙蓉花在吳澤的胸前綻放,瞬間增大,把他整個人都淹沒了。

  “好華麗的攻擊!”

  顧秀珣驚嘆,吳澤被命中的位置,長出了一朵鮮花似的,漂亮、華麗、充滿了唯美與夢幻。

  此時的孫默,簡直不像與人廝殺,而是在揮毫潑墨,創作一副名畫!

  吳澤吐著血,跌翻了出去,砰的一聲,砸在了地上,他的神色,有那么一瞬間的失神。

  實錘了,孫默對這部功法的熟悉程度,十有比自己還強。

  那招冷泉印月,是利用幻象來迷惑對方,可是孫默根本沒有上當,一擊命中自己,都不帶猶豫的。

  這簡直太強了!

  來自吳澤的好感度10,聲望開啟,中立(10/100)

  孫默沒有追上連擊,因為吳澤的腦袋上,已經不再有金色的紙頁飛出,這說明映月照功法,應全部被打了出來。

  “我輸了!”

  吳澤表情晦暗,決斗輸了不要緊,畢竟人生在世,誰也不可能一直贏下去,但是鎮族功法被其他人知道了,這個就蛋疼了。

  什么東西,一旦不是獨有,那價值就要大大折扣了。

  “歐耶,老師贏了!”

  中州學府的學生們歡呼,果然還是孫老師靠得住。

  “恭喜你,收獲好感度769”

  “承讓!”

  看到吳澤干凈利落的認輸,孫默倒也沒咄咄逼人,他謙虛了一句后,左手一招。

  那些像羽毛一樣漂浮在空氣中的金色紙頁,立刻飛了過來,匯聚成一本金色的書籍。

  “恭喜你,獲得映月照,天極上品功法,完整版。”

  聽到完整版三個字后,孫默吹了一個口哨,很滿意,這下自己又可以變強了。

  “老師這個動作是什么意思呀?”

  有學生不解。

  “可能是某種儀式吧?”

  也不知道是誰,瞎猜了一句,畢竟打出功法招回來這種事情,太不可思議了,估計就算孫默親口說出來,都沒人信,還會把他當做瘋子看待。

  李子柒拍了幾下手,突然扭頭,看向了身旁的鹿芷若“你怎么了?”

  木瓜娘是孫默的鐵桿小迷妹,這種勝利,她永遠是歡呼的最起勁的那一個,可是這次,四下亂看,好像再找什么東西。

  “我總感覺有什么東西在窺視咱們!”

  木瓜娘搓了搓手臂,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偷來的目光,落在身上,就像多腳的蜘蛛爬過皮膚,讓人毛骨悚然。

  李子柒蹙眉,這個事情,不好辦呀!

  “該你了!”

  孫默木刀平舉,遙指方無暗。

  原本嘈雜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目光中,多了濃濃的期待,這可是高手過招了,單是看一看,就對自己很有幫助。

  就連老師們,都保持專注。

  方無暗也不像之前那么云淡風輕了,因為那么做,會顯得自己沒眼力,連孫默的虛實都看不出來。

  對上強者,就該給與強者尊重。

  “孫師,就此作罷,回來吧!”

  就在戰況一觸即發的時候,金木潔開口制止“方師,學生戰,我們輸了,會讓出這片溫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