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7章 神之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裴元利不搭理孫默,不是說瞧不起他,而是身為名師,就該有自信,就該有傲氣,應該相信自己做出的判斷。

  譚路也聽到了孫默這話,腳步一頓,跟著攥緊了長槍,看著吧,我一定會贏!

  “怎么?孫師難道不相信裴師的眼光?覺得這個學生會輸?”

  易佳民終于找到了陰孫默的機會,立刻出手。

  如果譚路贏了,大家會覺得孫默的眼光不過如此,會讓他的‘神之手’形象蒙上一層陰影。

  如果譚路輸了,那孫默會更慘,你居然比裴元利眼光好,你說這位二星名師在這么多學生面前丟了臉,會不會記恨你?

  所以說這就是辦公室政治,不管孫默怎么回答,都會惹上麻煩。

  不過孫默此時,卻是看著譚路,什么話都沒有說。

  他不是怕得罪裴元利,而是突然想到,少年請求出戰,哪個不是為了一戰成名?

  如果把他叫回來,對他的積極性打擊太大了。

  與之相比,輸了后,中州學府丟的那點名聲又算得了什么?更何況這就是一場私下的約戰!

  于是孫默放棄,有時候輸,也是一種成長。

  “孫師?怎么不說話了?”

  易佳民不想放過孫默。

  “孫師應該是看出這個譚同學狀態不佳吧?”

  顧秀珣幫腔,找了一個說得過去的借口。

  “顧秀珣竟然為孫默出頭?”

  易佳民愕然過后,嫉妒了,這位美女老師,漂亮,有才華,雖然胸小了點,但是有兩條大長腿,是他的菜,他之前邀請過她共進晚餐,可是被拒絕了。

  對方表現出的高冷范兒,真的宛若女神一般,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可是現在,她居然主動幫孫默說話。

  再想想兩個人居然一起泡澡,易佳民剛開始還覺得是孫默邀請的人家,可現在看來,搞不好是顧秀珣主動的。

  “婊子!”

  易佳民心中咒罵了一句,感覺幻想破滅了,哼,女人果然都是婊子,還是我的安心慧女神純潔又完美,對任何男人都不假以辭色。

  想到這里,易佳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不過瞥到孫默后,他突然又皺起了眉頭,因為他想起來,安心慧是孫默的未婚妻!

  “我日梨娘哦!”

  易佳民郁悶了,心中的嫉妒,驅使著他再度挑釁:“孫師,你覺得這個學生贏不了嗎?”

  “閉嘴!”

  金木潔煩了,直接呵斥:“安靜看比試!”

  易佳民滿肚子的話,都憋回了喉嚨里,不敢再說話了,沒辦法,金木潔是三星名師呀,是學校中位高權重的大佬,他不敢得罪她。

  “金木潔不會是在幫孫默說話吧?不,一定不是這樣的,孫默何德何能呀?”

  易佳民自我安慰著,可是跟著就想哭了,因為他想起了金木潔剛才主動邀請孫默,下一次泡澡的時候記得叫上她。

  尼瑪,人家這都是一起泡澡的親密關系了。

  果然有神之手,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譚路和費童已經戰在了一起,長槍對短刀,不時的碰撞在一起,爆出刺耳的聲音。

  孫默激活了神之洞察術。

  譚路,十三歲,鍛體四重。

  力量6,剛剛超過平均水準。

  智力6,夠用,有些小智慧。

  敏捷8,在同境界的修煉者中,你足以碾壓九成的人。

  意志5,少年天才,沒經歷過苦戰,意志稍弱。

  潛力值,高!

  備注,所用功法與身體不契合,無法將身體資質全部發揮出來。

  這份數據,只能說在第二檔的前列,挺厲害,但是比起贏百舞、軒轅破、以及張延宗這種第一檔的,還有很大的差距。

  那個費童,只看數據,比譚路厲害一點,不過更重要的是,人家修煉的功法,能把身體的潛力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

  裴元利很滿意。

  兩個學生甫一交手,譚路就火力全開,穩穩地壓制了費童一頭,這說明裴元利挑對了人。

  金木潔皺眉,這個譚路的招式,瑕疵不小呀。

  “費童,不要玩了!”

  方無暗呵斥。

  “老師,我沒玩,我想接下他的所有槍法!”

  費童叫屈。

  聽到這話,譚路心中一驚。

  “他這槍法是不常見,但是威力也就那樣,沒必要拿他練手。”

  方無暗要的是干凈利落的贏下對手。

  “好吧!”

  費童不敢違背老師的命令,于是火力全開。

  火燒云!

  唰!唰!唰!

  短刀疾速劈出,一道道刀影翻卷,宛若黃昏時候的火燒云,漫卷而來,淹沒了譚路。

  譚路一下子就陷入了被動,單論速度,他不弱于費童,但是長槍這種兵器,限制了他的發揮。

  叮!叮!叮!

  短刀砍在長槍上,火花亂冒。

  “該死,要輸!”

  張乾林的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因為這個學生是他看上的,目前正在觀察中,只要表現出色,他就會提出收他為徒,可是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

  就在這個念頭浮上張乾林腦海的時候,費童的短刀一削,讓譚路不得不松開左手,然后一記重踹就轟向了他的胸口。

  譚路牙齒一咬,抬手去擋,這一下子,手臂恐怕要斷了,不過只是斷了手,還能戰,但是胸骨斷了,就麻煩了。

  “哈哈,判斷錯了哦!”

  費童大笑著,突然變招,整個人猛的往下一墜,然后右腿掃出,狠狠地踢在了譚路的腳腕上。

  咔嚓!

  清脆的骨折聲,瞬間灌進了眾人的耳朵中。

  “啊!”

  譚路疼的大叫,不過剛發出聲音,就又靠著極大的毅力,緊緊地閉上了嘴巴。

  唰!唰!

  費童兩刀連斬,砍在了譚路的胳膊上。

  噹啷!

  長槍掉地的同時,譚路又被一腳踹中胸口,噴著鮮血,飛跌了出去。

  金木潔竄出,一把抱住了譚路。

  “下手太狠了!”

  段蒙不爽,不過他也沒辦法說什么,比試就是這樣,人家就算廢了你的手腳,也只能怨自己技不如人。

  當然,一般人也不會像費童這么狠辣,明明贏了,還要多砍兩刀。

  聽到對面的抱怨和指責,原本要道歉的費童,立刻放棄,反而還哼了一聲。

  “不要指責他了,他不是故意的!”

  孫默勸了一句。

  “孫師,要不是譚路最后躲了一下,手臂就被他廢了,你居然還替他說話?你是萬道學府的老師嗎?”

  易佳民譏諷。

  有少數學生們雖然沒說什么,但是看著孫默,目光多了一些不解和不舒服,為什么要幫競爭學校的學生說話呢?而且他還傷害了同窗!

  “他的亂云飛渡刀法練得還不到家,剛才那一式,是連招,他收不住的。”

  孫默解釋。

  費童如果是故意的,孫默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一定會找機會,光明正大的糾正他這種性格,但是人家并沒有。

  學生們沉默。

  “孫師說的不錯,他的確不是故意的。”金木潔開口了:“再說即便是故意的,也只能怨譚路技不如人。”

  聽到金木潔都這么說了,學生們釋然,同時又有些驚訝,孫老師這眼光,好厲害呀!

  這個時候,最尷尬的就是段蒙了,因為他那句‘下手太狠了’說出來,明顯是沒看出費童的底細,和孫默一比,高下立判。

  費童愕然地看向了孫默,跟著有些感激了,他本想鞠躬的,但是一想到方無暗的性格,就不敢了。

  要真是那么做了,回去后肯定要被修理的。

  來自費童的好感度30,聲望開啟,中立(30/100).

  這些老師中,周山逸是醫師,所以他第一時間跑了過去,給譚路治療。

  譚路雖然傷口很疼,衣服上還沾了血,但是心是麻木的,自己竟然輸了?而且還是這么徹底?

  從小被父母和街坊們當做天才看待的譚路,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孫老師好厲害,居然看出譚路要輸!”

  “神之手這么厲害的嗎?”

  “不是神之手吧?孫老師又沒摸過他,只能說孫老師眼力極好!”

  學生們嘀嘀咕咕,想起孫默說要換一個人的話,頓時醒悟了過來,孫老師的眼力,豈不是比裴元利還要厲害?

  裴元利的表情,不自然了。

  議論聲不大,但是大家距離這么近,肯定能聽到,尤其是譚路,露出了一個苦笑。

  “哎,原來不是孫老師看不起我,是我真的不行!”

  來自譚路的好感度20,聲望開啟,中立(20/100).

  幾位老師,也都看著孫默,目光驚詫,孫默已經這么優秀了嗎?

  杜曉瞬間感覺到了壓力,自己可是比孫默年長幾歲的,還早幾年入職,再這么下去,搞不好人家都成一星名師了,自己還是一位資深老師。

  “必須毀了他!”

  張乾林臉色陰沉,這種人,絕對不能留,不然會讓安心慧如虎添翼,老爹想要得到中州學府的校長之位,就更難了。

  “金木潔,你們輸了。”

  方無暗得意一笑。

  “我們會按照約定,離開這里!”

  金木潔說完,抱起了譚路:“咱們走。”

  “等等!”

  方無暗制止,看向了孫默:“你就是那位‘神之手’吧?在下方無暗,方無極的弟弟,想和你切磋一下?不知道孫師能否賞臉?”

  “這種事情,何必我們孫師出面,我就可以了。”

  易佳民跳了出來。

  現在己方三戰兩負,士氣大跌,如果自己打敗了明顯是領頭的方無暗,那么在學生中的形象一下子就會高大起來,而且金木潔肯定也會欣賞自己。

  這種刷存在感的機會,可不能放過。

  方無暗,你就成為我的墊腳石吧!

  易佳民信心滿滿。

  “你是什么阿貓阿狗?滾一邊去!”

  方無暗撇嘴:“只有孫師,才配做我的對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