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225章 童話里都是騙人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因為你與鄭清方,管家老仆,以及侍女的聲望關系破百,提升到友善,因此給予三合一獎勵,獎勵由一只黑鐵寶箱提升為青銅寶箱。”

  伴隨著系統的解釋,一只青銅寶箱掉落在了孫默的眼前。

  “先收起來!”

  孫默吩咐后,看著贏百舞,開始他的故事。

  “從前,有兩個人,非常孝順他們的父母,于是感動了天神,天神下凡,給了他們每人一張地圖,告訴他們一直往東方走,可以看到一座金銀島,整座島上堆滿了黃金和白銀,他們想拿走多少都可以了。”

  “兩個人出發了,一直走啊走,一年后,不約而同的來到了一個大海邊,前邊沒有路了。”

  聽到這里,木瓜娘一驚:“那個天神不會是騙子吧?趁著他們不在家,把他們家里值錢的東西都偷走了?”

  “安靜!”

  李子柒噓了一聲,老師都說了是童話故事了,那肯定是說給小孩子聽得,所以邏輯上肯定沒那么嚴謹,主要是講內涵和寓意,所以天神肯定是真天神,而這個大海就是接下來要得到金銀的考驗。

  顧秀珣瞄了鹿芷若的胸部一眼,原來胸大無腦這個成語是真的呀,怪不得我長不大呢,原來是我太聰明了。

  這倒不是顧秀珣自戀,而是因為李子柒也是一個實例,看看她多聰明,再看看她的小荷包,還不如自己呢。

  “兩個人想呀想,想不出辦法,然后一個偶然路過的樵夫,告訴他們,山里有一個智者,兩個人如果有解決不了的難題,可以去問他,于是兩個人就去了。”

  “智者看到他們,不等他們說話,就笑了,說你們是去金銀島吧?”

  “兩個人大驚失色,跟著便是佩服,果然是智者,居然連這個都知道,于是他們虛心請教。”

  “智者說了,他有辦法讓兩個人上島,但是兩個人帶回來的金銀,他要三成!”

  “要這么多?這個智者也是個貪財的!”

  鹿芷若鄙視,在她心目中,智者應該是仙風道骨,為人排憂解難,但是卻視錢財如糞土。

  “是有點多,所以兩個人砍價,想讓智者少要一些,但是智者不同意,于是兩個人離開了,就這樣又等了一個月,還是想不到登島的辦法,而他們離開家也一年多了,再加上返程的時間,會很久很久,所以兩個人決定同意智者的提議,只是這次去找智者的時候,智者要求的分成,已經達到了五成。”

  孫默剛說了一段,又被木瓜娘打斷了。

  “這么坑?這個智者不會是個騙子吧?”

  木瓜娘分析,越想越有可能。

  李子柒有捂住鹿芷若嘴巴的沖動,拜托你別說了,老師好不容易用語氣和神態營造出的童話故事氛圍,都讓你給搞沒了。

  “智者不是騙子,兩個人一聽,這么貴?于是又開始糾結,但是其中的一個人,咱們叫他‘甲’,決定同意,而一個人,暫時叫做‘乙’,他不舍得,但是第二天早上,他看到甲得到了一條船,準備出海了,他擔心‘甲’把金銀島上最值錢的寶物帶走,于是趕緊去找到了智者,說同意智者的分成,但是這個時候,智者已經索要六成了。”

  “乙聽了大急,實在是不舍得,但是一想到如果不答應,還不知道要在這里等多久,而且搞不好寶物也會被甲拿走,所以他只能答應。”

  “智者笑瞇瞇的說,海里有一種魚,喜歡吃木材,所以普通的木船剛下水,就被啃掉了,但是他有一條蠟做的船,這種船,又輕,又堅固,唯一的問題,就是怕太陽的照射,所以想要出海,必須等到傍晚,太陽落山。”

  “還有蠟做的船?”

  木瓜娘一臉懵逼。

  “都說了是童話故事了呀!”

  李子柒無語,你這關注點錯了好不好?

  “智者說,蠟船張開風帆,最快兩個小時就能趕到金銀島,而明天早上,必須在太陽升起之前離開金銀島,最遲最遲,當太陽全部從地平線上出現,就必須開船離開。”

  “傍晚到了,甲和乙在智者的千叮萬囑下,出發了,兩個小時后,抵達了金銀島,然后他們被深深地震撼了,在月光下,整座島嶼都灑漫了黃金、白銀、還有珠寶。”

  贏百舞聽得入迷,顯然在幻想一座金銀島的模樣。

  “兩個人歡呼后,就開始撿金子裝船,銀子不要,因為不值錢,還要占倉庫,兩個人不約而同的選擇了金子,不過裝了一會兒后,他們又看不上金子,開始裝更貴的寶石、夜明珠,只是蠟船的倉庫很大,再加上一個人,干活太慢,所以直到太陽升起的時候,他們還沒有裝滿船艙。”

  “兩個人的心,焦急了起來,尤其是看到蠟船的表面,有了融化的跡象,他們更慌了,但是船艙還沒有裝滿,真的是不甘心就這么離開。”

  “甲和乙,猶豫了一下,都沒有立刻離開,不過甲開始搬沙灘上的金子,而乙,還在繼續撿寶石,只是很快,他就發現自己撿的寶石,還不如甲搬得金子多,于是他也開始搬金子。”

  孫默看了贏百舞一眼,頭鐵少女已經沉靜在故事中了,而顧秀珣也在思考。

  “兩個人累的滿頭大汗,這個時候,太陽終于完全升出了地平線,甲看著還差一點點就裝滿的船艙,懊惱不已,不過還是謹記著智者的話,出發了。”

  “而乙,碎碎念著就差一點就可以裝滿了,還在搬金子,甲是個好人,見狀吼了起來,沒了命,你要那么多錢有什么用?”

  “眼看著蠟船融化的速度加快,乙不得不開船了,眼看著金銀島逐漸消失,他拍打著他的腦袋,痛恨自己平時沒有努力鍛煉,結果現在力量太小,搬金子太慢。”

  聽到這里,鹿芷若突然叫了起來,一臉得意:“我明白了,老師是想告訴我們,平時要努力修煉,不要等到了緊要關頭,才后悔自己沒有努力。”

  李子柒扶額,老師這個童話,明顯是想糾正贏百舞貪財的性格才講的呀!

  “誒?不是嗎?”

  看到孫默沒回答,木瓜娘趕緊縮進了池水里,咕嘟嘟吐著一串泡泡,游走了,哎呀,好丟人。

  “兩個人返航,看著大半個船艙的金銀珠寶,美滋滋,開始憧憬以后的日子,買上數百畝的良田,做地主,再娶上一個溫柔賢惠能持家的妻子,等等,既然有了這么多錢,還可以娶幾個小妾。”

  孫默還沒講完,又被打斷了。

  “哼,果然男人有錢就變壞!”

  顧秀珣氣憤。

  孫默無語,還能不能讓我好好的講故事了?而且中土九州和中國古代一樣,是允許一夫多妻的呀,顧秀珣你什么氣?

  沒看出來,這個明明有受虐潛質的抖m竟然還是個女權主義者?

  “老師,您講的好精彩,請繼續!”

  李子柒眨了眨眼睛,完全是一副迫不及待要聽下去的表情。

  “呵呵。”

  孫默很欣慰,小荷包簡直是自己的小棉襖,好貼心,而且這句話,多半是捧哏。

  說實話,這種童話故事,也就騙騙孩子,李子柒早過了相信這個的年紀了。

  孫默小學的時候,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一千零一個夜,翻過好多遍,覺得世界很美好,正義永遠可以擊敗邪惡。

  等到上了中學,就開始迷基督山伯爵、三個火槍手,那種復仇,那么瀟灑,讓人悠然神往,然后偶然的一次,發現了尋秦記后,簡直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每個人因為生活閱歷的不同,對一件事也會產生不同的看法,大人看童話,大多時候是覺得幼稚的。

  不過該講的還是要講。

  “兩個人很快發現,自己太天真了,因為船上裝了太多的金銀珠寶,所以船速變慢了,一個小時,是絕對回不到岸邊的,而蠟船,還在繼續融化。”

  “乙急的團團轉,然后過了幾分鐘,他就看到甲開始往海里丟金子,因為減輕了載重,船速開始加快,乙進了船艙,看著那些金子,真的不舍,又這么糾結了一會兒,眼看著甲的蠟船越跑越遠,乙也只能忍痛丟金子。”

  “乙挑了那些不值錢的開始扔,每一次看到金子落水,他的心都在疼,一畝地沒了,一畝地又沒了,然后是一個又一個的小妾也沒了。”

  “乙不想再扔了,但是隨著太陽高高升起,氣溫升高,蠟船融化的更快了,照這個樣子,兩個人絕對要船毀人亡。”

  “這個時候,甲的船已經完全跑的沒影了,乙爬在桅桿上眺望,不停地祈禱,希望盡快看到陸地,也想讓船融化的慢一點,甚至拿木桶打了海水,不停地潑在甲板上,給蠟船降溫,這個辦法,真不如扔金子,于是為了活下去,他只能繼續丟金子,丟呀丟,丟到最后一箱子寶石的時候,他痛哭流涕,死死地抱著不想撒手了,要是連這個都沒了,自己這一年多來受的苦,不是白吃了嗎?”

  “乙抱著箱子,不停地祈禱,就在這種折磨中,整個蠟船,突然一頓,然后開始下沉,他跑到船艙一看,發現是船板融化的太薄,承受不住海水的壓力,被擠破了,這一下,乙徹底慌了,丟掉了最后一箱寶石,丟掉了身上的衣服,丟掉了食物和淡水,丟掉了一切可以丟的東西,但是沒用,船沉了,他也淹死了。”

  “那個甲呢?”

  鹿芷若好奇。

  “乙覺得,甲肯定也早死了,但是他不知道,甲當機立斷,早早的就扔掉了所有的金銀珠寶,只在手指上留了十個戒指,蠟船是沉了,但是距離陸地并不遠,甲幸運的游了回來。”

  “再次見到智者后,甲給了智者五枚戒指,然后帶著剩下的五枚回家了,雖然錢不多,但是足夠他買十畝良田,娶一位妻子了。”

  孫默的故事講完了,李子柒立刻遞過了一個鹿皮水囊。

  “百舞,你是聰明人,你該明白,金錢會蒙蔽你的雙眼,也會成為你的負擔,讓你前進的腳步放緩。”

  孫默看著財迷少女,語氣真誠:“錢是好東西嗎?是,但是你現在,已經不需要為錢分心了,你就算不想長生不死,也可以找一件你想做的事情。”

  金玉良言發動了,金色的光斑,灑在了贏百舞的身上。

  “我想做的事情?”

  贏百舞想入了迷茫中,她這輩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吃飽穿暖,有花不完的錢,就連修煉,也是想學劍舞,就是為了以后子子輩輩不餓肚子。

  孫默沒有責怪贏百舞,身為老師,他見過太多貧困家庭出來的學生了,最可悲的,其實不是別人的起跑線,是你的終點,而是你們壓根就不在一條跑道上。

  你追呀追,努力了一輩子,卻根本連對方的背影都看不到。

  顧秀珣陷入了沉思中,那個童話故事,沒多大的意思,她一口氣能編十幾個,但是后面這句‘做想做的事情’,卻是讓她感慨萬千,想起了她的學生時代。

  “可惜了,如果學生時代,有孫默這種同窗,應該會很有意思吧?”

  顧秀珣看向了孫默,展顏一笑,不過現在也不晚呢,作為一個聰慧的女人,顧秀珣喜歡結識有內涵,有深度,有思想的朋友,這樣日子才不會無聊。

  “哎,孫默有顏值,有思想,也有實力,本該是個男朋友的好人選,結果還有個未婚妻!”

  顧秀珣遺憾。

  來自顧秀珣的好感度100,友善(480/1000)。

  聽到提示聲,孫默一臉懵逼,你是老師耶,你怎么被感動了?原來你是這么天真純情還信童話故事的人呀?

  說實話,這也就是在中州唐國,要是還在以前的班級上,孫默絕對不會講這個故事,不然第二天就能成為學生們的笑柄。

  原因無它,太幼稚,這年月,連小學生都不信童話了。

  看看李子柒三人,就連最單純的木瓜娘,都沒有貢獻好感度。

  “我算是白費口水了。”

  孫默欲哭無淚,隨即在心中發誓,我要是以后再講童話,我就是狗!

  “老師!”

  贏百舞語氣鄭重:“我明白您的意思,我以后不會再把錢看得那么重了,不過我有一個問題!”

  “說!”

  孫默微笑,這種時候,就應該讓氣氛輕松一些。

  贏百舞猶豫再三,最后看向了孫默,目光中有忐忑,有希冀,不過更多的還是緊張和不安:“老師,你會養我嗎?”

  “咳咳!”

  孫默嚇了一跳,這話要是擱在現代,被別人聽到,自己這職業生涯基本上也就算完了。

  李子柒和鹿芷若臉色一變,而顧秀珣則覺得很正常,在中土九州,老師和親傳弟子的關系就是這么親密。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可不只是說說的!

  如果贏百舞過的不好,孫默有義務照顧她,當然,孫默老了,贏百舞也要為他養老。

  “老師,我很好養的,每天只吃饅頭和咸菜就可以。”

  贏百舞看著孫默,重要的是不是吃什么,而是和誰一起吃。

  “這個,不是錢的問題。”

  孫默糾結,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以他現在的底蘊,把贏百舞當小公主養都不成問題,但這與錢沒關系:“百舞,我希望你有獨立的人格,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待事物,而不是會考慮我的存在。”

  贏百舞搖了搖頭,被孫默所救,被老師從地獄一樣的泥沼里拉出來,贏百舞對孫默是尊敬的,已經把他當做了父親。

  財迷少女是愛錢,但是如果孫默要用,她會立刻雙手奉上,甚至是自己的生命,都會獻給他。

  說白了,贏百舞從小有父親,但是那個爛賭鬼太人渣了,她一點父女之情都沒感受過,而現在的孫默,無論形象還是實力,還是對自己的關心,都讓贏百舞百分百的迷戀,現在的孫默,就是自己心中那個理想的父親。

  她尊敬孫默、她崇拜孫默,她想和他待在一起。

  愛錢這種事情,是骨子里帶來的,就像孫默當年,剛從農村來到城市,寧可走一站地,也不舍得掏那一塊錢。

  這種習慣,是從小養成的,沒個幾年,根本改不掉。

  還有新聞上那個在地鐵里因為孩子丟了車票而打她的母親,別人說,再買一張不就好了?可他們不知道,那五塊錢車票,可能就是那位母親一天甚至是兩天的飯錢。

  贏百舞便是如此,錢,對于別人來說,可能是一雙漂亮的鞋子,一件新衣服,而對她來說就是饅頭,就是讓自己不餓肚子,能活下去的食物……

  意義不同的。

  不過老師既然說了,自己就算心疼,也會改掉愛錢的毛病,因為在她心目中,老師的話比起金錢,更有分量。

  “孫師,扶養她,也是你的責任,答應吧?”

  顧秀珣勸了一句,心中很羨慕,贏百舞這種天才如此迷戀你,你應該慶幸才對。

  多少老師,深怕自己教出的學生,翅膀硬了,飛走了,要是有贏百舞這么迷戀,他們怕是做夢都能笑醒。

  “好吧!”

  孫默答應了。

  因為讀過心理學,所以孫默有些明白贏百舞此時的心態了,她以前總是餓肚子,每天都在為了填飽肚子干活,哪有心思想什么理想,現在生活一下子穩定下來,她就迷茫了。

  除了賺錢,贏百舞根本不知道該做什么。

  再說的直白一點,就是不成熟,其實鹿芷若也有這個情況,她的理想,竟然是成為一個可以讓父親驕傲的人……

  孫默雖然是老師,但是他不想把自己的三觀強加給學生,他希望她們可以以自己的眼光去看待和認知世界。

  “謝謝老師!”

  贏百舞深深地鞠了一躬:“以后,我就不在乎錢了。”

  頭鐵少女說完,又在心中補充了一句,以后,我在乎的就是老師了。

  “老師,你會養我嗎?”

  鹿芷若急了。眨巴著眼睛,像一只仿佛要被遺棄的小奶貓:“我……我吃的比百舞少多了。”

  “你就是一頓吃掉一頭大象,我也養!”

  孫默無奈,摸了摸鹿芷若的頭。

  “歐耶,我就知道老師是最好的!”

  鹿芷若眉開眼笑,說著就要去抱孫默的胳膊。

  孫默趕緊躲開了,穿的這么少,肌膚相親,可是會出事的,木瓜娘不在乎,自己可要注意避嫌的。

  “好了,泡的差不多的了,去收拾下行裝,咱們要下去了。”

  孫默吩咐。

  “好!”

  贏百舞甜甜的笑著,感覺直到今天,才看到了新生活的樣子。

  來自贏百舞的好感度100,友善(1300/10000)。

  看著三個女孩收拾東西,孫默搖了搖頭,滿是感慨:“當老師,真的好麻煩呀!”

  “是呀,能教好書只是一部分,能引導他們成長,才是最難得!”

  顧秀珣嘆氣,老師這兩個字,代表的涵義太多了。

  “慢慢來吧!”

  孫默對于老師這份職業,又多了一份新得理解和感悟:“系統,幫我開箱吧!”

  光華流散,青銅寶箱打開,留下了一枚時光徽章。

  “系統,你覺得我該用它來提升哪一個技能,性價比比較高?”

  孫默詢問。

  他現在的技能都夠用了,沒有什么是迫切需要提升熟練度的。

  “神之洞察術!”

  系統給出答案:“升到宗師級后,它可以自動分析數據,給出最優解,比如說,看到一門功法,可以自動修訂與補完,讓功法變得更完美。”

  “這么厲害?”

  孫默驚訝。

  “系統,無所不能!”

  系統的語氣中,滿是驕傲。

  “那就升神之洞察術!”

  孫默決定了。

  “恭喜你,你的神之洞察術仿佛經歷了十年的磨礪,有了小幅度的提升。”

  “我日梨娘!”

  孫默忍不住了,什么叫小幅度提升?說好的宗師級?

  “那可是宗師,十年的時光,是不夠的!”

  系統解釋。

  “那你怎么不早說?”

  孫默開噴。

  “誰知道你資質這么差呢?”

  系統反唇相譏,其實也不是孫默資質差,而是升宗師,實在太難了,只要名為宗師,就意味著在這一領域,是當世第一人了。

  “我現在有多少積分?”

  孫默不喜歡半途而廢,準備購買時光徽章。

  系統記得很清楚。

  “買五枚時光徽章!”

  孫默發狠。

  “消費成功,祝您購物愉快。”

  “使用!”

  孫默覺得這么多時光徽章,怎么也夠了,可是他還是低估了宗師的分量,五枚時光徽章用完,系統的恭賀是,你的神之洞察術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還是沒到宗師。

  “我淦!”

  孫默想把系統揪出來暴打一頓,然后沉塘,沒辦法,為了不讓這些點數打水漂,只能繼續買。

  “再給我來五枚!”

  孫默決定拼了。

  “消費成……”

  “別廢話了,直接使用。”

  孫默催促。

  一股熱流,立刻涌進了孫默的腦海,一瞬間,他雙眼一黑,頭暈目眩。

  “你怎么了?”

  顧秀珣嚇了一跳,趕緊扶住了孫默。

  “沒事!”

  孫默的眼睛疼的要死,就像有人用匕首捅進了眼窩,要把它們活生生的剜出來。

  “還說沒事?”

  顧秀珣看到孫默瞬間出了一身冷汗,驚得大叫:“贏百舞,快去喊金師過來!”

  “不用了!”

  孫默制止,痛疼來的突然,不過去的也快,然后,他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聲。

  “恭喜你,你的神之洞察術經過了數十年歲月的辛苦磨礪,終于突破極限,提升為宗師級。”

  “你的雙眼,完成了蛻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