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百零九章 拍賣會(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烏鳳雖然是二級,不過飛行速度遠超其他三級靈禽,石樾自然沒有興趣競拍。

  “什么?三級靈禽,這次拍賣會還真是來對地方了,我出兩萬二。”

  “兩萬三。”

  “兩萬五。”

  經過一輪激烈的競價,這只三級靈禽焱風鳥以五萬四千塊的高價被一名萬獸宗的弟子拍走。

  “嘿嘿,第三件拍賣品,煉器師可不要錯過了。”中年儒生嘿嘿一笑,大有深意的說道。

  話音一落,一名銀衫侍女從偏門里走出,雙手捧著一個青色托盤,托盤上則蓋著一塊紅布,在眾修士的注視下,銀衫侍女走上了方形高臺。

  中年儒生掀開紅布,露出六根尺許長的牛角。

  “四級青風牛的牛角,上好的風屬性材料,底價兩萬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

  此話剛落,石樾的聲音便響起:“三萬。”

  他目前有成套的火屬性飛劍,但是卻沒有成套的風屬性飛劍,要是能拍下這六根青風牛的牛角,他可以煉制出六件風屬性的劍器。

  青鸞劍的威力雖然巨大,不過手段太單一了,石樾更喜歡操控多把劍器組成成套飛劍對敵,以他如今的神識,同時操控二十四把飛劍都不是問題。

  “三萬二。”

  “三萬五。”

  “三萬八。”

  出價的人此起彼伏,石樾眉頭一皺,開口喊道:“五萬。”

  “六萬。”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響起。

  “八萬。”石樾的語氣不帶絲毫感情,八萬塊靈石在他的嘴里,仿佛只是一個很小的數目。

  聽到八萬塊靈石的價格,再也沒有人出價,石樾成功以八萬塊靈石拍下六根牛角。

  他走上方形高臺,在眾多修士的注視下,付清靈石,收起六根牛角,抬步往臺下走去。

  當他回到座位的時候,一名紅衣侍女走上了方形高臺,手上端著一個青色托盤,上面有五個藍色瓷瓶。

  “第四件拍賣品,筑基丹五枚,分開拍賣。”

  石樾眼睛一亮,李彥手上已經有一枚筑基丹,要是再有一枚筑基丹,李彥就可以嘗試筑基了。

  “筑基丹,底價五千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塊。”

  “老夫出一萬。”一名身穿淡綠道袍的白發老者從玉椅上站了起來,沉聲說道。

  石樾見此情形,眉頭微皺,他沒有想到會有結丹期修士競拍筑基丹,不過仔細想想,他也就明白了,結丹期修士競拍筑基丹多半買給自家晚輩。

  雖說筑基丹有五枚,可是越到最后,拍下一枚筑基丹的耗費越大。

  “我出三萬。”石樾猶豫片刻,開口喊道。

  白發老者的臉色冷了下來,陰沉的目光冷冷的掃了石樾一眼。

  石樾面色平靜,未露出絲毫懼意。

  “五萬。”白發老者冷冷的說道。

  “七萬。”石樾面色不改。

  “八萬,這位小友年紀輕輕已經是筑基中期,沒必要跟老夫爭這枚筑基丹吧!年輕人做事要留有余地,以免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白發老者大有深意的望了石樾一眼,淡淡的說道。

  “十萬,晚輩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多謝前輩提醒。”石樾不卑不亢的回復道。

  白發老者望了一眼其他結丹期修士,發現其他人的臉上露出看好戲的神色,略一猶豫,沒有再開口。

  石樾以筑基期的修為能跟一群結丹期修士坐在一起,不是大有來頭之人,就是背后有大靠山,犯不著為了一枚筑基丹就貿然得罪石樾,當然了,最重要的是,他擔心這是別人給他下套,好讓他多出靈石。

  “十萬塊靈石第一次,十萬塊靈石第二次,十萬塊靈石第三次,成交,恭喜李道友拍下一枚筑基丹。”中年儒生大聲宣布道。

  石樾輕吐了一口氣,他還真擔心結丹期老怪會繼續加價。

  不出石樾的預料,接下來的四枚筑基丹都拍出了一個高價,都是被結丹期修士拍走,最高價是十三萬靈石,最低也有九萬塊靈石。

  這讓石樾感受到了結丹期修士的財力,不過他也清楚,能花高價拍下一枚筑基丹的結丹期修士,多半出自修仙門派或者修仙家族,那些散修出身的結丹期修士,未必能這么闊綽。

  當一名結丹期修士回到座位的時候,一名藍衫侍女從偏門里走了出來,手上的托盤里擺放著三個雕刻著精美花紋的酒壺,隔著老遠都能聞到一股濃濃的酒香。

  “碧云靈酒,以四百年的碧云果為主料,幾十種百年靈藥為輔料釀造而成,對結丹以下修士都有精進法力的功效,最適合筑基修士服用,好酒的道友可不要錯過。”中年儒生侃侃而談。

  “三壺碧云靈酒,一起拍賣,底價五千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

  此話一落,立刻有人開口喊道:“七千。”

  “八千。”

  “我出一萬。”

  石樾對這三壺靈酒的興趣不大,想要精進法力,他可以利用三才聚靈陣修煉,這三壺靈酒最多頂的上幾個月的苦修,效果不是特別好。

  這三壺靈酒以五萬塊靈石的高價,被一名華服男子拍走。

  華服男子回到座位后,一名青衫侍女手捧托盤走到了方形高臺上面。

  托盤里放著二十張靈光閃閃的獸皮,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

  “這莫非是高級符紙?”一名結丹期修士驚訝道。

  “這位前輩說的沒錯,二十張用高級妖獸的獸皮煉制的空白符紙,底價一萬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千塊靈石。”

  “高級符紙!”石樾的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高級符篆都是用高級符紙煉制而成,不過高級符篆的繪制難度極高。

  “兩萬。”石樾抱著試一下的心態率先開口喊道。

  “兩萬四。”之前跟石樾競拍筑基丹的白發老者開口喊道。

  “兩萬七。”一名結丹期開口喊道。

  石樾略一猶豫,沒有再開口。

  縱然他拍下這二十張高級符紙,只是放在儲物袋里,暫時用不上,還不如留著靈石競拍其他東西。

  經過一輪激烈的競拍,這二十張高級符紙以五萬塊的價格,被白發老者拍走。

  “高級陣法七星迷靈陣的布陣器具一套,擁有防御和迷幻之效。”中年儒生指著上百桿青光閃閃的陣旗,大聲喊道。

  “什么?高級陣法的布陣器具,怎么可能!”

  “不會吧!還不到壓軸拍賣品的拍賣時間,怎么可能拿出一套高級陣法的布陣器具?”

  高臺下的眾修士一陣騷動,數千道目光直盯著青衫侍女手上的托盤。

  “這套布陣器具應該是縮減版吧!要真是完整版七星迷靈陣的布陣器具,怎么可能會這么快拿出來拍賣。”一道充滿威嚴的男子聲音從二樓某間廂房傳來。

  中年儒生不敢怠慢,急忙開口回答:“前輩明鑒,這套陣旗確實是縮減版,威力只有完整版的五成左右,不過結丹期修士要是被此陣困住,一時半會也休想脫困,底價五萬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兩千塊靈石。”

  “六萬。”剛才拍走符紙的白發老者搶先開口喊道。

  “七萬。”

  “八萬。”

  “十萬。”

  出價的結丹期修士此起彼伏,石樾本來還想開口,不過聽到結丹期修士的報價,苦笑著搖了搖頭。

  這套布陣器具雖說只有原陣法的五成威力,但憑借高級陣法的名頭,那些結丹期修士肯定不會放過,石樾的東西還沒開始競拍,目前他身上的靈石也所剩無幾,根本無力競拍。

  這套七星迷靈陣的陣旗最終以二十萬的價格成交,被古劍門的一位長老拍走。

  接下來的時間,一名又一名侍女手捧托盤走上方形高臺,靈酒、靈丹、成套靈器、珍稀的煉器材料、三級靈獸等拍賣品陸續拿出來拍賣,每一件都拍出了一個高價,拍賣廳的氣氛慢慢熱絡起來。

  在這期間,結丹期修士很少出價競拍,大都是筑基修士在競拍。

  拍走一件上品防御靈器后,一名藍衫侍女捧著一個托盤走上方形高臺,托盤上有一個巴掌大小的青色木盒。

  中年儒生打開木盒,只見里面有五顆黑色圓珠。

  他輕咳了一聲,沉聲說道:“傀儡甲士五名,每一名都有筑基后期的實力,用多種珍稀材料鍛造而成,一般的極品靈器都無法傷其分毫,五只傀儡甲士聯合之下,可以布下小五行陣,筑基大圓滿也未能抵擋。”

  中年儒生抓起一枚黑色圓珠一拋,十指連彈,數道法訣打在上面。

  黑色圓珠頓時黑光大放,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符文,一個模糊后,化為一名丈許高的黑色傀儡,手上拿著一把丈許長的黑色長劍,從黑色長劍散發出的強大靈氣波動來看,赫然是一件靈器。

  中年儒生單手一掐訣,黑色傀儡手腳一動,身形一個模糊,驟然出現在石樾面前,它化為一道道殘影,在方形高臺四周竄來竄去,最后它的背后生出一對半丈大小的黑色鐵翅,狠狠一扇后,騰空而起,飛落在方形高臺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