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兩百九十七章 回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原來如此,天色也不早了,我們要上路了。”石樾點了點頭,手掌一拍腰間儲物袋,紅玉盤從中飛出,懸浮在他面前。

  石樾帶著李彥走到了紅月盤上,一道法訣打在紅月盤上,紅月盤光芒一漲,化為一道紅光向遠處飛去,在李易的注視下,紅光漸漸消失在天際。

  一天后,一道紅光從遠處飛來,沒過多久,紅光在仙緣城附近降落下來。

  紅光一斂,露出石樾和李彥的身影。

  “終于回來了。”石樾望著城墻上“仙緣城”三個大字,輕吐了一口氣。

  “神仙哥哥,這里就是仙人居住的地方么?好大啊!”李彥一臉羨慕的說道。

  “以后不要叫我神仙哥哥了,叫我石大哥就好了,我比你大不了多少歲,這里不是仙人居住的地方,只是一座比較大的坊市而已。”石樾和顏悅色的說道。

  “坊市?”李彥眨了眨眼,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石樾在路上給李彥惡補了許多修仙知識,但是李彥從來沒有離開過李家村,別說修仙知識,很多東西都不懂。

  “以后你就明白了,現在跟你說了你也不懂,跟我入城吧!”石樾說著,牽著李彥往城內走去。

  城內如常,街道上人流如潮。

  李彥哪里見過這么繁華的景象,小手緊緊的抓著石樾的手掌,生怕走丟了。

  沒過多久,石樾帶著李彥來到了太虛草堂。

  此時,店里沒有什么客人,陳杏兒正坐在柜臺后面看賬本。

  “陳師姐,最近的生意怎么樣?”石樾牽著李彥走了進去,面帶微笑的說道。

  陳杏兒抬頭一看,看到石樾,臉色一喜,開口說道:“石師弟,你可算回來了,你這段時間都去哪里了,我還以為你失蹤了呢!”

  “采藥的時候遇到魔修,我為了躲避追殺,跑到一個小村子躲避了一段時間。”石樾有些含糊的解釋道。

  聽了此話,陳杏兒也沒有多想,她的目光一轉,落在李彥身上,好奇的問道:“石師弟,這個孩子是什么人啊!”

  “哦,他是我在路上遇到的,資質一般般,三靈根,不過我覺得他挺機靈的,就帶他回來了,反正咱們內門弟子可以引薦一名弟子入門,我打算引薦他入門,留在我身邊,幫我照看靈藥。”石樾面帶微笑的解釋道,他略一停頓,接著說道:“對了,陳師姐,算算時間,收徒大典快要結束了吧!”

  “原本是快要結束了,不過因為一個人,延遲了數日。”陳杏兒有些神秘的說道。

  “因為一個人延遲數日?什么人能有這么大的面子?”石樾有些好奇的問道。

  “嘿嘿,一個修仙世家的一名天靈根的天才,此人本來是要拜入實力最強的古劍門的,后面不知道什么原因此人沒有拜入古劍門,反而放出消息其他四大宗門他都有興趣加入,這樣一來,大唐五宗為了他差點打了起來。

  因為五宗的人都想收他入門,此子又對符篆之術十分感興趣,便想出了一個辦法,說是舉辦一次公平公正的制符比試,五家宗門各派一名煉氣期的代表參加,誰家的代表可以在半個時辰內,繪制出最多的火球符,他就拜入哪個宗門。”陳杏兒嘿嘿一笑,一字一句的解釋道。

  “天靈根的天才?”石樾聞言,眼中閃過一抹訝然之色,下意識的看了一旁的李彥一眼。

  李彥身具金瞳道體,不知道跟這個天靈根修士比較孰優孰劣。

  “什么狗屁天靈根,連給金瞳道體提鞋都不配。”逍遙子似乎知道石樾心中所想,驟然開口說道。

  “對了,石師弟,我跟陳師叔說了,說你精通符篆之術,希望讓你代表本宗參加這個制符比試。”陳杏兒似乎想起了什么,開口補充道。

  “什么?我精通制符之術?陳師姐不是開玩笑吧!”石樾聞言,哭笑不得。

  “只是比試繪制火球符而已,你怕什么,再說了,陳師叔可是說了,誰可以幫助本宗將這名天靈根的天才收入門下,返回宗門重賞。”陳杏兒吐了吐舌頭,對石樾似乎是信心滿滿。

  她那天聽到這個消息,就夸了石樾制符厲害,這才引起了陳祥東的注意,

  “重賞?”石樾聞言,臉上有些動容。

  “對啊!陳師叔可是執事殿殿主,好東西多的很,至少也是靈器的獎勵吧。”陳杏兒點了點頭,開口分析道。

  “制符比試何時開始?還有,萬一輸了,沒懲罰吧?”

  “輸了就輸了,反正我們這次又沒有很厲害的制符天才在,死馬當作活馬醫唄,哈哈!比試是三天后,你要是感興趣的話,快去找陳師叔,我之前向陳師叔推薦過你,不過一直找不到你,不知道他會不會找其他人。”陳杏兒催促道。

  石樾點了點頭,開口說道:“好的,嗯,陳師姐,麻煩你幫我照看一下彥兒,我去去就回。”

  “沒問題,你就放心交給我吧!”陳杏兒滿口答應了下來。

  “彥兒,乖乖跟陳師姐呆在一起,不要亂跑,知道么?”石樾有些不放心的沖李彥叮囑道。

  “知道了,神仙······石大哥。”李彥甜甜的說道。

  石樾點了點頭,離開了太虛草堂。

  沒過多久,石樾就來到了太虛宗的駐扎地,很順利的見到了陳祥東。

  “石師侄,你跑哪里去了?怎么老夫派人找遍了仙緣城都找不到你?莫不是你不想為本宗出力?故意躲起來?”陳祥東眉頭一挑,沉聲質問道,神情有些不悅。

  他身為太虛宗此次收徒大典的負責人,要是讓那名天靈根的天才拜入其他宗門,回去太虛宗肯定會被掌門師兄責怪,甚至可能會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這不是陳祥東想看到的。

  “陳師叔勿怪,弟子并非不想為本宗出力,只是前幾日外出采摘靈藥,不幸遇到魔修,躲逃至今才返回。”石樾心中一凜,硬著頭皮解釋道。

  “遇到魔修了?他們有多少人?什么修為?”陳祥東一連丟出幾個問題。

,方便閱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