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三章 抓捕失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周振宇帶著石樾等人趕到四海客棧后院的時候,在柴房里找到了那名青衣小廝的尸體。

  周振宇見此,心中一緊,他隨即想起了什么,開口說道:“不好,快去那名賊人的屋里看看。”

  等他們推開黑臉漢子的房門,發現地上有一灘血水,黑臉漢子卻消失不見了,一雙筷子散落在地上。

  看到這一幕,周振宇氣的直哆嗦,白衣男子等人臉色一白,大氣也不敢喘。

  “一群蠢貨,精心布的局就這樣讓你們給毀了。”周振宇指著地上的血水,怒罵道。

  “周師叔,賊人應該沒有跑遠,咱們去追吧?”白衣男子略一猶豫,小心翼翼的說道。

  “追?去哪里追?恐怕對方已經離開坊市了。”周振宇聞言,臉色一沉,開口問道。

  “這······”白衣男子的神情有些尷尬,沒有說什么。

  “算了,留下部分人手繼續監視,其他人跟我回宗。”周振宇嘆了一口氣,開口吩咐道。

  “是,周師叔。”眾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一刻鐘后,石樾跟著周振宇回到了執法殿,周振宇叮囑了幾句,讓石樾不要泄露今天的行動,便讓石樾去卷宗閣報道。

  太虛谷,某間密室,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把玩著一枚藍色玉簡,嘴角露出一抹譏諷之色。

  “就憑這點本事,想抓到我?可笑,不過結丹期修士親自帶隊抓捕,以后還是要小心一點才行。”中年男子五指一合攏,將玉簡捏的粉碎,低聲喃喃自語的。

  石樾站在一間寬敞的大殿內,入口處有一張長方形的紅色木桌,一名頭發皆白的藍衫老者坐在紅色木桌后面,手里捧著一本古卷看的津津有味。

  殿內擺放著十幾個數丈高的貨架,上面密密麻麻的擺放著大量的玉簡書卷竹簡。

  “這位師兄,這里是卷宗閣么?”石樾走到藍衫老者面前,開口問道。

  藍衫老者抬頭掃了石樾一眼,又低下了頭,淡淡的說道:“想查閱什么自己找,老夫沒空搭理你。”

  “這位師兄,小弟石樾,奉命前來卷宗閣報道的。”石樾見此,皺著眉頭說道。

  聽了此話,藍衫老者放下書卷,仔細打量了一下石樾,開口說道:“你就是石樾?把令牌給我看看。”言語之間,客氣了很多。

  石樾聞言,當即取出一塊黑色令牌,遞了過去。

  藍衫老者接過令牌,仔細看了一下,還給了石樾。

  “卷宗閣的人比較少,除了我,還有一位趙師弟,現在多了你,就是三個人,輪班制,一人一天,有沒有問題?”藍衫老者一字一句的說道。

  “沒有問題,不知師兄如何稱呼?咱們具體負責干什么?”石樾點了點頭,開口問道。

  “老夫姓陳,石師弟叫我一聲陳師兄就可以了,咱們主要負責看管卷宗,執法殿那邊若有什么案子,都會登記造冊,封存在這里,你負責將卷宗歸類就可以了,沒什么事,咱們平時就是喝喝茶,看看書,閑的很。”藍衫老者淡淡的說道。

  就在這時,一名圓臉男子走了進來。

  他一進門,就開口說道:“陳師兄,存檔,乙類卷宗。”

  “乙類卷宗?”石樾聞言,微微一愣。

  “按照案子的大小,分為甲乙丙丁四類卷宗,甲類卷宗是記載命案,本宗若有弟子長老意外失蹤隕落,案子都歸屬甲類卷宗,乙類卷宗則是記載緝拿叛徒、貪污、以權謀私等案子,丙類卷宗則記載本宗歷代掌門長老的姓氏出身背景,包括每一名弟子的出身修為,至于最后的丁類,則記載為本宗效力戰死的弟子,以及發放撫恤的情況。”藍衫老者開口解釋道。

  說完,他從圓臉男子手上接過一枚藍色玉簡,放到眉心,沒過多久又取了下來。

  藍山老者從木桌上抽出一本書卷,上面寫著乙類卷宗記載存放錄,他打開書卷,在某頁寫上:“緝拿收買本宗弟子的外敵,存放地點,第十號貨架第三層第三列,太虛一萬七千四百四十二年錄,陳禮登記。”

  “登記完了,那我走了。”說完,圓臉男子轉身離開了。

  “你看一下這枚玉簡的內容,雖然存放卷宗的時候別人會說是什么卷宗,但你必須要看一下,確認無誤后,再歸類,知道么?”陳禮叮囑了一聲,將藍色玉簡遞給了石樾,示意他查看里面的內容。

  石樾將藍色玉簡貼到眉心,沒過多久便取下來。

  玉簡里記載的是今天的抓捕行動,從行動部署到抓捕失敗,包括有哪些人參與行動,如何分工,記錄的清清楚楚。

  藍衫老者帶著石樾來到標號“十”的貨架,他指著第三層的一塊空曠區域,開口說道:“把玉簡放在一號空格。“

  那塊區域被劃分成九塊,上面寫著壹到九的序號。

  “怎么還分幾號空格?”石樾將玉簡放到一號空格,開口問道。

  “一件案子不可能只有一份卷宗,可能有數份,甚至幾十份,一號空格代表是第一份卷宗,若將來要查閱,就從一號卷宗看起,明白么?”陳禮開口解釋道。

  聽了此話,石樾恍然大悟。

  接下來,陳禮帶著石樾在殿內轉了一圈,給他介紹卷宗的分類和登記。

  石樾聽得很認真,遇到不懂的就虛心向陳禮請教,陳禮都一一回答。

  沒過多久,有幾名執法弟子來存檔,陳禮讓石樾負責登記,他負責把關。

  石樾一開始有些生疏,不是忘記寫日期,就是忘記描述內容,不過好在有陳禮把關,倒也沒有出什么紕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走了,下面就由你值班,明天戌時趙師弟會來接替你,三天輪一次班,戌時前到達,明白么?”陳禮扭頭望了一眼天色,開口叮囑道。

  石樾點了點頭,他神色一動,開口問道:“陳師兄,我們卷宗閣一直都要開著的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