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九章 過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石樾掀開鼎蓋,取出一塊干凈的紗布,將丹爐里里外外的擦拭了一遍。

  他取出一塊靈炭,放在了丹爐底部,點燃。

  只見他手持白色羽扇,沖靈炭狠狠一扇,靈炭表面的火焰頓時一漲,滾滾烈焰頓時淹沒了丹爐的底部。

  石樾打算用紅羅鼎煉制幾爐丹藥,看看極品丹爐煉制出來的丹藥跟上品丹爐有何不同。

  預熱的差不多的時候,石樾將煉丹材料丟進了丹爐之中,蓋上了鼎蓋。

  小半個時辰后,一爐煉氣散就煉制好了。

  石樾打開鼎蓋一看,只見丹爐里靜靜的躺著二十三枚龍眼大小的青色藥丸。

  石樾手掌往腰間儲物袋摸去,手上多了一個黃色木盒,里面擺放著一枚龍眼大小的青色藥丸。

  他伸出兩根手指,從丹爐里面夾起一枚青色藥丸,跟木盒里的青色藥丸做對比。

  從顏色上看,丹爐里的青色藥丸顏色更鮮艷一些,香氣也更濃一些。

  石樾略一思量,將兩枚煉氣散先后放入嘴里。

  丹藥入口即化,化為一股精純的靈氣,涌入到經脈之中。

  石樾不急于煉化這些靈氣,而是細細的品味起來。

  用紅羅鼎煉制出來的煉氣散,靈氣似乎更精純一些,味道也比較好。

  石樾略一猶豫,再用手指夾起一枚煉氣散,放入了口中。

  他細細的品嘗之后,發現紅羅鼎煉制出來的丹藥品質確實更好一些。

  接下來,石樾用紅羅鼎又煉制了幾爐煉氣散,他發現,紅羅鼎煉制出來的丹藥除了品質更好一些,成丹率也比上品丹爐高一兩成。

  別看只是高出一兩成的成丹率,對于煉丹師來說,哪怕只是高出一兩成的成丹率,足以讓他們瘋狂了。

  石樾決定了,紅羅鼎煉制出來的丹藥給自己服用,銀絲鼎煉制出來的丹藥則上交給趙師叔。

  石樾將丹爐收起來,熄滅火焰,退出了掌天空間。

  他盤坐在蒲團上,運轉《太虛訣》,修煉起來。

  第二日一大早,石樾就睜開了雙眼。

  出了院子,石樾御器向執事殿飛去,小比的結果會張貼在執事殿外面的青石平臺上。

  石樾本以為自己起的夠早了,不過當他來到執事殿外的平臺上,發現青石平臺上擠滿了外門弟子。

  這些外門弟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大聲討論,或竊竊私語。

  這些人的神情各異,有興奮,有失落,有沮喪。

  石樾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擠到了一面丈許高的青色石碑面前。

  青色石碑上面刻著三十個名字,每個名字旁邊有相對應的成績。

  小比結果公布如下:

  第一名,陳北玄,十五連勝,獎勵一件極品法器。

  第二名,郝天真,十四連勝,獎勵一件上品法器。

  第三名,宋秋月,十四連勝,獎勵一件上品法器。

  第二十五名,趙剛,九連勝,獎勵三畝靈田,三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第二十六名,石樾,九連勝,獎勵三畝靈田,三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第二十七名,陳婷婷,九連勝,獎勵兩畝靈田,兩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第二十八名,陳鳴,八連勝,獎勵兩畝靈田,兩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第二十九名,柳玉,七連勝,獎勵一畝靈田,一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第三十名,陳果,七連勝,獎勵一畝靈田,三斤靈谷種子,免租金三年。

  以上三十人,請自行前往執事殿兌換獎勵。

  石樾的目光牢牢停在第二十六名,面露狂喜之色。

  他本以為自己能排在第三十名就算很不錯,沒想到居然排在第二十六名,能得到三畝靈田,三年不用交租金。

  這三畝靈田再加上掌天空間里的六畝靈田,石樾一下子就擁有了九畝靈田。

  在眾多外門弟子之中,擁有九畝靈田的弟子恐怕也是少數吧!

  思慮至此,石樾急忙退出人群,快步向執事殿走去。

  很快,石樾就來到了王執事面前。

  “石師弟,恭喜恭喜,沒想到師弟深藏不露,以煉氣六層的修為連勝九場,名列小比二十六名。”王執事滿面堆笑的說道。

  別人不清楚石樾的底細,王執事可是一清二楚,幾個月前,石樾不過是煉氣二層,不到半年的時間就連升四個小境界,要說沒有人幫忙,他是不會信的,他覺得是某位師祖賜給了石樾不少靈丹妙藥,石樾這才能在半年內連升四個小境界。

  “同喜同喜,小弟是來領取獎勵的,還請王執事多體諒。”石樾面帶微笑的說道,不動聲色的將一塊中品靈石遞了過去。

  雖說獎勵三畝靈田,但具體是那一座院落,歸執事殿的人管,同樣是三畝靈田的院子,自然是靈氣越充沛的越好。

  收下一塊中品靈石后,王執事臉上的笑容更深了,他翻手取出一面銀色圓盤,一陣比劃后,含笑說道:“朝霞峰有一座三畝大小的院子,里面有一口靈泉,不知石師弟對這座洞府是否滿意?”

  石樾聞言,雙眼一亮,連忙點頭說道:“滿意,十分滿意。”

  “嘿嘿,朝霞峰七十五號院子,這是鑰匙,石師弟什么時候有空搬過去就可以了,不過你之前的院子要交出來才行。”

  “沒問題,我待會兒就回去收拾,盡早搬過去。”石樾滿口答應了下來。

  “這是那座院子的鑰匙,石師弟收好了。”王執事從袖子里取出一塊圓形令牌,遞給了石樾。

  圓形令牌正面刻著“朝霞峰”三個大字,在左下角,則刻著“七十五”三個小字。

  石樾稱謝了一聲,收下令牌,轉身離開了。

  出了執事殿,石樾放出飛行法器,御器向青元峰飛去。

  沒過多久,石樾便回到了青元峰的住處。

  因為剛爆發過蟲災,靈田里光禿禿的。

  說實話,其實沒什么好收拾的,石屋內的東西可要可無,石樾就是回來看一看。

  石樾望著這座生活了多年的院子,一幕幕熟悉的場景一一在眼前浮現。

  “這什么破地方,靈氣淡薄不說,還小的可憐,就一間破石屋,這是人住的地方么?不行,我要去找執事殿的李師兄說一下。”一名身穿錦服年約十一二歲的少年望著破落的小院,皺著眉頭說道,神情十分不悅。

  “人走茶涼?哼,狗眼看人低,等我爹娘回來,到時候要你好看。”錦服少年咬牙切齒的說道,神情十分不悅。

  “爹,娘,你們怎么還不回來?樾兒好想你們啊!”夜晚,少年穿著一身有些破舊的錦服,抬頭望著高空,眼圈微紅。

  “唉,這個月又沒有完成例行任務,看來有沒有靈石了。”少年穿著一身普通的衣衫,嘆氣道,臉上滿是沮喪之色。

  “等靈谷成熟了,應該能賣七八十塊靈石,到那時,買兩瓶煉氣散服用。”少年望著靈田里掛滿靈穗的靈谷,疲憊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

  “好不容易完成了例行任務,又被王執事這個吝嗇鬼克扣了兩塊靈石。”少年低聲喃喃自語道,神情有些不悅。

  石樾望著眼前的小院,臉上有些不舍。

  這座院子雖然簡陋,但見證了他的成長。

  從一開始的不甘,到失落,再到接受,最后習慣,這座院子給他留下了太多的回憶。

  石樾繞著靈田轉了幾圈,彎腰捧起一團泥土,傾灑而下。

  他來到屋內,看了看屋內簡陋而熟悉的布置,輕嘆了一口氣。

  “我一定會變得更強。”石樾低聲喃喃自語了一聲,轉身離開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