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一章 鎮魂鎖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中年男子手掌拍了拍,四名虎背熊腰的壯漢,抬著一個黑色鐵籠從偏門里走了出來,他們將黑色鐵籠抬到了高臺上。

  黑色鐵籠里,關著一只半丈高的白馬,背生一對青色翅膀。

  “一級高階靈獸青翼馬,可在陸地奔行,也可在天上飛行,速度堪比一般的上品飛行法器,除此之外,此獸還可釋放風刃術,底價五百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五十塊靈石。”中年男子含笑介紹道。

  “五百五十塊靈石。”

  “六百。”

  “我出七百。”

  中年男子的話音剛落,立刻就有不少人喊價。

  這只青翼馬的飛行速度堪比上品飛行法器,可在陸地奔行,又可在天上飛行,還懂得風刃術。

  競拍下此獸,等于購買了一件上品飛行法器和一只忠心耿耿的靈獸,怎么算都不虧。

  石樾也有些動心,不過他仔細的想了想,這只青翼馬太顯眼了,就算被他拍買下,也不能隨便在人前放出來,參加拍賣會的太虛宗弟子可不少,要是被人認出來就麻煩了。

  在石樾思慮間,這只青翼馬的價格就達到了一千三百塊靈石,還在節節攀升。

  不過如此一來,還出價的人就沒有多少了,只有三四個人還在繼續爭搶著。

  “一千五百塊靈石,要是其他道友能出更高的價格,就讓與其他道友吧!”一名身材高大的白袍青年淡淡的說道。

  聽到一千五百塊靈石的高價,還出價的幾人略一猶豫,閉口不言。

  一只一級高階妖獸,一千五百塊靈石的價格已經很高了,要是繼續出價那就太傻了,再者,就算青翼馬的飛行速度堪比上品飛行法器,但培養一只靈獸需要耗費太多時間心血,多少會影響自身的修煉,得不償失。

  “還有出價更高的么?真的沒有人了么?一千五百塊第一次,一千五百塊第二層,一千五百塊第三次,成交,這只青翼馬就歸這位道友所有了。”中年男子連續重復了三次,沒有人加價后,確定了此獸的歸屬。

  白袍青年走上高臺,付清靈石后,用一個靈獸袋將青翼馬收了起來,回到了座位。

  三名名年輕貌美的黃衫侍女從偏門走了出來,各捧一個被紅色綢緞蓋住的白色托盤走上了高臺,然后恭敬的放在木桌上。

  中年男子不慌不忙的上前一步,將一塊紅色綢緞一挑而開,露出了一只寸許大小的金色鐵鎖。

  “估計在場的道友等的有些急了,接下來,是本次壓軸拍賣品的拍賣時間,第一件壓軸拍賣品,上品法器鎮魂鎖,此物是筑基修士用百年玄金木加上數種珍稀煉器材料煉制而成,可能有不少道友會感到奇怪,為何在下會將一件上品法器作為壓軸拍賣品,無他,這件法器不但能有效抵擋鬼物邪靈奪舍,還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強自身的神識,神識的妙用不用在下多說了吧!若斗法的時候,一方的神識比另一方強大,無疑能占到些許便宜。“中年男子唾棄金色鐵鎖,緩緩說道。

  此話一出口,當即引起在場修仙者一陣騷動,部分人更是竊竊私語了起來。

  要知道,能抵擋鬼物邪靈奪舍的法器原本就不多見,而能增強神識的法器,更是稀少無比。

  現在這件鎮魂鎖竟然同時擁有這兩種功效,實在有些驚世駭俗。

  一時間,不少人望向金色鐵鎖的目光滿是火熱之色。

  中年男子看到眾人臉上的神情,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神情,沉聲宣布道:

  “鎮魂鎖的增幅效果如果,在下不便多說,只能說絕對不會讓競拍下此物的道友失望,好了,上品法器鎮魂鎖,底價五百塊靈石,每次加價不得少于一百塊靈石,現在開始競價。”

  “七百塊靈石。”

  中年男子話音剛落,立刻有人出價,將價格抬高了兩百塊。

  “八百塊。”

  “我出一千。”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紛紛開口出價。

  眨眼的工夫,這件鎮魂鎖的價格就被抬到了一千六百塊靈石的高價,這個價格都可以購買一件極品法器了。

  “一千六百塊靈石,還有沒有出價更高的道友?”中年男子的目光飛快從在場的修仙者身上掠過,沉聲問道。

  “一千七。”一道懶洋洋的男子聲音響起。

  話音剛落,有不少目光順著聲音的源頭望了過去,正是石樾。

  中年男子聞言,先是一愣,隨即面露喜色,開口說道:“這位道友出價一千七百塊靈石,有沒有更高的價格?據煉制鎮魂鎖的煉器師所說,他原本只是想煉制一件克制奪舍的法器,誰知道在煉制過程中意外出現了一些異變,導致了這件法器出爐后只是一件上品法器,不過卻意外得到增長神識的功效,就算是原來的煉器師用同樣的材料,也未必能再煉制出一件來,因此,此物是獨一無二的,諸位道友可不要錯過這個機會。”

  “一千八。”一道有些低沉的男子聲音響起。

  “兩千。”石樾神色不改,加了兩百塊靈石。

  這件鎮魂鎖石樾勢在必得,他看中的是此物克制鬼物邪靈奪舍的功效,就憑此功效,他就不會將此物讓給他人。

  “哼,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我出兩千一百塊靈石。”一名身材高大的黑臉大漢轉過身來,冷冷的瞪了石樾一眼,沉聲說道。

  黑臉大漢看起來不過三十多歲,身上的法力波動顯示,這是一名筑基修士。

  “小子,想清楚了再開口,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黑臉大漢給石樾傳音道,臉色陰沉無比。

  “兩千二。”石樾聞言,眉頭挑了挑,硬著頭皮說道。

  “小子,你是不是沒聽清楚我說的話?”黑臉大漢聞言,眼中飛快閃過一抹寒光,冷冷的說道。

  說完,筑基期的靈壓從他身上竄出,直奔石樾而來。

  石樾心中一驚,急忙摸出金剛符往身上一拍,身上驟然多出一個金色光幕。

  “這位道友,競拍商品,價高者得,若你再出言威脅這位小友,恐怕就要請你離開了。”高臺上的中年男子見此,臉色一沉,皺著眉頭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