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七章 詢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數隊巡邏弟子在黑色宮殿附近交叉巡邏,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

  “跟我來。”藍袍男子將青色巨鷹收回靈獸袋,沖石樾吩咐了一句,便抬腳向黑色宮殿走去。

  石樾也緊跟在藍袍男子身后,朝著黑色宮殿而去。

  沒過多久,兩人走進了殿內。

  一名腰束玉帶的黃袍老者和一名面容枯瘦的灰衣老者坐在椅子上,正在品茶聊天。

  “弟子拜見掌門師伯和李師叔,石樾帶到。”藍袍男子彎腰一禮,神色十分恭敬。

  “弟子拜見兩位師祖。”石樾見此,急忙躬身一禮。

  “嗯,石樾,我沒記錯的話,你是石師弟的后人吧!怎么只有煉氣四層?”掌門周通天上下打量了一下石樾,面露古怪之色的問道。

  “回掌門師祖的話,弟子天資愚鈍,故而只有煉氣四層。”石樾老實回道。

  “算了,掌門師兄,咱們還是說正事吧!”灰衣老者擺了擺手,沖石樾問道:“石樾,聽說很多弟子的靈藥靈谷得了黑化病,都讓你治好了,你是怎么治好的?”

  “這······”石樾聞言,臉上露出一絲為難的表情。

  眼前這兩位師祖可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什么大風大浪沒有見過,石樾沒有把握能瞞得過兩名老怪物,可是他又不甘心就這么說出治愈黑化病的方法。

  見此情形,灰衣老者眉頭挑了挑,開口說道:“你放心,今天的談話就我們四個人知道,眼下宗內很多弟子的靈藥靈谷都得了黑化病,要是你的法子真的能解決黑化病,宗門會給你一千貢獻點當獎勵,要是不能解決黑化病,也不會怪罪你,不過你要說真話,欺瞞師門長輩是什么罪名,你應該清楚吧!”

  石樾聞言,臉上有些動容,若他能得到一千貢獻點,立刻就可以到回春堂銘刻防止奪舍的靈紋,面對逍遙子的時候,底氣也能硬一些。

  “怎么?你當老夫的話是耳邊風么?”石樾久久沒有回答,灰衣老者臉色一沉,神情有些不悅。

  “石樾,還不快回答李師叔的問題,你想找死么?”藍袍男子見此,急忙大聲喊道。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高興壞了,一時忘記回話了。”石樾見此,急忙開口解釋道。

  灰衣老者聞言,臉色一緩。

  “這還差不多,快說你是怎么解決黑化病的。”周通天點了點頭,催促道。

  “嗯,弟子是用尿澆灌的,嗯,兌了一點清水,尿液跟清水的比例最好是一比三。”石樾略一猶豫,如實回道。

  這種事根本沒法說謊,要是兩位師祖用石樾說的方法治理靈藥沒有效果,一個欺瞞師門長輩的罪名就扣在石樾身上了。

  太虛宗有一百零八條宗規,九大戒律,違反任何一條宗規,都會受到責罰,輕則關禁閉,重則廢除法力,逐出門派,違反九大戒律的任何一條,直接擊殺都是輕的,重的話抽魂煉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石樾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弟子,他可不想執法殿的人找上門。

  “尿液?你給那些弟子的靈藥澆灌的液體都是尿液?”周通天聞言,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神色。

  聽了此話,灰衣老者眼中滿是疑惑之色,他鉆研靈藥靈谷種植多年,還從未聽說過用尿液治病的。

  “是的,弟子發現,必須是童男童女的尿液才有效。”石樾點頭說道。

  “如此說來,草木精華、土靈訣、春雨訣等都是幌子?”周通天眼珠子一轉,沉聲問道。

  “正是。”石樾老實的點了點頭。

  “你那個葫蘆帶在身上么?拿出來我看看。”灰衣老者神色一動,開口問道。

  石樾點了點頭,從袖子里取出了葫蘆法器,遞了過去。

  灰衣老者迫不及待的從石樾手里搶過葫蘆法器,扒開塞子,將葫蘆口放在鼻間輕嗅了幾下。

  “嗯,這味道聞起來確實有點像尿,我去試一試,看看是不是有效。”說完,灰衣老者身形一晃,化為一道青光飛出了祖師堂。

  “石樾,你怎么知道尿液能治理黑化病?是誰告訴你的?”周通天皺著眉頭問道。

  在他看來,一眾結丹期修士都拿黑化病束手無策,一名名不經傳的煉氣期弟子居然有法子解決黑化病,太令人驚訝了。

  “弟子是無意中發現的,弟子的靈谷也得了黑化病,死掉了不少,弟子想著反正救不活了,干脆就在靈田里撒尿,誰知道尿液澆在得了黑化病的靈谷上面后,靈谷就好了。”石樾面露回憶狀,開口說道。

  石樾早知道,尿液的秘密肯定守不住,遲早要曝光的,他早就想好了借口,此時正好派上了用場。

  “真的?”周通天的目光盯著石樾,有些懷疑的問道。

  “真的,弟子句句屬實,絕無半句虛言。”石樾點了點頭,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個時候,殿外傳來了一陣喜悅的笑聲,灰衣老者快步走了進來,大聲說道:“掌門師兄,尿液真的能治愈黑化病,我親自試過了。”

  “李師弟,你說的是真的?”周通天聞言,起身站了起來,面露狂喜之色。

  “真的,我用自己的尿液澆了一些得了黑化病的靈藥,當場就好了,實在太神奇了。”灰衣老者一臉興奮的說道,他隨即想起了什么,沖石樾問道:

  “石樾,你是怎么發現尿液能治愈黑化病的。”

  “他是誤打誤撞發現的,是這么回事,石樾他······”周通天將石樾編造的謊言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我說他一個煉氣期修士怎么懂得治愈黑化病,原來是誤打誤撞。”灰衣老者恍然大悟。

  “石樾,你的東西還給你。”灰衣老者將葫蘆法器還給了石樾。

  “好了,石樾,李師侄,你們下去吧!對了,李師侄,你記得劃給石樾一千貢獻點,另外,你們兩個給我記住了,今天的談話內容是絕密,任何人都不能泄露,尤其是石樾,絕對不能告訴別人尿液可以治愈黑化病,否則以判宗的罪名論處,明白么?”說到最后,周通天眼中飛快閃過一抹殺意。

  “弟子遵命。”石樾聞言,心中一凜,急忙滿口答應了下來。

  藍袍男子更不敢說個不字,應了一聲,帶著石樾退了下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