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八章 黑化病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師兄弟望向韓笠的目光帶著一絲同情,他們搖了搖頭,逐漸散去,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擔憂。

  石樾眉頭一皺,快步走入靈田,在一株枯萎的靈谷面前蹲下來。

  他撿起枯萎的靈谷,放在鼻間輕嗅了幾下。

  一股腥臭之味鉆入了石樾的鼻子,這讓他眉頭一皺。

  他種植靈谷有七八年了,卻從未聞過這種氣味,他略一思量,抓起一把泥土,一捏而碎,里面的靈氣少的可憐。

  “這種怪病竟然還能破壞靈田?”石樾臉色一沉,心中一驚,他的住處離此地并不遠,若他種植的靈谷也染上這種怪病,那就全完了。

  想到這,石樾快步站起身來,有些同情的望了韓笠一眼,轉身離開了。

  石樾回到自己的小院,仔細的檢查了一遍自己種植的靈谷,當然繞著靈田轉了一圈之后,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一株靈谷的葉片顏色有些暗淡,隱隱約約浮現出一抹黑色。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他剛才離開的時候,葉片還是正常的綠色,現在只不過離開了一會兒,葉片的顏色就暗淡下來,要是時間再長一些,整株靈藥豈不是要枯萎?

  他想起了之前韓笠所說的,一株靈谷生病之后,整片靈田里的靈谷都跟著生病了,最終逐一枯萎倒下。

  這絕不是石樾想看到的,他思來想去,還是把這株生病了的靈谷移走。

  他繞著靈田轉了幾圈,再也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不過他懸著的心還是無法放下,韓笠可是說了,就算立刻移開這株生病的靈谷,其他靈谷還是成片成品的倒下了。

  石樾眼珠子轉了轉,他轉身離開了小院,御器回到了周師叔的洞府。

  他花了一個時辰,繞著三畝水月花轉了幾圈,仔細查看每一株水月花的長勢,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石樾驚訝的發現,有四五株水月花的花瓣顏色有些暗淡,看上去有些泛黑。

  “難道說,水月花也染上這種怪病了?”石樾心中一驚,眉頭緊蹙。

  這三畝水月花可都是五十年份的,別說三畝,就是一株水月花枯萎了,都不是現在的他能賠得起的,要知道,無論什么靈藥,一旦上了數十年,那就不是十幾塊靈石就能拿得下了。

  按照石樾估計,一株五十年份的水月花,至少需要二十五塊靈石。

  一株水月花二十五塊靈石,三畝水月花,那得值多少靈石?

  一想到這,石樾就頭疼不已。

  他連忙走進地下室,拿起木架上的典籍查看了起來,希望能找到解救之法。

  兩個時辰過去了,石樾雙眼一亮,他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了一段文字記載:黑化病,一種極其嚴重的疾病,癥狀,葉片或者花瓣泛黑,緊接著從上到下,都變成黑色,散發著一股腥臭之味,無藥可醫,只能提前收割靈藥,盡量減少損失。

  石樾合上典籍,眉頭緊蹙。

  “無藥可醫?提前收割?”石樾苦笑不已,臉上滿是愁容。

  要是不收割的話,這片水月花恐怕會死絕,可是提前收割的話,到時候周師叔回來,他可承擔不起周師叔的怒火。

  就在石樾思慮該如何行事的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石師侄,你在么?快出來,我找你有急事。”

  “慕容師叔?這個時候,慕容師叔來找自己,是為了什么事?”石樾聞言,眉頭一皺。

  思慮間,石樾還是快步走出地下室,打開了院門。

  “石師侄,你今天有空吧!快跟我來,我的靈田出事了。”慕容曉曉一看到石樾,就迫不及待的開口說道,神色有些慌張。

  “出事?出什么事了?”石樾聞言,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路上再說了,你快跟我來就是,要是再晚一點,恐怕我靈田里的靈藥就全完了。”慕容曉曉一臉焦急的說道。

  石樾點了點頭,放出葉子法器,跟慕容曉曉向她的住處飛去。

  “是這么回事,從前幾天開始,靈田里的靈藥的葉子和花瓣變成了黑色,我立刻就把這些變黑了的靈藥移走,誰知道靈田后,靈田里的靈藥一大半都變成了黑色,散發出一股腥臭之味,我初步看過了,好像不是害蟲,我也不太懂種植,希望石師侄你好好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問題。”慕容曉曉跟石樾并排而行,一字一句的說道。

  石樾聽了此話,臉色一沉,果然,慕容師叔的靈田也出現了這種怪病,聽其言語,情況很嚴重。

  沒過多久,石樾便跟慕容曉曉來到了她的住處。

  靈田里大半的靈藥都枯萎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腥臭之味。

  石樾眉頭一皺,快步走上前,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間輕嗅了一下。

  一股熟悉又刺鼻的味道直沖腦門,這讓石樾的心頓時沉了下來。

  沒來之前,他還抱著一絲幻想,如今親眼看到眼前的一幕,再聞到那股熟悉又刺鼻的氣味,他什么都明白了。

  慕容師叔的靈藥果然是得了黑化病,情況比韓笠的嚴重多了。

  “石師侄,怎么樣?有沒有救?”慕容曉曉見此,心中一緊,開口問道。

  聽了此話,石樾就要如實回道,就在這時,逍遙子的聲音驟然響起:

  “小子,我有辦法救治這些靈藥,要不要我幫忙?”

  “要,當然要。”石樾聞言,下意識的說道。

  “石師侄,要什么?”慕容曉曉聞言,好奇的眨了眨眼。

  石樾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沒什么,我突然想到這種疾病好像某本典籍有記載,不過我沒帶在身上,慕容師叔,您看?”

  “快去快回,別讓我等太久。”慕容曉曉柳眉一皺,催促道。

  “弟子遵命。“石樾點了點頭,御器離開了。

  “逍遙子前輩,你真的有辦法救治得了黑化病的靈藥靈谷?”一回到周師叔的洞府,石樾就迫不及待的問道。

  “當然,老夫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黑化病還不放在眼里,不過幫了你這一次,就剩最后一次了,你可要想好。”逍遙子的聲音很平淡。

  ------------

  (看到評論多了起來,老夫很欣慰。至于各位書友提出的各種不合理的地方,我覺得大家看下去就自然明了的,畢竟我寫的是長篇,要寫好幾百萬字呢,很多問題如果寫的過于透明也就沒味道了,大家說對不?另外感謝大家指正我的一些錯別字。謝謝!這周的收藏和評論還有推薦票都多了很多,還多了好幾個書友的打賞,真是非常感謝,繼續求支持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