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呂天正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就這樣,五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石樾除了給靈田施雨,剩下的時間都在煉丹室煉制辟谷丹。

  在逍遙子的指導下,石樾進步很大,現在開三爐,他就能成功兩爐,十爐必有一爐滿丹。

  所謂的滿丹,就是一種丹藥一爐能成丹的極限,不同的丹藥,滿丹的數量也不一樣,像辟谷丹這種最低級的丹藥,滿丹則是二十四顆,越高級的丹藥,滿丹的數量越少,想要滿丹,這對凝丹手法有著嚴格的要求,凝丹手法越精妙,火候控制越好,出丹也就越多,逍遙子在這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有逍遙子的指導,石樾沒過多久就煉制出滿丹。

  不過石樾也明白,辟谷丹是最簡單的一種丹藥,若換成其他丹藥,想要滿丹并不容易,不過他堅信,只要努力,滿丹也不是什么難事。

  在相處的過程中,逍遙子不斷的誘惑石樾進入神秘空間,比如頂階功法、強大的煉體術、煉丹心得等等。

  逍遙子越是這樣,石樾越發懷疑逍遙子的目的不純,無論逍遙子怎么勸說,石樾就是不肯進入神秘空間。

  五天的時間,石樾也把儲物袋里煉制辟谷丹的材料消耗完了,眼下他只能去執事殿領取任務了。

  這一日,石樾像往常一樣,御器回到青元峰,給自己院子里的靈稻施雨。

  和往常一樣,他臨走前檢視了一邊,確定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他才放心的從院子里走出來,放出葉子法器,不過他還沒來得及跳上去,一陣喧鬧的聲音從隔壁的一間院子傳來。

  “這韓笠也真夠慘的,靈谷居然染上這種怪病,今年估計顆粒無收了,恐怕明年連靈谷都種不上。”

  “唉,只能怪他倒霉吧!希望這種怪病不會傳播,要是我們的靈谷也染上這種怪病,那就麻煩了!”

  “可不是嘛!這種怪病傳播的速度很快,只要有一株靈谷染上這種怪病,哪怕你將染病的靈谷移走,其他靈谷還是會接連生病,直到所有靈谷都枯萎才罷休。”

  “怪病?”石樾聞言,神色一動,略一思量,收起了葉子法器。

  種植靈谷,最怕的就是那種怪病,一旦靈谷生了怪病,基本上是救不活的,通常的做法是將生病的靈谷移走,或許還能救治,不過遇上傳播速度較快的疾病,這種做法還是沒用,種植者只能眼睜睜的望著自己的靈谷一一倒下,那種痛苦的心情,石樾深有體會。

  他曾經見過幾位師兄的靈谷染上怪病,顆粒無收,連靈田的租費都交不起,又沒法完成每月的例行任務,最終被逐出門派。

  石樾記得很清楚,住在他隔壁的是一位姓韓的師兄,此人種植靈谷十分用心,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種植靈谷上,他種出來的靈谷品質比別人要好一些,怎么突然就染上怪病了呢!

  石樾略一思量,打算去看一看,他現在不敢進入神秘空間,院子里的靈谷就是他全部的希望,要是這種怪病擴散到他種植的靈谷上,那他哭都沒地方哭去。

  這位韓師兄的院子比他的院子大多了,光是靈田就有三畝,還有一間竹屋和一口池塘。

  一名五官普通、皮膚略黑的青衫男子癱坐在靈田里,那張黝黑的臉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眼中滿是絕望之色。

  石樾注意到,原本應該青翠欲滴的靈谷如今幾乎全部枯萎,葉片和主干都變成了黑色,不管是誰,看到這種情景,都會認為這些靈谷死定了。

  靈田邊緣聚集了十幾名師兄弟,他們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竊竊私語,或大聲議論,言語之中,充滿了擔憂。

  “呂師兄來了!呂師兄來了!”

  不知誰喊了一聲,言語之中,充滿了欣喜。

  石樾轉身一看,只見一名五官端正、滿臉正氣的藍衫青年快步走了進來,仔細觀察的話,可以發現,藍衫青年的衣袖繡著金絲,看起來典雅大氣。

  太虛宗等級森嚴,外門弟子的衣著可以五顏六色,但衣袖不能繡著金絲,衣袖繡著金絲的,則是內門弟子。

  呂天正,最受外門弟子歡迎的一位內門弟子。

  一般來說,只有筑基修士才算是內門弟子,煉氣期弟子都是外門弟子,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呂天正就是這個例外。

  呂天正的天資極高,七歲開始修煉,十五歲就修煉到煉氣十三層,是煉氣期弟子中第一人,不過呂天正已經十九歲了,依然沒有筑基,有傳言他是為了修煉某種秘術,這才停留在煉氣十三層,是真是假就沒人知道了。

  不過呂天正為人友善,又對種植頗有研究,若是靈谷出現了什么疑難雜癥,大家都會找他,而他也不推辭,盡力幫助同門師兄弟治好靈谷,很受其他師兄弟的敬重。

  呂天正看到靈田里變成黑色的靈谷,眉頭挑了挑,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呂師兄面部的微弱變化,被細心的石樾捕捉到了,呂師兄面部的微弱變化表明這種怪病并不簡單。

  看到呂天正,韓笠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血色,他幾乎是沖到呂天正面前,撕心裂肺的喊道:“呂師兄,救命啊!”

  “我會盡我所能的,放心,韓師弟,你給我說說,整個事情的經過。”呂天正點了點頭,一臉凝重的說道。

  “是這樣的,我前兩天澆水的時候發現一株靈谷的葉子有些發黑,我當時也沒在意,便把這株靈谷移走了,誰知道兩日后,我靈田里的靈谷就成片成片的倒下去了,葉子和主干都是黑色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病。”韓笠點了點頭,娓娓道來。

  聽了此話,呂天正眉頭一皺,他快步走到一株枯萎的靈谷面前,蹲了下來。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匯集在他身上,誰也不敢開口說話,生怕干擾呂師兄的思路。

  在眾人的注視下,呂天正撿起一株枯萎的靈谷,放在鼻間輕嗅了一下。

  呂天正檢查的十分仔細,他花了小半個時辰,將整片靈田都逛了一遍,不時蹲下身子,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間輕嗅幾下,甚至挖出一株尚未死亡的靈谷,仔細的查看靈谷的根部。

  “這種怪病,我也沒見過,應該是一種新疾病。”呂天正一臉認真的說道。

  “呂師兄,有治愈的方法么?”韓笠聽了此話,心中一緊,急忙開口問道。

  “抱歉,這一次,我無能為力。”呂天正搖了搖頭,有些歉意的說道,他拍了拍韓笠的肩膀,轉身離開了。

  韓笠聞言,呆呆的站在原地,忽然嚎嚎大哭起來。

  這可是他一年的心血啊!

  (書評區好清淡啊,大家沒事可以多吐槽一下劇情啊,求點評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