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煉制辟谷丹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他退出了神秘空間,御器向丹霞山飛去。

  石樾的身上有一百多斤靈稻,還有幾百斤血氣果和紫羅杏,正好拿來煉制辟谷丹。

  到了丹霞山后,石樾花了兩塊靈石,租了一間低階煉丹室。

  在這一個月內,石樾也抽出部分時間,查看了一些煉丹心得,受益良多。

  這一次,他有很大把握煉制出辟谷丹。

  石樾盤坐在一只黃色丹爐面前,靜坐了一刻鐘之后,他睜開了雙眼,輕吐了一口濁氣,開始煉丹。

  只見他雙手一掐訣,數道法決打在龍首上,一道道赤色火焰從龍首上飛出,匯集在丹爐底部。

  小半刻鐘之后,石樾覺得預熱差不多了,便將早已準備好的材料,丟進了丹爐之中,蓋好了鼎蓋。

  一刻鐘之后,陣陣濃濃的藥香從丹爐之中飄出。

  石樾聞到濃濃的香氣,更加不敢大意,神情十分凝重。

  半刻鐘之后,“砰”的一聲,一股焦糊味從丹爐之中飄出。

  這一爐辟谷丹,還是失敗了。

  石樾眉頭一皺,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煉丹的整個過程,覺得可能是火焰的太大導致煉丹失敗,他把丹爐里的殘渣清理干凈,開始煉制第二爐辟谷丹······

  兩天后,石樾盤坐在被滾滾烈焰淹沒的丹爐面前,煉丹室內彌漫著一股濃濃的香氣。

  此時,石樾一臉憔悴,眼中布滿血絲。

  他都忘記自己失敗多少次了,他的腦海里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煉制出辟谷丹。

  他就不信了,別人能煉制出來,為什么他石樾不行?他要證明給自己看,他能行。

  半刻鐘之后,石樾法決一收,包裹住丹爐的火焰頓時潰散不見了。

  他袖子一抖,鼎蓋便一飛而起,穩穩的落在地上。

  石樾站起身來,快步走到丹爐面前,只見丹爐里靜靜的躺著十枚龍眼大小的黃色藥丸。

  巨大的成就感讓石樾疲憊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意,歷經多次失敗后,他終于成功煉制出辟谷丹了。

  石樾拿起一枚黃色丹藥,輕嗅了幾下,放入了嘴里。

  丹藥一入口中,立刻化為一股津汁流入腹中。

  下一刻,一暖洋洋之意擴散全身,胃中更是出現微微的飽脹之感。

  石樾滿意的點了點頭,雖說失敗了上百次才成功一次,但好歹成功了,只要勤加練習,他相信成丹率以后越來越高。

  他取出一個空的白色瓷瓶,把辟谷丹裝入瓶中。

  一股倦意襲來,石樾的雙眼直打瞌睡,兩天兩夜,日夜不休的煉丹,無論是精神上還是體力上,他都到了極限。

  石樾神色一動,進入神秘空間內,他走進石屋,躺到了石床上,緩緩閉上了雙眼。

  不知過了多久,石樾睜開了雙眼,只覺得神清氣爽,精神抖擻。

  這個時候,靈田里的稻桿全部倒下了,有些還出現了腐爛的痕跡。

  石樾拿出一個黑色瓷罐,從中摸出一把靈稻種子,均勻的灑在靈田之中。

  施雨之后,一株株綠色幼苗從土里鉆了出來。

  接下來,他又查看了一下凝煙草和烈陽草的長勢,確認沒有問題后,便退了出去。

  走出丹霞殿后,石樾便御器回到了周師叔的洞府,

  一進門,石樾就急忙來到三畝水月花面前,給水月花施雨。

  做完這一切,石樾走了出去,御器向太虛谷飛去。

  五棵血氣果樹和五棵紫羅杏樹結的果實太多了,每一種都有數百斤,石樾煉制辟谷丹只用了幾十斤血氣果和紫羅杏,他打算留下一部分繼續煉制辟谷丹,其他的則出售出去,換成靈石購買修仙資源修煉。

  到了坊市之后,石樾繞著坊市轉了一圈,走進了一家收購靈藥的店鋪。

  這家名為百草齋的店鋪,離太虛宗開設的青丹閣隔著兩條街。

  按理說,石樾是太虛宗的弟子,應該把靈果出售給青丹閣,不過石樾并沒有這么做,進出青丹閣的同門可不少,萬一被別人認出來就不好了,還是把靈果出售給陌生人比較穩妥。

  寬闊的大廳內,竟然熙熙攘攘的擠滿了修士,有五六十人之多,他們全部湊在周圍的幾個柜臺前,和幾名身著黃色服飾的店員說著什么。

  石樾神識悄然一掃,發現這些人都是煉氣期修士,略一思量,他朝著一節柜臺走去。

  石樾往左右望了一眼,發現沒有人注意到自己后,他這才放下心來,開門見山的問道:“你們收靈果么?”

  “收,道友走進左邊的偏室,里面有人會招待道友。”店員指著大廳左側的一間石室說道。

  石樾點了點頭,抬腳向那間石室走去。

  石室外面掛著一塊黃色窗簾,讓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一名身材魁梧的黑臉大漢守在外面。

  石樾剛一靠近石室,就被黑臉大漢攔了下來。

  “里面有人在交易,請道友稍等片刻。”黑臉大漢淡淡的說道。

  石樾聞言,點了點頭,站在原地等候起來。

  半刻鐘之后,一名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從石室內走了出來。

  中年男子眉頭緊蹙,看上去心情并不好,他隨意的掃了石樾一眼,快步走出百草齋。

  石樾見此,快步走了進去。

  石室有五六十丈大小,擺著一些古色生香的桌椅家具,在石室的角落還有一個紫色香爐,爐內有一束熏香徐徐燃燒著,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檀香味。

  一名一臉精明的青袍老者坐在一張太師椅上,其身上的靈氣波動有煉氣七層。

  “老夫柳元,不知道友如何稱呼?”青袍老者看到石樾,起身站了起來,面帶微笑的說道。

  “趙樾。”石樾報了一個假名字。

  “原來是趙道友,不知趙道友想出售什么靈藥,盡可拿出來,本店絕對會給一個好價錢。”青袍老者滿臉含笑的說道。

  “不知血氣果和紫羅杏貴店收不收,價格如何?”石樾開門見山的問道。

  聽了此話,青袍老者的神情有些失望,但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沉吟片刻,開口說道:“當然收,不過這兩種靈果是最低階的靈果,價格并不高,血氣果兩塊靈石一斤,紫羅杏四塊靈石一斤。”

(新書沖榜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