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章 太虛宗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仙草供應商

  看到這一幕,石樾臉色一喜,再出不去,過不了多久,他就要餓死了。

  石樾用一塊破布將藍色珠子包裹起來,貼身收好,隨后,他剝下赤鱗蟒皮,摘下蛇膽,蟒蛇皮和蛇膽各用一個木盒裝了起來,快步走了出去。

  出了山洞,石樾手掌一拍腰間儲物袋,青色葉子頓時從中飛射而出,懸浮在他面前。

  石樾跳上青色葉子,一道法決打在上面,青色葉子頓時青光大放,載著他向高空飛去。

  一頓飯的工夫后,石樾來到一片重巒疊嶂的翠綠山脈的上空。

  郁郁蔥蔥的樹木隨處可見,但看不到一間建筑。

  石樾翻手取出一塊青色的方形令牌,令牌的正面鐫有一團青色火焰的圖案。

  石樾注入法力之后,青色火焰竟然如同活物一般晃動起來。

  一道青光從令牌上飛射而出,直沖下方的山脈而去。

  沒過多久,只見下方的山脈中,忽然蕩起一圈青色波紋,一層透明的圓弧狀青色光幕隨之浮現而出。

  一眼望去,綿延數百里的山脈都籠罩在青色光幕之下。

  青色光幕下,一座座宮殿樓閣和一棟棟亭臺樓閣聳立山間。

  有的聳立在陡峭的懸崖之上,有的建在平原之上,還有的位于山腰,形成一大片別致的院落。

  除此之外,眾多身著太虛宗服飾的修仙者或踩著靈光閃閃的法器,或盤坐在一團白云之中,或騎著潔白如玉的白鶴,在天空穿梭飛行,一副仙家福地的景象。

  石樾單手一掐訣,腳下的青色葉子便快速向下方飛去。

  石樾很輕松就穿過了青色光幕,青色葉子載著他向東南方向飛去,最終在一座兩三百丈高的青翠山峰的山腳下降落下來。

  山腳下有一間簡陋的院子,院墻是用青石堆疊砌成,院墻上長滿了青色的苔蘚。

  這間院子就是石樾的住處,也是整座青元峰面積最小、靈氣最差的一間院子。

  居住在青元峰的大都是太虛宗的外門弟子,洞府的位置越高,靈氣越充沛。

  石樾也想住在靈氣充沛、面積寬廣的院落,但很可惜,因為付不起租金,他只能住在這間破落的院子。

  太虛宗規定:外門弟子居住的洞府,占地不到一畝的院落,每年要交五塊靈石的租費,也可用等價的東西折算,占地一畝以上的院落,每年要上交十塊靈石的租費,每多出一畝的面積,多交五塊靈石,面積不到一畝算一畝,筑基期弟子和內門弟子居住的洞府免費,不管面積多大,都不用交一塊靈石。

  太虛宗立下這個規定,是希望練氣期的弟子勤加修煉,將心思放在修煉上,爭取成為內門弟子或早日筑基。

  總得來說,這個規定對于太虛宗的發展還是有很大的幫助的,但對于絕大多數練氣期的弟子來說,這個規定是一塊壓在他們胸口上的巨石,讓他們透不過氣來。

  大多數練氣期的弟子都沒有背景,他們靠自己的努力拜入太虛宗,為了賺取靈石修煉,各種苦活臟活他們都干,有的人甚至拿命去搏,到深山里獵殺妖獸,結果大都是有去無回。

  在這種情況下,靈田的大小對于一名煉氣期弟子,特別是對于沒有身世背景的外門弟子來說極為重要,靈田的面積大一些,就能多種一些靈谷靈藥賣錢,靈田的面積小的話,就只能尋找其他工作,比如巡視山門,給筑基期師叔的靈田施雨等等。

  普通煉氣期弟子一個月累死累活,賺到的靈石也不過勉強維持修煉,能晉入筑基期的寥寥無幾。

  石樾摸出方形令牌,沖院落一晃,一道青光一閃而出,落入了院落之中。

  每座院子都有一個小型陣法,陣法沒有殺傷力,可若觸動了陣法,動靜很大,這是為了防止有人偷竊而設立的陣法。

  解除了禁制之后,石樾推開院門,走了進去。

  院門左手邊有一間長寬五米的簡陋石屋,是石樾打坐修煉的地方,整間院落占地一畝,除了一間石屋,剩下的地方全部是靈田。

  靈田里種植著一種主莖有碗口粗細的植物,每一株植物上面都掛著數枚拳頭大小的稻谷,這些植物的葉子又粗又扁,竟是紫紅色的。還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這種靈稻比較好養活,對環境的要求并不高,一般情況下,一年一熟,市面上的收購價格是一塊靈石一斤。

  再過兩天,這批靈稻就可以收割了。

  石樾關上院門,口中念念有詞起來,周圍有大量的藍光涌現。

  過了一會兒,石樾口中咒語聲一停,伸手沖靈田上空一指。

  周圍的藍光仿佛受到了某種指引,紛紛向靈田上空涌去,匯聚成一團巨大的白色云團,籠罩住整個靈田。

  “落。”石樾一聲低喝,一道法決打在了白色云團上面。

  白色云團一陣翻滾涌動后,細濛濛的雨點,帶著一絲涼意,從白色云團之中鋪天蓋地的傾灑而下,將靈田籠罩在其中。

  小半刻鐘之后,石樾單手一掐訣,白色云團潰散開來,雨點也隨之不見了。

  見此,石樾滿意的點了點頭,抬腳走進了石屋。

  屋內的布置十分簡陋,一張丈許長的灰白石床,上面鋪著一層薄薄的棉布被褥,石床旁邊,有一張一米多高的石桌,上面擺放著一個小瓦罐。

  “咕咕咕”石樾的肚子突然咕咕叫起來。

  他眉頭一皺,走到石桌面前,拿起瓦罐的蓋子,他嘴唇動了幾下,沒多久后,只見周圍有大量的藍光憑空浮現,飛快的凝聚成一顆西瓜大小的藍色水球。

  石樾法決一收,藍色水球便落入了瓦罐之中。

  隨后,石樾從儲物袋里取出一枚黃色的稻谷,兩手輕輕一搓,外殼如同紙糊一般碎裂開來,露出了里面透明的米粒來,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石樾將嬰兒拳頭大小的靈米切成小塊,丟入了瓦罐之中,蓋上了蓋子。

  他左手托著瓦罐,右手卻單手掐訣,同時口中念念有詞。

  “噗”的一聲,一團赤紅色火焰從其左手手心一涌而出,包裹著小瓦罐劇烈的燃燒起來。

  沒過多久,一股濃濃的香氣從瓦罐之中飄出,讓人聞了胃口大開。

  石樾神色一動,火焰變小了一些,片刻之后,“噗”的一聲,火焰潰散不見了。

  他將變得滾燙的瓦罐快速放到石桌上,打開了蓋子。

  一層潔白如雪的米飯,頓時出現在他面前。

  石樾拿出一個木勺,往瓦罐中一舀而起,掏出了一些米飯,放到嘴邊吃了一口。

  這種靈稻是最常見的靈稻,聞著香,吃起來味道一般,主要是頂餓,蘊含的靈氣少的可憐,這一罐米飯,夠石樾吃一天了。

  煉氣期弟子每月可以到執事殿免費領取一瓶辟谷丹,前提是要完成例行任務或者修為達到煉氣十層以上。

  石樾在神秘空間里呆了十天,算起來,已經逾期了,沒有按時完成王執事分派的任務,自然沒有免費的辟谷丹拿。

  吃飽之后,石樾盤坐在石床上,取出了懷里那顆藍色珠子,仔細的端望起來。

  有了上一次的經歷,石樾不敢再往藍色珠子里面注入法力,生怕再被困在里面。

  藍色珠子里面的空間的靈氣比外界充沛多了,要是能自由進出的話,那該有多好,石樾在心中暗暗想道。

  石樾突然想起來,他記得父母生前跟他說過,法寶是需要滴血認主的,如果他將藍色珠子滴血認主,不知道能不能隨意進出神秘空間。

  想到這,石樾的臉上有些動容,略一思量,他取出紅月劍,在手指處輕輕一劃,一個寸許長的口子頓時浮現而出,一顆豆粒大的血珠頓時墜落而下,滴落在藍色珠子上面。

  這顆血珠很快就沒入藍色珠子不見了,看樣子是被藍色珠子吸收了。

  不過奇怪的是,吸收了這顆血珠之后,藍色珠子并沒有任何異常。

  “難道是精血的數量不夠?”石樾喃喃自語道,略一猶豫,他用手捏住傷口,擠出幾滴血珠,滴在了藍色珠子上面。

  這幾滴血珠很快就被藍色珠子吸收了,但藍色珠子依然沒有任何變化。

  石樾見此,眉頭一皺,略一思量,他又擠出幾滴血珠,滴在了藍色珠子上面,結果藍色珠子還是沒有任何異常。

  “難道是我記錯了?”石樾眉頭緊蹙,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思來想去,石樾將藍色珠子貼身收好,等有時間再探尋其中的秘密。

  現在已經過了數日了,他必須盡快到執事殿接任務才行,要不然下個月一塊靈石都沒有。

  想到這,石樾走出了院子,御器向高空飛去。

  ------

  (新人新書求收藏求推薦票求各種支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